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买卖新娘

时间:2013-12-06 17:08:47   作者:葛桂林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6510   评论:0

买卖新娘

  葛桂林

  

  王尔儒羞得红脸秃噜,无地从容。熙熙攘攘的小城市场,人多繁杂,都大眼瞪小眼地往王尔儒这边瞅。胖子光着膀子,露一身肥膘,黑皮带扎着的单裤卡在小腹的半截腰,小腹之上肚脐之下,还有胸圈里都是黑嚓嚓的绒毛。此时,围观的人多了,也都知道这小子吃的膘肥体壮的,不还是因为这些女孩子发的家吗?

  胖子看围的人多了,这些女儿身是不准乱碰的,刚刚来了个主,急忙喊,“都走了,都走了,有什么好看的?没看过女人啊?”

  胖子看看人疏散得差不多,回头又拉了一下王尔儒,小声说:“兄弟,你看那个姑娘白胖白胖的,一米六五,要个有个,要模样有模样,多带劲?”说着话,一只手拎着充气筒,一只手就把三个手指伸进王尔儒的腋下,戳到王尔儒短背心下的腋毛,王尔儒哆嗦一下,脸上红成紫猪肝了。他心里老不情愿了。守着过往行人怎么讨价还价?就先不吱声。胖子那意思他也明白,就是让他给二百就可以领走……

  王尔儒傻啊?王尔儒知道啥价钱,他们一起干活的张旺领回去那个女孩才一百,不行,得等人少时再说。

  胖子看着王尔儒无动于衷,他也不怕,因为这批女孩子有人包了,于是说,“兄弟,行是不行,给个准话,不行,让下一个上来。”胖子说完,一甩响指,“啪啪——”两声,就从一条宽宽的长皮带上走上另一个女孩,就像模特走秀。一头秀发披肩,还带着笑意,频频地朝王尔儒摆手。王尔儒斜身看看胖子室内还有多少个女孩,里面吱吱喳喳的欢笑声,到处乱跳的女孩已经是数不胜数了。那胖子简直就是神仙,他的手真是仙手,他一摆手马上就出来一个仙女,真行!

  边上还有看热闹的人,走到王尔儒近前,帮助胖子打气,“瞧瞧,那个也不错。”

  其实,这些漂亮的女孩子不用胖子撺掇,也不用胖子的“托”帮助,王尔儒今天就是等到市场的人都走光了,他也要领回去一个。

  这几天,王尔儒他们的工棚里都憋疯了。王尔儒他们一批人中,拢共有十个:有一半结婚的,还有没结婚的,还有光棍。这十个人当中,有两个金老板,其他七人呢,都是放炮凿岩的岩工,放完炮,他们再把矿石用刁斗弄出来。怎么说七人呢?来了一月有余,耐不住寂寞跑了一个人。他们从山西来到辽宁这个大荒山里,就与世隔绝了。初来时,他们不知道这样,后来,才恍然大悟,就没见过一个女人。

  生活用品和其他物资全是当地的两个老板支配,因为这个黄金矿洞是他们承包的。他们采出来的矿石,经过在外面联系好的大卡车拉出去。就连来过的大卡车上,都没有一个女人出现。这不是,几天前,张旺非得说想家了,老打电话和新婚妻子说话总感到不近乎,就想写一封信回去,让妻子阿珍见到他的信,好回来一封,见字如见面啊。手机怎么传照片,就是不如看到亲笔信好,为表思念之苦,非要跟带班的老光棍请假不可。老光棍看着张旺老实八交,不会做出对不起人的事,就答应了。

  张旺回来之后,老光棍便后悔了。老光棍要是知道,他往山上的工棚里领女孩子,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老光棍是个老工人,在这里干的时间比较长。往年,给岩工立过规矩:这大山里,一年四季都见不到女人,见不到女人有两个原因,一是大山涧空旷荒芜,离闹市区远,这一条仅仅是次要的,大山偏僻,就是无人烟也会有女人的,最主要的是第二条,这里的金老板们迷信,不许女人来山里的金洞子,怕女人破了金洞子的风水,所以,对于女人看得严严的。只要进了这座大山,就不要想见到女人了。

