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参评展

(大赛)后孤独书1

时间:2014-10-15 21:19:04   作者:滨尼妮娅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113   评论:0
       尼娅不喜欢在空场地上支起的大舞台,很不喜欢。    
       至今她仍记得那晚的戏台。  
       灯光闪烁,报幕的主持人穿着华丽的衣服缓缓登上舞台的时候,台下早已是黑压压的一片。尼娅的瘦胳膊瘦腿根本不是农村人粗壮结实身板的对手。所以节目一开始,所有的人就拼命往前挤,带着小孩的大人让孩子骑在脖子上,牵着孩子的拼命往台前挤。
       唯有尼娅,孤伶伶的被人群甩在身后,无助地盯着黑压压的背影。等她记起自己也可以骑在爸爸肩头而回过头来寻找爸爸时,妹妹禾幼早已眉飞色舞的坐在那个至高点上了。她于是委屈的跟在人群后默念着:“我是姐姐,应该让着妹妹…”  但看着妹妹在爸爸脖子上手舞足蹈她还是受不了。    
       八岁的尼娅还不懂忌妒,只觉得心里酸酸的,眼眶很热。  
       是禾幼的出生改变了尼娅的生活。 妈妈从此见了禾幼就笑,见了尼娅就皱眉头。  
       小小的尼娅很早就学会了看人脸色,她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讨人喜欢的乖乖女:主动扫地、买菜、洗衣服. 只要她主动做家务,妈妈才会有好脸色,她于是学会了察言观色。 
       尼娅不明白为什么禾幼出生后自己好像变得不惹人待见,对,就是所有人对自己的态度一下子冷漠了许多. 就连平日里最宠她的爸爸也像变了一个人,尤其是他看禾幼时的目光,温柔的可以把人融化掉,尼娅可是从未见过这样子的爸爸。  
       如果不是戏台那晚,尼娅是不会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  
       尼娅仰着头看着开心幸福的爸爸和妹妹,她委屈的心有些困意,她在爸爸身后拽了拽爸爸的衣角,爸爸回过头来的那种不耐烦表情吓了尼娅一跳。她只得悻悻地退到角落,在角落里远远注视着爸爸的背影.困意来袭,尼娅看看刚刚开始的节目,放心地睡着了,她以为爸爸走时一定会找她。  
       直到四周一片寂静,她从睡梦中惊醒,才发觉支着舞台的空地早已空荡荡。荒凉的空地漆黑一片,时不时还传来几声虫鸣,尼娅慌张的四处张望,没有人影,一个人也没有。   她惊恐的看着陌生的四周,胸腔内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脑袋也发蒙般一片空白。 她这才发觉自己在黑夜面前是多么渺小和无助。    
       尼娅在黑夜中凭着记忆拼命向前奔跑,仿佛背后有一只食人的怪物在追赶她,荆棘划破了她的双腿,汗水湿透了她的衣服,她也只是保持着仰头奔跑的姿势向前,向前,向前,仿佛再不向前她就会掉进泥沼。  她在那一刻深刻体会了绝望的滋味,惊恐的绝望,就像眼看着自己的心脏被利剑刺穿,却无能为力。  
       努力也只是为了摆脱眼前的恐惧,但内心的恐惧呢?  只到眼前终于出现熟悉的街道,尼娅才安心下来,她绝望的心也好似得到安抚般温暖起来。  
       她顺着街道摸索回到家,家里没有亮灯,一点寻人的迹象都没有,她小有希翼的心刹时被扔进冰天雪地。  
       原来自己早已可有可无了,有时候人的位置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自我安慰的技巧拙劣才会被惊觉真相。    她倔强地抹杀掉要哭的冲动,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倒头就睡,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可蒙着被子的脸还是轻易地被泪覆盖。  
       第二天的尼娅像换了个人,眉宇间多了一丝成熟。 所有人都不知道尼娅已长大,这一过程仓促而残忍,活生生的将人推向绝望。
       隔壁王奶奶的话却彻底宣布了尼娅的可怜。  
       尼娅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洗衣服,禾幼悠闲地在客厅边吃零食边看电视,王奶奶见了立马把脸一拉:“禾幼她妈,你做人要厚道啊,尼娅怎么着也是你们家的福星,当初不抱养她的话禾幼怎么会出生呢?不要过河拆桥…”   尼娅洗衣服的手一下子擦在搓衣板上,手上立马破了一块皮,火辣辣的疼觉让尼娅镇定下来。  
       明明可以听不见,明明可以不明白,可是一但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会不一样,连笑容都要伪装。  
       尼娅不愿意相信她不是爸妈亲生的,她仍固执的给自己编织着童话。她努力证明着自己也可以和禾幼一样享有被疼爱的权力。   她不奢求在父母眼中多滞留一秒,她只要也有孩子气的哭、笑、选择和撒娇的权力就好。可是她现在恐怕连这些权利也要丧失了。
         她告诉自己,不可以要求太多,只要她们不把她赶走就足够了,虽然委屈,可至少有家,活着也才有希望。  
         唯有在学校,尼娅才能找回自我,她要求自己必须当第一,禾幼总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姐,第一有那么重要吗?”  
