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篇海奖 > 入围

【参赛】游神

时间:2014-09-07 18:51:47   作者:为梦想写下去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066   评论:0

游神

文/冼田养 


【年初六】

 

快乐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不是吗?比如,人们逢年过节的时候,特别是乡村里热闹的春节。柳敏在电话中对她城市里的朋友说:“乡村的春节,过得比城里的要快。”出生在大城市的她,舟车劳顿跟着男朋友向阳,来到马隆村过春节已经有五天了。这是她第一次在乡村里过春节,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鲜的。

年初六了,马隆村的年味,并没有消退,鞭炮声依然陆续响彻整个乡村。她在期待着,马隆村年初八开始的庆春风俗活动——“游神”。

她曾经问过向阳,“游神“是怎样的风俗活动。向阳曾经回答过她,“游神”是一场盛大的演出,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够感受到它的魅力。

她想,“马隆村的‘游神’风俗活动,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呢?为什么向阳为了参加这风俗活动,而愿意放弃了春节期间,在城里每日可以挣几百元的生意呢?”

她已经在马隆村度过了五天。马隆村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十联海岛的中央,是一个有着四千多人的大村庄。十联岛是一个比较朴素的海岛,岛上住着七八万人,主要靠着渔业和农业为生。它距离大陆有几海里远,交通不便,没有工厂。

在这五天里,柳敏逐渐认识了向阳在村里的童年伙伴,比如:文阳,亚雄,小夏,小丽等。

柳敏在她的微博里写到:“第一次在乡村过春节,一切都是新鲜的。浓浓的年味,朴素的村民,自由的行走……村里的春节,比城里的过得要快。”

也许,她说对了一半。乡村与城市,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平时,城市人过的是一种快生活,春节的时候,却往往慢了下来;而乡村人过的是一种慢生活,春节的时候,却往往快了起来。但是,在城里,人们过完“春节黄金周”之后,就要上班了,春节也基本上要结束了;而在乡村,“春节黄金周”之后,春节并没有急着结束,而是高潮迭起。一般乡村的春节直到元宵节之后,才依依不舍地落下帷幕。

    ……

年初六了。往年几乎都是在这个时候,马隆村的“游神”就开始了。但是,今年村里的拜神首领(相当于巫师)圣华老人,在年初五的时候,得到了“神”的旨意——今年的“游神”要到年初八才能开始。

新官上任的义腾村长,就借此机会聚集了全村十八岁以上的村民在祠堂开会,商量今年的“游神”怎样进行。

义腾是一位土生土长的马隆村人,他毕业于省城著名的大学,年轻有为。从小,他就梦想有一天能够当上马隆村的村长,能够为马隆村做出贡献,大力发展马隆村。为了这个梦想,他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在省城的好工作,毅然回到村里竞选村长。经过两次竞选的失败,几年的苦苦等待,去年他终于圆梦,成功当选了马隆村的村长。

在这次有关“游神”的会议上,义腾村长提出了要改革这风俗活动。他说,改革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以前的“游神”,封建迷信的色彩太浓,而且“游神”的方式也过于死板……上一任的村长望富,听到“游神”准备要改革,他马上弹了起来,气汹汹地说了一声,“我反对改革”。

 随后,圣华老人和村内大部分的老人也开始纷纷表达了反对“游神”改革的意见。

反对改革的原因也有很多,比如:“游神”这风俗活动是祖先几百年前留下来的,不是说改就能随便改的;我们应该是要尽力保护“游神”的原样,而不是要对它进行改革……

义腾村长见反对的村民有不少。于是,他决定投票表决——“游神”该不该改革。

经过十几分钟的投票表决,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刚好有一半村民支持改革,一半村民反对改革。

这样的结果,怎么办呢?义腾村长思考了几分钟,最后在会议上宣布,“年初九的黄昏,全村十八岁以上的村民再来此地开一次会,投票表决——‘游神’该不该改革。”

望富在会议结束后,悄悄地告诉了支持他的村民,“我绝对不会让义腾这个小子轻易改革‘游神’的!”