  再说,每年的岩工是怎么走的?都是干个一年半载的,就纷纷拿着钱走人了。他们的工资因此很高,所以招来了一批接一批的岩工。

  这座大山里的金洞子,原来是集体的,也有很多的工棚,如果让他们领女人过来,他们完全可以把家眷接过来住的。比如,刚刚结婚的,可以把新娘接过来,小住几天,再打发她回去。

  但是,岩工各个鼓鼻子瞪眼的,傻傻地干一天活,疲惫地躺在吱吱呀呀的床铺上想起自己的女人的时候,谁敢向带班的提啊?就翻来覆去睡不着,和烙白面饼一样。再就对着手机发牢骚,手机没话费,都是金老板去城里交。想骂金老板就偷偷地骂,为了挣钱,只得这样忍辱负重。王尔儒家里有新娘子,但看着手机里的新娘子是望梅止渴,白天干活时总是走神,无精打采的。有一天,真的出事了。他的风枪“突突突……”以每秒八百脉的速度行进呢,一个不留神,突突到自己的脚上,把胶鞋穿个口子,脚背出溜下一层皮,他可吓傻了,脸色煞白煞白的。还好,没伤到骨头,包扎上,一个星期就好了。带班的在开会时说,“我们出几次事故了?以后干活注意点,尔儒就是一个血的教训。”

  但大家干活时,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提不起精神。带班的对这些事心里自然清楚,也特别苦恼。怎么办呢?这些年,走了一批又一批岩工,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没有女孩子,没有女孩子的天空是阴郁的,阴郁的都能捏出泪来。可是,作为立了军令状的带班的老光棍,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为虎作伥,让张旺偷偷地领回来女孩子呢?

  也是赶巧,张旺那天请假去给妻子寄信,突然,在市场上看到了胖子的超市,哈哈,真是色胆包天?这时候,他又听到有很熟悉的声音在说,“这里怪好玩的?女孩子也漂亮啊?”

  张旺一下子就躲到楼房的一角。他认识那两个人,他想,他们准是来买生活用品的,皮卡车准来了,一会,搭他们车回去。想到这,他就想走出来了,和当地那两个金老板回去。又一想,不行啊,他们不许岩工下山,今天出来,是带班的网开一面,走时候祝福他说,“到了城里,寄完信,就回来,千万不许去找女人啊,染上性病,回去你老婆非得要我的老命。”

  他就“哧溜”一下,又躲回去了。他站在楼角,张着大嘴看了一会,两个老板从里面兴高采烈地出来,中间还跟着一个小白脸,他不认识,他大吃一惊,什么是小白脸啊,就是一个秃子,看脸型,鸭蛋脸,尖下颏,粉里透着白,就像唱戏唱的,粉嗒噜嘟白;看胸脯,高高的,就是两座连体的双乳山,从侧面再看微微隆起的美臀,和花色连衣裙下的秀腿,秀腿上的黑色蕾丝袜,不就是一个漂亮妞吗?其中一个老板的手中拖着女孩子的假发,朝远处走去。

  张旺气不打一处来。他走出楼角,打个嗝,这酒喝的,差点吐出来。他定定神,决定跟着他们两个,看看他们到底去哪?

  “唉——兄弟,走路看着点……”

  张旺自顾瞅着他们了,以为和人撞上了,刚要说对不起,一瞅是那个胖子。胖子也搭话了:“兄弟,眼馋了?你不是本地人吧?”

  张旺还在瞅那三个人,他揉揉眼睛,心说,我看错人了?我是看错人了。他们咋能这样?

  胖子说,“兄弟,我问你话呢?你眼热,也领一个去开房间,看看人家多潇洒?”

