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长篇小说《黑铁匠》25

时间:2014-12-05 17:24:02   作者:水葫芦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488   评论:0

黑铁匠

文/水葫芦

(二十五)

 

        李改花为了儿子,脸面也顾不得了。

        她口口声声说没脸再来郭同柱家了,郭同柱跟周来风还以为是真话哩!可没过几天,她就又来了呢。而且,这回还跟着她丈夫孙树堂,孙树堂的手里,还提着什么好东西哩!郭同柱和周来风也只好出屋,笑脸迎进来。

        这个李改花,上次可是把自己臭骂了一顿,这回又该咋说哩?

        周来风望着她,这么想着,等待着她开口。可是,开口的偏偏是孙树堂。他说话总是慢腾腾的,有气无力的样子。

       “哦,大哥大嫂,以前都是我们的错。”孙树堂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说话也就显得很诚恳。不过,郭同柱听了,还是感觉不舒服。这倒不是因为孙树堂话说的不对,而是嫌他把辈分搞错了!郭同柱是这样想的,你孙树堂既然是孙天明的侄子,咋能跟孙天明一样叫我大哥哩?这不乱套了么?所以,郭同柱的脸上就流露出不悦的神色。可他转念想想,又觉得无所谓,虽然乡里乡亲,但毕竟不是同宗同族,也不沾亲不带故的,没有人能搞清楚辈分高低哩!既然如此,咋样称呼还不一样么?或许人家还是有意这么称呼哩,因为这样更合理些,海威跟燕子不也就成了同辈人了么?

          郭同柱这么想着,听见孙树堂又说话了:“大哥大嫂,燕子跟海威本来挺好的,全是我们一时糊涂,给搅散了!”

          周来风插话说:“婚姻大事看缘分哩!该成时谁也搅不散,不该成,谁也撮合不到一块儿!”周来风说这话的时候,抬眼瞅了瞅李改花,分明是指向她哩!

          孙树堂跟李改花听了,不住地点头。李改花似乎很有体会地说:“大嫂说得对,我相信哩。”周来风没想到他俩接受得这么快,而且跟马屁精似的,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孙树堂说话慢,也是脑子够用的人。他又说了一些闲话,就准备告辞了。周来风赶紧拿起他们提进来的东西,说是让他们拿回去。

          孙树堂推住她说:“好我的嫂子哩,这是海威孝敬伯伯大娘的,还有拿回去的道理?”又说:“这跟他俩婚姻大事儿无关!我这么说哇,咱家有了稀罕的东西,我也可以尝尝么!唵?”不要看人家说话慢,脑子可转得快哩!周来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也不那么坚持了。等孙树堂两口子走后,燕子才从她的小屋子里过来。她嘻皮笑脸地问父母说:“走了?嘿嘿,真能说!”

         周来风斜她一眼道:“还不是你招惹来的!”

         燕子就不高兴了。她噘着嘴不理母亲了。突然看见柜子上放着东西,就一件一件拿出来瞧。郭同柱跟周来风也看着,发现是烟酒和点心。那点心还挺精致哩,燕子就打开了让父母品尝。周来风接住了,郭同柱却不要。他说:“刚刚吃过饭,肚子里放不下了。”燕子却偏要给他吃,郭同柱一边儿说“这孩子”,一边儿接了过去。他比周来风吃得快,一块点心一口就吃进去了。燕子怕他噎着,赶紧倒了一杯水过来。课件做闺女的细心!

          周来风看在眼里,就有些妒忌。她说:“你爹一天价狠得,你是亲他作甚哩?”

         不等燕子说话,郭同柱就火了,他大声地说道:“嘿嘿,就亲你哇!把你好看的!”一句话说得全家人都笑起来。

          周来风说:“俗话说得好,‘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短。’我看呀,等人家下回来了,咱们家就招架不住了!”

          郭同柱看看燕子,说道:“你娘说得对哩!燕子啊,俺娃到底是甚态度哩?不要忘记了,那后生,可是伤过咱的心哩!唵?”

           燕子却偏偏这样回答说:“我可不知道了,全凭你们给我做主哩!”

           郭同柱跟周来风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无奈。

 

          私下里,孙海威跟燕子重归于好了。

          这天,孙海威领着燕子来到了县城。大约是上午十来点钟,天气有点热,孙海威就把军褂脱了,露出那件海军秋衣来。

          燕子看见了,问他说:“你不是炮兵么,咋发海军衫哩?”

