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长篇小说《黑铁匠》6

时间:2014-09-05 10:11:48   作者:水葫芦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749   评论:0

黑铁匠

文/水葫芦

(六)

 

     吉秀文真的从社办厂领到了工资。

     可是,刚刚领了几个月,就被人告到了县委。县委立刻派人来史家岗公社调查了解情况。

     调查组组长任继海,曾经和李书记在组织部共过事。他虽然知道李书记是正派人,但调查工作还得认真细致地进行。任继海和李书记是同龄人,参加工作快三十年了。前几年,他也是公社书记哩!那时候,他所在的李家庄公社,比史家岗公社还要偏僻还要落后哩!所以,他深知李书记工作的辛苦与不易。在这些贫困的公社,想干出点儿名堂来,正是难上加难啊!

     任继海从公社回到县委后,当了个办公室主任。按照级别来讲,属于平调,但他依然很高兴,觉得自己算是脱离苦海了!现在的他,天天可以回到家里,和老婆孩子团聚了。而眼前的老伙计,头发花白,皮肤黝黑!还是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看着李书记,任继海不免鼻子一阵酸楚,眼睛就湿润了。两人握着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李书记说:“也不能好好招待你了,有道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公事公办哇!”

      任继海点点头,跟李书记告别后,就领着他的调查组工作去了。他们先走访了公社锻造厂,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又把几个相关人员叫到了公社的会议室,进行了个别谈话。经过详细调查取证后,任继海觉得李书记聘请吉秀文搞销售,确实是工作的需要。这一点儿,公社锻造厂厂长周如成已经写了详细书面材料。调查组成员一致认为,李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既不是任人唯亲,也没有从中渔利,更不存在徇私枉法的行为。充其量可以算是过多插手干预了社办厂的日常事务!这算不算独断专行,家长制作风?任继海和他的组员们也拿不准。他们只是写好材料后,回到了县委。

     县委范书记听了任继海的汇报,看了相关材料后,只是笑了笑,然后在材料的封面上写了几个字,就把材料还给了任继海,对他说:“你把这些材料都交给杨副书记,让他处理吧。哈哈,辛苦你们了,这件事儿呢,你们的工作就算结束了!”任继海知道杨副书记分管党务、纪检,也觉得交给他很合适。

     几天后,李书记接到了杨副书记的电话,据他说是挨了批评。

     不久,社办厂周如成厂长亲自来十八顷,找到了吉秀文,说是从下个月就停发他的工资了。

     吉秀文笑着说:“你看看,给你们惹麻烦了?”

     周如成说:“哎,没办法。不过,厂子里的事儿,还得你帮忙哩!”

     其实,吉秀文为人也有豪爽仗义的时候,才不在乎那几个工资哩!所以,他拉周如成坐下,给他递上一支烟。一边儿点烟一边儿说:“快晌午了,今儿咱俩喝个痛快。”周如成也不客气,就点头同意了。吉秀文很高兴,马上吆喝赵靓女,让她炒几个菜,两人就喝了起来!赵靓女是岚县人,菜吵得不怎么样。花生米都炒过头了,吃到嘴里一股子焦糊味儿!吉秀文心里有些嫌弃,嘴上却说:“我老婆什么都好,就是做饭不合咱口味儿。”周如成也很会说话:“一个地方一种吃法,人家能这样就不错了。”吉秀文听了,很高兴。和周厂长碰一下杯子,大半杯酒一饮而尽。

      此后,虽然不领工资了,吉秀文照样还跟周厂长来往密切,照样给他们推销法兰,而且合作得很好。

     

      媒婆子杜引歌跑断了郭铜柱家的家门儿,还是没有促成燕子的婚事。

      其实,燕子对张梅子的哥哥还是有好感的,只是接触几次后,发现好感和喜欢还是两码事儿。燕子发现,她对张梅子的哥哥张锁文,只是从面貌上勉强接受了,或者只是不反感而已。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无话可说。当张锁文主动靠近她,朝她伸过手来的那一刻,燕子本能的反应是立刻躲开。燕子的这种反应,让张锁文十分地尴尬。张锁文也属于内向的性格,于是,他的脸立刻就红到了脖子根儿。燕子呢,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赶紧向人家道歉。可道歉有什么用呢?张锁文还是很聪明的,他觉得两人根本不合适,就让杜引歌传话,中止了彼此的接触。

       换亲的事儿,也就结束了。

 

       不过,有点儿迷信的郭铜柱,认为什么事情都有定数。婚姻更是如此!否则,为何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哩?所以,尽管儿女们的婚事还是没有着落,郭铜柱还是能够沉得住气。他觉得那只是时辰未到而已!

