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路遇

时间:2014-12-10 17:46:41   作者:徐燕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4538   评论:0

 

天阴沉沉的,树不摇,叶不动。闷得人几乎窒息,失去了大声说话的能力,像犬一样大张着口喘气,世界倒显得安静下来。

高中生小达背着鼓鼓囊囊的背包,挎着画夹,挤在汗流浃背的人群中间,进了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大厅,踮起脚尖,举着三角小红旗的导游已经在那里点名了,她烦躁地回头看了看大门口,那令人头大的弟弟还没来,她在心里默念着:我倒计时10秒钟,他们再不出现,我就不去了。

本来这个暑假是说好了全家去海边旅游的,可爸爸妈妈又临时接到了出差的任务,好事泡了汤,小达的情绪降到了零点。他们的家庭有点特殊,就像电视剧《家有儿女》的家庭模式一样,不同的是新妈妈和丈夫离婚带来了弟弟,爸爸因妻子病故带着女儿她,重组了一个新的家。家庭组建已经两年多了,小达已经度过了适应期,新妈妈和电视里的刘梅也有点像,大大咧咧,心地善良。只不过有时想念自己的妈妈,幸好有个小姨,妈妈的亲妹妹,和她视个频,微个信,好歹能缓解心中那一小片土地的饥渴。唯独不能好好接受的是弟弟小锁子,调皮好动还不算,话稠的就像雨后打成蛋的蚊子,谁从他跟前走过去,都要粘着“嗡嗡儿”叫个不停。好在他记吃不记打,心胸很宽阔,对小达的甩脸子和训斥都不在乎,还是走哪跟哪。新妈妈自然也知道儿子小锁子的脾性,这不,旅游计划一取消,怕他影响小达情绪,直接把他送到乡下姥姥家接受“再教育”去了,但是爸爸不这么想,他给小达和小锁子报了个两天往返的省内旅游团,私下里跟小达说,这一是可以让他们自己出去锻炼锻炼,二是让他们姐弟培养培养感情。嘁,小达心里不乐意,真老土,感情是两天可以诞生出来的吗?可微信里小姨也建议她去,唉,小达没辙了,心想,去就去呗,谁怕谁呀!

好像是上天在安排,当小达倒计时到8的时候,满头大汗的爸爸拉着捣蛋鬼小锁子出现在大门口。哼,还得专门去乡下接他,他什么级别啊,小达心里嘟囔着,也不和他们打招呼,一扭身,跟着队伍向入口走去。爸爸紧跑了几步,将小锁子塞在小达前面,用力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小达明白爸爸的意思,低头看了一眼他,这个六岁的小家伙正调动自己的五官向她做鬼脸,他雪白的皮肤被骄阳晒得粉粉的,翘鼻子头上沁满了晶亮的汗珠,像张开的折扇般的长睫毛覆盖着滴流乱转的大黑眼珠子,要想和这样一张脸发脾气还真有些不忍。小达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他的小圆肩,一起踏上了旅游中巴。

车子行进起来了,离喧嚣的城市原来越远,远山近水,粉墙瓦屋从眼前掠过,车内慢慢凉爽了,人们开始安静下来。

这时小锁子再也绷不住了,他往上推了推七彩瓜皮小帽,从小达手里要过矿泉水,“咕咚、咕咚”一气喝了个底朝天,接着,又从小达的包里翻出火腿肠撕开,塞进嘴里大嚼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几天不见,你饿死鬼附体啦!”小达揪着他的帽檐来回晃着,低声训斥起来。

“哎呀,”小锁子用力把满嘴的火腿肠咽下去,一脸痛苦的说,“姥姥他们家真抠门啊,没汉堡又没肉,还不给零花钱,咳!”

小达觉得他有点可怜了,但又故意嗔着脸说:“活该!谁叫你同意要去!”

