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日志

(大赛)我亲了一口夕阳

作者:图南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49594   评论:0

 看《桃姐》有感而作                                       文/汪月城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敬老院里,黄叶纷飞,用尽力气跳起最后的舞蹈,作着最后的告别。老人们看着枯叶,下意识地紧了紧衣衫,把阳光牢牢捂住,尽可能地捕捉着。夕阳慢慢收拢着热潮,直到“炉子”的煤炭已烧尽,同时缓缓释放出黑暗,老人的眼睛也黯淡下来,迎合着黄昏的时代。
       明天的老人,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只是,主人公,或者配角多了一个。她叫桃姐。
       桃姐 ,没有丝毫跑步后的喘息,散步般走过生命的小巷——一眼望到底。她从来没有浪费米粒般的时间,因为每天忙着关于米粒的韵事。但,从来不风流,桃姐保守估计了她的一生。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见到天堂,的确,桃姐在花朵里建构了一个天堂。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梁少,这一棵小树, 与桃姐这一棵树隔着很远,但两团根缠绕在地底。草是胡须,大地刮了又刮,但很久岁月的下巴长出一片白花花。小树模糊了和老树在一起的时光,隐隐约约地遗忘了,但当老树枯时,藏在小树密密绿叶下的过去,清楚地计算出,已经很长了。长到漠然,就像鱼儿呆惯了水一样。水给了鱼儿皮肤,鱼儿游弋着,有一天,发现其他的鱼儿投出异样的目光,猛然有了归属感。他归属于那波水,那波水征服了他。那波水的名字叫做桃姐。
      病痛扭曲了桃姐的脸,还绊了她一脚,而桃姐站起来时,走在敬老院里。死亡是最远的距离,却又是最近的距离。主仆的地位差距消失了,死亡消减了关于人生价值额外的开支。关于生命的,那些不能承受之轻和那些不能承受之重倏忽溢出手心,汇成冷汗。金钱的战斗,厮杀猛烈,那些手上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在死亡面前,回头是岸。形形色色的欲望犹如翅膀,飞的越来越高,但在死亡之箭的指证下,认罪服法。死亡是最大的舍弃。人一生的所得,都会无偿充公。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鬓已星星矣,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小时只识圆盘月,中年头白嗟叹万世忧,老年看风景依旧,石头不是红楼梦。人总是这样:初见的懵懂挑促织,天真一笑悠悠岁月中,再见背负情深意重世态炎凉浓,三见轻松熨帖本体,归于灵台清。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未喝过时光,定不知道时光之味。童年站在一段时光的开端,远目眺望成年的山峦,朦胧里画了个江南烟雨笑归客图。笔法幼稚,断断续续的墨水滴落满地。可笑红尘滚滚,却未唐突小人佳梦,只知“寻欢作乐”一帘春秋。待到花残香消时,他在仰天长啸怒发冲冠,叹一句行路难,难于上青天。碰到那么多黑暗,开始追忆起点的光明;遇见可亲的人儿,离合悲欢添了几许缱绻,旧时风儿吹得头发凌乱。
     梁少,或许亦不明白,桃姐已待在家里做工有几年。只是桃姐在残年流经时,他恍然发现和桃姐携手堆起来的岁月足够燃烧一世。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朝阳的明镜,映射了梨花朵朵的沧桑,从没失败过的时光拉扯着归乡的思念,放逐了三十年的情愫返回京华,满城尽带黄金甲。伤感已为美感,或者,美感也为伤感。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些,只是一道灿烂的悲凄,只是一眼绽放的落红。梁少翻出剪下来的记忆,找到一块肥皂,一个奖励,一个个像诉说的老人,慈祥到让人断肠,老人的褶皱泛黄,像极了出版时期最早的圣经,在宣扬着久未谋面的信仰,做起了尽职尽责的布道者。时光的味道,怎样?
或许在某个夜晚,莫名的触动来自遥远的地方,没有缘由,没有征兆,不早不晚恰巧碰到了你。走过的路黏住了脚,看过的云静止了步,静静地呆在屋顶,幻生了,摘到了星星,坐上了月亮,迷离了,飘渺了,泪珠偷偷摸摸地出来了,忘记了真实残酷的警告。软化了,柔弱了,仿佛大姑娘般上了花轿,扭扭捏捏地告别了娘家,父母亲的安慰依然在回放。
     这就是时光的味道。
     死亡是一段时光的结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在平淡里浸湿出绚烂,淡淡地游行于繁华地世界。玫瑰幽菊,于淡淡的暗香里猜透;善良邪恶,于淡淡的境界里交错。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慢慢抚摸时光的纹理,一咏三叹。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死亡做着随机抽查,敬老院里的生命,如江上灯,一个一个,毫无所觉地灭了。在死亡大潮里,苟延残喘的,得以生还的,已指点蓬山,近在眼前,死去的老人化作青鸟,杜鹃啼血猿哀鸣,恭送着青鸟的离去。
也,或许,死亡麻木了生命。死就死了吧,已是悬崖百丈冰,何苦折煞几日梦? 死亡总会来的,亲爱的朋友,你先明修栈道,我且暗度陈仓。 明明暗暗,又有何妨?殊途同归,不过一死。谁是哨兵,谁是将军,不过白骨。亲爱的朋友,不要忧郁,在生命的尽头,接受自然的死亡是一种造化。
    也,或许,死亡刺激了生命。敬老院有位老人还在嫖妓,和死亡开起了玩笑。死亡激发了最后的潜能,在榨干生命原汁之前,总还要一世英雄拂宝刀,老骥伏枥吃嫩草。死就死了吧,在死之前,亦要赏尽牡丹,及时行乐,不负白昼青春狂!死亡就是死亡,毫无其他意义。敬畏死亡太过懦弱,芳名千载何用,不如一刻春宵梦。
   
    死亡是一次测验,谁都不会作弊。思想或高尚,或龌龊,都会倾注于笔,认真写下答案。死亡纯洁了生命,功利的虚伪,卸下了,疲惫了,睡着了。
    死亡有时也是意料之外,却总是情理之中。死亡是一种规则,手腕铁,自然死亡之外,总是违背了死亡宪法。死亡如此寒冷,须要珍重加衣。林林总总的死亡形式,覆盖上一层感性白单,有的重于泰山,有的轻于鸿毛。重轻不在自己,留于后人评说。关于死亡的解说有颗利益 的心,利益啊利益,万古永不移。
   桃姐说,让我再近一点死亡。
   我说,让你再近一点生命。
   桃姐说,死亡让生命飞翔,以此,我已无悔。
   我说,生命让死亡感性,唯有,一生牵挂。
   桃姐说,死亡来就来了吧,生命去就去了吧。
   我说,生命来就
来了吧,死亡去就去了吧 。
  闻听我说,李商隐信步而来,席地而坐,邀(大赛)我亲了一口夕阳 我品茶,谈及天地人生,一叹收尾。当可知,百年岁月,一叹风尘。李商隐醉后题四字谒,遗诗一首,谒语为“死生皆大,诗为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看。                   闻听我说,李商隐信步而来,席地而坐,邀 我品茶,谈及天地人生,一叹收尾。当可知,百年岁月,一叹风尘。李商隐醉后题四字谒,遗诗一首,谒语为“死生皆大”,诗为“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标签:李商隐  下意识  敬老院  百花  煤炭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