•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杂谈

在诗与文之间(随笔)

时间:2019-05-13 13:21:55   作者:王霁良   来源:原创   阅读:10480   评论:0

    作为一个自小迷恋文学的人,人生颠颠簸簸几十年,文学一直陪伴着我。这些看得少写得多起来,但每天总还能坚持读几十页。当下很经典的书不易得到,读诗,时间长了不免失掉兴致,没了心情,这个时候就转而读小说了;小说,也有读腻的时候,于是重又摸起诗歌集中读一阵。如此反复,时间就这样一点点流走了。

    我的创作也是如此,好多东西,感觉诗表现不了,便用散文描述,散文也不能尽意,就写了些小说。现在的情况是文体尝试不少,一样精通的没有,比如小说,几无赏识者。近读美国作家奥尼尔的《毛猿》,作家在谈创作时说过这么一段话,——“今天的剧作家一定要深挖他所感到的今天社会的病根——旧的上帝的灭亡以及科学和物质主义的失败……以便从中发现生命的意义,并用以安慰处于恐惧和灭亡之中的人类。在我看来,今天凡是想干大事的人,一定要把这个大题目摆在他的剧本或小说中许许多多小题目的背后,不然的话,他只不过是在事物的表面上乱画一通,他们的地位不会比客厅里说笑话的人好多少。”那么,作为一个不成熟的写作者,我该往哪儿努力呢?

    今年的四月一日,愚人节。夜里我在大雨中返回了菏泽老家。我的堂弟媳妇死了,她是名乡村医生,去春查出肺癌引发脑积水,在北京大医院开颅花去十几万,不到一年复发,抛下丈夫和一双不成年的儿女,没活到四十岁。我深感弟媳的死跟村前重度污染的东鱼河有关,因为村与河的距离不足二百米,村子里四十岁左右的人已病殁不少。

    而我以前总是歌唱那条河,我其实也不知道那么起劲歌唱它是为的啥,只是觉得以文化地理、以地域的名义,它应有一席之地。可是认真想一想,物质主义的失败在这条河上得到了怎样的印证,它带给人类的是什么?是死亡!——就是打官司、索赔,真能拿到那点儿赔偿款,和这鲜活的生命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至今沿河还有不少村没喝上自来水,饮用水都是电泵抽出来的地下水,就是十几米深的水井,半锅烧出来的开水也必有半碗水垢,喝水可以等水垢沉淀滤掉,烧稀饭就只有连水垢一块喝下去。而我家的吃水井只打了六米深就再也打不下去,院子里挪了好几个地方打井都不行。
     家乡这样一个地方,却是远近闻名的蔬菜种植区,几乎家家种着蔬菜大棚,可农民自己种出的豆角,他们却不敢吃,因为喷的农药过大,不这样豆角就要减收或绝产。物质利益,愚弄的人还少么?愚弄得人还轻么?它给我们带来的都是什么?人之为人,生命的意义何在?
     前几天德国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去世了,在他看来,作家就其本义而言,总是迅速揭开被捂住的伤口。他等于是给作家下了个定义。我原先心比较硬,好多年没流过泪,可最近常哭,有时写着写着东西趴在电脑桌上就哭了,看电视上韩国“世越号”沉船一周年,看着看着就哭了,是我真的脆弱了?还是心柔软了?我想我今后写作,写就写不同阶段人的不同诉求的复杂性,写就写自己熟悉的有把握的事,要多一副眼睛去看,即便全是小人物,写他们也是在写自己的痛苦。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水垢  水井  作家  小说  豆角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