“哎,不去不知道,一去真奇妙的事情也是有的!”小锁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提高了声音,为自己打开话匣子做着前期准备。

“嘘,小声些小朋友,不要影响别人休息哦!”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小达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袖T恤,戴着墨镜的年轻人正把食指竖在棱角分明的嘴唇上向他们示意着。

小达忙道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把小锁子压回到座位上。

小锁子头一次出来旅游,兴奋劲哪能说压就压下去,他非常不满意后面乘客的意见,于是站起身,扒在椅背上,学着功夫片里面大侠的眼神盯着那人,用故意压低的腔调说:“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让我不爽啊!”

后面的乘客被逗的笑了起来,并伸手摸了一下小锁子的脸蛋。在他伸手的时候,坐在侧面的小达无意中瞥见他袖子内泡钉护腕的小银帽一闪。练家子!小达心中一震,当她再想仔细看的时候,那手已经缩回去了。她装作拉小锁子,站起身,仔细看了一眼后面的乘客,那人正好把墨镜推上去,那浓黑的眉毛,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梁让她感觉非常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在哪里见过呢?坐回座位的小达无意中瞟了一眼自己背包露出一角的素写本,她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那不是自己画过十遍百遍的功夫偶像童小虎嘛,一阵狂喜涌上心头,要真是他,自己崇拜的影视功夫明星,这一行可太值了!但是又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达陷入沉思。小锁子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在乡下怎样和老牛大狗小猪搏斗的故事,后排那人也再不阻止他们,他身体略前倾,似乎在听他们说话。

旅游中巴驶下了高速,拐上了有些颠簸的盘山公路。烈日依旧火辣辣的蒸烤着,整车人都在左摇右晃,昏昏欲睡。忽然,“嘎”地一声,一个急刹车,大家都被惊醒了。司机把头伸出窗外骂:“想找死啊也不挑个地方!”

小达和小锁子坐在前排,视野很好,他们站起身,看到一个老年男人倒在车前,一个老年妇女正在拼力扶他。

可就在这时,停在半坡的的汽车开始往下倒滑,车上的人惊呼起来,开始乱作一团。导游大喊着让大家安静根本无济于事。

小达一步跳到车门前,用手动打开了车门,人们一窝蜂似的涌向车门,拉着小锁子的小达不由自主地第一个被推了下去。车失去了重量,下滑快起来,车上还没有下来的人呼叫不停。

就在这时,刚才坐在小达后排的黑T恤拨开人群,大步奔向汽车后部,伸出双臂推向汽车。汽车受到阻力,慢了下来,但还是下滑,那黑T恤的脚下踩出两道划痕。

小达二话没说也冲了上去,小锁子紧紧跟着,和那人并肩站在了一起。

司机叫起来:“是爷们的,往上冲啊!”

乘客们一哄而上,众志成城,稳稳的抵住了下滑的中巴,有人捡来石块顶在车轮下。

受了一场惊吓的人们缓过劲来,纷纷去斥责那一对挡车的男女。

小达和小锁子没有过去,他们和黑T恤站在路边的草地上,经过这一场和汽车的较量,他们成了朋友。当小达介绍了自己和小锁子之后,黑T恤略略想了一下说:“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不是游客。我单程,去到景区有事情的。你们叫我阿童好了。”

小达兴奋的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

小锁子在一边跳着打断了她的话:“我就是觉得我见过你,你告诉我,我在哪里见过你?”

阿童好像非常喜欢小锁子,他蹲下身子,用双手把小锁子举过头顶,连连说:“在这里,在这里,在天上见过我!”

小达拉住正要继续闹的小锁子,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素描本,翻到有童小虎特写的的那一页,小锁子愣住了,阿童自己也愣住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在照镜子,他迅速的翻着一张张栩栩如生的画页,激动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这是怎么回事?”小锁子伸手在阿童眼睛上沾了沾,送进口里尝了尝,有模有样的说:“甜的,证明你真的是我家老大的偶像啊!”

阿童合上本子,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们先不要问这个好吗?”

