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青春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间:2013-08-25 21:35:27   作者:草根情感   来源:篇海文学网   阅读:1625   评论:0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潇潇。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小宝。
  
  这是蒋捷的《一剪梅·舟过吴江》
  
  看到这首词,忽砭醯茫其实时间短暂如萤火,一眨眼就过去了,快乐的时间如是,悲伤的时间亦如是。小时童光,流离青春,乍一看觉得很长,可等到时间将尽,很多年过去以后,才会觉得时间其实很短暂。离别之际,犹在依依不舍,希望时间能再长一些。
  
  一如那时,我和纯光,还有那一段蓝色的,白色的岁月是那么的短暂。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不知道真的是流光抛弃了我们,还是我们抛弃了流光。
  
  时光抛不走的,是我对纯光的爱。
  
  一,十三岁那年,纯光在我心里是个英雄。
  
  纯光。
  
  在我下定决心写下这些的时候,曾对于你的角色想了无数个美好的名字。可是,我绞尽脑汁才发现再怎么美好的名字都远远诠释不了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所以,请原谅,我用纯光这个简单的词语来称呼你。只因它是我所钟爱的所有的温暖。我爱它,如同我爱你。
  
  我第一次遇见纯光的时候,是在13岁那年夏天。能够遇到纯光,很多时候我相信不是意外,更多的时候我想这是上天送给我的缘分。
  
  整个六月好像一直在下雨,南方的六月是一个大风大雨的季节。每天的天空都是一种灰蒙蒙的黑黛色,勃勃的大雨把整座城市都浸润的像是水墨画里的风景。路边的柳树暴出米粒大的新绿,在暴雨里显得格外精神抖擞。虽然雨水有时让人心烦,但是炎热的像个大镜子挂在天上的时候,更让人心烦。
  
  我顶着如火的太阳,疲惫的推着一架坏了的自行车走在狭隘的街道上,赤裸裸的光线直逼入我的瞳孔,汗如雨下。
  
  太阳晒得我的脸,像粉红的花蕾。走了半条街,连个修单车的店都没有,这是什么鸟地方!我一边拖着疲惫得如同刚从地震里逃生的出来的身子,一边无力的推着单车。此时此刻感到特别的无助。
  
  后来,终于忍受不了了,我就把自行车停在一旁,然后我就一间铺面前的门梯坐了下来。我像一只狼狈的丑小鸭,湿露露的样子。躲避了太阳的烤打,突然觉得很舒服很清爽,似乎坐在清凉的水面上,那一缕缕的清风像毫无防备的瀑布从三千尺的悬崖上跌落,狠狠的砸在我的身上,很爽!
  
  “小妹妹,怎么了?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一个少年站在我的背后,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对我说。
  
  天青色的苍穹,有飞机嗡嗡地噪鸣着划过,在云端上拖出径直的尾线。这个明亮的暮春午后,少年站在铅灰的水泥地板上,风哗啦啦吹起他耳际的长发。而那天我正好穿着一件淡绿色的衣服,我在肥肥的夏天里,觉得自己像一条肥肥的菜青虫,而他穿一件灰白的衫衣,瘦瘦的,可真好看。
  
  他叫我小妹妹,我愣了很久。他的声音很亲切,很有安全感,并没有半点粗糙,像有力强硬的磁铁,正在吸浮着我,我感觉我的心在我的身体里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往外抽离。
  
  然后,我有点害羞的把脸扭到一边说:“我的单车坏了,推不动~”
  
  他抢过我的声音说,那我帮你修一下吧。说着他就走进屋子里面拿了几件维修工具出来。
  
  他一手抓过单车,然后蹲了下去,手里拿着工具帮我检查单车哪里坏了。
  
  天气很热,汗珠一下子就爬满了他的脸颊,晶莹剔透。他时不时转过来望着汗流浃背的我微笑。
  
  他笑起来时柔软的眼神和拽拽的嘴角,微微扬起下巴时那侧面的流线弧度真好看。
  
  我微微的弯下腰,双手支撑在大腿上。我说哥哥你真是个好人啊!我问他叫什么,今年几岁了?
  