义腾虽然在村长竞选中胜出,但是年轻的他想要得到全村人的支持,还是比较困难的。毕竟,村长竞选是险胜。

老一辈的村民,对义腾在竞选村长中提出的治村理论,半信半疑。

 

【年初七】

 

“大家人庆节快乐哈,明天马隆村的‘游神’就要隆重上演啦,这是我到农村过春节期待已久的一件事。诚心希望明天,我能有一个难忘的经历。我在马隆村,我的男朋友家吃着我从来都没有吃过的‘七样羹’。有芥菜、厚合、芹菜、蒜、春菜、韭菜、芥蓝,这七样菜加米粉做成羹食用哦,很独特的吃法,这是我很喜欢的早餐。马隆村的年味真重呀!”柳敏在她的微博中这样写着。

年初七的马隆村,到处都飘散着年味。义腾为了明天的“游神”,他带领着村民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望富坐在村口的石凳上抽着旱烟,自言自语地说:“我该如何让义腾丢脸,让他失信于民,让他支持率下降,阻止他进行‘游神’改革呢?”

一会儿,他在石凳上弹了起来。“有啦,哈哈……这次,我看你义腾还有什么办法来应对我的计策。”说完这句,他吐出的烟,露出了奸诈的笑。

柳敏跟着向阳,文阳,亚雄,小夏,小丽,一行六个人在村里闲逛。这是柳敏来到马隆村的第一次村里闲逛。不一会儿,他们一行来到了文阳的家。

文阳的家比较贫穷,除了有一台旧式彩色电视外,找不到值钱的东西了。

他的父母为了他能够上大学,已经把一些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甚至还把家里的老水牛也卖了。他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放弃了读本科,而选择了学费和学年更少的专科。

文阳和他的父母都是个热情好客的人。知道他们要来访,文阳的母亲早早就为他们准备了少有的丰盛大餐。

当柳敏走进文阳的家时,她脸上写满了惊讶。看起来很简陋的客厅,饭桌上竟然摆满了饭菜,还有很多她平时很少看到的海鲜。一进门,文阳的母亲就分别给了她和其他四人一封五十元的利是。

饭后,柳敏看着简陋的客厅和茅草盖的厨房,有些激动,也有些心酸,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后来,她悄悄地给了文阳的小妹妹一封两百元的利是。

她在空间日志里写到:“我在马隆村的一户人家吃饭,收获了感动。文阳家虽然比较贫穷,但还是很热情地招待了来访的客人。这里没有城市里的势利,也没有城区里的冷漠;有的是乡村人的热情和朴实……”

告别文阳家后,他们一行六人路过了马隆村小学,就在操场上坐了下来。他们对柳敏说起了他们的小学生活。

向阳说:“我们告别小学已经有九年多了。曾经的小学生活,让我很难忘。那个时候,虽然我贫穷,但是自由快乐。放学后,我们就在操场上踢足球,直到阳光收走人间的最后一道光线……”

文阳说:“曾经的小学生活,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放假时,我们就在村边的树林里耙柴,捉迷藏……”

小丽说:“我十分怀念与你们在一起的小时候。那个时候,村里虽然没有网吧,没有游戏机室,没有手机上网,但是我们有树林,有足球,有海滩作伴。那个时候,村里的孩子脸上都写满了朴实,纯真……”

小夏说:“哎,现在村里的小孩子,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越来越像城市里的孩子了。小小的年纪就有了手机,学会了上网,脸上写满的是迷茫……”

亚雄说:“如果没有村里的‘游神’和我们曾经的感情,我想你们在年初五的时候就远离了马隆村,到城市里享受啦!哪像我,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去过省城。整年都要呆在村里,为了几亩虾池,早起晚睡。都恨当年没有好好读书……”

柳敏听完他们的话后,开始抱怨起自己的小学生活。“亚雄哥呀,其实城市里的生活,并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他们在城市里,也要付出很多,并且要面临各方面的压力。在城市里,我从小就向往自由。小时候,我的生活早就被父母安排好了,根本没有空余的时间。独生女的我,好想有个姐姐陪我玩。我认为,还是你们的小时候好一些,有一群同龄人在一起玩,生活既自由,又快乐……”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声声叫着夏天,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突然间,小丽的手机响起了《童年》这首歌的来电铃声。

“这是我的妈妈打来的电话,她已经着手为我们准备晚餐了。”放下手机的小丽,有些激动地说。

“阿姨就是好,从小就把我们当作自己家的孩子了。每次到你家,总少不了吃的……”向阳带着感激的语气对小丽说。

“那当然,我的妈妈真的很好,很好。就是有些唠叨,哈哈……你们跟着我走,来我家吃晚饭……”小丽盛情地说着。

“好,好,好,走,走……”众人回应着小丽的邀请。

夕阳渐西斜,彩霞飘天际。年初七的黄昏来了,年初八的“游神”还远吗?