  说完,胖子手一抡,“啪啪——”一个响指,他商店的门就开了,里面才热闹呢,叽叽喳喳的全是女孩子调笑,要么就是跳舞的。张旺看到一个女孩子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傻眼了,自言自语:“日他奶奶地,你的手是电脑遥控器啊?”

  “哈哈哈,什么遥控器啊,你没看里面还有男人吗?光顾看女孩了。”

  “日他奶奶地,有人帮你操作啊?”别看张旺说着话,但眼睛就没离开过出来的女孩。

  胖子看张旺有想法,这时机怎么能错过?一拉张旺,压低声音说,“敢不敢领一个回去?找个包房?”

  张旺起初假正经,一抡袖子,“神经病!我是有妻室的人,你拿我当他们啊……”

  胖子也有攻心的战术,一听他的个老西儿(山西人),指定在这边打工,犯了性饥渴,继续说:“你怎么和他们比呢,他们敢领一个,你就不敢!”

  “奶奶地,我不敢?”张旺还看着那个女孩,那个扭扭捏捏的女孩出来转一圈,又回去了。张旺的哈喇子都流下来了,却全然不知。

  胖子趁火打劫:“你就是不敢,我看出来了,你妻子在身边,你怕老婆。”

  “你胡说,我怕谁?我老婆在家呢,我就是想她,想得发疯。那个女孩子特别像我老婆阿珍,是她就好了,媳妇家娃(他说自己像女孩子一样没用)……”张旺的话越说声音越小,话没说完,张旺眼望女孩,蹲在地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唉,兄弟,值得这么伤心啊,现在没人,有人还以为我打你呢?你把她领回去,当你妻子一样睡,你妻子也会原谅你的。看你可怜,你就给我一百,走了,走了……”

  胖子开始拖哭啼啼的张旺,说:“大老爷们,真没出息。”

  张旺被胖子拖起,问胖子:“你意思是说,我掏一百,女孩子就是我的了?我不用往回送?”

  “当然了,照顾你。”

  胖子很神秘地说,“我们这里的女孩子服务一流,卫生安全,你回去多多宣传,给我做个广告,哈哈哈……还可以再优惠的。”

  张旺揉干眼泪,想:那两个老板都敢干的事情,我凭什么不敢?他们不是没回去吗?我今天就趁机把女孩领回去,过一天有老婆的日子也知足了。想着,看着眼前走动的妻子,一阵心血来潮,到上衣口袋就掏出一张钱来,给了胖子,他下面真就有点情不自禁了。张旺强压抑一下自己,走上前去,看看四周没人,抱起女孩子就走。

  胖子急忙喊:“你忙啥啊,我还没开单子呢……”

  张旺身大力量大,女孩在他的肩头,就像一只花鹰,甩着四肢,“咯咯咯……”笑着,就被他扛走了。

  他是租车回到山上的。他来到工地,偷偷地放下女孩,四处撒目一下,岩工还在洞里没上来,一个人也没有。夕阳很快就滚下山去,他和夕阳一样,心急火燎地牵着女孩的手滚到一处空工棚里。他猴急般地抱着女孩,又啃又咬,女孩便一个劲把他搡了出去,哈,他端详一下女孩,还挺有劲的!

  女孩粉嘟噜的脸没变,就是“咯咯咯……”笑。

  破工棚里乱极了。张旺一想,这地方不行,待自己妻子呢,怎么能在这种地方野合?就对女孩说:“也没问问你叫什么,对不起啊,我今天去城里高兴,喝得多了点,不多,我也不敢领你,你等一下,我去工棚里搬床、拿被。”他把女孩推到一个破草席上,就径自出去了。

  他刚刚把铺子安排好,岩工出洞了。

  他是没处躲的,好歹的女孩子眉目传情,不说话,就是笑。他就很理直气壮:“这个是我妻子阿珍,快叫嫂子!”

  王尔儒一看,“真是啊,嫂子怎么来的?”