  他笑了笑说:“我叫纯光,今年15岁。”
  
  纯光纯光!多么好听的名字!
  
  我在他身后静静的看着他手忙脚乱的帮我修车,我时不时的对着他密密的黑发,瘦削的背影咯咯的笑。
  
  十几分钟过去了,他站了起来,一边用仟长的手指划去下巴的汗水,一边对我说,小妹妹,你的单车修好了。
  
  他两眼看着我,让我有点害怕的不好意思探头看他,我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声:“纯光,谢谢你!”
  
  走的时候,我对他说:“真的谢谢你,要不我就不知道这烂单车该怎么推回家。”
  
  能把一辆快要推不动的单车修好的纯光,在我的心里顿时有了英雄的样子。
  
  恩!纯光在我的心里是个英雄!
  
  后来,很多日子里,我总是在遇到纯光的那个地方的街角徘徊,我多么想在某个转弯处能够像毫无刻意的偶遇,然后他能清楚的记得我的名字和我的样子。
  
  可是,他像消失了一样,我都没有再见过他。而之前的一切,他就像一个天使,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突然出现,为我解难后又悄悄的离开。
  
  大坡其实是个很小的地方,骑自行车不到几个小时就可以转完它。我如此想,我与你,便也是在同一个小小的镇里,看同一片天空,沾上你体温的风也抚过我的侧脸,我脚下的土地你也曾踏过。只是这样想着,我就能觉得那个少年,还在!
  
  而那些有关于你的样子,你叫我小妹妹的声音,你汗如雨下的为不相识的我修车,你对我笑……这些都在我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兜兜转转,花开成荼靡,上演一场盛大的荒凉。
  
  二、纯光,依然是个英雄。
  
  再次见到纯光,是在四年之后,在人潮汹涌的学校楼梯间,到处挤满了同学。在一拨一拨的人河里,我看到了他的身影。
  
  高中的开始,军训过后,学校举行开学典礼,全校六七千学生都要参加,瞬间,学校沸腾了起来,密密麻麻走动的学生,像到处乱飞的苍蝇。
  
  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楼梯间往下走着很多同学,川流不息,像波浪一波又一波,我拖着我的凳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空隙的地方,然后我就走了进去,跟着流动的同学们从六楼走下去。
  
  走到三楼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的看到纯光,挤在汹涌的人群前面,那一个侧脸,那一个身影,即使四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
  
  当那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闪过的时候,我有一秒钟的怔忡,然后迅速地回过了神,不顾手里拖着一把枯黄的木凳,我用力的拨开人群往前冲过去:“让让!请让让!”
  
  一愣一愣之间,很快就到了一楼大厅,同学们像游鱼一样涌向入口。我追寻着他的背影,刚想要横穿过人群看清楚的时候却被挤得摔倒在地上。在倒地之前,我看到纯光走过操场同学们看开学典礼的地方,他回头望了一眼,然后似乎有人叫他,他才又扭过头去。
  
  我的手被行人踩了一脚,对方连忙道歉,可是我当时像是没有任何痛觉一样,完全不理不顾身上的伤和旁人担忧的询问,爬起来,泪眶通红,眼里只剩下纯光离去的方向。连背影都没有了。
  
  自从再次看到纯光,我感觉自己平时没有烦恼的我却陷入了沉思里。
  
  第二天早上化学课,而我整个人一点精神也没有,化学老师抱胸站在讲台边,目光直视走了神的我说。第一组第五排靠窗那个女同学,如果不想听课可以直接出去。”
  
  很多人都扭过头来看向我,我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手指握紧了那支蓝色的水性笔,根本不理会老师的批评。
  
  高一的八月的阳光透过旧式玻璃窗户,照得化学老师那张喜庆的脸泛红光,越发像许仙的姐夫李公甫。学生们安静地看着漫画,传着可笑的小字条儿,或者像老牛反刍般无声无息地嚼着口香糖,就是没人答理他对化学物品定义的喋喋不休。
  
