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消逝的村庄》78

时间:2014-02-21 21:04:16   作者:水葫芦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10   评论:0
作品:《消逝的村庄》作者:水葫芦

父亲最看不起买卖人了。记得他曾经说过:“嘿嘿,买卖人哪,眉毛都是空的!”
                                                                                                                 ------------水葫芦 


七十六

         弟弟的买卖,算是做成了。
       那年的冬天里,他就赚了八千多块钱。摊子大了,他觉得一个人照料不过来,准备雇个人。过年的时候,他和我们商量过这件事情。我们还给他出主意说,最好是雇个女孩子,家在附近的,白天来工作,下班后倒回去了。弟弟点点头,好像有了主意。只有父亲对弟弟做买卖这事儿,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
       我知道,父亲最看不起买卖人了。记得他曾经说过:“嘿嘿,买卖人哪,眉毛都是空的!”
       可是,弟弟买回来的好烟好酒,父亲也还是没有拒绝。该抽的抽,该喝的喝。弟弟还买回来好些熟肉。定襄的牛肉还是远近闻名的。据说从收购牲畜开始,到零售熟肉,已经成为一条龙的操作体系了。收购的只管收购,屠宰的只管屠宰,做什么的就天天做什么。好像这样的操作体系可以降低成本。可是,也有人说,定襄的牛肉根本不是牛肉,全部是骡马肉。而且看了他们的加工场所,你肯定就吃不下去了!可是,大多数的的人,看到的只是一块块的牛肉啊,哪有吃不下去的道理呢?反正,我们家里,弟弟买回来那么几大块牛肉,比蒸肉、火腿等吃得快多了!

        一年三百多天,可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正月里,没事儿干,坐在家里,乱发感慨,无病呻吟。不妨看看我的《过年》吧:
过年
文/水葫芦


穷,也要过年
富,也是过年
年年过年,今又过年
一年又一年
人生百年又几许
不过弹指一挥间

小时候,翘首期盼
长大了,也还喜欢
离家了,盼望团圆
人到中年,过年就勉强
当物是人非的时候
年,只不过凭添哀伤

人,有多大力量
光阴,谁可以倒转
喜,也是过年
悲,也得过年
一年又一年
一生多少天

年,也许让娃娃长大
年,也许让愿望实现
年,肯定让你的皱纹加深
年,越来越让你诚恐诚惶
点燃爆竹把妖魔驱散
巴不得迎来八方神仙

盼望过年的人要过年
不愿意过年的人也得过年
地位、权力乃至金钱
换走了人们的青春容颜
人生的幸福无人明白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

年年过年,今又过年
一年又一年,转眼几十年
怀一颗不燥之心
做力所能及的贡献
也不要视荣华富贵如粪土
只求全家平平安安

1993.3.6

    
毛泽东时代,牛鬼蛇神没了,吃喝嫖赌没了。老人家走了,这些东西全都现身了!
        正月里,村子里来了几个算卦的,人们正没事干呢,这下可好了。首先是二海大娘把那几个人叫到了家里。怕人们跟进去,她还把大门关得死死的。大门外边的人就不停地叫唤,敲打门环。里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过来足足半小时,二海大娘才出来开门儿。
        人们就骂:“你个老不死的,不做好事,再算也发不了财!” 
        这话叫二海大娘听见了,就还嘴道:“这是谁啦?嘴咋这么毒哩?唵?” 
        人们看见老娘娘火了,就笑着说:“你不开门儿,他们专门气你哩。哈哈,你老要是生气,就上他们的当了。” 
         二海大娘也笑了,说:“我才不气哩。死娃子们!” 
         门一开,人们就把那两个算卦的为了个水泄不通。
         据说,那人给贵良哥算得最准了。说他有个儿子,却脑子不好。还说他今年有一大难哩,要是过去了,以后就越来越好了,要是过不去,就有性命之忧。贵良哥有些相信人家,因为儿子确实有些弱智,上了三年五年级了,还是考倒数第一。可是,说自己有灾难,他就不信了。他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该咋样就咋样吧!给了人家十块钱,就独自出去了。
         他的老婆听到这事儿后,有些害怕。还找了个史家岗的神婆子,给破了一番。可是,贵良哥真的那年冬天得了肺癌,第二年夏天就去世了。
         可是,树元哥哥就没有算准。
         也是那天,树元哥哥也把那两个算卦的请了去,因为正赶上吃饭的时候了,还管了人家一顿饭呢。算卦的先生们不住地夸武兰香的饭菜好吃,说要免费给树元哥哥好好算上一卦。他们说树元哥哥八字很好,按理应该是吃国家饭的。
         武兰香问:“他倒是当过生产队会计哩。这算不算?” 
         算卦的人摇摇头。
         武兰香又说:“想起来了,他以前在太原西山煤矿来,62年不干了。” 
         算卦的这才点点头。他们说树元哥哥虽然没工作了,命却很好,按理说,一辈子不用吃苦,逍遥自在,衣食无忧。而且,越老越好。可是,树元哥哥比贵良哥哥还走得早哩!那年冬天里,他的肺心病突然发作,还没送到医院,就一命呜呼了!
         从此以后,武兰香一见算卦的就骂。