 

【年初八】

 

沉睡的马隆村,突然被三声炮响惊醒了。这是“游神”仪式进入最后两个小时倒计时的炮声。早上八点,朝阳缓缓地流进村里,昨夜里的寒气已烟飞灰灭了,这让人有一种进入了初夏的错觉。

一个小时后,向阳,柳敏,文阳,亚雄,小夏,小丽,这个六人结伴赶到了马隆村的庙宇广场。这是举行“游神”开始仪式的地方,广场上挤满了人。除了读高三的学生要补课外,村庄里的老少基本上都赶来参加了。

老人们围绕着村里几百年来供奉的三尊木雕神像朝拜;青年人就忙着把“游神”的古木轿清洗干净,然后接“神” 入轿;小孩子就拿着零食静静地站着看,十分好奇大人们的举动,耐心地等待着“游神”的开始。

十点整,义腾村长一声令下,马隆村的“游神”仪式开始了。首先是圣华老人用村里几百年传下来的求神语进行“请神”。

“朝繁日盛,三较天真。已经贡献真香虔诚,请奉请香奉拜请,请到庙主,直观感悟。庙天安皇,人恩大帝,掌管人间各位众神。在癸巳年年初八盛驾出游,临门礼收檀香,庆贺春宵……千里眼车马元帅,顺风耳元帅,救仔将军定元帅,五显灵通,高粱稻谷酿酒,诚心上奉。已经贡献真香虔诚,请奉请香奉拜请,请神主保佑全村,人生平安。先保人丁,后保财畜。初一十五庙前神将,初二十六后排神将,庙前庙后,庙左庙右神将,掌管人间各位众神,掌轻朝架繁盛,三圣打开领悟,打开圣音两令,开为动鉴。圣令一时不到,香烟酒报,圣令二时不到,公堂跪报。人以膝头为礼,薄薄为情。在天者腾云驾雾,在地下者快马摇鞭。以茶为礼,以酒为情,人有通天之敬,茶有限敬之称。茶与茶,茶似深山恰是雅,正二月正开花,朝朝云雾来遮盖。酒以中间,八字分开,斟多减少,轮去又轮来。九江初寒,请各位神主保佑全村人生平安,先保人丁,后保财畜。保佑全村家家户户,做生意的一本万利,开车的出入平安,种殖的大丰收,出海的捕鱼虾大获。儿孙满堂,后代聪明伶俐,日间好觉,夜里好眠,一觉睡到大天光。做人讲究正义,不自欺欺人。请掌管人间各位众神,打开圣令……”圣华老人用村民讲的方言背诵着他三十年前就会背的“请神”语。

“这个老人在念着什么,不会是咒语吧?”柳敏好奇地问向阳。

“不是咒语啦,是‘请神’语,马隆村的人都能听得懂。主要是为全村人祈福……”向阳悄悄地回答柳敏。

十几分钟的“请神”仪式后,鞭炮声和锣鼓声开始响彻整个村庄。随着三响小土炮声惊动了村边的黄狗,马隆村一年一度的“游神”正式开始了。老年人就敲着铜锣,敲着小鼓;青年人就抬着轿子,敲着大鼓;少年人就吹着嘀哒,舞着狮子……

文阳对柳敏说:“首日的‘游神’,我们叫它为‘摆宗台’。”

柳敏听后,怀着疑惑问:“什么是‘摆宗台’呀?”

向阳抢在文阳之前快速地说:“‘摆宗台’是十联岛比较传统的“游神”方式之一。每个有‘游神’风俗活动的村庄都有‘摆宗台’,但是不同的村庄会有不同的方式。马隆村的‘摆宗台’,就是游停结合。每游几条巷,就要停下来进行‘摆宗台’。停下来的地方,附近的十几户人家就会拿着拜神的供品来朝拜轿子里的神。供品有煮熟的鸡鸭,水果,糖果,饼干,红蜡烛,檀香,大串鞭炮等。在一起‘摆宗台’的人家,一般都是自己的亲属。”