      “你怎会懂,这是我唯一可以用来做筹码的东西了,我只希望爸妈多看我一眼,就一眼便足够。”尼娅在心里偷偷告诉自己。 
       如果命运可以自己选择,我宁愿做一棵没有烦恼的大树。如果命运允许改变,我宁愿做一株不懂感情的草。可是,没有如果,如果只是上帝给胆小的人开的一扇假天窗。  
       尼娅一直很努力扮演乖乖女,没有祈求来的幸福,只有争取来的机会。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每一次当她不由自主想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时,她都会自觉掐灭这仅幸有的依赖思想。  
       差别很明显就来了。  
       尼娅学习认真,老师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尼娅不想欠父母的,眼看着禾幼升高中无望的她自觉要求学校收下禾幼,她自己则以竞赛拿奖为担保,争取这个特招名额。  
       十五岁的禾幼正值青春年少,叛逆难懂,本以为让她顺利进入重点高中她便会收敛,哪知她更加不安份。与尼娅不太惊艳的外表相比,禾幼那惊艳的外貌真是定时炸弹。  
       仰慕禾幼的人扎堆的生成,因为尼娅的关系,禾幼自由出入高三班级的机会也多,一来二去,她便与高三好多学长熟络起来.尼娅并不关心别的男生什么心理,但她知道有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动心的,森。 
       森是尼娅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尼娅眼中唯一一个顺眼的男生。森成绩稳定,每次大考分数总与尼娅隔得很进,他就像尾巴一样淡定的跟在尼娅身后,紧紧尾随着尼娅,一不留神他就有可能取代自己,所以尼娅一直紧绷神经。  可是森又和其他男生不太一样,他沉稳大方、爽朗而不轻浮,总之,他就像粒包裹着鲜艳外壳的坚果,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有时候尼娅也会好奇那样的男生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可每一次都被自己的好奇心搅得心烦意乱,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只是同学啦,尼娅你在干什么呀!”尼娅理理情绪,逼着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学习上。
         可是注意力像决堤的洪水,一下子四散开来,无法聚拢。
         不知道是不是森窥探到了尼娅的心事,从此每次他从尼娅身边走过都会很友好的微笑,这微笑即刻被烙印在尼娅的心脏,生出许多温暖的气泡,让她久不见阳光的心也享受到了日光的普照。  
         如果不是禾幼过早地让森的意图暴露,尼娅恐怕还要活在这温暖的阳光下更久一些。 
      “姐,我想补课。”禾幼在某个晚上坐在尼娅身边突然开口说。 
        刚刚沐浴完的禾幼披散着头发,温柔的蜷缩在桌角,像只惹人疼爱的小猫。  
        尼娅以为禾幼受了打击要全心学习了,于是欢喜地准备给她好好补弱。  
        哪知禾幼狡黠地笑了起来:“不劳烦您老了,有人自愿给我补。”禾幼的眼神有小火花在闪烁,那温柔的目光已经暴露她的心事了。傻傻的尼娅不以为然地不再过问,她总认为和禾幼一起的绝对不是森。
        童话总是夭折的很快。 
        这天尼娅像往常一样放学后等禾幼一起回家,禾幼的同学却传话让尼娅不用等,禾幼的事尼娅不好插手,她望着空落落的教室,独自一人去了学校后面的池塘。  
       深秋的天气很凉爽,过道上满是凋零的白杨树叶,空中还在不停地往下散落着黄色的落叶。尼娅仰起头,伸手去触摸阳光,从指缝间漏出的阳光刺疼着尼娅的眼睛,泪水就那么汹涌地将自己的心思出卖,她软软的贴在白杨树上,耳旁还回荡着听来的自己的身世:“这孩子可怜呐,亲生父母出车祸去世,无人照顾被孤儿院收养,正赶上禾尧家里没有生育,被禾尧家收养,这孩子天生命苦,来禾家不到两年就给禾家带来一个女儿……”   陈尼娅,陈尼娅,原来自己姓陈,被人叫了十几年的尼娅原以为自己没有姓,真好,还有件父母留下的东西。可是命也太残了,斩去最后一根系着希望的稻草,把尼娅彻底推向孤苦无依。 
        哭也哭够了,生活还得继续,至少让自己知道自己曾经也是家中的小太阳,这就够了,陈尼娅,好好活下去。
        尼娅擦干脸上的泪水,去塘边洗了把脸,然后平静地回家。
        即使知道那不是自己的家,即使知道那只是自己的去处,却又别无选择。  
        回到家,推开门,客厅的餐桌上早已准备了好多菜。尼娅赶紧放下书包去厨房帮忙。    
     “妈,家里要来客人吗?”尼娅看着忙得不亦乐乎的妈问道。  
        禾母的嘴角掩抑不住地上翘:“给幼幼补课的同学要来家里吃饭。” 
        应该是个高贵主,看这丰盛的等级就知道。
        暴风雨来之前,人间都是一片安详吧?    