  带班的和其他几个工友,仔细一看,先是一笑,后是大怒:“胡闹啊,张旺,哪是阿珍啊!”

  一下子就闹翻了天:“张旺,这样不行,我们这里有规矩的!”

  “是啊,有规矩……”

  “奶奶地,”张旺却来劲了:“有规矩?规矩是那两个金老板定的?他们还领走一个女孩开房间呢!你们问问阿珍,她是不是愿意跟我?”

  带班的一听,上去就拍了张旺一下,“你是喝昏了头了,一个哑巴女都不说话,问什么?”

  女孩子看着大伙,真的是有好感的,还是扭捏作态的样子,“咯咯咯……”笑着。

  “是啊,你喝那么多,怎么知道老板领女孩?”

  张旺“咯”一下,打个饱嗝。“你们小声点,集市上就一家做女孩子生意的,胖子让我

  宣传呢,我才花一百元……”张旺回手就把大家往外推,“走了,走了,日他奶奶地,今晚要和妻子叙叙旧,好好睡一晚上。”带班的老光棍和其他岩工都傻了。他推出去他们,就把门别上了。

  大家回到工棚义愤填膺。带班的只是摇头叹息,“算了,让他去作吧,等金老板回来,看看怎么处理吧。”自己没了老婆几十年了,一下子勾起了他的痛处,令他肝肠寸断。

  王尔儒直地烧火:“大哥,你怎么就不管管啊……”

  他们各个想着女孩子,怎么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张旺干活特别使劲,来了兴致,把大家的活都大包大揽了。

  金老板三天没有回来,张旺精力旺盛了三天。五天没回来,肯定会旺盛五天的。带班的在工棚里睡不着,就寻思:有女人就是不一样啊,张旺干活出力,再看看屋里这些睡不好觉的家伙,没有女孩子就各个那个蔫头耷拉脑袋的熊样!唉,可不是咋的,自己又是什么熊样呢?等金老板回来,和金老板说,罪过就自己担当吧。要不,就大胆地提出这个建议,让所有岩工都领一个女孩子回来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老光棍激灵一下,一头虚汗。自己虽然想女人,但没有女人这些年了,不想那事也不寻思那事,真的不行了,老了。就是老了,能有个女人做个伴也行啊。他下井时间长,矿工的生活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有个女人跟着自己的不错了。自己讨个老婆不还是侏儒吗?老年人对矿工和当兵的有句话说,“活着呢,已经死了。死了的,还活着。”他和侏儒去井上看电影,都是他抱着她,人们都以为她是他的孩子呢?老光棍两行浊泪潸然而下。他想着,就和王尔儒他们几个一样抱怨:“日他奶奶地,什么金洞子啊,要人命的洞子,没有女人能活吗?”

  “我日他妈妈的金老板,你是金子缝里蹦出来的啊。你没有妈啊?你们行找女孩子,张旺才敢干的,我们就孬种啊?”

  “谁孬种啊,谁孬种是男人养的!个王八绿球球的?”

  “没孩子他妈哪里来的他啊?”

  真是怨气冲天。老光棍横下一条心,决定争取一下,准备和金老板挑明了,就盼着金老板回来。只要每天放一个人去领女孩,不耽误干活的情况下,一定行。

  王尔儒这几天精神恍惚,趁带班的不注意,偷偷地下山了。先到集市,很快就找到了胖子超市。胖子看集市的人都走光了,那山西的小伙子还没走,心想,他领女孩子是一定的,不能少要他的钱。我室内的美女还有九人,已经预订出去了八名,哪天老板来领,也够数,他不领女孩,我也剩不到家。瞅着尔儒说:“老西儿,就三百元了,你领不领?不领,我要关门了。”

  “啊?一分不少?”

  “不少。”说着,胖子猫腰拿窗板,要把超市的窗子插上,关门。

  王尔儒犹豫了。三百元,自己拼死拼活地干一天,就为了找个女孩子吗?他的手在兜里,死死地攥着钱,这些钱,挣得不容易啊!