五个小时过去了,“游神”已经游过了大半条村。突然间,却要被迫停了下来。因为装檀香的大“保炉”,有一个不见了。“摆宗台”必需要用三个大“保炉”来盛装村民供奉的檀香。其中有一个不见,“摆宗台”也无法继续进行了。

“到底是谁把大‘保炉’藏起来了?赶快把它拿出来,‘摆宗台’已经被迫停下来近一个小时了。你这样做,就是对神灵不敬,小心会受到惩罚的。赶快把它拿出来,争取神灵最大的宽恕吧。村民们也会念在你是初犯,而不追究你的责任……”圣华老人既愤怒又焦急地对着村民们说。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好像每一个人都是嫌疑人,但又实在找不出哪一个是。

“是望富,最有可能是他。”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怨恨地说。

“造谣可是要坐牢的哇,你最好不要血口喷人。我一直跟着‘游神’的队伍敲着铜锣,有很多村民可以作证……”望富有些生气地回应了那位中年妇女的质疑。

“他的确有在场,应该不会是他做的。”义腾镇定自若地对村民说。

细心的游神女负责人贵芳说:“他有五分钟不在‘游神’的队伍里呀……”

“那时,我去厕所。亚雄替我敲了五分钟的铜锣,他可以作证。”望富用反驳地语言回应着贵芳的挑逗。

“你的确叫我替你敲了五分钟的铜锣,但你是不是真的去了厕所,那我就不知道了……”亚雄慢慢地对大家说。

“应该真的不是他,五分钟的时间,他不可能有时间把笨重的大‘保炉’藏起来……”义腾依然镇定地对村民说。

怎么办呢?还有3个多小时就要天黑了。如果还找不到大“保炉”,那“摆宗台”就要被迫取消了。

突然间,义腾村长想到了去年村西边和村中间的群众在“游神”线路上产生的分歧。于是,他骑着摩托快速地到达了村西——往年“摆宗台”结束的地方。

马隆村在去年建成了一条新的水泥公路。这条公路让村东边的群众到村西更加便捷了。因此,村西边的群众都认为今年的“游神”线路——游完村东边后,游村西边,最后再游村中间,这样比较节省时间。而村中间的村民认为,“游神”的线路是祖先几百年前留下来的惯例,不能随便更改的。

大“保炉”果然被摆在了村西——往年“摆宗台”结束的地方。这到底是谁做的?

村中间的群众马上想把大“保炉”搬回到暂停“摆宗台”的地方。而村西边的老人说:“大‘保炉’既然都放在这里了,又何必抬来抬去呢,这样会很不吉利的。”

村中间的人反驳说:“不吉利?你们这样是破坏“游神”的惯例呀,不行的,千万不能破坏惯例的……”

“惯例是死的,人是活的。不要那么固执啦……”村西边的青年大声地说。

望富大声地说:“什么固执呀?“游神”的惯例真的是不能随意改的,会得罪神灵的。”

“一言惊醒梦中人,各位不要争吵了,就请示神灵吧。让圣华前辈来请示神灵吧!”义腾无奈地说。

圣华请神指示的结果是——“游神”的惯例不能改,应该把大“保炉”搬回到暂停“摆宗台”的地方,然后开始继续“游神”。

村西边的群众说:“圣华前辈是村中间人,所以我们也请村西边的圣朱前辈来请示神灵。”

圣朱请神指示的结果是——“游神”的惯例应该改,先游完村西边,然后再游村中间。

“到底如何是好呀?请神指示的结果是一时一个样,很难抉择了吧?义腾村长呀,我看你怎么办?”望富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村不是还有一个‘请神’前辈吗?圣贤是村东边人,让他来‘请神’,比较公正。他请神指示的结果是怎样就怎样了……”

圣贤请神指示的结果是——“游神”的惯例不能改,应该把大“保炉”搬回到暂停“摆宗台”的地方,然后开始继续“游神”。

知道了“神灵”的指示后,村中间的青年马上把大“保炉”搬回到暂停“摆宗台”的地方。“摆宗台”终于能继续进行下去。

望富用藐视的眼神看了一眼义腾。心里想着:“义腾呀,义腾。你抉择事情的方法也不过如此,还大学生呢,我还以为你机敏过人呢。明天的投票,我会让你再一次尝尝我的厉害。你最好乖乖辞掉村长的职务,不然我会让你过得很惨的。哈哈,爽快,真爽快……”

