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微说

一个包子引起的

时间:2014-03-13 09:20:23   作者:海淼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331   评论:2

不记得当时我有几岁,也不记得那次是那一年我家第几次来亲戚,母亲又做了只有来亲戚时才能吃到的——香喷喷的大菜包子。在大家吃饭没人注意我的时候,我拿起一个热包子走出大门,来到胡同口。
       
胡同口的石墩上坐着我的二大娘。她的头发依旧很凌乱,目光有些痴呆,上身穿一件退了色的对襟衬衣,下身穿藏蓝色中式长裤,脚上穿一双马上就会破一个洞的方口布鞋。
       
“大娘,吃包子。”我把包子递过去。
        
二大娘像往常一样,盯了我一小会儿,用手摸摸我的头,眼里含了泪,慢慢接过包子,大口吃起来。
       
“没出息,又跟谁要包子吃?”我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断喝。
        
二大娘吓得浑身一抖,包子差点掉到地上。我顺着二大娘的目光回头一看,堂哥凶神恶煞一样站在我身后。
       
早听说过,如果二大娘吃了别人送的东西,让堂哥知道后二大娘会遭殃,送东西的人也会挨骂。所以每家的大人都会嘱咐自己的孩子,不要守着二大娘吃东西,二大娘会眼馋,给小孩子要,要是堂哥碰上,二大娘招一顿打骂不说,孩子的大人也会不清心。我们这些孩子之所以知错犯错,是因为二大娘从不白吃我们的东西,她吃完后会给我们讲故事,唱那首叫《小白菜》的歌,所以虽然我们知道送二大娘东西吃可能引起的后果,却忍不住要听故事和歌的冲动,背着父母偷着给二大娘东西吃。
       
这次让堂哥碰上了,我知道自己惹了祸,撒腿就跑,跑出几步回头张望。只见堂哥冲到二大娘面前去夺二大娘手中的包子,二大娘不松手,堂哥照着二大娘脸上就一巴掌“让你没出息,要别人的东西吃!不管你吃饭了还是怎么着,到大街上来给我丢人?把包子扔掉,不然我今天就揍死你这个老叫花!”
       
二大娘还是握住包子不放,堂哥抓起二大娘的手,大概二大娘的手被抓疼了,包子掉在地上。二大娘还要弯腰去拾,堂哥一脚把包子踢出老远:“让你再吃这些喂狗的东西!走,跟我回家,别在大街上给我丢人现眼!”

又冲着我这面喊:“谁吃饱了撑的把自家的狗食往外送,狗吃不了去喂猪,拿到外面显摆什么?谁以后再拿这些脏东西来愚弄我傻娘,我就去砸谁家的锅,不让谁过安稳日子!”说完拉起二大娘就走,二大娘挣扎着不愿迈步。堂哥一只手拉着二大娘,一只手打在二大娘背上:“到家我不撕烂你的嘴,你不会记住我的话!”
       
“小兴,小兴!你给我住手!”村支书骑着自行车从老远处就大喊。堂哥放开了二大娘,站在那里瞪着二大娘生气。

        
村支书在堂哥面前下了自行车,支好自行车冲堂哥招手:“小兴,过来!”堂哥不情愿地走过来:“支书,有事?”“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别人说你经常打你娘我还不信,今天居然让我碰上,非教训教训你不可。”村支书说着,抬腿朝堂哥屁股上踹了两脚,堂哥一下趴到地上。村支书又把堂哥拉起来,给了堂哥两拳,嘴里骂着:“没老美少的东西,都说狗不嫌家贫,孩不嫌娘丑,你现在成人了,嫌你娘傻了,你娘再傻,也是你娘把你生出来的,也是你娘把你养大的,你拍拍良心想一想,你小时候,你娘可曾打过你,骂过你,饿着过你?现在长能耐了,饭也不让你娘吃饱,还不让别人送你娘东西吃,你也有孩子,就不怕遭报应吗?”
       
村支书越说越气,又在堂哥屁股上踹了两脚。

       
二大娘哭着跑过来,抱住了村支书的胳膊:“他叔,别打兴,别打我的孩子!”
       
二大娘的举动把村支书弄愣了,他呆了一会儿说:“傻嫂子,我不替你教训教训他,他不会拿你当人看的。”

       
二大娘抱住村支书的胳膊不放:“不打兴,不打我的孩子!他叔,你放了兴吧,我给你跪下了。”

       
村支书含着泪搀起二大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都说有狠心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我算领教了。”

       
村支书骑上自行车走了,走了几步又下了车,回头对堂哥说:“现在放过你,是看在了你娘的面子上,你要再不改,我就在村里开你的批斗会。”

       
堂哥挣了整衣服,拍打了拍打身上的土,白了二大娘一眼,回家了。


        二大娘又坐到那个石墩上,她独自发了一会呆,冲我招手。
       
我慢慢走过去,看着二大娘那张布满沧桑的脸。
       
二大娘嘴角蠕动,说出那句每次吃完我送给她的东西后就接着说的那句话:“大娘现在就给你讲故事:
       
“一个小女孩三岁上没了娘,爹爹带着她走村串巷卖草席。两年后,爹爹给女孩娶了后娘。后娘生了自己的孩子……”

 说到这里,二大娘的眼泪就流下来,哽咽着开始唱:“小白菜,心儿黄,三岁两岁没了娘……”
       
以前二大娘唱的时候是不哭的,我会静静地站在她面前听她唱完后离去,等我再有好吃的东西送给她后,就再次听她讲这个同样的故事,唱这首同样的歌。唱完歌后二大娘会说同一句话:'你二大娘自小没娘,命苦啊!”

       
今天二大娘哭着唱,我含着泪听。

       
二大娘唱完,又哭着说了那句话:“你二大娘从小没娘,命苦啊!” 但她又意外地加了一句:“我的孩子兴有娘,我的孩子命不苦。”
       
二大娘哭着哭着笑了,笑得我哭着跑回了家。




 

 


标签:藏蓝色  布鞋  长裤  衬衣  头发  
上一篇:零食戒了
下一篇:杨官海(微型小说)
相关评论

阅读排行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