  王尔儒一来时,不懂得岩工的危险,险些丧生。他们放完一炮后,炮烟没有散尽,就往外出矿石,结果他们集体中毒了。尔儒年轻,他中毒最厉害,那天金老板和领班的都去企业办学习,一点小小的疏忽差点要了尔儒的命啊。他们回来的及时,很快把大家提升上来,他们见到上面的新鲜空气后,渐渐地,就像冬雪里埋在着的小草,被阳光融化,慢慢地复苏,拱出嫩芽。

  “咣当——”胖子把门板一扔,问:“要不要?”

  尔儒才从回忆中苏醒过来。脸憋得紫红:“我……我……”

  尔儒还是心疼钱的。尔儒家里有刚刚完婚不久的新娘,她都怀孕了。将来有了孩子,不得用钱吗?其他人家的新娘都开着奥迪,自己的女人不得有吗?这些钱从哪里来?挣了钱,还要寄回家中,给双方的父母一部分,他们老了,他们生儿育女的把我们拉扯大,容易吗?

  尔儒顺门缝望着里面的女孩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呆了。

  “老西儿,发什么呆?”

  “我……你……你这样,我回去拿钱……一定回来。”

  说完,尔儒低着头,“蹭蹭蹭……”三步并作两步,绕过街头,上了高山。

  “好,我给你留着——”胖子把屋门板插死了。

  太阳像一个丰韵的少妇,早拖着长裙走到山城的浓荫里去。

  尔儒一边走一边怨:“日他奶奶的,也忒黑了,等我回去一趟再来,看你怎么说?”

  他想回去问张旺,到底是不是骗他,怎么他领女孩子就一百元,我领就几倍呢?

  尔儒回来时,天已经黑透了。他心急如焚又舍不得花钱,他望着工棚的灯光都息了,便慌乱地去敲张旺的屋门。他先趴在张旺的破工棚旁听听,这一听,让他的心跳频率加快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怦怦”狂跳。张旺屋里的床板“吱吱呀呀……”地响,张旺正和女孩子温存着。尔儒抽身回自己的工棚吧,心又不甘。就在那门边静静地等。天上繁星密布,眨着狡黠的光。尔儒想起自己的新娘子来。他抱着头蹲下了,他太想了,想得心焦,有种抓耳挠腮的感觉。大概半个时辰,夏日的微风把尔儒吹得打了一个寒颤,他把手里握住的“手枪”塞回去,再听张旺屋里风平浪静了,才敢偷偷地小声地敲门:“张旺,开开门。”

  张旺领的女孩子没走,张旺想把女孩子留下了。张旺想好了,等回家把她也领回家,他想妻子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大山里,没有女孩子不行啊,一天,听不到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都闷死人!

  张旺一听是尔儒的声音,一边下床一边嘟噜:“你可回来了,大家都以为你想媳妇,跑家去了。”

  尔儒进屋,看看熟睡的女孩子,问张旺花多少钱、究竟怎么回事?

  张旺对尔儒说:“尔儒,东北人做买卖就是晃大,那胖子是拿住你了,这里面有技巧的。”

  “技巧?”

  “我领这个女孩子其实才花了五十元的,我怕大家瞧不起我,回来才多说了五十……”

尔儒张大了嘴:“什么?挺老实的人。怎么撒谎啊?”

“你不知道,你嫂子有点残缺,她不爱说话吧……”说完,抿嘴笑笑。

  又推着尔儒说,“回去睡吧。”

  尔儒却说:“你救救我吧,让我在你这里睡到早晨,我再偷偷下山……”

  “你……这怎么可能?我们三人同床?”