“我觉得义腾村长的智商的确高出村民一大截,但是缺乏工作经验。”柳敏叹息地对向阳说。

“你说得不错,我们应该相信义腾村长的能力。明天的投票,我还是会支持义腾村长的‘游神’改革。在上一次的投票中,亚雄,小夏,小丽都把票投给了望富。希望这一次,你们都能把票投给了义腾。我也希望上一次投支持义腾的继续投他的票。”向阳对着柳敏,文阳,亚雄,小夏和小丽说。

 

【年初九】

 

折翼的晚霞在露天舞台的最后一次起舞,经不起恣意的燃烧和撩拨,年初九的黄昏渐渐地离开了。

马隆村的“游神”改革会议如期在村里的祠堂进行。会议上,义腾村长再一次重点提到了“游神”改革的好处。而望富则继续表述“游神”改革的弊端。

义腾村长说:“时代是发展的,我们应该与时俱进。我提出‘游神’要改革,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也权衡过它的利弊。第一,‘摆宗台’的游神路线,需要改革,因为这样可以节约不少的时间,符合国家的政策。第二,年十四我们村与外村来访的‘游神大聚会’,应该改为只需游村里的主要道路,而不需每一条巷都游。因为这样可以增加多十几条村的来访,增加‘游神大聚会’的规模。如果村里的每一条巷都游,那样会耗费很多时间,也有一些小村庄不愿意来访。第三,我们应该借‘游神大聚会’这个机会,邀请一些与我们村有矛盾的村庄来访。因为‘冤家宜解不宜结’。第四,元宵节的“游神”押村,不必要家家户户都燃放大量的烟花爆竹,不必要这样攀比财富。每户烧一小串烟花爆竹即可,这样既节约,又环保……”

“说得好,我支持‘游神’改革,我支持义腾村长。”在会议上一部分村民异口同声地说。

望富则激动地说:“第一,‘游神’线路是几百年来的惯例,不应该改变。第二,如果年十四我们村与外村来访的‘游神大聚会’只游村里的主要道路,不同于其他村的‘游神’方式,人家会认为我们村搞独立,来访的村庄可能更少。第三,元宵节的“游神”押村是村里一年一度的盛事,也是‘游神’即将结束的时候。家家户户就烧一些烟花爆竹以示庆祝元宵罢了,何必要限制呢?还说到了环保呢,这些烟花爆竹的污染比起市内的炼钢基地的污染,简直就是幼虾见鲨鱼了。非要改革‘游神’?你有本事直接取消‘游神’呀……”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环保,应该从小事做起。如果说要取消‘游神’,那我肯定反对。‘游神’是我们村庆贺春节最隆重的风俗活动。它的存在,有利于村民之间的交流,也有利于我们村的团结……如果没有了‘游神’,村民的春节就会变得很单调,赌博呀,拼酒呀,都有可能出现……” 望富读大学的儿子有力地说着。

“你这小子,手指咬出不咬入。你不出声,别人不会说你是哑巴。你真是一个‘反骨仔’,浪费我给你读大学的钱了。你想‘气死老窦找坟拜’了……”

“望富也说得有道理,我支持‘游神’不改革,我支持望富。”在会议上也有一部分村民这样异口同声地说。

真是一场矛与盾的对决呀!

“不用再说那么多了,等一下还要‘游夜神’呢!赶快投票决定吧,在神灵的注视下,请各位要真诚地投票……”圣华老人有些不耐烦地说。

“各位安静点,投票正式开始!”义腾有些底气不足地说。

“投票就投票,谁怕谁呀!你输定了……”望富胸有成竹地说。

十分钟在圣华老人快速地唱票下,匆匆的消逝了。还有三票,望富以两票领先。难道望富就要胜出了吗?