  我依然低着头,在草稿纸上一遍又一遍的写着纯光的名字。
  
  我多么希望还能再见到他。
  
  纯光,我没有怎么样,只是四年了,你还是我心中的模样。我只是想起了你,想起了你带给我当年所有旖旎的过去。也许我很傻,这些年,我一直以为我很坚强,一直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你。可是不过是这样一句话,就将我抽丝剥茧,所有的伪装都通通不见了,整个世界都成了你的样子。我多么想再遇到你。
  
  自从那次之后,我开始更加的留意着从我身边走过的同学,我就不相信,一个大将中学有多么宽大,即使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
  
  我站在学校的小卖部门口,一个个的去打量着这些拥挤着买零食的同学。也真是的,学校那么多人,小卖部又小,卖东西的阿姨服务态度也不好,每次一下课小卖部就拥挤得像要爆炸。
  
  然后,我就看到有一个女孩买了好几包零食,然后又迅速的给了几包站在她身边的一个男同学。然后对他说“这就是你喜欢吃的啦,特意买给你的,要把它吃完哦!”
  
  原来他们是一对小情侣,我淡然一笑,世上最美的便是这样年岁的
爱情,他的喜好,他的憎恶,他喜欢吃什么,他不喜欢吃什么,她都能记得。
  
  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然后有一只充满了温度的手,拍了我的背肩说:“小妹妹,你怎么也来这里读书?”
  
  我最讨厌别人在背后拍我,这样会吓得我心跳加快大失形象的。当时我生气极了,心想转过身去给这个混球一脚。
  
  可是,等我转过身的时候,我开始对刚才的想法后悔了。我看到了他,纯光,是他拍了一下我。是那个四年前雅气如今帅气的他。我瞬间脸红得要命,低下头……
  
  其实,我当时没有想过遇到他后该说什么,该怎么样的表情,我连一句简单的台词都没想好。其实,我好想拥抱他,像电视剧里失散多年的恋人一样,突然相见,鼻涕和眼泪交加在一起,然后两个人开始深情的拥抱。
  
  可是我不敢,看到他身边站着那么多的朋友我更加害羞。我像个傻丫头,笨拙的愣了好久才喊出三哥字“大哥哥”。
  
  纯光看到我嘴角隐隐的笑意,竟然有些害羞,脸迅速地潮红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咪咪的笑了笑对我说:“上课了,快上教室吧,我高二!”说完后他就和他的同学转身离开。
  
  我又呆了一下,眼神还停留在他的笑脸里。好不容易回过神,才想起我还没有回答他问我的问题。我怕他听不到,我就第一次破口大声的朝着离我20步之远的纯光喊:“就是!就是!我爸叫我来这里读,因为中考成绩差!所以才奔大将来的”。
  
  话音刚下,纯光就回过头来看着我笑了一下,我也看着他,四个眼睛顿时交加在一个焦点上。
  
  我完全不顾身边的同学正在看我如此失礼的样子在咯咯的笑,也不顾上课铃响,只觉得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和他在对望,深情而又不舍。
  
  后来我的最好朋友小C在我的背后拍了我一下,然后就叽叽喳喳的嚷道:“三八,人家都走远了你还盯着什么东西看?都上课铃响两次了……”
  
  我回过头,带着玩笑般的态度用脚往她的屁股甩了一脚。
  
  小c又不服气又委屈的说“人家在背后拍你你不踢,我拍你就踢我,重色轻友的家伙!”
  
  那天,我知道他高二后,我每天都会站在我们高一的走廊上时不时的以台风来了也吹不倒的身姿往高二的教学楼上仰望,我多么希望能看到他正好也在向下凝视。当然,这也是我想的最美好的事,想想而已!
  
  从还能见到纯光以后,小C常常对我说:“妞妞,怎么这阵子看到你特别爱笑,有点不正常,你中毒了吧!”
  
