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入围展

大赛:如果存在,就叫它回忆

时间:2014-10-29 16:24:51   作者:点沧海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2721   评论:0

如果存在,就叫它回忆

回想到几天前做过的那个梦:

又梦见一干姐妹突然来宛聚会,乱七八糟的忙成一团,吃饭后,安排好大家去畅歌ktv,才安排下,适逢孩子哭闹,回去看孩子,孩子还没有哄好,就听到毛毛和丹丹呼唤我要告别离去,毛毛高调尖利熟悉地声音:“老大,老大,你还不出来,我们要走了!”我抱着孩子赶紧挨近窗口一看,见毛毛囡囡丹丹阿维牵手一条线,“倏忽”跑向马路对面的楼下,以为大家上楼来看,焦急等待中却察觉外面的街道和楼道却是愈发安静,心中暗叫不好,不是都走了吧?急忙跑下来,果然,昏暗的路灯下,寂寥的街道中间的马路都泛出平静夜色中的铁青,慌忙拉着一路过客询问,才知大家分乘两辆豪华小车赶机去了,果然倏忽而来,呼哨而去,若不是南柯一梦,即可如此来去无踪影?

果真要问往事有几重?唯有魂牵梦萦中!其实没有写到的是,看到姐妹们归去之后,一个人无比落寞的静静立在窗前,眼泪不受控制滴水一样滴滴滴下,即使梦里也无比追悔没有及时下去和大家一起团聚!

想到上次团聚分别之际,火车站大家的分别,内心突然莫名沉重酸涩的悲伤催出的眼泪,看丹丹和阿维嬉笑我,顿觉难为情,却不受控制的泪滴真是要我迷茫,是我泪窝太浅,还是内心对过去一些留恋太重,都无从查究,只是很不想离去,不忍分离,因为甚至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尽管阿维和丹丹对我说想见随时就见,下次去洛阳或者西安,就像串同城的朋友或者亲戚一样,周末约了一起做美容,逛街,吃喝,其实我心里明白,远远不是这么简单,很挂念的很远的囡囡再出来可能就不会太容易,就退一步说是同城,如果是这样,那当初我回来,包贝儿和辉辉一定是很开心的,其实远不是这样,也许甚至自己都很难接受,就算一个城市,自从结婚成家生孩子之后,我和包贝儿一年见不到三次面,就是这样,但是想到在同一个城市,同一片土地和空气,心里也许会宽慰一些,有时候不只是不忍分离而已……

回想到几个月前,当阔别这个城市六年之久,重回到这个城市,踏上这片熟悉却也只是来去匆匆的土地,一如既往熙攘的汽车站和汽车站对面那不甚高大壮观的火车站,全身立刻被此地那种特有煦暖的阳光和清澈得有些许清凉的空气包围,一丝清凉之中夹杂一缕难以言明的暖意,这个城市给予人们的感觉就是这样略带孤僻冷清的情愫里却不乏内心底色中的温暖,也许因为它是平原之地,所以较之别的地方,同一个一样的季节,空气里却总有一股肆虐般的清风,总给屋内人一种外面阳光灿烂,无比晴暖,踏入这片空气里迎面而来的却是冷冷清清凉凉到冰冰的风的假象。

当坐在依然破旧的出租车内,听着车老板熟悉“板板”的乡音,看着车窗外街道两旁一闪而过不甚宽广的低矮的建筑,此地人引以为豪的是:“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着七个城”,所以在对外来人群灌输的关于这个城市看似破败的原因,解释就是因为地下三尺都是古城,所以不便建设高于10层以上的建筑,话说汴京大酒店曾经一度很长时间都是这里的地标建筑。其实谁又知道到底什么原因,这里一直没有赶上现代化新城建设步伐?不管怎么样,也正好符合了这个城市古城的韵味儿,还保留着我们当初存在这里时候的记忆,不也是很好的嘛?还犹记得当年一个比较牛气的公司来校招聘时候说,走过西安在来开封,同样是一个名流历史的古城,但是相比起来,西安就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真古城,而来到开封给人的感受就是郑州的破花园,我也很有骨气气概的,当时就走出了那个招聘的报告厅,既然看不起这个城市,何必来到这里,我们也不稀得去到一个看不起我们的地方去。起码,你不该如此明目张胆的毁损一个别人的生存之地,恰也是显示出公司有这样的人流出,就代表各公司的形象内涵和实力,一样不值得稀奇的!