     “叮咚…叮咚…”生冷的门铃响起,禾母立马扔掉手中的活,理了理衣服和头发,几乎是冲去开门。 
         尼娅埋头在厨房干活,只到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撞向耳膜:“阿姨好!”   
         尼娅不确信的伸出头,却见熟悉的微笑开出花,禾幼乖巧的立在一边,幸福而温婉,尼娅握着菜刀的手一滑,手指便鲜血淋淋了。有泪很清脆地砸在砧板上,她愣在原地忘记自己该干什么,直到手上的痛传到心里,她才发觉手指切破了。
       手上的痛再痛也不及心中的十分之一。
       如果从来没有给过我希望是不是疼痛会少点?给我希望却亲手掐灭,连让我自我安慰的机会都不给。
       尼娅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不可以让他们知道,不可以。可是眼泪还是不由控制地往下流,自我幻想的感情瞬间破碎的连痕迹都无处可寻,为何还要傻傻的支撑下去,连希望都看不到的明天,谈什么未来。 
       禾母那种讨好的态度用意显而易见,尼娅咬住嘴唇迫使自己停止哭泣,她迅速赶在禾母重回厨房前平复好情绪,若无其事地切菜。
       禾母一进厨房便看见尼娅切破了手指:“呀,尼娅,怎么这么不小心,去找个创口贴,外面是你同学,过去陪人家说说话。”
       尼娅故作冷静,却还是在触到某人眼神的瞬间乱了节奏。禾幼眼尖,立马冲过来问:“姐,你切到手指了?我去找药…” 不等尼娅阻挡,禾幼已经抽身而去。 
       气氛僵硬,尼娅强撑着微笑和森搭话:“你…在给…禾幼补课啊?”其实好想问怎么是你,淡定沉稳的你怎么可能,话到嘴边却无力说出。  
        森只是礼貌地一笑:“是我自愿给禾幼补弱的。” 为什么要亲口告诉我这些,就为让我更绝望么?  
        就在尼娅快撑不下去时,禾幼拿着药打破僵局:“姐,你们聊什么呢?”    
     “聊你啊,聊你是怎么拿下高贵王子森的。”尼娅故作轻松。    
        禾幼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姐……”“好啦好啦,不开你玩笑了。”尼娅接过药想自己敷,可禾幼却坚持让森帮忙,只到尼娅受伤的手被森钳住,尼娅才放弃挣扎,安静下来,可她的心脏却在抽畜。
       反正总要面对的,逃避是给自己下套,一套又一套,直到自己深陷泥淖,无法动弹。
       尼娅以为没有比现在更绝望的处境了,还好,有学校这个避风港,只要顺利拿下更多竞赛奖,她就可以被保送到国外,远离现在的寒潭。  
       是尼娅太天真还是现实太残忍?所有希望只不过是人的求生本能而已,掐灭的也仅是支撑灵魂的动力。为了让自己竞赛那天状态最佳,尼娅放下所有悲伤,努力争取。  
       一个人的单枪匹马怎敌得过人家的千军万马?   
      准备了好久的尼娅收拾好动西准备明天的参赛时,禾幼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了:“姐,妈让我端过来的,说给你加油呢!”  
       尼娅毫戒心的喝完牛奶,安稳地睡着了。等她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了。歇厮底里地尼娅发了疯的砸房间里的东西。禾母冷静地看着尼娅发泄。她在尼娅的牛奶里加了安眠药,致使尼娅错过了参赛时间,名额由森拿去。 
       命运真会开玩笑,把生活变得跟戏剧似的,彩排都不需要直接上演。
       我以为我是主角,可是就连配角,戏份都比我好。
     “你应该学会感激,把你养大不容易,你必须为禾幼做些牺牲,这样才公平。”等禾母断断续续说完,尼娅已经瘫软在角落里,再没了爬起的力气。
    “只要森拿下奖,禾幼就可以和他一起出国了,你也清楚家里的情况,只能支撑禾幼的费用…”其他的不用再听下去了吧,是我太无能么?怎么连抗争都不会?被人逼死在胡同里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尼娅安静下来,她突然特想去一个地方,没原由的特想。    
       于是她跟小时候看戏台那晚一样奋力奔跑,不管不顾。直到看到儿时自己幸福的模样,还有属于自己的三口之家。 
       千疮百孔的灵魂迅速抽身而去,尼娅耳畔响起自己的清脆笑声,她看见父母温柔的朝自己招手,她迫不及待的奔过去……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陈尼娅回过头温婉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尼娅,牵着父母的手幸福离去…    
        如果在这个世界寻不到我要的温暖,请允许我离开。

标签:大赛  孤独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