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青凤云霄

时间:2012-11-21 19:05:29   作者:老豆荚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35414   评论:3

                青凤云霄

                 (一)

清顺治某年八月十六,刚过完中秋,楚云霄就急匆匆地往油山县城赶去。虽说炎热的夏天已经过去,可是暑气并没有消退,除了热,还是热,地面像是要被晒得冒烟了。柳荫伸入水塘中央,水面上漂浮着一串串草鱼呼出的气泡。知了叫个没完,四周安静得像一幅织锦,热风使人昏昏欲睡。

楚云霄今年十八了,老家在离县城四十里的楚家墩,在县城傅家染铺当学徒,今年学完徒就可以出师,到时候就能在县城里开一家染坊,自己当老板了。他想,如果真的能当上老板,那一定把青凤姑娘娶过来做老板娘。青凤是他在傅家染铺做事时认识的,比他小一岁,是傅家染铺隔壁赵兴义的独生女儿。楚云霄依稀记得,他与青凤的相遇至今,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他们在洣水河边相识相爱,最后相恋,她在他的心目中,简直无人能够替代。

楚云霄和赵青凤的相识就在县城边的洣水河的码头上。他在染铺学徒,每天都要提着染好的布到河边冲洗。河边的大柳树下有一块青石板,光光的很干净,这就是楚云霄每天要光顾的地方。而他发现,每到他蹲在青石板上漂洗的时候,不远的一块石板上会有一个穿着洁白衣服的女孩也来洗衣。第一次看到那一抹如雪的身影来到河边楚云霄顿时眼前一亮:好一张柔媚的脸庞,如若出水芙蓉不加修饰,自然清纯,又偏偏在眉目间多了一份仿若蔷薇的妩媚袅娜的身形如若无骨,眼睛干净杂一丝杂质,纯净滴水一般。

一来二往,他们熟悉了,楚云霄知道她叫赵青凤,赵青凤也知道他叫楚云霄。两人由开始的腼腆到后来的接触,以致无话不谈。差不多的年纪,彼此间的好感与日俱增,渐渐地,每天的河边相会成了他们生活的渴望。

有一天,楚云霄照例去河边漂洗染布,还没到青石板,就觉得几声女人的哭声隐约可闻。那哭声不停回响在河边。楚云霄的心一阵抽搐,听那声音,很像是青凤在呼救,莫非她遭到什么不测?心一阵紧缩,紧跑几步赶过去,只见两个野小子在撕扯一位少女的衣服,少女拼命呼救,却没有任何效果。那少女恰恰正是青凤!野小子淫笑着,爪子不停地在青凤身上乱摸,青凤却在拼命地挣扎。楚云霄血脉贲张,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使劲地朝那野小子扔了过去,“叭”地一声击中了那人的手大吃一惊,待他看清站在前面的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时,眼中立刻射出凶光。

你奶奶的!”他怒骂一声,完全就像一只野兽,瞪着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瞅着楚云霄。举起拳头,对着楚云霄打来。楚云霄坚持在散工后跟县城里的黄天元师傅刻苦学习功夫,这时是会者不忙,瞧准机会,向右一侧身,顺手把那人的手一带,下面一个扫堂腿,把摔出老远,成了个嘴啃泥的姿势,半天动弹不得。另一个见势不好,连滚带爬没命地逃。

楚云霄冷笑一声,也不追赶,然后把倒地的那个抓起来,趁势一个耳光甩去,将打得转了一个圈,一把踩住他的背脊,将他的脸翻过来:“叫你妈啊!衣冠禽兽,你,你禽兽不如啊你呀。”

赵青凤一下子向他扑去,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他也抱住了她。两人长久的抱着,谁也不肯松手。看楚云霄,善良俊秀的脸孔上透着一丝丝喜色,而赵青凤则含羞带笑倚在他的宽阔的肩膀上,是憧憬着将来的幸福还是在编织着甜美的梦想?河水哗啦啦流着,阳光依旧灿烂,柳枝柔柔河风中舒展腰肢,一切朦胧而可爱。老天仿佛也在笑,笑看眼前的一对璧人:粗衫布衣的装束掩盖不了他俊美清隽的特质,配着娇小清灵的女孩,那是多么完美的组合!

从此每当夜幕降临,他们总能感觉到对方带给自己落日的温热或清风送来的丝丝清凉,在那一个个长夜难明的日子里,他们就是那样的互相思念。思念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如影随行,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们的心底。赶不走,驱不散!

有一天,楚云霄正在整理漂洗好的布匹,赵青凤出现在染坊门口,脸上飞起红霞,扭扭捏捏地喊道:“云霄哥哥!”

楚云霄的师兄柴大武把楚云霄拉到一边,故作神秘地说:“云霄,有个神仙妹妹在叫你呢,你是去还是不去?”

楚云霄望望赵青凤,欲言又止。柴大武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轻轻地说:“师傅今天没来,活也干得差不多了,好姻缘当面莫错过。想去就去吧。”

楚云霄一蹦老高,跑到赵青凤身边:“你有什么事吗?”