小达和小锁子对他的回答显得有些失望。

这时,导游在那边招呼大家上车了,他们一起向停车地跑去。

他们到车前时车子已经发动,人们正在排队上车,小达发现刚才挡车的一对男女也排在队伍里,人们还谦让着让他们先上。

小锁子嘴快的不得了,他先叫起来:“哎哎,这又是怎么回事?我们这里怎么添了两个挡路的?”

导游笑着拍了拍小锁子的头说:“小兄弟,你们不知道,这是一对可怜的老夫妻,老伯伯得了绝症,想到咱们那个景区故地重游,可是他们没报上团,晚了怕老人维持不了几天了,所以才坚持等在路口挡了车。团里人都同意加他们两个,我想,你们三个大英雄肯定也是赞同的了?"

“噢,原来是这么一回子事!”小锁子学着大人的样子嘘了一口气,回头望着小达和阿童。

“你都替我们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小达不满的回了导游一句。

阿童带着墨镜低头走在后面,仿佛有什么心事。

到了车上,重新调整了位置,阿童自告奋勇的让出了座位,让那位老人坐在他那里,他和小达坐在前排的两人座位上,小锁子坐在了他的腿上。小锁子觉得有点不舒服,心中对挡车的人一点好感也没有,便不停的转头透过两个座椅的缝隙瞪那个老人,当他心里数着瞪第二十遍的时候,偶然间和那老人的目光相对了,老人的眼神让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那目光尖锐、阴冷,咄咄逼人,丝毫不像一个病的要命的老人。小锁子立刻安静下来,小脑瓜迅速的思忖着该不该把自己看到的告诉小达,这样想着,他欠身又看了一遍,发现那老人眯着眼睛,头向后仰着,面色苍白苍白的,他松了口气。这时,小达拍了他肩膀一下,用训斥的口气说:“你脖子上安转轴了?怎么坐在别人身上还不老实!”

小锁子看着自己心目中的老大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底气足了,他嘿嘿的笑了,附在她的耳边把自己刚才看到的小声嘀咕了一遍。没想到小达这回没训他,反而用赞许的眼神把他扫了好几遍,这使他刚放松的那根筋又紧绷起来,干脆站在小达和阿童的中间,面朝后脸对脸的监视起后面的老人来。可让他失望的是那老人一直没有睁眼,维持现状的到了他们旅程的第一个景点。

小达他们下了车,山里的气候凉爽宜人,看着隐在林中的亭台楼阁,听着不远处传来的潺潺水声,小达和小锁子忘却了路途的颠簸劳累,拿出相机开始一通狂拍,一直到不开闪光灯就拍不成的时候,小达才收手,这时才发现自己手机上有十几个导游打来的未接电话,她忙招呼在小溪里抓鱼的小锁子上来,拉着他加快脚步往停车场边的宾馆跑去。

靠山的宾馆早已灯火通明,站在大厅门口的导游看到小达他们,气的哇哇直叫,具体叫的什么小锁子没听清,唯一听见一句的是,晚饭已经开过了,你们自己解决吧!他手中装着小鱼的塑料袋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他咧咧嘴巴,做出了一个要哭的表情。忽然,一阵悦耳的口哨声传过来,循声望去,只见不远的花坛旁阿童捧着两个快餐盒正向他们微笑。小锁子立刻来了精神,弯腰拾起正在淌水的塑料袋往小达怀里一塞,飞快的奔跑过去,接着,他又快速的折返回来,手里拿着那有鱼有蛋的餐盒。

阿童紧跟着跑了过来,他显然被小锁子的速度给惊住了。他弯腰检查小锁子的鞋子,探究的拍拍他的腿,小达说:“别看了,他天生跑得快。”

小锁子开始大口吃饭,他满嘴塞着饭粒呜哩呜噜地说:“学校高年级的同学都跑不过我,我家老大的画的画,在全省全国都拿过一等奖!”

阿童很认真的说:“看来我新结交的朋友是两个有真本事的人喽!”

