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散文

樱桃红了

时间:2013-08-25 20:48:49   作者:篇海原创文学网   来源:篇海文学网   阅读:1440   评论:0


我想象中的路边小摊子上的樱桃,没有海阳市面上,果农种植的好看味美。可当我在一大片果农的菜篮中,随意抓起一大把时,被那小巧玲珑,圆润饱满、圆嘟嘟的或鲜红,或鲜黄,或粉红的果实兴奋唏嘘、赞叹不已。果农大嫂看见我新奇的目光,很是喜悦,连忙用方言自我表彰一番:买樱桃么?这个好吃,保管你吃过后身体舒畅,眼神明亮。她用手抓起一串呈上来叫我品尝,不停说:不信你尝尝,不买不要紧。没事的,这果子干净,吃进肚里保你没事。

我心想,这么颗粒鲜明,十分精致的樱桃果子,不要说吃在嘴里,哪怕多看几眼,都会搅动你的思维,调动你的想象。看到果农这么热情周到,我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小心翼翼的咀嚼,那个爽口甜蜜的滋味真叫人回味绵长。我立刻决定,非得买下不少。再看看周围摆放了一大长排的红黄相间的果实,恨不得将装满果子的篮子统统收走。

听说,这果实即将下市,再过些日子,踪影全无。新的品种很快列入长大成熟的队伍中。你所见到的,不是被蜡光纸包藏好的苹果,就是散在性的挂在树梢的珍存红果子,在为最后的坚守欢欣鼓舞。风儿吹来,带着暖暖的问候,恬淡的羞涩及深深的诱惑,从四面八方吹拂而过,挨地面的草茎上,小小的飞虫,粉色的彩蝶,半空中歌唱不停的飞鸟,在忙跌有序地谱曲作词,填充生活的缝隙。

高大笔直的杨树上,巢穴不少,为季节的成熟和同伴的驾到做好后勤准备。几个亲戚来临,我们下午去养马岛观光。海风很大很急,清澈的天空深邃宁静、如影如幻。海域宽广,碧蓝的海面微波粼粼,海鸥掠过,海浪滚滚,惊动观望的眼睛。小顽皮“阳阳”大声喊叫,活蹦乱跳不停的奔跑,生怕看到的景象会藏躲隐身。

突然勾起海的故事,是顺理成章的事啦。妹妹冬冬说,我们江南大多是溪流河水,没有海浪的波澜起伏和壮阔广博。海水淡淡的咸味夹带丝丝的海草的腥味儿。她说,是不是还带潜伏在海底吸允珊瑚贝壳和海蛎子的记忆,要不然,咋会有那么多聚集在沙滩上听海潮咆哮的声音,捡海螺的孩子,赶海潮的船只在狂风波浪中乘胜前行的勇士。

阵阵海浪迎面而来,细微的水滴洒在每个热脸上,掀起心底的情思和所望。难道这不是还带给人们美丽的畅想和别样的幻想么。胶东半岛的海洋气候比起东北西北,肯定温婉舒服不少,但相对比南方来讲,略显干燥是显而易见的,取出樱桃,分享美食,无疑是很好的办法。胶东半岛的海洋气候相比江南来说,比较富有畅想和意境,毕竟可以隔海相望和聆听海浪的呼啸和海鸟的鸣叫。更重要的是,海的气息连同海边摇曳的花草,时刻发来青涩味道和暧昧的芬芳。

晚饭后,我悠闲地来到新建不久的海核大道上行走,宽阔的水泥路面,两边由长方形的标准的水泥砖块垒砌而成的路基的缝隙中长出不少青绿好看的花草,少许开满紫色花朵的草夹在其间,显得很亮眼,在走过一段水泥砖路面,艾草却长成大家族了,一蓬松,一大片的艾草像是工人造成的,更像是自己随意而生的,那些让我感到亲切的、或者我喊不出名字的发出微微香气的草儿,在微风下摇头摆尾,迎风舞蹈。

前边三五几个散步的人踩在花草身上,可花草如弹簧似的,很快恢复原形,丝毫未损。它们的柔软性和坚毅性很是令人咂舌感叹的了。她们也好像唯有这样,才显示他们的大度从容及卓尔不群的品行和坚韧。草丛四周有嗡嗡作响的虫子在东奔西跑,飞舞不断。人行道后边,那些移栽存活的的高矮不一,颜色鲜艳的树木,长势喜人,形成态势。

青草长得相对缓慢,才露出嫩嫩的头颅和娇嫩的身姿,被规划的稻草覆盖保护着;杉树,金边瑞香等花草也是移栽过来的,目前已经长成规模了。新移栽的树木被竹竿牢牢支撑,唯恐根茎未长稳固就被狂风连根拔走;对面新到的高挑的树种,已经渐渐长出新绿。有的裸露的树种,开始长出嫩绿的发丝,穿上碧绿的新装;低垂的夕阳散去余辉,自个投身到云山雾海了,不见踪影,只是西边的云彩还有些许的红晕挂在那儿。

碧蓝浩瀚的天空间露出月牙儿,在我的头顶缓缓游走,我走前一段路程,她也跟随我的身影,我往东他不往西,我后退,她也后退。仿佛她是随我的脚步而挪移。马路两边的红色琉璃瓦被色砖块做起来的房子整齐规划,坐落在绿色的麦田间,大概是房子低矮统一,山地不高的缘故,让人感觉空旷广袤的很。

我在行走时,看见麦子,便想到了韭菜。这两种植物在很小的时候,据说很相似。我走向麦田,走到微微发黄的麦子跟前,面对面探视倾听及感受触摸。终于发现为何有针尖对麦芒的说话了。而且麦芒的刺都是朝上长,尖尖的,细细的毛茸茸的麦芒果真有硬度有锋芒,用手抚摸有深深划过皮肤的感觉。田坎上布满杂草,这杂草大多数眼熟,有的品种还是猪喜欢吃的。我们儿时经常用来做猪饲料呢,如今这些有用之物看来已经排不上用场啦,自生自灭也是很好的归宿了。

趁车子走远,赶紧跑到马路对面观光。也好给田间绿油油的繁茂植物究竟是啥农作物,做个准确判断嘛。嗯,麦子有七八分成熟了,不久可以收割了;离开地面不高的大片茂盛碧绿的菜,想必是韭菜吧,因为这儿的面食糕点很多掺杂了韭菜,那个香呀,不用我多说。我用手摘下一片叶子,放在鼻孔轻轻一闻,香气扑鼻,分明是韭菜发出的熟悉的香味啦。




标签:樱桃  桃红  红了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