漫无目的的走马观花一样在车上浏览路旁的景色和建筑,远远的就看见了城南大门,再过去就是一个七折八拐的什么中学,这是我曾经自考来过的地方,要走过护城才能到达的地方,曾经在这里苦苦熬过一天,中午热死瞌睡死也不得坐在不知谁家的土门墙脚处,故作深沉的临阵突击;撇过这一痛苦的记忆,转头看向另一边,青灰色砖石筑成的城墙根下,依然穿着睡衣还有各种服色的众人们徜徉,绝对是徜徉的那种悠闲脚步信步在城墙根下新建的仿古建筑里迂折回旋的回廊和凉亭组成的花园里,据说穿着睡衣逛城墙根下遛狗,也是这个城市的另一特色之一。

一切就这样一点准备都没有的一下子全部回来了!六年,六年的时光,都不能改变你哪怕一丝的面容和风情,别的城市都在大兴土木,到处拦道挖沟改造建新城的生机勃勃,你却依然是这样气定神闲的岿然矗立过这几年,十几年,百年,千年的如水岁月时光。也有人把你这种气定神闲的气魄叫做懒散和傲娇的!不管怎么说,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淡然和处变不惊,更多是不容改变的保持自己风貌的决心,给予我们这种怀旧念旧的人多少亲切熟悉回归心灵上的安慰!这也许就是我感激、喜欢你——这座城市最根本的原因吧!

当车子停在学校南大门的时候,我却好像是又一个假期的回归一样,仿佛下车从后备箱拿行李的空当,转身过来时候就会看见东北杨、陈光生和刘康一行三人从校门口走出来,一边笑着说:“才来啊,迟到了啊,要不要帮忙?”心里不用想,就知道这一行人又要去网吧打CS的,脑海中晃过的这些景象就像被当年照射下来的阳光光线记忆锁定一般,就像故宫下雨天打闪影壁墙上就会出现成群走过的宫女的景象,这不是灵异,这只是一种有记忆的物质缓存罢了,却在你一晃神过来要仔细分辨的时候,却发现只是偏正午十分一片安静的阳光照射下的空地而已!

接到“榴莲、榴莲”群里阿维的信息,说就要到达了,先要到金明广场那里的汉庭酒店去订房,我激动的不知道是赶忙去接头还是原地等待的好,于是当时在外人的眼里情形就是这样的:一个急匆匆往前赶路的人,突然停顿一下,旋即折身回转,是我在担心怕她走岔了路口遇不到怎么办?

就这样,激动地忐忑不已的心悬着,一直看到她远远近近真真走进我的眼帘,才知道这不再是一个梦里团圆的梦境,接着囡囡到了,依然瘦弱得让人一见就心生怜惜的身形,毛毛到了,陆续去胖阿姨面馆吃面,却吃不到当年的味道了,离开这么多年,胖阿姨的胃口重了不少,吃的齁得慌不说也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美味儿。

直到错午十分,丹丹才最后一个姗姗出现,依然只是饼干的干活,要人心怜,转而只是喜不自禁的心情,一路只有欢笑声了吧!在规模不甚庞大的校园,我们留恋留念往返,很长时间才走到宿舍楼那里,楼下院子里的杨树已然蔚然成林,还只是仲春的季节,就已经是当年盛夏时节才能有的郁郁葱葱,果真是长大不少的树木了!

恍惚中听到714的窗口里传来我和丹丹打闹声,对面楼上的小鱼和李静,囡囡和丹丹在与他们各楼相望又互相的呼唤声,目光追逐记忆中的欢笑声回到楼下这行杨树林,仿佛看得见刘康瘦削挺拔的身形站在这里,双手插着口袋,仰头看向714的窗口,静静在这里等待我们一干人群一窝鸟雀一样叽叽喳喳下楼去和他们会合去一起看电影,听见毛毛指着楼前的杨树林下说:刘康,刘康!阿维一边放下暖水瓶一边回声笑着问毛毛说:在哪里呢?看你就喊。抬头却真的看见对面楼下杨树林边站着的刘康,姐妹们迎面走过去,一个人分发一片绿箭口香糖,一片薄荷的清新,一干人群就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去金松大礼堂走去要看一元钱一张票的电影去了。真心便宜,真心有气氛啊,千人礼堂座无虚席,齐刷刷的一片嗑瓜子声音!