赵青凤脸上如绽春花:“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我想到灵龟峰去走走,你得陪我!”说着,不等楚云霄回答,伸过手挽住他,“走喽!”

灵龟峰就在县城东不远处,不一会就到了。楚云霄问:“青凤,走累了没有?”

赵青凤眉开眼笑地回答:“人家早就走上气不接下气了,你也不管人家走不走动,只顾牛一样向前奔,现在才想起问我。”

楚云霄选块平整点的石头坐下,又搬块石头塞在背后靠着,四肢舒展伸了个懒腰,这才看看四周,说:“这灵龟峰我还从来没有来过,有什么好看的?”

赵青凤也紧挨着他坐下,理理头发,又用力向楚云霄这边靠靠。楚云霄明显闻到了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赵青凤却一下子跳开去,伸出舌头舔那石缝苔藓。楚云霄也喉头冒烟,拔起身边草茎嚼嚼,倒颇有凉湿之意。

灵龟峰是洣水岸边一座孤立的小山峰,山形不大,山脚下有一条小溪绕峰而过,溪流清澈,流水潺潺。山上矗立着一棵棵参天古树,峰峦竹高树茂,浓荫蔽,空气也似乎清新许多。在葱茏的树丛中,有一座古色古香的灵龟寺。楚云霄扶着赵青凤,迈步走上山间小径,赵青凤紧靠在楚云霄的身上,两人都被这静谧幽雅的环境所吸引。

赵青凤楚云霄耳边吹气如兰:“云霄哥哥,你看这里,水是绿的,树也是绿的,我们也被这绿色融为一体了,在万绿丛中露出灵龟寺的一角。我想,名山多秀色,古木尽峥嵘,这就是灵龟寺含而不露,欲显先藏的特色。”

楚云霄深有同感地说:“是啊,灵龟寺就像一位国色天香的少女,在洣水岸边亭亭玉立,面对万顷田园,迎送舟楫,注视着日出日落,给劳作的人们送去晨钟暮鼓。用满山的绿树把大部分脸庞遮掩起来,只留出一小部分给人们无限的遐想。这正应了古诗中的一句:犹抱琵琶半遮面!我们慢慢地走上去吧。”

他们拾级而上,贪婪地观赏四周的景色,来到灵龟寺前,背对千年古刹,面对滔滔洣水,赵青凤一时高兴,随口吟道:“灵龟寺啊,你仰借灵龟峰为屏障,借洣、浟二水和白茅洲做铺垫,借叶叶渔舟、纤纤水鸟增添动态美感,你简直就是神仙福地!”

楚云霄随口接道:“青凤,你听,这江水的浪声,林中的涛声,就像一支人生的赞歌,唱响了生命的无限!那天、那云、那景、那树,无不流溢着生命的美好,让人感受到生活的温馨和甜美!”

赵青凤从心底发出感叹:“看山下,滚滚洣水似一条飘带自南飘逸而下,浩浩浟河如下凡的仙女长袖拂于峰麓。阳光映在洣水上,像是撒下万点碎金,给白茅洲的田园阡陌、给洣水上的点点风帆、给灵龟峰上的一草一木都抹上了一层薄薄的玫瑰色彩,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这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楚云霄满脸悲愤地说:“看竹影婆娑,田园锦绣,还有那河水的恬静,大山的豪放,树木的葱茏,山崖的刚烈,那无处不在的旖旎风光,本来应该是一片美好,一片和谐。可是,我听说北边满洲鞑子的大军在践踏我们的河山,肆意毁灭美好,让她变得百孔千疮。”

赵青凤紧紧地依偎楚云霄,跺脚道:“云霄哥哥,不要败人家的兴嘛,这么好的景色,难道你就不会被陶醉?在我们县,流传着一副对联,上联是:灵龟峰,峰丄生枫,风吹枫动峰不动。你能不能对上下联?”

楚云霄摇摇头:“我没读多少书,对联更是不行,那下联怎么说?”

赵青凤用手轻轻地拉住他的手,悄声道:“傻瓜,这个你都不知道,告诉你,下联是:白茅洲,洲畔行舟,水推舟行洲不行。”

楚云霄被她拉住手,感到她的小手柔若无骨,凉凉的、腻滑的,想从她的拉扯中挣脱出来,可是又感到勇气不足,只好任由她握着。闻言调皮地说:“我也能对个下联:赵青凤刮风不飞。”

赵青凤高兴得跳起来,赞许地说:“云霄哥哥,想不到你还蛮有文才的啊,小妹真是佩服死了。”在她的心中,早就把楚云霄当做自己的心上人,从楚云霄帮赶跑野小子起,她就芳心暗许。在他面前,她看到的是一张刚毅的面孔,是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而她心目中的男子,正是这样的人,既有英俊的外表,又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从此,她就有了跟他见面的冲动。

楚云霄背向赵青凤林间树叶缝隙洒进的阳光倾泻了他一身,似镀了一曾金黄的朦胧。如同一座神像般。脸上是温暖的笑意,上扬的嘴角勾画着优雅骄傲的曲线情不自禁冲上去紧紧搂住他冷不防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上一篇:湾田古银杏
下一篇:情定酒仙湖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