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札记

少年读书记

时间:2014-08-21 14:39:22   作者:点沧海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7236   评论:0

这寻思下笔时,突然感觉不知从何说起,从现在农村孩子们的备受优待,只要说是学习的,父母马上就去照办(心里还美不颠颠儿的,暗里寻思,孩子知道学习哩,该支持呀!),不管是要买字典、作文选还是写字专用桌椅,哪怕就是村上谁家孩子新买一双轮滑鞋的,别的家长也要赶紧备齐。

更有甚者,为了不使自己孩子和城里孩子有见识上的差距,每天晚上喝完汤(晚饭后),稍微年轻一点的父母都骑着电动车,带着孩子跑到十多里地外的镇上文化广场,看镇上人家晚饭后的集体娱乐:广场舞表演的,耍空竹的,孩子们轮滑的。

唉,写到这里,我都想?我能不能不说?想当年,我们那时节吗?这几个字儿一出口,就感觉我咋跟自己类似于十多年前曾经讨厌过的祖辈儿甚至父辈儿们经常挂在口头那句口头语:“我们那时候怎么怎么滴……你们不知道珍惜XXXX……,这情形,还简直活脱哩?

那还是从我们那时候为买一个新的一毛二分钱的田字格作业本,就要和脸色蜡黄,身形瘦削,挽着裤管儿、两腿黄泥、汲拉着破黄鞋头子的,打眼一看就是贫穷困窘、营养不良的父母辈儿们饶是哼唧半天费尽口舌也不得逞的、现在想起来仍旧愤愤不平的旧时节事件说起哩?

更何况三块五一本的《新华字典》和两块五一本的《小学生作文选》呢,简直,打一个不恰当比喻,商量那过程,咋简直就像在给父辈儿们“与虎谋皮”般的那样艰难哩,当然,结果还多是不成功的不说,还要被父辈儿们反过来借机呵斥教骂一番,什么:“就你那俩课本学好就行了,还买啥书哩?我们小时候,学还都上不起哩,你们现在有学上,不干活儿,还整天这要求,那要求哩,胡乱想啥哩?你要是再给我胡(乱)要求,就回来给老子放羊,或者哄你弟妹哩?老子某(没有)钱,等自己挣钱了再说花钱哩。人家好学生,啥不要,照样第一,我就是给你买一车书,你不学,该啥样还是啥样?”

于是,就算是五毛钱一盒的“白河桥”香烟盒子上,那寥寥几笔的白河大桥的描画和白河桥三字儿,就是我们很珍惜收藏的,初学识字儿,认字儿的劲头儿用一个词儿“如饥似渴,嗷嗷待哺不太合适,那就”如饥似渴“哩下扎(下本儿)劲,现在回想,当年要是有条件满足我们的求知欲,还说不定真是能出几个大家哩?

小学四年级时候我曾经在深夜看从同学那里借来不易的小说,点完了所有蜡烛后,被精彩内容吸引着、根本停不下来的我突发奇想,继续打着手电筒熬通宵,直到东方晓白,那应该是我生平第一次熬夜吧,不过感觉不错,还很神清气爽,因为读完了那本书。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如约还给同学了,不会因同学不借给我,我看不完不知道结果深深遗憾的难受劲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作为一个女孩子的我很不合格,人家都喜欢什么丢手绢,绣花针,毛线,反胶,踢毽子,抓石子儿,跳绳,我就喜欢旮旯缝道的找带字儿和带图案的破纸片、烟盒子,自己学认字儿,因为认字儿不多,看不了父亲在外辗转时候买来的一本《伤寒杂病论》。只是记得那本书上边很多字儿、植物和人体图画,急于破解那些神秘的密密麻麻的文字儿和图画,感觉每多认识一个新字儿,我都高兴坏了,感觉自己距离破解那本书距离近了一点。

不过,后来在我认完字儿,可以读那本书时候,那本书被粗心的母亲放在柜子角落,泛潮生虫还被老鼠咬碎了。为此,我到现在都深深遗憾的,也曾,被老师的毛笔字儿吸引,自己趴在窗前母亲的缝纫机上,照着学校发放的字帖临摹字儿,临不到两页,就被窗外硕大树叶的大杨树摇晃出了神儿,思绪就飘出去很远了,会对着阳光透过窗棱投射在缝纫机上的琉璃疏影,研究好半天,往往就是心血来潮、三天热度,马上就被新奇的事物把精力神勾到别处去了,为此,读了白头翁的故事后,内心还惶恐很长一段时间。唯恐自己真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白头翁”。

就算,那个年代,我们如此好学。可惜,我们同龄的很多人都在那年代里,敢情我们还没有出“笋”哩,就被懵懂的父母辈儿们那“闺女娃儿读书就是赔本生意儿”,“没有天份就是浪费钱,还不如攒起来给娃儿将来盖房娶媳妇儿的短见观念给生生掐把在“摇篮”里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好歹还从方方面面,例如我从读过高中的父亲和读过初中母亲,以及后来读了高中的小舅舅和读了大学的二舅舅哪里,多少获得了一些缺失的教育资源。

记忆中,我的英语启蒙很早的,早在学龄前,母亲为了安抚住住我,在她忙时候帮忙看妹妹,就在那堆了成堆的烟叶子以及后来入冬后成堆的花生堆的东头小屋里,我谨守和母亲的承诺(现在想来,我果然不一般啊,学龄前就很遵守承诺、说话算话了,用乡下人的话说就是有志气),换来了学前的英语启蒙教育,就这样,母亲坐在成堆的烟叶子里捡烟叶,我在一旁哄着妹妹玩耍,不打扰母亲的活计,母亲一边捡着烟叶,一边口里发出我听着新奇的“A-B-C-D-E-F-J,H-I-J-K的口音里,传授给我这些,很快,我就记住了,可惜母亲只记得这么多了,这直接导致我后来读了初中才接触英语学习26个字母时候的”卡壳“事件,,每次背到这里,一准卡壳,在我的记忆哩,只有这“A-B-C-D-E-F-J,H-I-J-K11个字母呀,为此我还质疑老师了很长时间,为攻克此“卡壳”事件,我平白多吃了很多折返折返的苦头。