  是的,我中了毒,小c不知道,是纯光给我下了毒,他一笑能让我开心好久,一看不到他,就会觉得很失落!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硬着头皮的跟着他一边走校园一边吃饭。
  
  大将的校园还算大,校园的四周都有树木,树下还有很多情侣在一起吃饭,树下的鸳鸯总是很多。
  
  我跟在纯光的身后,我们一起穿过落满树叶,还飘着秋天的花朵碎屑,路边的树木也娇艳欲滴。纯光目不转睛地往前,不看多余的风景。而我却流连忘返地看看那些树下的情侣,再充满期待地看着走在我前面的纯光。什么时候你才能看到我的爱情?什么时候爱才会到我的手里?我安慰自己说,快了快了,秋天过去冬天过去,春天就来了,世界清明了,爱情就来了。
  
  放月假的时候,我没有回家,和小C、小C的男朋友还有一个男的去玩,到处溜达,那个男的是小c男朋友的老乡。
  
  那天玩得很晚,都快要到晚上十二点了,很困!后来小C的男朋友说去宾馆开房睡觉。双人房。
  
  到宾馆上楼梯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小C和她的男朋友睡一起,难道也要我和那个男的睡?就在我越想越慌乱的时候。那个男的向我表白了,他说他喜欢我。
  
  那个男的高高的,平头,薄唇吐一口烟圈,狭长的眼在袅袅烟雾后闪烁着黑曜石般的夺人光芒。他抚着我面颊的时候,一边嘴角斜斜地飞扬,眼睛里有种天生的深情,他说他喜欢我,真的喜欢!
  
  我顿时觉得更慌乱了,因为我根本不喜欢这个男的。
  
  我想到了纯光,因为纯光也没有回家,我发了信息“快来救救我,快点!在…………!”
  
  过了十分钟,纯光出现在楼道里,站在那个光线不甚明亮的楼道口,背后是一边白光。他的出现好像拨动了大束大束的光线,带着它们一起拥挤进阴暗的楼道里,让刚才还背光的楼道在一瞬间就明亮起来。
  
  突然觉得他特别的高大,肩膀也特别的宽大,像个勇士毫无畏惧,他不顾我身旁的那个男的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和充满不满的眼神,拉着我的手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多么狗血的剧情,我竟真有一刻将他想象成了横刀夺爱的小三。
  
  他拉着我的手大步大步的往前走,他什么也不说,我也懂,他心疼我!蛋黄灯光下的纯光眉如墨泼,鬓如刀裁,身材挺拔,穿着悠闲帅气的格仔衫和休闲裤,他手心放在我的手心的时候很温暖,他看起来真的又很俊朗,低头凝神时又有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专注。
  
  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失神的我,只略微地挑了一下眉,那样宠溺的语气,那样温暖的掌心,竟让我失了心神。我像个傻子一样,任他拉着我走。他对我笑的时候,好像整个世界的花都为我开放了一样
  
  后来,快凌晨一点了。纯光看到发困的我说,走,睡觉去!不用怕,开的是双人房。
  
  天知道我那根筋不对,毫不犹豫的跟着他走。
  
  他一边走一边回头俏皮地朝我眨着眼睛,那神情像得到糖果的小孩,谁也不曾知道,你刚刚才残忍地亲手斩断了一个女生的情丝,如今又给我种下了根,在心里蔓延着。
  
  到了房间,我的两只手相互地握着,紧张得不停地互相翻弄着。就在这紧张之中,我并不是害怕,因为我相信纯光并不是坏人,不会乱对我怎么样,他是尊重我的。一个房间,两个人,两张床,我只想找一个话题来适时化解我们之间的尴尬:“谢谢你,刚才。”
  
  “不用,你怎么这么傻,以后不要不回家,晚上乖乖呆在家里”
  
  “嗯”
  
  然后,我从包包里面拿出一瓶香水,喷了喷。我问他要不要也喷喷,他羞羞答答的说“不要”
  
