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 > 叙事

月饼的故事

时间:2014-02-01 08:40:02   作者:水葫芦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22   评论:1

月饼的故事

文/水葫芦

中秋节吃月饼,过大年吃饺子。这是小时候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记得那时候的月饼是按人头供应,一般每人卖给一个。村子里有供销社,就在我二哥二嫂家。二嫂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算盘打得好,而且能说会道。书记兼村长的天明叔就把这样的好营生交给她了。那些年我们家四口人,只有父亲一个劳力。母亲有病,我和弟弟都在上学。母亲就舍不得买四个月饼。好心的二嫂说:“婶子,你先拿回去吃,钱缓一缓再给!”母亲却执意要买两个。她说:“娃娃们解解馋,我和你叔就免了!”二嫂知道母亲的脾气,也就不再劝了。那几年的中秋节,我们一家子只吃两个月饼。
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那样的中秋节还是欢乐的。
一家人坐在土炕上,围着一张方形炕桌吃毛豆,啃老玉米。我和弟弟总会留一点肚子,等待母亲分月饼吃。母亲把一个月饼切成四等分,说:“每人一份儿!”我和弟弟就迅速围过去,把属于自己的一份儿三口两口就吃掉了!母亲看着笑着一边吩咐我们慢点吃,一边把属于父亲的那块递给父亲。父亲摸摸自己的肚子说:“玉米吃多了,尝一口算了。”然后就掰了一点点到嘴里,好像是很仔细地嚼嚼:“嗯!现在的月饼是越来越没有吃头了!"说完就把那块月饼放回了盘子。弟弟就要往过凑,我拉住他。母亲听了父亲的话,说:“是吗?我看看!”也抠一点尝了尝。然后说:“你们两个不嫌弃,就都吃了吧!”又说:“还有一个呢。等祭了月神,还是你们的!”那时候的我已经懂点事。尽管父亲和母亲表演得很好,我还是心中流了眼泪的。
记不起是哪个中秋节的夜晚。睡了一觉的我,黑暗中听到父母这样的对话。母亲说:“好几年你都没有吃一个月饼了,那么好吃甜食的人!”父亲说:“唉,你和孩子们还吃不上呢!”又说:“等孩子们大了点,还愁吃不着?说不定会真的不稀罕了呢!”母亲说:“金存那年从天津回来,说他们家都不稀罕吃白面了!哈哈,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父亲使劲儿抽了两口烟,在炕沿上磕去了烟灰,然后说:“也不能太相信。哎呀,咱什么时候吃月饼都不想吃了,那死了也不冤枉了!”.......
说实话,他们的这一段对话成了我决心走出山村的最大的动力.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了几年,我大学毕业后有了收入。姐姐姐夫也从部队转业回来。以后每年的中秋节,父母亲的月饼真的堆成了小山。他们去地里劳动拿的干粮也是月饼,当然还有其它好吃的东西,两位老人吃饱月饼的愿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变成了现实。中秋节也成了我们全家人团圆的好日子。母亲还给我们分月饼,分各种各样的月饼。而我们看中的却是老玉米和毛豆。父亲感叹说:“世道是变了。最困难的时候,我也相信会变的。只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赶得上!你看看,这么快!哈哈,我们真的是不冤枉了!"喝上酒的父亲脸有点红,话也多了起来。那几个中秋节过得真好!永生难忘!
可是如今,父母已经不在了。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我的诗歌<又见中秋>就是在这样的情感状态下产生的。所以,真的是来自心灵的声音!

又见中秋

昔日的中秋
常常回到家乡
回到父母的身边
坐在土炕上
围在炕桌旁
瓜分着月饼 水果
脸上尽欢颜
人团圆 月也圆

转眼又到中秋
西风起 梦已残
月虽圆 人难全
苦酒一杯与谁干
望断天涯泪两行
婵娟再美无心瞅
寒蝉有声人无言
凄凄戚戚
 
2007.中秋夜


标签:水葫芦  供销社  一家子  故事  而且  
上一篇:十八顷小学
下一篇:话不投机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