义腾的脸色顿时变了,额头冒出了冷汗。

望富迫不及待地对圣华老人说:“赶快把票唱完吧……”

“支持义腾,支持义腾,支持义腾。票已经全部唱完了,义腾村长以一票胜出。村里的‘游神’从明天起,正式改革。”圣华老人用判官式的语气说。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望富自言自语着,脸上写满了失望。

“我支持的义腾村长,终于在最后的投票表决中逆转成功。希望义腾村长继续发挥自己的才智,大力发展好马隆村。”向阳在他的微博上这样写着。

三声炮响后,锣鼓声又一次响起。这打破了村庄入夜后的宁静,马隆村的夜间‘游神’正式开始了……

 

【年初十】

 

“今天是马隆村本年度第一次出访外村‘游神’,要到访的村庄叫做蓝天村。听向阳说,蓝天村的‘游神大聚会’规模很大,一般都有二十多个村庄参加。蓝天村的老少还会在‘游神大聚会’上表演令人惊叹的‘穿令箭’。我十分期待着看‘穿令箭’的表演……”朝阳刚刚从海边醒来,柳敏就在她的空间说说上这样写着。

马隆村距离蓝天村有十余公里。“游神”的每乘轿都有几百斤重,又要赶时间,所以村长决定用两辆大卡车把木轿和要跟着出访的村民,直接载到蓝天村。

两辆大卡车在离蓝天村还有五公里的时候,都突然停了下来。司机慌张地对义腾说:“车坏了,怎么办?”

义腾马上跳下车来,吩咐卡车司机检查车的各个部位。

“怎么办?离蓝天村的‘游神大聚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不能迟到呀,蓝天村是我们重要的村外交。木轿要是卸下车,步行到蓝天村,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村长,我们如何是好呀……”华圣老人焦急地说。

义腾安慰村民说:“各位不用急,镇定点,我们会找到办法的。司机你检查一下卡车,看还有没有油?”

一辆卡车司机说:“我们昨晚还把车加满了油。就停在庙宇的旁边呀,不会被偷油了吧?谁敢那么大胆呀?”

另一辆卡车司机突然大声说:“怎么会这样呀,昨晚我们明明是把车加满了油呀,怎么就没有油了呢,连备用油都没有了。谁做的,那么可恶?”

义腾大声地说:“先不管是谁做的,我们现在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给卡车加足油。”

“这里又不靠近加油站,哪里有油加?”望富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义腾果断地说“不用着急,我们一起拦下摩托车车主,向他们借油。”

这招果然有用,义腾经过二十几分钟的借油,卡车被加足了油。

马隆村的“游神”队伍,终于赶在离蓝天村‘游神大聚会’开始之前到达了那里。

……

经过大半天的忙碌,马隆村的“游神”队伍,终于赶在月亮升起之前,回到了马隆村。

“蓝天村‘游神大聚会’的场面让人震撼。五六千人参加的盛会,锣鼓喧天, 鞭炮齐鸣,会旗招展,人山人海,祝福和欢乐从村头飘到了村尾。每个人都被现场喜庆的气氛感染了。我还看到了令人吃惊的‘穿令箭’表演。蓝天村的几十个少年把一支45斤重的大铁针从自己的嘴两傍穿过。有的少年还可以穿三支45斤重的大铁针。他们‘穿令箭’时,竟然没有不流血,这让从外地来观看盛会的人们目瞪口呆。现在我更加期待马隆村年十四有‘游飘色’的‘游神大聚会’了……”柳敏在她空间日志中这样写着。

“穿令箭” 是蓝天村‘游神大聚会’的一项绝技。令箭拔出,表演者的脸看不见洞口和流血的痕迹,令人惊叹!

表演出游前三天,先将令箭打磨清洗,然后恭恭敬敬地放入庙宇封令。取令要郑重其事。香烛拜祭,表演者要沐浴净身,有的还斋戒吃素三天,穿令箭出游,显示有神灵庇佑,平安保障,能逢凶化吉。每次表演,表演者就把一支45斤重的大铁针从自己的嘴两傍穿过。他们站在“神轿”上,跟随着“游神”队伍巡游。直到“游神”结束,“穿令箭”的表演才结束。

表演者只能是男性,从几岁、十几、二十九、三十几、至六十岁的男人都有表演“穿令箭”的。 神奇的是,他们“穿令箭”时不痛,不流血,“游神”完了时,他们把令箭拨出来,用些香灰擦在穿令箭的伤口上,伤口就立刻完好如初,和平常人一样了。

 

【年十四】

 

经过四天出访外村的‘游神大聚会’,马隆村终于迎来了在自己村举行的‘游神大聚会’。这四天来,马隆村的“游神”队伍已经出访了近二十个村庄。这些村庄的“游神”队伍也将会在马隆村的‘游神大聚会’上回访。