  他在我旁边的床上睡下了,那时天气微凉,他盖的是薄薄的被单,厚的他给我盖上了。他离我那样近,近到我微微一皱鼻,就可以闻到他身上那铺天盖地的皂香。我听到自己厚重如鼓的呼吸声,那每一下的跳动,分明就是满满溢出来的欢喜。当我听到“盖世英雄”这样的字眼,我便会不可自抑地想起你来。
  
  看着他睡着的样子,我感到很安逸:
  
  “对于一个濒临绝望的人,都希望能抓住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纯光,你就是我救命的稻草,晚安。”
  
  三,你英雄的摸样不再是为了我,但在我心里,你依然是好样的。
  
  因为在夏天里遇到纯光,所以我特别的对夏天有种满满的喜欢。明亮的耀眼光线,流动的灼热夏风,嫩绿油亮的梧桐叶子,树下的斑驳光影,十五六岁少女的荷叶领粉色衬衣,少年的板寸头,五毛钱一支的纯冰糖棒冰…喧闹的夏天里,有着那么多人,我还是能轻易地一眼就捕捉到他。他穿一件浅灰色的T恤,简简单单,却遮不住他的光芒。
  
  我喜欢上他喜欢的,我习惯了偷偷的看他在操场上走,也许这就是少女情怀。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喜欢他,就像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直到有天,我站在教室的走廊外向操场下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纯光在树荫下行走,微微的阳光撒在他淡黄的头发上,纯光成大了,从一个少年变成了很多女孩喜欢的大男孩。我看到有个漂亮面条的女孩走在纯光的身旁,走得那么的近,贴得那么的紧,纯光时不时的微低下头对那个女孩笑,笑得很温柔,这么款款深情的笑却没有对我笑过,那么这个女孩是不是比我在他心里重要得多?
  
  我一边想,突然间觉得胸口闷闷的,心情一下子失落了,像一颗完整的心,从六楼高的走廊上狠狠的砸在纯光的面前,然后血流成河,而纯光却看不见。天空上微醺的阳光,竟然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我紧紧地闭着眼睛,其实我只是害怕一睁开眼睛就有泪水决堤:“纯光,是不是她比我重要,还是我胡思乱想的?”
  
  小c说:“胡思乱想有什么用?去问下不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下自修的时候,我和小C走在校园里,那晚安静如水的夜,晨星微亮,早风薄凉。星辰是永恒的,我也知道头顶的这片星与故乡小城的星空无异,可是这异乡的星光却显得格外寒凉。
  
  我又看到了纯光,他和早上看到的那个女孩两个人坐在树下,暧昧无比!
  
  暗黑的校道,心却像被轻轻的丁了一下。
  
  后来小C为了帮我证实,就硬拉着我去问一下。
  
  走到他们的面前,虽然是晚上,虽然只有微软的灯明,我从不知道一个人能漂亮成那样。即使这样,我仍看清了那女生的样子,面容精致,泪盈于睫,看到她我瞬间想起了放置在我床头的玻璃娃娃,一样的漂亮可爱。
  
  站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我尴尬无比的好不容易才挤出一点笑容说:“嘿嘿,纯光,这是你的女朋友吧!?那么漂亮!”憋出这句话的时候天知道我有多么难过。
  
  只见那个女的害羞的把手搭在纯光的手节上,然后纯光就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这么轻轻点头的瞬间,好像一颗深水炸弹,在我的脑子里,波涛暗涌。我毫无防备地当着她们的面,眼泪仓皇地跌落下来。没有任何利器攻击我的心脏,可是它那样钝痛,钝痛到我迅速地失语,只知道静默地掉眼泪。还好,夜有点黑,汇流的眼泪没有凸起,你看不到!
  