        打麻将等赌博活动,哪个村里也不稀罕。
        父亲对此深恶痛绝。他说我爷爷那会儿最讨厌的两件事情,一是抽鸦片,二是赌博。那时候,爷爷几乎天天 和两个人生气,一个是他的弟弟,就是我的二爷爷,另一个是他的小舅子,就是我的二老舅。这两个人既抽鸦片,又玩儿麻将。爷爷经常跟寻他们,有时候,还得为他们还赌债。养活他们的老婆孩子,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了。爷爷最终没有管得住他们,那年得伤寒去世了。临死的时候,还不放心他们呢。可是,爷爷的担心,是多余的。解放后,毛主席管住他们了!
       他们找不到一点点鸦片了,自然就戒掉了!可见,戒毒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是环境!
       所以,父亲继承了爷爷的爱憎,一见到赌博的人,就嗤之以鼻。
       我们家所有的人,都不敢沾染那些东西。起码,不能让父亲知道。
       村子里,好些年轻媳妇儿,都是打麻将的好手。三哥作为支书,也一样喜欢玩一玩。不过,他玩什么都是有分寸的,不像有的人,一上麻将桌,什么也顾不得了。
       后来,我也为现代的女人们写过诗呢:
 
解放

 文/水葫芦

洗衣机洗衣
电磁灶做饭
妇女们慵懒在席梦思上
 
早晨梳妆打扮
白天说是上班
哪个坏蛋还发明了麻将

1998.5.7 

    
小煤窑多了,定襄的铁匠炉重新红火起来了。
        树元哥没有能够看到他连襟的再次辉煌。秀文叔也回来了,重新雇了人。所有停工的铁匠炉,有咚呱咚呱地响腾起来了。三哥看见铁匠炉又行了,为了筹集资金,就把那群羊卖给了土岭口他的一个远房表哥了。虽然算是贱卖了,可是卖的着急,也是没有办法。对于十八顷的未来,三哥始终没有丧失信心。他觉得自己必须走在人们的前面,就是赚钱方面,也得做好榜样!
        三哥的想法,是先靠铁匠炉赚到一笔钱,然后推进养殖、种植业。三哥和父辈的不同,在于看到了将来的十八顷,只靠农业根本没有什么出路!
       秀文叔回来后,也不见那些讨债的人来找他了。
       人们就奇怪哩。连天明叔也这样问他:“秀文,你那饥荒都还上了?”
       秀文叔笑着说:“哪里能还上哩,哈哈,好多人,眼巴巴地等着我赚钱哩!” 
       人们就明白了。
       弟弟雇了一个女孩子,城里的。原来也是摆小摊子的,和弟弟惯了,愿意过来帮助他。我问弟弟这姑娘多大了,弟弟说:“人家还不到二十岁哩。”
       有了女孩子看住店子,弟弟就腾出身子来做其它生意。比如,给铁匠炉送煤,倒卖铁屑等等。他总是不让自己闲下来。这一点,和我不同。所以,我也就特别地欣赏。

        姐姐还是和正常人不一样。
        当两个女儿都参加工作以后,姐姐就急着要给她们找对象了。而且,姐姐见不得她们自己搞对象,一是怕人笑话,二是怕她们找下的不合适。所以,我和妻子去了姐姐家的时候,她就总是让我们给孩子们物色对象。其实,那时候,两个孩子才刚刚二十出头。
        姐姐、姐夫的三个孩子,一个个都眉清目秀的。找对象还发愁吗?
        他们的儿子贵勇,也在去年当兵走了。当时才十七岁,可个子有一米八了。招兵的一眼就瞅着他了,还是加了一岁才走的呢!他被招到了中央警卫团。据说,训练也挺严格的。站岗什么的,也比一般部队要求高一些。姐姐、姐夫从小那么娇惯他,就有些吃不下那样的苦了!每每写信或者打电话,一般都是诉苦。姐姐、姐夫就很担心,一年去看过好几回呢!
        去年暑假里,我也去了一次。不过,我的目的是想逛逛北京城!
        第一次到北京,感觉就是不一样。可是那中南海,也和一般地方差不多,并没有想象的多么神秘!反正我在中央办公厅的地下室招待所里住了好几天,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在那些屋子里,也看见过破沙发。就是门卫处,有时候也不是很干净。我住着的时候,外甥并不能天天来看我。记得他一共看了我三次。有一次,他还借来了一个照相机,陪我去了******广场照了相。
        我这个人,最崇拜毛主席了。所以,一看见毛主席纪念堂,就决定要进去。外甥说那得排队,还要等好长时间呢。可我说等多长时间也愿意。外甥就回去了。
        在我看来,外甥大了,而且很懂事的。我给他钱,他也不要。还懂得吩咐我注意这注意那的。有一次,还特意给我带来好吃的。可是,姐姐、姐夫却总是放心不下他,在姐姐、姐夫面前,他或许就真的不懂事了呢?也未可知!
        那一次,我还去了天津。那是替我连襟出差的,去天津才是办正事儿哩!
        当老师,没有机会出去,而我的连襟却经常出差。他说:“你要是想去,就替我去好了。起码省路费和住宿费哩。”
        那时候,我还没有出过省呢!一听说能到北京,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了。当然,也就顾不得什么面子了!
       哈哈,就这样,有了我生平第一次旅行!

(未完待续)


标签:女孩子  水葫芦  买卖人  做买卖  最好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