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书评

伟人塑造的另类策略(吴大平)

时间:2013-12-16 23:03:16   作者:吴大平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4457   评论:0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1925年,毛泽东面对深秋的湘江吟出了这首《沁园春·长沙》,而就在二百多天前,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受到了排挤,于是以养病为由,和杨开慧携子岸英、岸青回到家乡韶山。杨华方的长篇纪实小说《毛泽东在1925年》即是以文学的形式叙述了毛泽东回到韶山二百多天的故事。小说主要讲述了毛泽东与团防局长成胥生的矛盾斗争。毛泽东一到韶山,因为成胥生乱指两个叫花子为过激党,于是他们被拿来试枪而死。毛泽东就带领广大农民为其收尸,是韶山农民第一次在封建势力面前抬起了头。时任湖南省省长的赵恒惕假意提倡推行平民教育,毛泽东以此为由,在韶山办起了农民夜校,并因此在韶山用民主选举的办法重新选举了教育会长,废除了由成胥生指定的教育会长唐默斋的职位,将教育权重新夺回到广大人民的手中。不仅如此,他们还巧妙地运用“调虎上山”之计,和钟志申、庞叔侃、毛福轩等在韶山成立了第一个党支部,将马克思主义火种播撒在中国农村。他还带领韶山冲的农民第一次联合起来反抗成胥生,平粜其准备运往湘潭、高价转卖的大米,解除了当时韶山的饥荒。更值得称道的是:小说还反映了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爱情及其处理杨与前妻小妹三秀的矛盾的故事。小说情节曲折生动,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机智、幽默,同时也略带几分强势的,真实的毛泽东形象,读来不忍释卷。

  毛泽东是二十世纪改变世界历史的伟人。以前,由于人们对领袖的过度崇拜,毛泽东这个形象走上神坛,开始被神化。尽管早在1981年6月27日中共中央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就一致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中设立专章“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作了实事求是的评价。但联系实际,我们却突然发现这样一个悖论:尽管主流意识形态已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以及历史功绩作了全面、客观的评价,但在各类文艺作品中却非常缺乏一些能全方位展示伟人毛泽东形象的作品。须知,伟人毛泽东已不再是神了。面对事实,我们每个人都应反思,应在内心深处接受拷问。这不是耸人听闻。法国作家蒙田说过:“我们赞叹了太多漫无边际,非关人生痛痒的豪伟繁华,我们逐渐地对文字变得有些麻木不仁,我们渐渐地丧失了对文字感动的能力。我们用一种看似豁达实则无奈的目光欣赏着他人的叱咤风云,他人的惊天动地,却不能在自己心中击起半点涟漪。”这是如此的震撼。我们看过太多赞颂伟人毛泽东的作品,他高大,伟岸,睿智……这些是事实,自然不容争辩。但我们逐渐地对赞叹伟人变得麻木,伟人也离我们愈来愈远,我们心中的那个伟人情结也变得柔弱不堪了。好像人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习惯了那个电视上、小说上屹立不倒的伟人毛主席。可是我们却逐渐地丧失了一种对伟人毛泽东发自内心的感动、钦佩和赞扬。而杨华方的长篇纪实小说《毛泽东在1925年》就做到了这一点,既忠于事实,又有艺术的提炼。通过环境描写的衬托,情节的设置,细节的刻画,语言的有力描写等艺术手法,显示出小说塑造伟人毛泽东的一种另类策略。即:区别传统意义上的伟人毛泽东的描写,择取另外事件,全方位地展示伟人形象。这本小说的此种策略将伟人毛泽东还原到一个真实的毛泽东,在讲述伟人故事的同时,涉及到了其生活多个方面,这样也就确定了多角度的原则。而且在选取故事时,集中在1925年——毛泽东的青年时期。这也就让小说更贴近了平凡人的真实。

  杨华方长篇纪实小说《毛泽东在1925年》塑造伟人毛泽东的另类策略,在具体操作上,很自觉地注意到了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一、前后呼应,注意把握人物在不同时期特点的联系

  《心灵的歌吟》这样认为:天生的特质,通过教育和训练能得到提高,却几乎不会被改变。仅此天性一点,就是人物前期与后期联系的必然的理由。而且不仅在天性方面,其他很多特点也是如此,这是不言而明的。当然,某些生理特质可能会随成长而改变,但不可否认前后特点联系的存在,这是人的社会性使然,更何况这样毛泽东这样一位划时代的伟人?