       吉秀文和赵靓女回了趟岚县,收获还是挺大的。

       他们夫妻俩宁是领了一个姑娘回来,而且直接领到了郭铜柱家。简直就是喜从天降,郭铜柱夫妇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夫妇俩怕二小子下班后不回来,赶紧借来吉秀文的飞鸽自行车,让三子俊锋骑车进城叫去。俊锋骑车技术还是不错的,崭新的自行车,更是让他如虎添翼。当俊才、俊锋兄弟俩进门的时候,天还亮着哩。

       俊才一进门儿,就看见了坐在炕沿边儿的小姑娘。

       他觉得这个姑娘顶多十六七岁,心里就有些反感!奶毛未退就大老远地来找对象?也不知道着急甚哩!他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就表现出不悦的神色。站在门口,低着头,不说话。

       赵靓女急了,指了指女孩子,对俊才说:“她叫香香,是我家远房亲戚哩!”

       郭俊才没抬头,也没说话。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

       周来凤急了,微笑着解释说:“我家二子就这样,是个没嘴的葫芦哩!”

       郭铜柱看看儿子,使劲儿斜了他一眼。然后不无揶揄地说道:“哎,人常说‘好马出在腿儿好汉出在嘴儿’,闷葫芦一个,不吃亏才怪哩!”

       郭俊才听了父亲的话,脖子一梗,一脸的反感,就差拂袖而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三个儿子中,二子俊才总是和父亲合不来!这让郭铜柱也无可奈何!他曾多次试图改变这种状况,可常常是弄巧成拙。郭铜柱也暗地里对自己说:“当大人的,一碗水要端平哩!”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端不平!或者是已经很平了,人家还觉得不平哩!

       郭铜柱发现自己的话,没有起到好的作用,恨不能立刻收回来。他坐在躺柜前那把椅子上,只顾自个儿抽烟。

       周来凤确实比谁都着急。他生怕人家姑娘看出二子的表情来,赶紧走过来,悄悄拉了二子俊才一下,然后走出屋子。她径自走到院子的西北角,在她看来,这里僻静一些,也能躲开屋里人的视线。周来凤感觉到,二子就跟在她后面。

       “愿意咱就说愿意,咋不啃声哩?”周来凤对二子俊才说。

       “要是不愿意哩?”俊才问。

       “这姑娘要模样儿有模样儿,配不上你?”周来凤狠狠地说。

       “那是你说的,我看见黄毛丫头一个!”俊才怯怯地说。

        周来凤说:“小点儿咋啦?女大十八变哩!”她看看儿子,说话的语气温柔了一些。

        但是,这点儿温柔,还是化解不了俊才的执拗。

       “反正,我是不愿意。”

       “二哥要是不愿意,我觉得不错哩!”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子俊锋悄悄过来了。估计听他们说话好一会儿了,才来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让周来凤和俊才不禁大吃一惊!天渐渐黑下来了,屋子里已经开了灯,借着窗户里散射出来的余光,周来凤跟三子静静地对望着,好一会儿。然后,周来凤慢慢朝着三子俊锋走过来。不知道周来凤看没看见,当时的俊锋,是微笑着的,而且,好像在迎接她一样。可是,走过来的周来凤,突然伸手,朝俊锋微笑着的的脸上抽了两记响亮的耳光!黑暗中,看不见俊锋脸上的印记,却听得见脆响的声音。周来凤从来没有对儿女们下过这样的狠手,这绝对是第一次!俊才觉得,刚才的母亲,显然就是一只母老虎!

        这只母老虎,把他也吓坏了!可是,就在他惊魂未定的时候,看见母亲突然要倒下去的样子,俊才赶紧跑上去,将母亲扶住。俊锋依然捂着脸,沉浸在惊恐和痛苦中。

       “这就是我养的儿子呀!呵呵呵,畜牲!”周来凤哭诉着,又像是自言自语。

       “娘,婚姻自由,俊锋愿意,也是他的自由哩!”俊才解释道。

       “屁!我非得告诉你爹,打断他的腿!”周来凤恶狠狠地说。这时,屋子里床来喊声,是赵靓女在呼喊周来凤哩!周来凤答应一声,抹抹眼睛,然后向屋子走去。

        俊才和俊锋依然站在那里,俊才问弟弟说:“三儿,你真的喜欢这个丫头?”