“那是!”小锁子还要继续往下说,无奈嘴里塞得太满,一下噎住了,嗝儿的一声打了一个大大的嗝。

三人一起笑了。

一轮圆月拨开云层露出脸来了,皎洁的月光如流水般的从窗外倾洒进来。小锁子出去找阿童玩去了,小达没有开灯,独自躺在床上用手在空里搅动着,仿佛在拨弄一泓平静的池水。忽然,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地响起了,小达一听声音发出的部位就知道是谁,她忙起身开灯开门。

小锁子披着浴巾一下蹦了进来,连声说:“老大老大,我有重大发现!”

小达习以为常的笑笑说:“你不是找阿童玩去了吗,能有什么好发现的!”

小锁子却神秘的说:“还没来得及去,你猜我就发现了什么?”

小达不耐烦的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小锁子压低了声音说:“我放,我放,我看见那个病老头下楼了!”

小达失去了兴致,边返身往床上躺边说:“我以为是什么,下楼?谁不下楼啊!”

“关键,”小锁子凑近了小达,“他下楼不瘸不拐,走得贼快,那老婆婆跟在后面。我这神探柯南的眼睛没看错,他们果然是坏坏!”

小达听罢,倏地坐起身说:“我们去找阿童说一下。”

小达话音未落,小锁子已经冲出去了。

他们推开阿童虚掩着的房门,只见一屋子的月光,窗户开着,窗帘被风吹得如同蝴蝶的翅膀,一上一下翻飞着,空无一人。两人不约而同的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宾馆外的小广场空寂寂的,远处的树丛隐在夜色里,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小锁子像泄了气的皮球正想瘪下去,被小达推了一把,他立刻来了精神,顺着小达手指的方向,看到在停车场旁边的柳树林里有人影在动,于是,两人下了楼,悄悄跑了过去。

他们扒开低矮的柳树丛,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在一块小空地上,有三个人:老头,老婆婆,阿童。只不过那老头已不是白天那病恹恹的样子,他像老鹰般的扎撒着双手,随时都有扑上去的架势。那老婆婆也一改白日那可怜巴巴的表情,凶煞般的板着脸,对着阿童声音严厉的喝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回不回去?”

阿童也用同样强硬的口气回答:“我也再回答最后一遍,不回去!”

话音未落就见那老头扑了上去,阿童像小鹿般闪转腾挪,老头就是进不了身,气的哇哇直叫。忽然,那老婆婆像柴狗一样扒到阿童身上,老头一见机会来了,立刻窜上去抱住阿童。

小达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伸手抓起身边的石块,一扭身却发现小锁子不在了,稍一迟疑,就见那三人的脚边爬出一条白白的大肉虫般的东西,就在他们一愣的当口,那“肉虫”扑到老头的脚上重重的咬了一口,老头“啊”的叫了起来,小达乘机大叫起来:“阿童!阿童!你在吗?我们过来了!”

那两人一听,迅速放开阿童,扒开树丛,向宾馆方向跑去。

阿童愣在那里。小达跑了过来,爬在地上的小锁子掀掉裹在身上的浴巾,一骨碌站了起来。

“是你们啊!”阿童重重的舒了口气。

小锁子一个劲儿地“呸呸”吐口水,叫着:“那老头的脚真臭,八成100年没洗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我家老大的功夫偶像童小虎!当然,也是我的。你说,是不是!”

小达把小锁子拉过来,小声阻止说:“别胡闹,人家不愿意说别缠着了。”

阿童默默地站着,但表情已经趋于原来的平静和坚毅。少顷,他伸手拉住小达和小锁子的手说:“好吧,我讲给你们听。”

月亮又躲进了薄薄的云层,周围显得暗淡下来,可以听见风摇动草叶的声响和草虫的鸣叫。

小达和小锁子坐在阿童旁边,听他慢慢的讲。

“你们说的不错,我就是童小虎。主演过几部功夫片还有电视剧。我练的是童子功,不像有些演员那样花拳绣腿,靠威亚拉来吊去。可能这也是我有许多粉丝影迷的原因吧。我出生在武术世家,家底殷实,我们家办了武术学校,武馆,但是父母坚决反对我去演艺界发展,希望我子承父业,可是我不想这样,我有我的理想和目标,我想做李小龙,李连杰那样的功夫巨星。何况家里有两个姐姐在打点一切事情,我的父母还是死抱着传男不传女的老传统,这次就是装病把我从外景地的节目组骗回去,没谈拢我就走了,他们追了出来,我不想扩大影响,但可能这次做不到了。”阿童停止了讲述,站起身,叹了口气。