“令我期待已久的‘游飘色’表演,即将在马隆村的‘游神大聚会’里上演。今年马隆村对外邀请了三十多个村庄,将有一万多人来参加马隆村的‘游神大聚会’。这几天来,我每到一处观看‘游神大聚会’,都会有不同的感受……”柳敏在她的微博上这样写着。

朝阳刚刚从地平线上醒来,马隆村就人头涌涌了。十联岛的流动摊贩争先恐后地来到了马隆村。村口停满了自行车,摩托车和大卡车……拥挤的马隆村更加拥挤了。

义腾村长忙得不可开交,望富也跟着他招呼来访的村长。华圣老人也忙着和来访的“请神”老人交流。

与马隆村有矛盾的觅下村,新封村等村庄,都受邀请来参加这场盛会了。

“收到邀请函时,知道马隆村今年的‘游神大聚会’线路改革了,我村的‘游神’队伍就迫不及待地来了……”只有几百人的青霞村村长激动地对着其他来访的村长说。

“我村也是呀,如果马隆村的‘游神大聚会’线路没有改革,村里的很多人都不愿意到马隆村来‘游神’。以前的马隆村‘游神大聚会’的线路,大费时费力了……”来访的霞东村村长感慨地说。

十点整,马隆村的‘游神大聚会’正式开始了。首先出场的是马隆村的“游飘色”队伍。

“飘色”是集戏剧、杂技、美术为一体的综合舞台造型艺术,它合理运用了力学原理,用钢筋支撑演员,以华丽的服饰加以遮盖。“飘色”通常由一至几人装扮而成,一般由十一二岁少年担任,每台“飘色”一个内容。

除《西厢待月》、《哪叱闹海》、《八仙过海》等历史神话故事外,近年来,马隆村的“游飘色”增加了不少现代题材,比如:《为奥运喝彩》、《建设新农村》等。“游飘色”是马隆村‘游神大聚会’的主打表演节目。

    “游飘色”出场之后,跟着就是各村“游神”队伍的舞狮队,舞龙队,舞雄鹰队,锣鼓队,抬木神轿队,会旗队,手持矛器队,手拿盾牌队,学生仪仗队等。

马隆村‘游神大聚会’的队伍长达几千米,吸引了无数的观看者。

    ……

    热闹的马隆村在炊烟跟着黄昏远在他乡的时候,回归了往日的平静。吠了一天的黄狗,也静静地看着夕阳钻进地平线。

“有三十多个村庄来访马隆村的‘游神大聚会’,应该打破了村史“游神”规模的记录。义腾村长果然不负众望,顺利缓解了马隆村与觅下村的矛盾。‘游神’路线的改革,得到了众多村庄群众的支持。今天早上,我还十分担心望富会在这次‘游神大聚会’上出阴招,还好没事……”文阳有些激动地说。

向阳马上对文阳说:“望富这个人呀,今天没有出阴招,不代表明天不出。他和义腾村长的矛盾,到现在还没有和解呀。我对他还是有些担心。我怕他在明天的‘元宵庆贺’上搞破坏呀!”

 

【元宵节】

 

 “玉漏银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唐代诗人崔液创作的诗句,生动形象地描写了古代元宵节的热闹景象。

马隆村的庆贺元宵又有怎样的热闹呢?

马隆村的元宵节充满了传统的文化色彩。经过昨天盛大的‘游神大聚会’,一年一度的“游神”庆春风俗活动,已临近尾声。元宵节的最后一次“游神”,将会为庆贺春节的风俗活动画上句号。

当阳光收走最后一道光线时,燃烧着的晚霞也渐渐暗了下来。马隆村热闹的“庆贺元宵”风俗,将陆续拉开了序幕。

首先进行的是“偷青”风俗。晚上八点左右,“偷青”活动正式开始。参加这活动的村民上演了现实版的农场偷菜。

村里的青年男女们是可以自由狂欢的。他们以邻朋为伴,在月光下故意“偷”人家的青菜,来表达自己的癫狂,俗称“偷青”。

“偷”来的青却又有一定的规矩:一是不得携带进屋;二是不得存放过夜,需当晚野炊。篝火下,青年男女们欢聚畅谈,互表衷情,别有一番风味,许多姻缘由此而成。

“偷青”的另一风俗便是在“偷”青菜时一旦被人发现,将给对方带来来年好运。听着主人的骂声,偷者会特别开心,要是偷了以后听不着骂声,还觉得很不过瘾,无滋无味的。

小夏说:“我记得以前,这个习俗的人气很高的。十八岁那年的元宵,一轮满月慢慢地穿行在云层里,月色朦胧,树影婆娑。一群青少年踩着月色,鬼鬼祟祟来到一片青禾地里扯起一根根蒜苗或者掐摘豆尖,然后又乘着月色潜回家里,怕麻烦的直接放在炉火上烤熟吃掉,不怕麻烦的洗一洗放在锅里煮熟吃,就这样嘻嘻哈哈佐着偷来的青禾送走新年的最后一天。回忆真的很唯美呀……”