        俊锋把捂着脸的手放下来,看看二哥,然后点点头。

        俊才说:“咱娘是老脑筋了,不要怪她。你只要喜欢她,就大胆地告诉人家,二哥支持你。”

        俊锋听了后,再次点头,脸上又挂上了微笑。

 

        不知道周来凤是咋跟赵靓女说的,反正,那个小姑娘住了几天后,要回去了。

        临走那天,俊锋谎称去蒋村买钻头,悄悄把小姑娘送到了车站。一路上,小姑娘不坐自行车,宁是让俊锋推着车子,跟她一起走。两人嘀嘀咕咕地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走了十三里,来到了蒋村车站。车站上,俊锋还给小姑娘买了果子和瓜子之类的小东西,装在塑料袋里递给了小姑娘。小姑娘上车后,趴在窗户里跟俊峰说:“你先回去吧,我会给你写信的。”俊锋望着她,心里很难受的感觉。

        后来,俊锋还真的收到了小姑娘的来信哩!当邮递员把信件送到大队部的时候,总有人给他捎过来。有一回是村支书孙天明捎给他的,一边儿递过信来一边儿问道:“三儿,岚县还有你的同学哩?”俊锋胡乱地应了一声,敷衍过去了。俊锋发现信封上的字体,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女孩子的笔迹。值得庆幸的是,孙天明没有发现!俊锋收到第九封信以后,却没有第十封了!那个老邮递员,被他问烦了,就这样回答他说:“是搞对象?那你干脆去一趟哇,俗话说得好,宁叫碰了,别叫误了!唵?”一句话点醒了懵懂人!俊峰还真的打算去趟岚县哩!

       他把这想法告诉赵靓女以后,赵靓女说:“年底我想回去看看哩!咱们一起去!”

       时间过得很快的,俊锋却觉得很慢。他每天去铁匠炉,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郭铜柱早就看出来了。郭铜柱知道儿子的工作,天天可是在摆弄车床、钻床哩!像这样无精打采的样子,他怕儿子出问题。

       这天,他看见儿子刚刚吃过早饭就出去了,就跟在后面进了厂子里。他决定跟儿子谈谈心。

      “三儿,爹看见你好像有心事哩?”郭铜柱开门见山。

      “哈,有甚心事哩?就是有点儿累!”俊锋搪塞。

      “不用瞒你爹了,不就是那个丫头不给你写信了么?不写就不写了么!”郭铜柱觉得跟三儿子关系不错,说话就肆无忌惮。

      “嗨,我说老爹,你成克格勃了?咋偷窥人家隐私哩?”俊锋很反感地说。 

      “你那也算隐私?哈哈,公开的秘密了!铁匠炉的人都知道!”郭铜柱干脆把一切都抖露了出来。

       俊锋想,或许真是这样哩!哎,那就干脆实话实说哇!于是,他告诉父亲说:“爹,既然你全都知道了,那你就给我出个主意哇。”郭铜柱觉得自己的话起作用了,显得特别高兴,很大方地对儿子说:“三儿,你先告诉爹,现在咋样了?”俊峰说:“好长时间没有来信了?最后一封信说,她的一个亲戚打算在太原给她找一份工作。可是后来就没有音讯了!”郭铜柱听了,沉吟半晌,也没了主意。

       俊锋说:“爹,我年底想去岚县看看她。”

       郭铜柱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就摇摇头。他不时舍不得钱,他是怕儿子单独去了,惹是生非。所以,半天没说话。

      “爹,你可要支持我啊!”俊锋急着恳求说。

       郭铜柱思谋半天后,对儿子说:“还是爹跟你一起去哇。”又说:“等秀文回来了,咱们再商量这件事情。爹告诉你,你可要注意哩,天天摆弄的是机器,可得操心哩!唵!”

       俊锋高兴地脆声答应道:“哎。爹,我知道哩!”

       这年腊月里,铁匠炉停工后,吉秀文一家三口,还真的陪伴着郭铜柱和三儿子俊锋,去了一趟岚县。

 

(未完待续)

 


标签:了解情况  办公室  水葫芦  同龄人  调查组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