  灯光透过树叶的刹那,一切都将归于寂静,渐成荒芜。
  
  然后,纯光和那个女孩默默的离开,灯光硬拉拉的放长了他们两个人一起远去的身影,成了两条紧贴的地平线。他的背影挺拔,他的头发微黄,他的肩膀宽阔。我和小C在他们身后,我很认真地看着他的背影,眼睛却总是模糊。也难怪,我的眼泪总是不停地流下来,被凉风一吹,脸都跟着辣辣地疼。
  
  以后的日子里,我连出走廊的勇气都没有了。我不想看到他们两个,我遇到他都会躲避着。渐渐的,我以为不看到他就不会有太多的难过,那一段只是对我来说刻骨铭心的时光似乎在心里淡成了一个影子。每每从梦中哭醒,那种无助的绝望感再次袭来,我才肯承认,也许还需要点时间……需要的时间去淡然,而很多次当纯光从楼道经过出现在视野里,我就有种想要不顾一切追上去的那一刻,我忽然明白:还是放不下。
  
  就这样,我和我自己僵持着,突然有一天,学校的领导在广播着读着:“我们经过讨论,将高二﹡﹡班在校外聚众打架的纯光同学劝退处理”。
  
  我才知道纯光因为在校门口打架,被举报,学校怕影响学校的名声而把他开除。
  
  从他的同学的口里得知,他是因为那个女孩而被打的!因为有个男的,骂了纯光的女朋友,所以纯光就和那个男的吵了起来,结果那个男的吵不赢,就在放假的那天出钱请人在校门口和纯光打了一架。打纯光的那些人都是一个个长得圆头圆脑的男生,足有一米八的大个子,剃着寸头,粗粗的手臂和微黑的肌肤,看起来很像一头牛。听说纯光还被狠狠的踢了几脚。
  
  后来在楼梯间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他什么也不说,笑了笑就从我的身边走过,我闻不到他的气味,我听不到他的心跳,即使他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我仍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悲伤。望着他有些阴霾的脸,我的心竟然一阵阵地发紧。
  
  他离开学校的那天,阳光特别的明媚,天空像过滤过一样,特别的蓝。我逃课了,我站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你提着两包行李,你头也不回的走,我也不敢和你说再见!我怕我会忍不了哭出来。我想这一次离开,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曾经和你失散,隔了一个四年我才重新遇到你,那么这次呢?是不是还要四年?
  
  陪我成长的那个少年,我心里一直深藏着的纯光,是你陪我成长到可以坦然接纳幸福的年纪,你的眉眼,是否清冽如昔?我忘了,你都没有想过和我说再见!
  
  我苦笑一声,鼻子很酸,眼泪就落了下来。我连眼泪都不去擦,我怕错过看你最后一次。
  
  看着你毫无眷恋远去的背影,就在那秋日沉沉的校园里,我站在那棵不停有落叶飘落的樟树下,轻轻抚摩着手中微微发烫的掌心,这个暖暖的掌心是你曾把它放在你的手里拉着我走的,我一直记得,那么你呢?
  
  四、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也在沸腾的时光里轰然的老去,很快我就高二了,纯光离开也有一年了。
  
  他走后我变得很安静,整天让自己埋头课本,忙的连想念的时间都没有。生活里只有做不完的习题,一颗心记挂的只是前途和未来。再也不会梦见他或提起他。而他仿佛很多年前就已经在时光里老去。
  
  说也挺巧合的,高二我刚好被换到你原来在的班级,我也极力的争取坐在你原来坐的位置。你的书桌很崭新,在课桌的中间有你用蓝色中性笔涂的四个整整齐齐的大字:风花雪月。然后下面还写着一行小小的字:我的青春里唯一的异性名字是:﹡﹡﹡!这是那个女孩的名字,我突然明白了,多少年来,都只是我一厢情愿,是我没有说出来的爱。我的世界在那一刻天旋地转,内心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熄灭成灰。
  
  也许吧,像小C说的一样,他根本不属于我,又怎么算得了失去。我唯一遗憾的是,我连我爱你都不敢对你说。
  
  “请原谅我从来都默默不语。我始终相信,不能靠近的爱也会是一种信仰,会令我们如葵花般坚定,执着地守候你的消息。
  
  愿你一切安好。”
  
  我在书桌的左下角用黑色的圆珠笔写着上面的那段话,写完后,我连笔都丢了。
  
  高二文理分科,我和小C都选择了文科。文科有很多男生,小C说想要忘记一个人,那么就得开始一段新的恋爱。
  
  我藐视了一下小c后,把头一甩。转头间,窗边闪过一个熟悉的背影,俊朗而落寞,似曾相识,长得太像他了。恍恍惚惚地刺痛了我眼睛,那是真的吗?
  
