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那些年的延续——欧阳一叶

时间:2012-06-13 15:35:28   作者:欧阳一叶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31727   评论:3
那些年的延续——欧阳一叶

        文/欧阳一叶

        立身自家门畔,瞳孔中呈现了一条宽畅的柏油路,犹如人生那漫长的旅程一般一站接着一站。蜿蜒曲折的道路上寒风肆虐,不知充满了多少坎坷?更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想起读书那些年,在眼前这条柏油路上留下过的痕迹,且是别人看不见的,只有自己脑海中时时常涌现而出,残碎不全的那一段段记忆。此时,脸上变得有些凝重起来,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走过这条柏油路?还有多少人记得曾经属于我们的回忆?或许只剩下我还停留在过去,久久不能离去,貌似是在等待着什么?等待着重现那些年的友谊,期待着这份厚重的情谊能够像院后墙壁上的爬山虎般蔓延开去。

        一辆班车疾驰而过,我略显焦急,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龙攀!你是不是坐班车过去了?”龙攀道:“不是,我没坐班车。你家在哪儿?站在路边上等我咯。”我嗯了声,趋身行走到路边的一道分岔口。稍没注意,距我没多远处的到路边停下一辆银灰色小车。门倏地向外张来,霍然下来一人背对着我没有看清是谁?他与车主好像在说些什么话。猛然想起那似曾相识的身段,方才断定他就是龙攀吧。待他转过身,我断然肯定之前的猜测是没有错的,随即有些无措地向前招呼着,好像是在梦中。他看着我,侧转身推上门说道:“这是我爸爸。”还没来得急打招呼,车早已飘离了我的视线。

        将他引带到我家屋檐下,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破旧的一层楼平房就是我家,惊疑道:“你不是住在对面那里吧?”我淡淡道:“那是我叔叔家。这边房子虽然有些破旧,但可以激发我的意志力,再说自己家住得舒服些,心里也踏实些,晓得不咯?”他点头“哦”了声,似乎想起了什么,忿然道:“你这么多年跑哪儿去了啦?我一直在找你,问了很多同学都说不知道。”我长叹一息,说道:“诶!没办法,不是我不想读书,只是条件不允许。”忽的想起搬椅子给他坐,转身进屋却是找不到一把好点的,干净点的凳子,不是因漏雨导致腐烂不堪就是沾满了租房师傅刻墓碑时飘散的尘粒,我平时也少有坐。于是将就着搬过去,说道:“我这里椅子都烂掉了,随便坐咯。”他接过我递去的椅子,说道:“没事!你就说说你后来去哪儿了,好吗?”

        我与他成九十度坐下,说道:“刚开始是辍学了七天,几个老师到我家找了七八回,一直没找到我。”想起直到我爷爷病重从广州回到家,一得到讯息就买了箱蜂蜜回家探望,见到那一刻我忍不住含着眼泪叫了我爷爷一声,可是他已经不能说话了,就这个时候班主任他们又来了,将我劝回学校上了两节课,紧接着有人带话过来说我爷爷过世了,我立即赶回去满面泪水的叫喊着“爷爷~!”摸着那微带温度的身体,他始终不醒来了。强忍着就要流露的情绪,缓缓续道:“这七天我都在县城做搬运工,货物都是五六十公斤重,每天累得半死。辍学七天后我爷爷回来,我才回家又被班主任劝去上了两节课,我爷爷就走了。后来被我表哥诱说着去了长沙,在一家风味酒楼上了半年班。”他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勒,我之前难不晓得,恩之晓得了咯。”

        他突然一脸喜色,说道:“你还记得那副水墨虾图不啦?”我一时还没想起来,听他说是自己送给他的,说道:“哦,记得了,你不说我差点给忘了。”他说道:“我还存在家里呢,对了,是贴在房门背上,每次关门都能看见。”我一听这话心里特是一阵欢喜,他竟然对一件这么普普通通的画都能看得这么重要,我想这份友谊无论如何都得珍藏起来。他接着道:“最近刚毕业回家,我妈妈帮我打扫房间,不知道取哪儿去了?等下回去得找一找。”我笑道:“呵呵,没事。那时候的画功底不深,画质不是很好,你来看看我最近新出的作品咯。”说着起身朝自己房间行来,指着四面墙壁上挂满的中国画,说道:“中间三年没动过笔了,这些都是我今年四月回家一口气画的。”他“嗯”了声,逐次看过,望着书桌前的两幅画,说道:“这两幅要比其他画得好些。”我说道:“嗯,就是我回家的第一幅梅《寒节独梅秀暖日尽花香》和第二副荷花《出水芙蓉芙蓉花开》,不过还是不如我自己的心意。”心中忖度,可能是长时间没有作画,手巧生疏导致的罢。