          孙海威回答说:“哪里是发的,是我自己买的。”

          他把军褂搭在车把上,推着自行车,跟燕子并排走着。不知不觉,两人就来到了县委门口。孙海威说:“今儿得问问我的事儿哩,你跟我一起去哇。”燕子摇摇头,说:“我还是在这儿等你哇。”孙海威就笑着说:“嘿嘿,一个大美女,孤零零的站这儿。让坏人抢走了咋办?”燕子听了,突然想起上次遇见小流氓的事儿来!还真有些害怕哩!不过,这可是县委门口,燕子看看大门旁边儿的牌子,胆子就大了些,她说:“我才不怕哩!”孙海威见劝不动她,就把车子交给她,快步进去了。没有几分钟,又出来了。燕子问:“咋这么快哩?”孙海威说:“怕你丢了。”燕子就想打他,可看见街上人来人往的,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安排了没有?”她问。

           孙海威告诉她:“安排了,公安局。下周就要上班了。”

           燕子就高兴地笑了。

           孙海威要领着燕子逛商场,说要给燕子买衣服。孙海威就领着燕子来到县城最大的商场里。孙海威看见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要给燕子买。服务员看见燕子这么漂亮,就拿过一件儿来让她试。燕子却说什么了也不买。孙海威很扫兴,问她是咋了?燕子却告诉他说:“那裙子太贵了!我要是穿了,能让我妈骂死!”孙海威就哈哈哈地笑个不停!

          晌午了,孙海威要请燕子到饭店吃饭。

          燕子就挑了个小饭店,两人进去后,燕子点了一盘凉菜,一人一碗荞面河捞。匆匆吃完了事儿!

          孙海威不无感叹地说:“你呀,真会省钱!”

          燕子没说话,只是笑笑。孙海威问燕子还逛不逛商场了?燕子摇摇头,说哪儿都不去了。

          孙海威说:“天还早着哩,那咱该做什么哩?”

          燕子没说话。

            孙海威带着燕子往回走,骑着车子像飞一样,燕子害怕,就紧紧地抱住他的腰。孙海威就达到目的了!蒋村到十八顷这段儿路,两人只好推着车子步行了。穿过一片小树林,燕子说累了,就坐在了树下。孙海威支好自行车,也走过来挨着她坐下。两个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来。孙海威不大会聊天,可跟燕子说话还是很高兴的。他给燕子讲他在部队的事情,讲他那段婚姻的前前后后,讲因此而付出的代价等等。孙海威说部队本来就要提拨他了,可有人拿他离婚做文章,宁是挤了他。于是他才请求转业了!燕子觉得这些都是李改花一手造成的,孙海威却认为主要责任还是在自己。他还给燕子道歉说:“燕子,按理说我是没脸再跟你好了。因为让一个女子,反过头来接受一个负心汉,古往今来也是不多见的。”

          燕子听了,不由地哭了起来。不过,燕子心里,不认为孙海威是负心汉!反而觉得他是一个大孝子哩!你看,尽管是母亲威胁逼迫他,但是为了母亲,他还是屈服了!这种屈服,绝不是没有骨气的行为,反而是有孝心的表现!所以,燕子没有过多地责怪他,怨恨他。反而还同情他,理解他了!当然,这跟燕子的大度和善解人意也是分不开的。

          孙海威抱着燕子,为她擦去眼泪。很认真地说:“燕子,我的好燕子。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的。”说完,两人就抱在一起了。

 

         俊才跟毛拉弟领着女儿青青回来了一趟。

         郭同柱一大家子又团聚了一回。小孙女跟爷爷好像特别有缘分,喜欢让爷爷抱。郭同柱就抱着孩子屋子里院子里的转悠,还给她糊风车叠飞机玩儿哩!丹丹和毛毛小的时候,也没见他这样哩!所以,看得出大媳妇儿的表情中就不无妒忌的成分。大儿子俊康却能理解父亲。一年见不了几次面,倘若见了也是寡流淡水的,那才叫人家俊才和拉弟寒心哩!做大人的可是难哩!所以,俊康也就故意滴把孩子接过来,说:“大伯也抱抱,俺娃真个懂事哩!”他这么做本来是想提醒和教育自己的媳妇儿哩,没想到这个傻女人,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把脸转向了一边儿!好在谁也没有注意,俊康慌忙放下孩子,帮母亲擀饺子皮儿去了。

          毛拉弟会包好几种模样的饺子哩!又带花边的,三角形的,还有老鼠模样的!燕子就爱见得了不得,非要学会不行。

         毛拉弟很高兴,就手把手地教她。燕子也聪明,一会儿就学得差不多了。三哥俊锋看见了,不知道是夸奖还是揶揄她哩?说:“嘿嘿,咱燕子包出来的饺子,好像更像老鼠哩!”燕子听了,反而羞红了脸。

         人口多,包的饺子也多。这顿饺子吃得迟一些,可是吃好了呢!孙海威父母送来的两瓶子酒,这回也派上了用场。除了俊才还要走,就没敢多喝,其他的男人,都喝得像红脸关公。

          俊锋问他爹说:“爹,咱家的人,咋一喝就喝在了脸上?”