小达也站起身,没想到别人看来那么风光的明星也有说不出道不明的烦恼,她有些同情起阿童来。这时,旁边小锁子拍着胸脯说:“我们来帮你,就凭我和老大的智商,还对付不了那两个老顽固!”

小达推了小锁子一下说:“你别这么无理,到底他们是阿童的爸爸妈妈。”

小锁子正要争辩,一阵脚步声传来,他们忙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衣冠不整,头发蓬乱的年轻女孩向这边跑来,小达眼尖,认出这是他们旅行团坐在旁边座位上一直靠在男友肩膀上的那个女孩。那女孩也看了他们,先是吓了一跳,接着一把拉住了小达的手,哭着说:“快跑,坏人,抢劫的坏人,追过来了!”

阿童扶住那女孩的手臂,镇静地说:“别怕,怎么回事?”

女孩泣不成声的说:“我和我朋友在坡上说话,树林里出来三个坏人,抢了我们的手机和钱包,还要强暴我,我朋友拼死拦着,我逃出来,他,他们追来了!”

正说着,杂乱的脚步声近了,几个身影出现在眼前。两个人扭着不断挣扎的女孩的男友,一个身材高大戴着长檐帽的男人跑在最前面。

阿童依旧很平静的对小锁子和那个女孩说:“你和这个姐姐快跑,到宾馆去报警!”

小锁子应了一声像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女孩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阿童双手抱肩挡在那些人前面。一转眼那个长檐帽已经跑到了跟前。

“滚开!”他叫道。阿童二话没说,一腿扫过去,长檐帽“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妈的,从哪里冒出来的多管闲事的!”抓着女孩男友的其中一个大个子骂着扑了上来。阿童轻巧的往旁边一跳闪开,大个子扑了个空,趔趄了几步。

这时长檐帽从地上爬了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尖刀向阿童刺去。

“小心!”小达忍不住叫道。

阿童稳稳的站着,像一块沉默的石头。刀尖就要碰到胸脯的刹那,他猛地伸手把长檐帽的手腕抓住了,长檐帽拼力往回抽,阿童的手如铁钳般死死夹住纹丝不动,大个子趁机冲过来向阿童的腹部踢去,阿童看都没看抬腿相迎,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大个子“哎呦”一声单腿跪在地上。阿童一翻手腕,长檐帽握刀的手便背在了后背上,疼的直咧嘴,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小达目睹此情此景,勇气倍增,从地上拾起小锁子丢在地上的浴巾,一下子蒙在愣在那里抓着女孩男友的小个子头上,女孩男友趁机挣脱出来,挥拳就向那家伙打去,小个子被打的连连后退,脚下被石头一拌,“扑通”一声坐在地上,被两人扑过去死死按住。

一道道雪亮的手电光照亮了树丛和地上的石子,随之脚步声纷至沓来。

“姐,姐姐!我们的增援部队来啦,你们要顶住啊!”小锁子的声音,小达第一次听到小锁子叫她姐姐,不知为什么,泪珠不听话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接下来警务室的事情有点麻烦了,战斗的参与者们在那里写证词,按手印,一直延续了很长时间。但小达和小锁子始终都是亢奋的,他们经历了有生以来许多的第一次,像拍警匪片一样,像看武侠小说一样,而且和偶像在一起。他们一左一右的站在阿童的旁边,小达的眼睛睁得老大,并且很少眨动,因为她怕错过什么,小锁子更是跃跃欲试,问一答十,把办案民警搞得苦笑连连。

回到宾馆已经很晚,但大厅里灯火通明,旅行团的所有人还有工作人员都聚在那里,或坐或站,阿童的父母被围在中间,母亲眼睛红红的,刚哭过的样子,不用说,大家什么都知道了。

