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长篇小说《黑铁匠》27

时间:2014-12-12 17:13:26   作者:水葫芦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1146   评论:0

黑铁匠

文/水葫芦

(二十七)

 

           张成跑了一年多采购,跟史家岗的采购史七毛成了好朋友。

           这中间,张和平起了牵线搭桥的作用。张和平家与史七毛家几辈子都是邻居,两人又是同岁,一起玩土长大的。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几年,张和平坐牢以后,史七毛没少照料他的一家老小。既出钱又出力的,非常够朋友!当然,村里头还有好多亲朋好友都帮助过张和平家,这让他觉得既欣慰又愧疚!

           他出狱后,为了报答亲朋好友和乡亲们,就找到了村支书说:“我得好好干活儿,好好做人哩,要不这辈子都无法报答大家了啊!”说着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给村支书张元凯磕起头来!

           张元凯虽然见多识广,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赶紧过来搀扶,而且呵斥他说:“咋这样哩!唵?从哪儿学来了这一套?”

           张和平爬起来,流着泪说:“支书,我可是真心的!”

           张元凯说:“再真心也不能这样啊!谁受得起哩?”

           然后,就问张和平有甚想法。

           张和平赶紧说:“哪里还有想法哩,我以为这几年已经家破人亡了呢?没想到全家人都好好的,这可全靠大伙儿帮助哩!这回出来呀,如果还不能知恩图报,拿我就成了牲口了!支书,我以后全听您的,叫我干甚我就干甚!”

           村支书张元凯就让他重新回到了铁匠炉上,替史七毛开那辆工具车。

           这几年,史七毛当上了大队铁匠炉的采购,他跟吉秀文也是好朋友哩!他们相跟着太原、大同到处跑。也常常合作。铁匠炉上有一辆工具车,是大队花钱买的。原来的司机张喜根患了脑血栓,不能动了。村子里除了史七毛,再没有人有驾驶证。其实,村子里没有驾照也不要紧的,可老百姓觉得开汽车不是闹着玩儿的,谁也不敢上去试试。所以,史七毛出差了,这辆车就搁在铁匠炉的院子里,史七毛回来了,就开着它干些事情。人们就说:“这车呀,成了史七毛的专车了。”张和平原来只是开拖拉机的,可是,他上去一试,就把车顺顺当当开走了,转弯儿,倒车都没问题!不知道是张和平灵泛,还是拖拉机和汽车差不离儿,村支书张元凯立刻就同意张和平做这辆车的主人了。常言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在对待张和平的问题上,张元凯确实比较开明!

          张和平顺利地有了工作,有了收入。他不会忘记难兄难弟张成,当他听说张成当采购不是很开心,就对史七毛说:“张成是我好兄弟哩,你可要帮帮他。”

          史七毛也是仗义的人,当下应允。而且,很快就领着张成出去了几回。

          史七毛带徒弟的方法跟吉秀文截然不同。他比较直截了当,无论到哪里,总是领着张成情人吃饭喝酒,张成就认识了好多煤矿的领导,而且,与一些性情相投的,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张成很感激,他觉得史七毛比吉秀文强多了。

          吉秀文说是在锻炼他,其实,那是在留一手;而史七毛却真心实意,毫无保留。张成觉得吉秀文总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史七毛却没有掖着藏着。所以,张成跟史七毛尽管接触不多,彼此的感情,却远远超过了与吉秀文。

           张成也知道,自己的进步,张和平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每次去史家岗,他总是把史七毛与张和平约在一起,三人总聚一聚,边喝酒边聊,总是无话不谈。

           张和平出狱后诸事顺遂,本以为快要过上好日子了,不料老母亲突然去世了。老太太虽然走得安详,前一天还好好的,这天早晨却起不来了。张和平一边儿哭着一边儿背着母亲往公社医院赶。呀一边儿小跑着一边儿呼喊着母亲,可母亲答应着答应着就不做声了!胳膊身子也好像变软了,张和平意识到了什么,他就哭出了声。医院是到了,医生也见到了,可人家看了看,让他赶紧抬回去。张和平骂了一声医生,然后失声痛哭。真是子欲孝亲不待啊!

          张和平母亲出殡,张成也去了。

          看看张和平的处境,张成感觉到自己还是很幸运的。他还觉得自己也应该向张和平那样,也要懂得知恩图报。他觉得不管咋样,自己欠众人太多了。比如妻子,父母和女儿们,比如孙天明和长腿文文,比如俊锋和铁匠炉上的弟兄们!这些人对自己都不错,他们都没有小看自己,还让自己当了采购!即便是吉秀文,他也觉得应该记人家好哩!哪怕他真的有点私心,怕自己夺了人家饭碗,那也是正常的心理呀!他觉得最应该感谢党是妻子刘花花了,正如人们说的,她可是个难得的好女人啊!多少坐牢的人,出来后早就妻离子散了!可自己却什么都是好好的,这到底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呀?张成想,这辈子,可不能再做错任何事儿了,如果再错一回,那可就对不起任何人了啊!