        出来房间,他说我肚子里一定有很多东西,于是信誓坦坦地说道:“我一直没有放弃,就是因为我坚信自己能行。要知道你想,你就会要,你要那么就一定能做到。”他赞道:“嗯,我知道你,你这人只要决定做什么事,就一定会做好的。”我笑道:“呵呵,还是你比较了解我。”他说道:“你难不晓得我是哪个吗?对你当然是了解咯。”说着一并坐回竹椅上,我问道:“我看你心情上,说考公务员了是吗?”他应道:“嗯咯!好难考的,现在就是等结果了。要是能考上,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能力帮你们这些同学的咯。”我“嗯”了声,觉得不可以轻易承诺与人,但他可以列外,毕竟才从警察学院毕业,对整个社会的现象不甚了解。

       过了半响,他接着道:“你现在还和那些同学有联系不啦?”我思索了片刻,说道:“都七年多了,联系上的却是没几个,都长大了也没什么话可以说的了,倒是玩游戏个个挺在行的,呵呵。”他非常赞同我所说的观点,并说:“你说的也是。我前几天还和褚江峰聊过,他本来和陈彬都快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不结了,真的搞不懂他们怎么了?诶!”我说道:“褚江峰嘞,他两年之前跟我说也在写小说,说我写的都很肤浅,他写的是经典的武侠,其实也为他高兴,可是到今天还没看到他出书,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到这里,我想褚江峰也是为情所困。他看我一脸诧色,心有不信,说道:“什么?他也写小说,回去一定问问他。”说到这儿,便是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他说回去吃饭想是家里人拨来的电话,转而问道:“桃水的车子最后一趟车是哪时几呐?”我说道:“七年不在家,早就不记得了,你聊到四点钟回去好了。”他应了声,并未将手机收回,而是拿在手里玩。

       细看手机是安卓的,牌子型号也是富士康生产,向他问道:“你这手机多少钱买的?”他一直低着头,盯着手机查看,说道:“不知道,是我妈妈的,最近她换了手机,这部暂时给我在家用了。”我说道:“像这部手机在市场也就三千左右,要是在富士康的员工价买,那几便宜的很了。”他一时惊惑,点了点头,说道:“嗯咯,差不多三千的样子。”我说道:“你刚进房间看到我的没?在市场上要三千多,但我是在富士康买的,只要一千三百元,还送了一千话费呢。”说着停顿了下,续道:“不过成本少之又少,还是被他给赚了。你像富士康一元钱的成本做一样东西,到了苹果公司手里就要卖一百多,别人都以为是国外高质量产品,其实也是中国人生产的,不但赚取了中国人的劳动力,而且还在中国翻倍的赚取中国人的钱,真的是一群傻瓜。”他又点了点头,应了声,说道:“我知道这些,现在就是苹果和三星的是最好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也是嗯了声,说道:“是的咯!短短一年的时间,好多家公司相继出这么多新系统,新品牌,发展真的很快。”

       不待片刻,他的手机响了下,横臂查看,说道:“是何凤在更新心情,什么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是什么意思?”我思忖道:“不会是失恋了吧?”他说道:“嗯,可能是。我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意思?”说着拨通了手机号码,笑道:“晓得我是谁不啦?不晓得类?哦,晓得嘞。问你一个问题呀,空间的心情是什么意思咯?莫得意思啊!那你现在是一颗树还是两个树?”究竟是一颗树还是两棵树,我就不知了。未几,他将手机递过来,说道:“那好,现在给你看看这个人是谁?”我结果手机,有些慌忙无措,说道:“知道我是谁不啦?”她说道:“你,你是欧阳盛吧。”我顿时惊诧,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啦?”她说:“因为我聪明呀!呵呵。”不带我说话,接着说道:“你和龙攀回去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在你家还是他家?”我答道:“在我家,我四月就回来了,龙攀才刚回家几天而已。”她哦了声,似乎有些遗憾,说道:“早知道你们回去,我也要回去一趟,诶!对了,你不会讲攸县话了吗?”我拟态作声用攸县话一字一字像初学文字的儿童般,缓缓说道:“我--只--会--说--一--点--点--咯!呵呵。”她也一小段一小段说道:“你,只晓得,讲一点点,呀?”我应声答道:“嗯咯!”

       聊着聊着,提及刘三点,我说:“什么?我不认识他?我们以前可是结拜兄弟。”她说道:“哦,他奶奶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说道:“不是吧!我不知道呢。”她接着说道:“那我告诉你了,你送个花圈去咯。”我心想,对于家里的风俗一点都不通,不知道该怎么做?问道:“我可以不去不啦?”她说道:“哦,刚我说什么了?没说什么吧。”我嗯了声,然后聊到这儿算了。此时已经四点多了,看天色有些灰黑,就与他道别,跟我说好有时间就去县城叙叙。

              站在风中望着他,上了一辆白色班车,回身与我挥手,想起租房的李师傅前几天接了一个白事摄像的生意,莫非就是刘三点家?带着疑问拨通了他的电话:“李师傅,你那里的那个死者姓什么?”他告诉我死者是女的和老伴儿都不是姓李,确定并非是我想要询问的,随后便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回入房间,坐在电脑面前,思绪万千,那些年的一幕幕再一次重现脑海之中。

该文章所属专题:欧阳一叶

标签:那些  延续  欧阳  一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泮举西迁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