  那个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靠窗前,他用明朗的声音说他叫小七,然后不知所措的往我的桌子上放了一封情书。这是我第一次得到情书,他折成心形的,看得出他很用心。
  
  我看了看他,脸一下子的就红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后来小C帮我拿过了情书。小七站在那里,呆呆的一动不动,一双眼睛,像忽然从睡梦中缓缓睁开,清澈的眼底闪耀着一股梦幻而柔软的光芒,阳光正好照进来,和煦地将他笼罩,他的头发、脸庞、眼睑,顿时染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唯独嘴唇,殷红如樱。
  
  这么漂亮的男孩,像过去的纯光!
  
  过了一星期后,我回复了小七,我对他说,或许你说的爱仅仅只是一时的好感,如果这个学期过去了你还能对我的感觉没有变,那么你再来找我。
  
  小七听到后,顿时笑开了花,小七说,你等我!
  
  我应了他点了点头。
  
  朋友们都那么惊讶我会答应小七,他们问我那么快忘了纯光?听到她们对小七的描述,我只是微微地笑着,静默不言。我不知如何跟她们说,一击即中的感觉是无法解释的,一见钟情便是如此神秘。
  
  我告诉小C我不是中毒了,我是生病了,是心病,心病还要心药医。
  
  小七,就是我的良药。
  
  小七让我体会到疼爱,我肚子饿,他会马上去买东西给我,天冷了,他会啰嗦的叮嘱我多穿衣服,他会哄我开心……每当我看到小七,我就再也不会去想起那条弥漫着炸油条味道的巷口街道,不会想起被棉花糖挡掉一半脸的他,不会想起他帮我修单车时候的样子,我都觉得,那么像老旧电影里的情节,失去也是一种新的得到的开始。
  
  学期结束后,小七真的如约而来找我。
  
  那天,在平南大桥下的防洪堤坝上,小七抱着一个大大的抱抱熊站在我的面前。我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神,款款深情,他一头乌黑长发挽成一团盘在头上,一张让人看了绝对不会觉得胖但肉感有余的小包子脸,小巧的脸上是一对双眼皮的黑亮大眼睛,秀挺的鼻梁,唇瓣泛着粉色。
  
  大桥上的车辆汹涌的来回不断的变换,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我接过小七送给我的礼物,青涩的泪水顿时像澎湃的江水防不胜防的大颗大颗的掉落,不是悲伤,只是悲凉了太久的心顿时得到温暖,我已不再是漂泊而没有天空的云,我有爱我的小七!
  
  看着在深秋沉沦的日光下的滔滔东流的江水,好像,是它载走了我的过去,载走了一直舍不得放下的纯光。我一只手抱着礼物一只手被小七紧紧的拉着走,走在长长防洪堤坝上,像两个经历了沧桑的年迈老人,正在缓缓地走向更远的地方,最后走成一个没有任何棱角的光点……我仿佛走到了校园的柳絮漫天飞舞,也仿佛看到了那年我们落拓不羁的青春。
  
  后记:
  
  1好不容易把它写完了!以为自己是个不会诉说的人,现在看来我挺能说的,就如同我,走得再远,都无法忘记。你看,事情已经隔了这么久,我仍能完整地诉说整个故事。
  
  2就像夏七夕说的一样,写这些文字的感觉,和生孩子一样。我想,生孩子是件要有耐心的事,也很痛苦::>_<::。
  
  3你丫的,有的人问问你你是男的怎么主角是母的,我很想说,你看见过吴承恩去西天吗?那他怎么就写了《西游记》
  
  QQ1343102155


标签:红了  樱桃  绿了  芭蕉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