  毛泽东临危不乱,无论在何种危机下,都处之泰然。后期表现得尤为突出,如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转战陕北之前,面对国民党军队的连番空炸,都不急不躁,直至最后一刻才离开。还如林彪事件,毛泽东也是冷静镇定。《毛泽东在1925年》这部纪实小说就表现了毛泽东青年时期就具有这样的不凡气质,小说里描写了他有几次面对枪口都不惧一分。毛泽东一到韶山,就遇到团丁欺负乞丐。“毛泽东站在申拐子的枪口前,说:‘有话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我们几个手无寸铁,还能跑到哪里去?’”接着“毛泽东面对枪口一点也不慌张:‘你们要抓我,可以,但总得有个道理吧。你说,我妨碍执行公务。请问,妨碍执行什么公务了?’”如此步步紧逼,不仅自己面对枪口安之若素,更是让团丁在自己的正气凛然之下变得胆小怯懦了。小说结尾写到,赵恒惕派人来捉拿毛泽东,杨开慧为其整理好衣物,“众人送毛泽东出门,走到门口,毛泽东忽然站住,说:‘慢点,我还没吃饭呢。’”众人在此时已为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还能悠闲地坐下来吃晚饭。小说在这个情节上既有人物动作的描写,也有人物语言的描写,很逼真地刻画出了毛泽东猝然临之而不惊的性格特点,把握好了与后期毛泽东性格的联系。

  毛泽东幽默风趣,常常在一句话中,一语双关,逗人发笑。杨华方的小说生动地展示了青年时期毛泽东的幽默风趣。小说中描写了这样一个情节:毛泽东巧用“调虎上山”,将成胥生引走,迅速地在上屋场成立了韶山党支部。之后,成胥生扑空,又回到上屋场,却发现他们在玩纸叶子牌。“毛福轩想起成胥生排行第八,畏他的人叫他八爷,恨他的人骂他成阎王,八胡子。便把手上的牌看了一眼说:‘来了个小八,要不要?’”....。.“这时毛泽东就说:‘开慧呀,三月三,逢人路上脱衣衫。手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要和牌了,不要说小八,王八我也要吃了。’”后又说:“你们看,我跟小八硬是有缘,这次吃了小八,我又糊了。哈哈,我又赢了一盘,哈哈。”此处作者用幽默的笔触,既写了众人打纸叶子牌的事,同时话中也暗含讽意,将成胥生羞辱了一番。小说中,青年毛泽东的幽默风趣随处可见,这也和后来毛泽东的性格是前后呼应的。

  不仅在性格方面,小说把握好了前期与后期的联系,其他方面的人物特点也是如此。毛泽东的书法,众所周知,气势磅礴,自成一体。中老年时,更是让人拍案叫绝。书体为狂草,主要临习了怀素、张旭,又兼习魏碑,笔法狂放,俊俏。其前期书法自然是有所成就的。在小说第十七章郭麓宾让郭士奎送信给毛泽东一节中,郭士奎来到了钟志申的书店,“店铺挂着个牌子,牌子上那字写得雄浑飘洒,那字像他叔叔那样喝了很多墨水的人写的。”郭士奎的话虽用语通俗,却极符合人物性格,从侧面描写中可以知道,毛泽东的书法已不同一般。如此,既不是正面的夸耀,也不是铺张渲染,只几笔淡淡的描写,就展现了青年毛泽东的书法功力。

  总体说来,把握人物前后联系是多方面的,毛泽东因为身份的特殊,同时又处于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作为长篇纪实小说对其故事的艺术提炼不可能随心所欲,胡编乱造,必须忠实于历史。杨华方正是在历史的联系中,正确地把握了伟人毛泽东的性格特点,特别注意了毛泽东性格的前后联系,因此,塑造出了既真实又形象、既伟岸又平易的毛泽东形象。

  二、全面展示,整体、多方位地展开对伟人毛泽东的塑造

  小说塑造人物务求真实,而其效果则主要来自于作者对人物多方位的刻画,包括优点,缺点,爱情,婚姻等等。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肯定不可能完全呈现于人前,不需苛求作者。杨华方的《毛泽东在1925年》在伟人题材的小说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全面的青年毛泽东形象。虽然小说的主体部分是毛泽东率领韶山冲的农民与团防局长成胥生做斗争,但其中也穿插着毛泽东儿女私情的纠葛。既有毛泽东的智慧,又有他的无奈。