转身看到宿舍院门外道路上静静矗立着的高杆路灯,曾经这高杆灯下昏黄的灯光显得格外温暖,格外灿烂的明亮。站在这里等着接东北杨带来他同学的女友要我招待的!站在这里等东北杨到来说要致谢我的!他抱着篮球,穿着别人说是“大白菜”的球服,路过看见我站在灯杆下时候,,取笑我,说换身衣服就不认识我了的!依然是我站在这里遇见他时候,他却取笑我:别人去打工都饿瘦的,你偏偏会变白吃胖,真是奇葩啊!兑现诺言带我去看夜市,我蹦蹦跳跳下楼路过这高杆灯跑向路对面等待我的东北杨和光生!他挑剔的取笑我不懂得矜持,人家都要等半个一个小时,我却是打电话就见到人的,还穿的大南瓜似地,我和光生反驳他没有见识,说这是秋香色,简直根本就是把没见识当混口的资本的!只是这杆高杆灯下,东北杨告诉我说光生说了,这辈子要是不找一个会要自己心脏跳动的人就白活了,要不计回报竭力去追求自己的心动的,我笑他二尜子,死样,有了人选就去呗的!临毕业,我静静依靠在这个高杆路灯下,看到辉辉远远向我走来说:你也来摆摊买书吗?其实我没有告诉她我只是出去买了小吃走到这里已经吃完了,在这里伤感缅怀告别高杆灯的!也因学长这里笃定的等我下楼要和我套近乎,害得我几天都不敢下楼,吃饭都成问题的!年轻的时光,就是这样如此孩子般任性执拗,却也纯净无公害,云淡风轻的漂浮在半空,肆意的挥洒的欢声笑语。刘康说看不懂你,就一个玩孩儿吧!东北杨说你,就一嘴不饶人的傻子!

放眼望去,通往教学楼去的那条道路上,那个小湖也已经很久没有人打理的斑驳景象,小湖边的回廊、树木和绿藤,都是很久没有人打理疯长成“原始森林”般的郁郁葱葱了。

那应该是一个初夏大雨滂沱的傍晚天气,我和小二穿着买来的上海申花水晶凉鞋肆意踏积水里的水泡花上,嘻嘻哈哈,不觉淋成落汤鸡的我们,哈哈笑着趟着初夏温热的积水在雨中恣意徜徉,迎面碰见正向我们走来背着鼓囊囊黑色背包的刘康、东北杨们,就听见他们取笑我们傻,不怕感冒的!后来东北杨问我知道背包背的什么不?我说不知道,他告诉我说是全部啤酒,下雨天,没事儿干,哥们儿就聚在一起喝酒吃花生的!咦,还敢说啤酒,貌似谁不知道他不过一杯啤酒下肚就胡言乱语,甚至直往桌子底下出溜的窘相!

路过熟悉的小卖铺,小熊饼干,泡面,和各种已经叫不上名的小吃的发源地,我们的“福地儿”啊!小卖部旁边那幢破旧的宿舍楼,已经记不清是几号的二楼窗口,看到东北杨站在楼下叫人给他往下丢衣服的!心里一直到现在都很怀疑,就他那衣服还装模作样给谁披的啊,也也得人家愿意披得下去啊!那味儿肯定不只是一股味儿吧!一个一个走过去,小花园,大杨树下的长椅子上,吃着台湾六合包,翻看才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看见东北杨、刘康、光生三人行胳膊里夹着课本鱼串一样顺着蜿蜒的花园小道走来要去上课的!还嘲笑我半天才吃早餐,还不去上课,逃课在这里看书的。等着毛毛换完书,来到这里一起走回宿舍去!

如果阳光是有记忆缓存功能的,如果这些树木、建筑是有生命,如今徜徉在这树下,脑海看电视一样过去的影像只是在眼前,却为什么怎么也找不到当初那种年轻时轻盈无根,只是漂浮在半空的心情,就听见丹丹、毛毛、囡囡和阿维在前面叫我赶紧过去和机电楼前的大杨树排合影的。一样的花草树木,一样的鹅卵石小路,一样的报告厅,一样的操场,一样的小道,一样的景象,不得感叹人已非而已!

转到图书馆楼前的小花园边,垂柳依依下的长凳上,好似看见临毕业的时间,来看望我的老郭,一起坐在这里,杨柳随风飘荡,轻抚过树下长凳上的人,多少有点有根由的记忆是在这里,不再漂浮半空了!其实想说的是如果不是现实就是这样,仅凭我天马行空的想象,我也是如何想不出三年前、甚至是十年前我们只是有过际遇却从来不相识的人会这样坐在这里……

直到坐上1路公交前往龙亭和御街的路上,我都在恍惚着这奇幻一般迷离的际遇,好像多有的回忆都在,只是缺少了自己,缺少了自己当初的心情记忆,也好像从来我都是没有定性的心情记忆,只是漫天云飘过一样,只记得众生像,自己却游离其中而已,但却也正是这样,记忆才会如此清晰……

几个人在龙亭广场上轮流番的两两三三的合影,直到日落夕阳,采步行辗转到鼓楼夜市小吃街,晃荡一条街道,却是找不到可以坐下安静交谈的地方。于是,走累的几个人,歪七八糟的站着坐着的,拿手机狠劲搜索出离住宿最近的一家网评很不错的火锅店,找到目标,步行再去,不知道走了多久,愣是打不到车,也坐不上公交车,就要我们筋疲力尽,苦于无门到达的时候,一辆公交车缓缓而来,管他是去哪里,上车先离开延庆观这个人山人海的地方!