          郭同柱笑着说:“那说明咱家的人,个个都是忠臣呀!”

          俊锋却摇摇头,好像不同意这种说法。

          俊康说:“听人们说,喝酒脸红的人其实是不能喝酒的。吸收不了,身体就受害哩!”

          俊锋说:“反正脸红的人,一般喝不过人家脸色不变的人。”

          俊才却不大同意,他说:“也不一定。我们厂子里有个师傅,一喝酒就脸红脖子粗的。有一回上事宴,有人以为他不行,就一杯一杯地跟他干,让他灌倒了好几个哩!”

           郭同柱说:“你二爷爷当年就是这样。虽然脸红,可一边儿喝一边儿出汗,估计那酒都跟着汗水走了呢!”

           他的话,说得大伙儿都笑了。

 

          孙天明接连不断地去开会。先是县里的三干会,接着又是公社的会议。

          这回,他终于问清楚了县委书记的来历。这个人是从村支书一步步上来的,文化不高,却是个实干家。他当村支书,就把村子搞好了;当公社书记,又把公社搞好了。这次当了县委书记,下定决心要搞好全县。人们都看好他,说是强县富民又希望了!

          他却很谦虚,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新花样,就认准铁匠炉这行业了。他还说,咱定襄人要想富起来,必须把锻造业搞出规模来!三番五次地强调说,各个公社书记要亲自抓,政策、资金方面都要向锻造业倾斜,要鼓励扶持私营企业贷款,集体企业更要做大做强。

          这次会议,对人们触动很大,好些犹豫不决的黑铁匠们蠢蠢欲动了。

          一个小小的十八顷,紧接着又有两家铁匠炉开张了。一家是郭孝文兄弟四人合伙儿开的,不知道人家通过什么渠道,反正打的法兰都运往上海了。另一家则是吉秀文的大兄哥(即赵靓女的亲哥哥)。这个岚县人,为了加工法兰,背进离乡,把户口迁到十八顷来了。

          他把所有家当都投在了锻造业上了。他的铁匠炉,紧挨着妹夫吉秀文。规模不大,只有一盘炉,四五个工人。他的产品也只有螺栓和法兰,可他干劲儿大,信心十足。着急了,常常有吉秀文帮忙,货走不动了,也是吉秀文的麻烦。

          不过,吉秀文从来不嫌他不怪他,毕竟是亲戚嘛,吉秀文大方着哩! 吉秀文跟张俊良合作了一年,两人没闹过任何别扭。可以说合作得很好。可是,自从吉秀文的大兄哥来了以后,吉秀文就打算跟张俊良分家了!

          其实,吉秀文是这样想的,大兄哥每次跟他合作,一般都是占他便宜,或者说是他愿意给大兄哥一点儿便宜占占。可吉秀文觉得,人家张俊良跟着吃亏就没必要了!人家又不沾亲不带故的,凭什么要吃亏哩?吉秀文也提出过大兄哥所占的便宜应该记在他的名下,可张俊良又不同意。他很仗义地说:“既然是合作,那就不要计较这些了!”吉秀文明白,张俊良确实不是个小气的人,关键是他自己过意不去。今年正好赶上上边儿鼓励办厂,吉秀文就对张俊良说:“兄弟,你该另起炉灶了!”

         张俊良跟他合作惯了,乍听这话,还反应不过来哩,就愣住了!

         吉秀文看看他,笑着说:“莫非咱两要合作一辈子哩?我看现在是个好机会哩!嘿嘿,首先批地片儿没人敢拦着!”

         张俊良就想起以前找村支书孙天明的事儿来,也笑了。

         吉秀文又说:“兄弟,咱把现在的摊子估估价,谁留下都行!”

         张俊良说:“我可愁办厂哩!那只好我留下了。”可是他思谋了一下后又说:“啊呀,这摊子值多少钱?要是太贵了,我可拿不出钱来!”

          吉秀文说:“那倒不怕。一个渠道是贷款,另一个,嘿嘿,就是给我写个欠条了!”

          张俊良说:“写欠条我倒是不怕,可不知道甚时候才能还情哩?哥,你看这样好不好?”

          吉秀文看看他,说:“咋样?你说。”

          张俊良说:“我是说,你照着我在这里的价钱,办个小厂给我不就得了?”