他们一出现,阿童就被围上了,有人要求合影,有人要求签字,他机械的做着这些事情,脸上的微笑在小达看来就像宣传海报一样,一点活力都没有。

小达和小锁子像局外人一样站在圈外被冷落在那里,只好悻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俩的此时的心情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根本没睡着的小锁子一骨碌爬起来,拉开房门,只见阿童微笑着站在门口,他欢呼起来。

阿童走进来,坐在沙发上,小锁子和小达坐在他的旁边,三人忽然都默不作声了,不知该说什么好。还是阿童打破了沉默,他依旧微笑着说:“明天要分手了,我特意来跟你们姐弟道个别。”

小锁子噘着嘴说:“我最讨厌分手了,我们刚认识,我不想让你走!”他说着爬到了阿童的身上。

小达拉住小锁子说:“锁子,别闹!”

阿童搂着小锁子说:“没关系,他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我小时候也这样淘气。”他突然话锋一转,“我看过一本漫画书,名字叫《雪人》,我姐姐给我买的,我很喜欢,我给你们讲讲啊?”

小锁子立刻安静下来,小达用双手托住腮帮。

“有一个小男孩在下大雪的时候堆了一个大雪人,用橘子做鼻子,用煤球做眼睛,还给它戴上帽子围上围巾。到了夜里12点,雪人活了,男孩激动极了,请雪人到家里做客、参观,还和它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雪人拉着男孩出了门,迎着风,一起飞到飘着大雪的天空上。他们飞呀飞,飞过冰雪覆盖的原野,夜幕笼罩的都市,一直到天边出现一抹红霞的时候才回到家,男孩在院子里恋恋不舍的和雪人告别,回到自己床上。第二天男孩醒来,冲到屋外,却发现雪人不见了,融化的小雪堆里只留下橘子、煤球、围巾和帽子。”

阿童停下不讲了,扭头看着漆黑的窗外。

小达问:“故事完了吗?”

阿童点了点头。

小锁子睡意朦胧的咕哝着:“这是什么故事嘛,结尾一点也不好玩。”

阿童轻轻把小锁子放到沙发上,踮起脚尖走到屋外,小达跟过去,站在门口看着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清晨手机的闹铃声把小达从梦中叫醒,她揉着眼睛,推醒了胡乱睡在沙发上的小锁子,没洗漱就出了门,他们想去看看阿童。

阿童的门敞开着,里面坐着他的父母,一脸沮丧的样子。

“老伯伯,阿童哥哥哪?”小锁子焦急的问。

“走了,不知什么时候。”装病的父亲看了他们一眼,背起旅行袋,母亲也站了起来。他们面无表情的从小达和小锁子的身边走过,出门,下楼,不知他们是不是还要找下去。

小达和小锁子心情沉重的走了出来,一抬头,突然发现阿童正站在他们面前,披着阳光,充满朝气的样子。他们惊呼起来,小锁子跑上去,一下跳到阿童的身上。

“你这就要走吗?”小达看到阿童身后的背包,不舍的问。

阿童点了点头说:“还记得昨晚我给你们讲的雪人的故事吗?其实,我们身边都有一个或者几个雪人,它就是我们的亲人或意外相遇的人,大家相处的很愉快或者不那么愉快,他总有离去的那一刻,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挽不挽留。”

小达忽然想起自己的母亲,鼻子酸酸的,她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她把小锁子抱下来,搂在自己胸前。

阿童笑着接着说:“我就算你们旅途中的一个雪人吧,现在,我就要融化了。”他挽起袖子,从手腕上解下那明晃晃的泡钉护腕,递给小锁子,又从背包里取出那本《雪人》的漫画书,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小达。然后一转身,迎着朝阳向前走去。

小达和小锁子拿着阿童,不,童小虎送的书和护腕,目送他们的“雪人”融化在晨起的阳光里。


标签:家有儿女  电视剧  海边旅游  踮起脚尖  爸爸妈妈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