          从史家岗往回走,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他决心好好干,报答村里、家里,报答所有爱他,宽容他的人!

 

          十八顷举行了第一次公开选举。

          原来的大队部给了铁匠炉,现在的大队部院子太小,所以,村支书孙天明,代理村长孙跃根就让人们在大队部门口的场地上,专门搭起了一个台子,准备公开民主选举村长。这次选举,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代理村长孙跃根,另一个就是锻造厂厂长郭俊锋。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郭俊锋根本没有竞选村长的意思,他只关心他的铁匠炉。这次选举,所以有他名字,不过是需要一个陪选的名字而已。孙天明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陪选也不能写个疯补年哇,总也得像回事儿哩!唵?你即便没得票,也不要因此觉得不光彩什么的。唵?”俊锋就笑了,他觉得这选举真是有意思哩!

           投票那天,公社书记赵志浩都来了。而且还讲了话。人们对赵书记的讲话倒是很在意哩!下来的时候,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说,这个赵书记呀,就是当年南山游击队队长赵先成的儿子哩,将门虎子啊!有人说,人家才三十来岁,虽然年轻,文化却高的很,据说是大学生哩!众人听了,都点点头,表示相信。又有人说道,你看看人家讲话不用稿子,讲出来却一套一套的。另一个人说,他爹当年是“草上飞”,也算是武将哩!他可是该门风了,成了文官了!有人就接过话说,这才说明人家既能文又能武啊!

          孙福宝听了众人的话,就不无感叹地说:“咱村儿也出了个大学生哩,就是我那堂弟宝宝,可惜做教书先生了!”

          侯胜海说:“你以为谁也能当官儿哩?嘿嘿,祖坟里还得有那风水和德性哩!”

          孙福宝听了,就不高兴了。骂他说:“你娘的,天生奴才相!忘了那句话了?‘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

          侯胜海也不客气了,还嘴道:“撒泡尿照照你那样子,还当皇帝哩?呵呵,当个屎巴牛还差不多!”

          孙福宝说不过人家,就挽挽衣袖想动手,却被人们拦住了。

 

          选举很顺利,选举的结果,孙跃根正式当上了村长。人们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都说这个后生不赖,当代理村长期间,就给村子里办了不少好事儿哩!所以,村里人才一致投他的票。

 

          郭小林的贵州媳妇儿给他生了个儿子。

          小林他娘快要高兴坏了,老太太伺候媳妇儿比伺候闺女还要仔细认真哩!她又是煮鸡蛋又是擀豆面,还叫来了张环元把那几只老母鸡也杀了。张环元本来是村子里杀猪宰羊的把式,老太太叫他杀鸡,他照样很乐意地来了。这主要是几十年来,他们两家处的关系好,年轻时候闹红火,两人还唱过二人台的歌曲哩!所以,老太太叫他,他哪敢不来?他不光杀了鸡,还帮着老太太炖好了一只哩!老太太也留他吃了饭,还给她喝了二两酒哩!老太太虽然六十多了,可身体还挺好的。伺候媳妇儿,给孩子洗尿布这些活儿,她一点儿不愁。还喜欢抽空儿抱抱孙子,经她这么一弄,小孩子就变得不听话了。一往炕上放他就哭,抱起来还得不停地摇晃哩!

          小林就对母亲说:“娘,你不是说过,小孩儿不能惯么?你看看,这孩子可是你给惯坏了!”

           老太太却根本不听,她照样摇着小孙孙,还斜了儿子一眼。

           小林的贵州媳妇儿看看这母子俩,就笑了。她对小林说:“咱妈想怎样就怎样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小林也笑了。她对媳妇儿说:“我是怕累着咱娘哩,你看看,老太太还不领情哩!”

           小林媳妇儿说:“我们那儿,才不把坐月子当回事儿哩!你们山西人哪,就是娇贵!”

           小林娘听见了,反驳儿媳妇儿说:“不是娇贵,坐月子容易落下毛病哩!就得好好对付哩,不然就是一辈子的麻烦哩!”又说“我这指头一遇到天阴下雨就疼痛,就是小林月子里纳鞋垫儿落下的,多少年了,都好不了!”老太太还把手神给媳妇儿看看,继续说:“看上去好好的哇,可就是不耐了!”