          吉秀文就骂道:“嘿嘿。你小子不傻呀,坐收渔利哩!”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却又立刻摇摇头。还自言自语道:“不行不行!”

          张俊良听见了,问他说:“甚不行?你说清楚些!”

          吉秀文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说:“我刚才想到你跟我大兄哥换一下不就行了?可又怕你吃亏!”

          张俊良听了,眼珠子转了转,脑子里想了一想说:“这样最好了。有什么吃亏的?”又说:“再说了,咱们可以长退短补么!”

          吉秀文见他愿意,也很高兴。站起来拍拍他肩膀说:“放心哇俊良,哥不会叫你吃亏的。”

          这件事儿,就这么敲定了。

          不久,张俊良就跟岚县人交换了角色,成为正儿八经的锤老板了!这样,十八顷村除了大队的锻造厂,还有三家私营锻造厂。厂长分别是吉秀文、张俊良和郭孝文。吉秀文快要忙死了,除了郭孝文家当铁匠炉跟他没关系,其他三家都用得着他哩!虽然张成也越来越能干了,可好些事儿还得人家吉秀文拍板哩!张俊良虽然单干了,可照样三天两头往吉秀文家跑,商量这商量那的,吉秀文觉得,只有出差才能清闲一些!

 

          孙天明对郭俊锋,却是越来越不满。

          有一次,他质问俊峰说:“我就不信了,同样是叮叮当当,私营的都赚钱,公家的就赚不了?”

          俊锋也很不客气,他说:“您老呀,什么方案都不批,还想赚钱哩?”这两年来,俊锋确实很苦恼,想到自己跟孙跃根商量好的措施,从来没有被孙天明批准,改革寸步难行,他特意找了回孙天明,提出来要辞职。

          孙天明却想起他一上台时的承诺。问他说:“你以前咋说的来?唵?”

          俊锋只好灰溜溜地出来。不过,俊锋没有撂挑子,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情绪装在心里,照样规规矩矩地工作。他想,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哇!

 

             兰兰分配到了县医院,成了一名白衣天使了。

            燕子去过她那里两次,有一次还是相跟着孙海威去的哩!兰兰看见姐姐终于又跟心爱的人走到了一块儿,心里特别高兴,不住声地祝福他们。孙海威所在的城关派出所离县医院很近,所以,在吃饭的时候就逗她说:“谁敢欺负我小姨子,姐夫给你做主!”燕子听了,就嗔怪地说:“咋会欺负哩?唵?”还锤他两拳头。

               俊锋看见父亲郭同柱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就跟家里人商量,不让父亲继续打铁了。兰兰有些担心,就领着父亲去她医院检查了一次。却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只是看上去越来越瘦了,背也略微驼了一些。

           郭同柱却不在乎,实在拗不过众人,才跟着兰兰去做检查的。

           回来后,他笑着说:“有钱难买老来瘦么!本来是好现象哩,你们却非要我去检查,嘿嘿,这不是好好地么?”

            周来风跟儿女们听了,笑着,也都放心了。

 

            最近,村子里有人传言说,新任县委书记跟愣五子是同学哩!

            孙天明不信,还真的去问他,却被愣五子呛了一顿。他说:“同学不同学咋了?他活他的,咱活咱的。”又说:“你是村支书,还是我叔哩,可我求过你么?嘿嘿,所以啊,你就不要劳心这个了!没用的!”

            孙天明碰了一鼻子灰,说再也不跟这个东西上话了!

            孙跃根却知道这是真的,就悄悄对愣五子说:“大哥,你找找他,给咱村儿要几个钱哇?”

            愣五子瞪了他一眼,不屑一顾地说:“没骨气!要去你们去。我才不会到别人下巴底下求涎水哩!”

 

            郭同柱不去铁匠炉以后,只好跟老婆周来风一起下地干活儿。他们家的地多,周来风原来算主要劳力呢!现在有了老头子带头,她感觉轻松多了。俊康有时候也过来帮忙,有时候全家人合作,干得很愉快哩!郭同柱当了大半辈子铁匠,干农活儿就不太在行。尽管他领着全家人,可应该做什么,还是得听俊康的哩!

           郭同柱慢慢发现,种地根本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来。他就重新搜寻出自己过去打铁的家当来,为人们打造起镰刀、菜刀和锄头来。虽然这几年铁匠炉越来越多,却都是打造螺栓、法兰的,没有谁再做这种不赚钱的营生了。郭同柱重点炉火,也算是填补了多年的空白了!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的买卖异常红火,十里八村听说老铁匠重新打造菜刀镰刀了,闻风而来。郭铜柱家,再一次门庭若市了!

 

(未完待续)

 


标签:水葫芦  大哥  而且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