亚雄用惋惜的语气说:“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活动越来越少人参加了,因为多数乡亲都过上了不愁吃穿的日子。村里家景好的人家多了,过上了好日子的乡亲都认为好运气是偷不来的,要过好日子还需自己勤劳。即使偷也多是为了一种过程,不再看中结果了,偷者往往象征性地摘几根豆尖、蒜苗,以之延续一种传统风俗而已……”

接着进行的是“放烟花贺游神”风俗。晚上十点左右,全村人开始了“放烟花贺游神”狂欢。首先,华圣老人口中唱着他滚瓜烂熟的“请神”语,“在癸巳年年初八盛驾出游,临门礼收檀香,庆贺春宵……元月十五庆春完满,最后的‘游神’由东南游回了西北……”

十多分钟之后,“放烟花贺游神”正式开始。鞭炮与烟花开始盛放不停,但比往年的场面小了很多。月色醉人,锣鼓声依然能把村里所有的狗声全部引爆。

两个小时候后,“游神”队伍已经巡游过了村里的三分之二人家。突然间,华圣老人对着“游神”队伍大喊:“义腾村长不见了……”

“刚才他还在‘游神’队伍里抬着神轿呀,怎样就不见人了呢?啊,望富也不见了……”朱圣老人激动地对着“游神”队伍说。

……

“义腾呀,你这个坏小子,在城市里有好的工作不干,为什么要回村和我争做村长?当上了村长,也处处和我作对,一点面子也不给我。我咽不下去这口恶气,我今夜非要把你炸成重伤不可……”望富情绪有些失控地对着义腾说。他手里拿着一个很有威胁的烟花箱,一边不停地说,一边把义腾逼到了一条很小无人的巷子里。

“望富前辈,你冷静点,冷静一点,听我说。我回村做村长,就是想大力发展马隆村,用我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建设美丽马隆村,这也是我从小的梦想。我并没有处处与你作对,你冷静点,冷静一点……”义腾镇定若如地对望富说。

“建设美丽马隆村?放你的狗屁,我做村长,不会建设马隆村吗?你别说得那么伟大,去坐你的轮椅吧……”望富说着,就用火机把手上的烟花点燃了。

“小心点,这种烟花的燃引速度很快的。不想同归于尽的,你赶快走开一点……”义腾一边快速地抢过望富手中的烟花,一边大声地说。

“碰”!“碰”!“碰”!突然间,三颗特别亮的烟花,在马隆村的上空显得特别耀眼。

“小子,你没事吧?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完全可以让烟花炸伤我呀,你为什么要冒险抢我手中的烟花呀,你看你为此还摔伤了……”望富带着疑惑的语气对义腾说。

“我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我不想马隆村失去你,我也不想我的村民受伤。你治理村子的能力很强,在这方面我还要好好向你学习。望富前辈,我们之间存在着误会,我想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义腾边用手紧紧按住伤口,边平静地说。

“义腾,你这小子不愧是一个村长,很大度。我望富惭愧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现在明白了你为什么能当上村长了。这几天来,我处处刁难你,而你却没有责怪过我。在“游神”的这几天里,你总是能从容不迫地解决了所有的难题。我不得不佩服你,马隆村的未来建设就交给你了,好好干吧……”

“望富前辈,谢谢你终于愿意和我交谈,让我们的矛盾得以化解。我会加倍努力,好好建设马隆村的。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凌晨两点,马隆村上空的烟花,突然间停止了绽放。一年一度的“游神”庆春活动在狗吠声停止的那一刻,宣告结束了。

月亮西斜,晴朗的夜空让人陶醉。村里开始静得可怕,仿佛在默哀什么。

标签:游神  过年  鞭炮声  乡村  盛大  
上一篇:红卫兵(一)
下一篇:【参赛】外来者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