但最终,学习“字母”事件,因为母亲的健忘不得不终止。倍感哄妹妹的煎熬和无聊的我很快就在屋里坐不住了,眼巴眼巴想窜出去,母亲就又开始教我背人称英语(那80年代,母亲初中才受教的英语人称儿歌,现在在我孩子的玩具里到处充斥),我清晰记得是这样念的:我是爱(I,你是(YOU),来是(COME),去是(GO),(FATHER),(MOTHER),哥哥弟弟(BROTHER),姐姐妹妹(SISITER),然后,很接地气、很有生活经验的母亲教给我最后一个单词儿“tractor---拖拉机,还卖弄学问的教育我要这样很好掌握了“拼写:‘T-R-A-C-T-O-R’”这门技能,才能很好长时间记住单词儿,可惜,不管是人称还是单词儿,母亲的知识很快被我学到完了。这就算是我学前教育的启蒙吧,还很洋气吧,不是以“1.2.3..”和“a.o.e……”为开头的传统教育,那层次高啊,直接就上升到当时还很稀有的英文了。

父亲对我的教育影响,最深刻的应该就是每学期开学时候,通知书上那句“望老师对该生高标准、严要求”的简洁评语了,但是笔迹苍劲、潦草。这一笔迹很是震慑我很久,以后,我习字儿的标准直接跨过母亲,上升到“父亲水平”的高度了,当时,记得母亲的字儿也很工整干净,不过越来越觉得母亲的字儿只是小学生水平,虽工整干净,但很稚嫩的笔画。

每天晚上,我坐在父母亲的床头,拔察(够不到)着趴到既是床头桌子,又是电视柜的高腿柜子上写作业时候,都要被母亲批评我写字潦草的,时间长了,我就不服气,就就嘲笑母亲“小学生笔迹”,赶上在一旁看新闻联播的父亲偶尔心情好时候,也会搀和到我们母女的争执中,提起母亲初一就读了三个还没有升级的旧事儿,然后,母亲哈哈大笑,笑出眼泪来,一边不忘反击父亲:“你试试一个礼拜上两节课,剩下的在家磨面、做饭、收拾家务,要不是家务活儿耽搁,我早就升级了,别说高中,大学不推荐的话,保不齐我也考上了,那都像你,有条件吃喝有学上,不过,你父母不开明,不支持,你就是读了高中,不还得和我一样下来种地。”,父亲不再言语,带着满脸落寞的笑,调头专注自己的电视里去了。

再后来,就是读了大学的舅舅对我的影响了,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路遥那本一共两册的《平凡的世界》了。那是小舅暑假期间从学校图书馆借来带回家里来的,我和二妹一起被放假的小舅接到姥爷家里过暑假。

每天日上三竿时,小舅才起床,拿着洗漱用品到溪涧里的泉水眼洗漱去了,初到新地儿,内心新奇的我和二妹,早就在溪涧跑了几个来回了。此时,我们就这样亦步亦趋跟在小舅的身后,他去溪涧洗漱,我和二妹就坐在他对面的大圆石上,小舅洗漱完,早饭也不吃,给我和二妹布置完作业,自己就去访亲拜友了。

暑假里的一个半月时间,前一个月的时间都是小舅访亲拜友的时间,说是访亲拜友,其实就是四处找亲戚朋友们东家西家借钱筹备下学期学费、生活费,那个时候的我心里就很心疼小舅的这种奔波,姥爷已经去世,家里的顶梁柱变成还未成家的三舅,其他阿姨舅舅早就成家,也是一堆孩子自己家庭的养活,根本不能资助小舅,下午回来,小舅就和姥姥上山割山药、晒干、一车一车拉到镇上去卖,当时就在想,如果我也有小舅这种坚持和恒力,还有什么是不能办成的呢?

姥姥和小舅去上山事后,对我和二妹这两个山外来客就待在家里,和表姐妹一起玩耍,偶尔一次机会,在小舅屋里发现了两本还未折页的书本,这就是《平凡的世界》,于是,每次小舅外出或者上山割山药,我和二妹就一人拿一本儿,坐在溪涧鬼柳树掩映下的大圆石上,听着圆石下匆匆流过的溪流,沉醉在书中的情节中去,给我最深的印象该是开篇中描写学校开饭时那片段,印象深刻,在当时,我就仿佛置身其中,好像也看到了小舅在校时候的模样,后来在我求学遭遇波折时候,小舅就教育我说,年轻时候吃点苦那都不算是什么,一定要拼搏,老了才能有所得。于是他说起自己的求学时代,大学期间,几乎没有吃过荤菜,哪怕就是几毛钱一份荤菜。

眼看假期就要过去,三舅给我们从山上打来了牧虎梨和山葡萄,姥姥把她每天早上拾得的山蘑菇给我们装上,小舅舅带着我和二妹就要返回了,我却念念不舍小舅行李包内的两本书,一念之差,我在收拾行李时,把那两本书放进自己的背包里,很多年后,当我鼓起勇气告诉小舅这件事儿时候,小舅愣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是你拿的啊,我当时开学时候好找,最后还不得不去学校赔了钱,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呢,很是清苦了一段时间,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好好读了,那就值得了。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怀念那个书源匮乏的年代,我的那种爱读书近乎痴迷的状态…….

 

 

 


标签:从何说起  电动车  广场舞  轮滑鞋  作文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