          小林就笑了。他的媳妇儿对婆婆说:“妈,我们就听您的吧。”

          小林说:“你咋老师妈妈妈的,咱娘听不惯!”

          媳妇儿就赶紧改口叫了声娘。

          老太太却笑着说:“叫甚也一样哩!”她看看儿媳妇儿,再看看小孙孙,欢喜地说:“你看咱这娃娃,小脸儿又白又嫩的,多好看呀!”

           小林看了看,对着媳妇儿开玩笑问:“有句话咋说来?”

           贵州媳妇儿摇摇头。

           小林就笑着说:“老婆是别人家的好,娃娃是自己家的好。”

           贵州媳妇儿立刻就恼了!

           老太太朝着儿子脊背上就是两巴掌,还骂他说:“叫你胡说!叫你胡说!”

           贵州媳妇儿就高兴地笑了。

 

           国庆节这天,俊锋跟秀梅结婚了。

          他俩说好了先办酒席,再补办结婚证。国庆节前后几天,十八顷全村人几乎都在为这件事儿忙碌着。他们把郭铜柱家屋里屋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巷子里都没有一点点儿垃圾。他俩的婚礼,最出彩的一是人多红火,几乎全村人都来祝贺了,这与郭同柱为人处事有关,与俊锋聪明能干有关,与新郎新娘都是本村人有关。二是公社书记赵志浩亲自来祝贺。其中的奥妙,村里人当然不知道了。其实,就是俊锋,也是没想到的。选举村长那天,他们才算真正认识,选举结束后,赵书记来到几个铁匠炉看了看,只不过对集体企业更加关心一些,跟俊锋谈话更多一些。虽然赵书记对俊锋好些观点与看法表示赞赏,两人谈得算是投机,但毕竟只有几十分钟啊!虽然新村长孙跃根,无意中把俊锋国庆节结婚的消息透露了出来,虽然赵书记说过如果有空一定来祝贺的话,但没有谁当真的,就连村支书孙天明也没有在意。

         可人家真的就来了。事宴的大总管长腿文文慌忙跑过来问孙天明该咋样接待人家。孙天明的脑子里,也一下子空白了。

         长腿文文只好自做主张,把赵书记安排在了紧挨着首席的那一桌,让村干部们陪着喝酒。可是,赵书记只是在新人及家长敬酒时才喝了几盅,长腿文文提议让赵书记讲两句,赵书记只好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他的讲话,不仅换来了全村人的掌声,也赢得了大伙儿的心。人们议论说:

       “赵书记跟李书记一样,看得起咱老百姓哩。”

      “是啊,这才是咱们的父母官哩。”

      “毛主席号召的,同吃同住同劳动嘛!”

      “跟着这样的领导,咱愿意好好干哩!”

          赵书记听见人们这些话,有些不好意思滴说:“大伙儿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说句实话哇,我们还做得很不够哩!”

          吃过饭,他就跟孙天明等人来到了大队部。一进来,就是谈工作。他说:“我已经跑了九个村子了,你们村算第十个哩!”他让孙天明把村子里近年来的承包情况作了介绍,一边儿问还一边儿记在了随身带着的小本子上。接着又说起铁匠炉来,问孙天明,集体的,私有的咋样经营?总共有多少种产品,销售到哪里?盈利有多少?是不是已经贷款?等等。应该不算开会吧?可比开会还要时间长哩,一直谈到天黑!

         孙天明回答时,总是有些担心害怕!他知道这几年,大队的财产越来越少了,铁匠炉虽然还在,也是赚不了钱。虽然全公社每个村子都差不离,但自己是不是有责任?他也弄不清了!所以,每回答一件事情,他都会抬眼看看赵书记,表示出战战兢兢的样子。人们觉得,赵书记也问累了,孙天明也回答累了。

          刚刚送走了赵书记,郭同柱就亲自上门请他们吃饭。上了岁数的干部们,谁也懒得去了。只有 孙跃根跟郭同柱去了。进了郭铜柱家,好些人就围住他,七嘴八舌地说道:

       “你今儿还没有好好喝酒哩?”

       “对呀,你可得好好喝酒哩!喝了酒还要闹洞房哩!”

       “当上了村长,可不能脱离群众啊!”

       “嘿嘿,要是这样,下次就不给你投票了!”

         男男女女一大群人簇拥着他,宁是把他按到了酒桌上。后生们都高兴地过来陪他。他们说前年俊才结婚时,闹洞房就没闹好,全是燕子跟兰兰那两小姑子,可会保护她们的嫂子了!这回呀,只要村长把这两个丫头镇住,咱们就好办了!

          孙跃根一边喝着一边儿说:“好,到时候看我的哇!”