  尔儒一擂张旺胸脯,“你想哪里去了,把你的褥子给我,在地上滚一宿吧,千万别告诉领班的,瞒住了。”

  张旺“嗨”了一声,拿他没办法了。这些人中,尔儒最小,就是小老弟,大家都护着他。他走了一天,大家都着急死了,他一叫门,张旺那高兴劲就不用提了。

  捱到凌晨,尔儒窸窸窣窣地从破草垫子上爬起来,小声对张旺说:“哥,我很快就回来的。”就推门出了屋。外面丛林里蒸腾着潮气,连脚下的荆棘都挂满了露珠,他要走十几里的山路。

  可是,尔儒到胖子超市,胖子还没有开门。尔儒四处瞅瞅,发现门板上有一溜粉笔字,是胖子超市的电话号,尔儒大喜,有电话就好办了,有人来领女孩,他一个电话就能到,胖子自己有车。

  他终于打通了,却让尔儒大失所望。胖子说他在路上,但不能回超市,他正和销售人员一起给矿山老板送女孩子呢。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尔儒强烈要求着。

  “好,我把女孩子交到老板手上,就回去……”

  世界上让人最着急的就是等人了。尔儒等胖子一直等到晌午,电话打了无数次,把尔儒急得围着胖子超市团团转。

  胖子从车上领下来一个美女,红红的苹果脸蛋,尖下颏,简直就是尔儒的新娘子的仿造品。尔儒看呆了。

  胖子见是尔儒,脸上先是不快,马上就喜笑颜开:“是你啊,看看这个小妹妹怎么样?”

  尔儒愣愣神,“好,好……”

  “那还得这个数,”胖子伸出三个手指,继续说:“你不要有眼不识金香玉……”

  尔儒手捏着钱,看着和新娘一样一样的女孩,狠狠心:“我要,我领——”他麻利地掏出钱,甩给胖子三百,牵起女孩子的手。

  胖子也纳闷:昨天那么多的女孩子他没相中,今天这个真是王八瞅绿豆——对眼睛了。胖子的心里就合计开了,他怕尔儒反悔,问:“老西儿,你住哪里?我负责给你送去吧。”

  胖子拉着尔儒和女孩走到山梁时,胖子后悔了:“老西儿,我和你说个事,你们山上要是去了一群女孩子,你还要我这个吗?”

  “要的,我钱都掏了,你怕啥?”

  尔儒看看女孩,女孩和他抿嘴笑,太像了!这个女孩真是自己的新娘子啊……将来领回老家,媳妇会和她相处成亲姐妹的,多少年后,也给自己在大山里没有女孩子的日子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两个金老板是那天早上回去的,红光焕发的。紧接着,就是一辆面包车,里面拉来了很多女孩子。大家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带班的老光棍比较正经,揪着张旺跑到金老板面前,就把张旺领回女人干活好,精力旺,和对以后金矿发展大有好处说了一通,让他想不到的是金老板哈哈哈大笑:“我说大哥啊,你才知道这事啊,我们不瞒你说,这几天我们正研究这个事呢。那些女孩子,让她们两周来一次,他们各个性能良好,卫生健康,又不影响我们的家庭,总该行吧?”金老板早合计好了,只有这些女娃娃入赘工棚,才有留住岩工的把握。不然,他们早晚要跑的,现在效益下滑,很快就提升上来的!

老光棍听直了眼,“不是说,不许往矿山领女孩子吗?”

唉!金矿老板长叹一声。他们心里明白,那年自己开锰矿,一个挖锰石的小伙子在井下干活,不是他女友来看他,那天能塌方吗?山里人都忌讳这些,女人是祸端……

带班的追问,“老板,真就答应了?”

金老板一下醒过神,指指远处的女娃娃:“这不,胖子把人都送来了,不用岩工自己掏钱,这点钱,我们还是掏得起的。胖子说,这批女娃娃全部是进口的,结实耐用,通过国家安检的……”

  

  

  

 

通联  122400  辽宁省建平县万寿街道小平房村 葛桂林


标签:女孩子  桂林  新娘  买卖  
上一篇:放生(小说)
下一篇:最美的晚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