  毛泽东很具有霸气,性格显得比较强势。这在小说的正面和侧面描写中都可以看出。毛泽东刚到韶山,碰到团丁钟子川,“钟子川喝道:‘你是什么人?’毛泽东道:‘我是韶山人呀!’‘韶山人?’”钟子川不以为然,带有几分怀疑,然后毛泽东又说:“是呀!我名叫毛泽东,泽东就是惠泽大海,普照东方。字润芝。韶山冲里叫我石三伢子。”最后一句让人震惊,其远大抱负,不觉让人叹服。小说第四章,郭麓宾来到毛泽东为乞丐开设的灵堂前,看到堂前的对联,联想到毛泽东的诗作。“十年前,才十多岁,写了首《咏蛙》:‘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脍炙人口,霸气十足。”此处的写法非常巧妙,既是正面描写他人,又让其联想到主人公孩童时的诗作,从其诗作中,让人看到主人公的霸气。

  小说还在适当的时候穿插进了毛泽东处理儿女私情的故事。这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在很多同类作品中是少有的,而且这里所写的故事也不比一般。

  首先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爱情故事叙述,虽说只有几处,却处处深入人心,让人难以忘怀,其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小说的第五章,毛泽东对杨开慧说的话:“我小时候放牛,看见杜鹃花开了,常常采了一束又一束,只是自我欣赏,没有送人。那时,不知道给谁。直到我遇上毛岸英的妈妈,这,这名花才有主啦。”后又说:“那时岸英的妈妈在长沙周南女中读书,我每个礼拜去接她,就想,要是在我们韶山,我就采一束红杜鹃送给他。可惜长沙街上没有。每个星期六我去接她都是空手。”笑着又说:“好,现在机会来了,只等这杜鹃花一开,我要采好多好多的杜鹃花送给毛岸英的妈妈,你说好不好啊?”看到这里,我想我们都会和杨开慧一样抿嘴而笑。这种表达爱意的方式非常风趣。这就是我们伟人的爱情,如同平凡人一样,爱得温馨,爱得幸福。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是毛泽东处理自己原配一秀的小妹与杨开慧的矛盾。因为一秀已死,其小妹三秀对毛泽东再娶的杨开慧自然存有偏见,特别是小说对三秀和杨开慧心理变化的描写,可谓是温婉入微,丝丝入扣。毛泽东后来把杨开慧带到三秀家,以其一贯幽默风趣的方式化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其中,杨开慧的善良、开明也因此突显出来。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爱情,以及毛泽东巧妙地化解一秀与杨开慧之间的矛盾,虽不是关于斗争的革命大事,而是毛泽东的爱情婚姻家庭生活,和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难免琐碎,但正是这类情节的设置,多方位地塑造了毛泽东的形象。

  如果你设想出一个享有绝对权力的万能之人,你就是在毁掉这个人。毛泽东并不是万能的,虽说他机智,有时也会如常人一样犯难。杨华方在小说中出色地表现地表现了毛泽东人物性格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如第七章中,成胥生和族爷扰乱夜校,众人无法,就要准备走时,小说这样写道:“成胥生的目光扫视着课堂,他看见毛泽东坐在一旁望着自己,便点着头向毛泽东笑,那笑似乎在说:怎么样,你的夜校办不成了吧,这你可不能怪我啊。”毛泽东此时也是无法,最后还是杨开慧解围。还有一次,毛泽东和团丁理论,坚持认为那两个叫花子不是过激党,之后却被问得哑口无言。最终自然还是想出了对策。由此我们发现,毛泽东这个形象在作者别具匠心的对比中显露出来。他既聪慧,也有无奈。这才真实,这才使得小说中伟人形象更加丰满。

  高尔基说:“一切出色的东西都是朴素的,他们令人倾倒,正是由于自己的富有智慧的朴素。”杨华方的小说《毛泽东在1925年》就是向我们讲述了一个朴素的人物的故事。这是一种探索,一种对塑造伟人毛泽东形象的探索。正是这种探索,解构与颠覆了将伟人毛泽东神化的倾向,向读者呈现出一个真实的伟人毛泽东,一个让我们感触得到的伟人毛泽东。

  当理性已经回归,主流思想意识已经步上正轨,强大的理性力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大空间里,忠实地塑造领袖伟人应是各位艺术家的自觉意识。因为虚假和无休止的赞颂只会让人麻木,只有真诚才能让我们感动,而伟人更会因此而永远屹立于人们面前。

                                                     (原载《湘潭日报》等)


标签:湖南省省长  沁园春  叫花子  毛泽东  橘子洲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