五光十色不甚明亮的夜灯中我恍惚看得出这里应该是包公湖附近,记得那天东北杨和光生带我来见识的夜市应该就是这里。小气的人啊,说了一句我至今想起来都醍醐灌顶的话:人家吃夜市都是吃了饭才来的,你不会是没有吃饭,就等来夜市吃饱的吧!我当时没有说,其实我就是没有吃饭,就是想着夜市品尝到饱的,敢情吃夜市的人都是吃饱饭才来散步的?弄得我迷糊了好几年!那天我们是怎么来的,步行,怎么回去的?为什么走到了大梁门哪里,才喝了一杯啤酒的东北杨直冲冲朝城墙走去,看他一副不撞城墙就不转回的样子,我和光生偷偷溜到正门,眼看他撞上城墙,笑的我们一路肚子疼!

热热闹闹吃完饭,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酒店的地方走去,该是不知道,后来看电视听报道才知道,那年的节假日,开封接待客流量10万人以上,也怪不得不分贫富权贵还是平民,只要是外地来的没有自己交通工具的人们,全部都要在路奔啊!知道拿着钱打不到车,走到腿断是什么感觉了吧?可我们却是一路说笑间就到了地方,全然不觉得疲惫,记得临毕业的那年时节里,我们就是这样,浩浩荡荡,一路从鼓楼夜市北头吃到南头儿的小虎炒凉粉,炸里脊,涮牛肚,冰激凌,甘蔗汁,还有各种小吃,逛完马市街的夜市摊,几个人走累,是在走不动了,七倒八歪集中瘫倒在相国寺前和出租车讨价还价拼车会学校的,不过也就六七块钱吧!

不想时过六年,我们体力渐长,也许只有这个时候吧,在家里时候,出门走两步都觉得喘的!还是和姐妹一起时候,全然不知道累是个什么东西,回到宾馆,丹丹、毛毛建议召开夜谈会的,派我和阿维去楼下寻找超市买夜谈会物资,一样默契的归队搭档,买完东西付钱空当,我突然看到阿维却不知觉中提了很多东西,我要求她给我,她却一脸自觉胜任的神情,相较六年前羸弱的模样,现在果真是独立担当多了,果然成长了!转而内心又滋生出一种另样的心酸,这种担当和载重的成长是我宁愿不要看到的,难道是我老了,她们都要来给我分担了,我宁愿仍是习惯她们都是娇滴滴,懒怠,羸弱不胜风吹的林黛玉模样的!我可以多点保护她们在我可以继续照顾到她们的时候和地方!

卧谈会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一两点,毕业后的际遇,结婚,生孩子,婆媳的关系,甚至讲到生孩子的时候,被勇敢的囡囡狠狠鄙视了我和丹丹一把,体格外相都优于囡囡的我和丹丹竟然为了丑陋的产床难看,又害怕疼,过不去自己的心理关,就毅然选择了剖腹产!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和丹丹的难为情,牵强的情绪竟然是这样不谋而合的!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好吧,不愧是姐妹的,心结都一样的!不知不觉,就不知道几点了,就这样胡乱睡下了。

分别就如同这悄无声息来到的困顿和睡眠意一样,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丹丹和阿维笑着为我擦去眼泪,几个人笑着哭着抱成一团!开车时间到了,挥挥手,头也不回逃也似的快步走出候车厅,任毫不受控制的眼泪水滴一样滴落下去,远远看到阮站在车站牌下焦急的望向这里,看到我,焦急的神色一凛,转即理解的轻柔问道:哭了,走吧,车要开了,你们以后会有机会再见的!多少感激,多少庆幸,幸好还有阮同行,要不我真是不知道回来的伤感情绪该如何归置了!

从来只以为自己就像这平原里吹过的风一样,若有似无的,不会任何停顿,只是吹过,却不知道一而再,再而三的魂牵梦萦又是为了什么?仔细品味起来,其实我的大学期间,总体归拢来时内心无比煎熬的三年,从未舒展过,因为考入一个并不理想的院校!难道我天生就是这样一个大而化之的人?无从考究了……也许,是青春,就是青涩而美好的吧!


标签:路灯  囡囡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