          他一个挨一个地碰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喝得脸红红的,眼睛也痴呆呆的了。要不是他父亲孙能忠过来瞪了她一眼,还没人管得住他哩!

         闹洞房的时候,孙跃根早已经躺在郭同柱的大炕上呼呼睡去了。

         几个后生过来叫他,哪里叫得醒?

         果然,没有孙跃根,燕子跟兰兰保护着嫂子秀梅,后生们看见漂亮丫头挡驾,谁也不敢造次,他们甚至连炕沿边儿都接近不了。只是在门口哇哇地叫着:

        “哪有你们这样的哩?唵?”

        “闹洞房是老辈子留下来的习俗,你们两个丫头片子,咋拼命地阻挠哩?”

           燕子说:“嘿嘿,不怨自己没本事,倒怨起我们来了?嘿嘿!”

           兰兰说:“就是么!有本事过来!过来呀!”

           这姐妹俩,一个手里晃动着鸡毛掸子,一个手里握着笤帚。还不时地朝着后生们扮个鬼脸儿,嘻嘻地笑着。

           俊锋跟秀梅有两妹妹罩着,没事儿人似的,俊锋斜躺在崭新的被褥上,悠闲自得地跟秀梅说笑着。俊锋偶尔看看这些后生们,那眼神颇具挑逗色彩,分明在说,呵呵,有人呵护着,真好呀!

           不过,秀梅倒是大方,一会儿一把糖,一会儿一盒烟地往地下扔。每扔下来的时候,年轻人们就抢起来,屋子里顿时乱作一团,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后生们有烟抽,女孩儿们有糖吃,也就不那么火气大了!可是,他们依然不肯善罢甘休。他们盼望着燕子和兰兰出去,或者是放松了警惕,他们就会一拥而上,让一对新人出个好节目瞧瞧!

          郭同柱跟周来风,今天也是穿戴得整整齐齐的。

          两人一天都忙碌着,没有坐一会儿,可也不觉得累。人在高兴地时候,精力也就旺盛了!

          郭同柱在院子里走到这儿转到那儿的,两只脚也不感觉疼痛了!周来风则是过上一会儿,就来到新房跟前瞅瞅。只是她的个儿矮,后生们姑娘们站在门口,像一堵墙壁,屋子里的情形,她就什么也望不见。

         一个丫头回头看见她,就说:“大娘,你家两丫头太厉害了,弄得人们洞房也闹不成!”

         周来风就笑了。她说:“她们才两个人,就能挡得住你们?”

         另一个丫头说:“她俩手里有鸡毛掸子哩!”

         周来风笑哈哈地对她们说:“不就是鸡毛掸子么!又不是红缨枪!”

         这话提醒了年轻人,众人叫喊着,一齐冲了过去。燕子和兰兰哪里打的过来,立刻就缴械投降了。紧接着,周来风就听见了俊锋跟秀梅的叫喊声,于是,她赶紧躲开了。

 

         婚后的俊锋与秀梅,只休息了五六天,就各干各的事儿了。

         秀梅的养鸡场新买了一批鸡仔。她估计这批优种鸡仔,明年春天才能产蛋哩!

         她的河北亲戚们,在她婚礼后不久来了一回。亲自传授了她一些防疫的知识和办法。他们还告诉秀梅说:“养殖业必须把防疫工作做好了,不能图省钱,不能有侥幸心理。否则就会得不偿失!”秀梅一一记在心里。

         秀梅知道,上次就是为了省点钱,结果因小失大了!吃一堑长一智嘛,秀梅再不敢那样了。

          亲戚们还对她说:“我们那边儿,养殖业种植业越来越丰富多彩了。过段时间,你试着养养野鸡、珍珠鸡什么的。这些特色品种,不需要太大规模,收益却不错呢。你要是有资金和精力,我们可以提供种鸡,培训技术,收购成品,一条龙服务。”

        秀梅听了,非常高兴。她把这些都告诉了俊锋,俊锋也表示支持她。可是,俊锋发现,因为太劳累,秀梅回到家里,常常是一挨枕头就睡着了。俊锋就很担心她的身体。于是,给她出谋划策说:“你是当厂长的,厂子大了,可不能再这么干了。得多雇些工人哩!”

        秀梅说:“多一个工人就多一份儿工资哩!”

        俊锋就提议让两边儿的大人们都去帮助她。秀梅就笑了!她说:“你咋想的?是不是想让老爹老妈的白给你干哩?唵?”

        俊锋立刻脸红了。秀美过来羞他,两人就滚在一起了。

 

 

(未完待续)

 


标签:水葫芦  张和平  村支书  朋友  毛家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