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奴隶娃子

时间:2015-02-17 22:05:04   作者:timbernerslee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4221   评论:0

     在部队农t接受再教育以后,我被发配到小凉山工作。记得,当所乘的长途汽车进入小凉山地界以后,坡路越来越陡,车速越来越慢。驾驶员频繁的换档和加大油门,使得汽车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一阵阵的向前猛窜。公路十分狭窄,弯道又特别多,碰到对头车时,两车相距仅只几十米,我们上坡的车子必须后退到稍微宽一点的路段,让对头车缓慢的走过以后,才能继续前进。我时时担心车子失控,本能的盯着路沿下方的悬崖峭壁。快要到坡顶时,突然有个年轻姑娘开始抽泣,哭声越来越大。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大妈关心的问她:姑娘,是不是晕车难受?这一问,居然使她嚎啕大哭起来,她抽噎的说:不是晕车。大妈继续问:那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呢?可能她发现周围的乘客都用关切而又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也可能她习惯用哭泣和倾诉来宣泄心中的不悦,她解释说:我来看未婚夫,没有想到,他居然在环境如此恶劣的地方工作,我心里一时难受,就哭起来了。她的这番表白,令人不寒而栗,此时才意识到,我将要无限期的在这不毛之地生活了。

    到县人事科报到以后,被安排到招待所暂住,无事可做便到处溜达。县城很小,在公路的东西两边有几幢房子,分别是县革委会、武装部、百货公司、银行、邮电局和招待所,职工都住在单位里。为了有点县城的样子,在南北两端分别搭建了10来间简易的干打垒土屋。南端的土屋搭建较早,称为老街子,居住着一些政府安排的穷苦农民。北端的土屋搭建稍晚,称为新街子,居住着从外地邀请来的手工业者。正在游荡时,见一伙人举着红旗和一块贴着喜报的木板,喊着口号,敲锣打鼓的向县革委会走去。为了消磨时间,我跟着去看热闹。队伍到达县革委会以后,此时已有几个穿军装的军代表在门前等候,队伍中走出了一个领导样子的人,对着喜报严肃而又大声的念道;喜报,敬爱的县革委会......”。全文的大意是,他们加工厂的革命职工,活学活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光辉著作,经过几个昼夜的艰苦奋战,终于把机器安装好,破天荒的生产出了小凉山的第一颗劳砂糖,接着便宣称:这是毛泽东思想的又一伟大胜利!我茫然了,劳沙糖就是把白砂糖溶化后加点色素,然后加热成面团状,再经两个铁滚筒压制而成的椭球状小糖块。儿时,大街上的一些小商店为了吸引顾客,在店门前当街制作,怎么在这里竟然成了又一伟大胜利

    几天以后,有一个年轻人背着一支气枪,来到我住的房间,问:你姓李吗?我答道;是。他说:跟我走吧!你分配到我们电厂当会计。人事科说,你学数学当会计比较结合专业。在他的帮助下,我们提着行李来到了电厂的配电室。他打开一个房间,说:你就住在这里,这也是你的办公室!明天交接工作。说完就要离开,我忙问:你贵姓?他说:我姓罗。我接着又小心的问:你是领导吧?他说:应该是吧。我说:那我应该称呼你罗厂长了?!他乐滋滋的说:嘿嘿,叫我小罗就行。我是革命领导小组的组长。我好奇的问他:你的枪好玩吗?他十分得意的说:新买的,用来打鸟,力量可大了!说完,装上一颗子弹,对着门就是一枪。然后指着门上的小孔对我说:你看,门板都打穿了!他的举动完全改变了我对无产阶级基层领导的看法。我以前认为,他们应该是满脸严肃,开口就训人的样子。

    当地人每天只吃两顿饭,晚饭后还不到6点,其他人下班就回家去了,整个配电室只有我一个人。由于寂寞,我拿出胡琴演奏起来,自娱自乐。可能琴声悦耳,把家住附近的小罗和几个青工吸引到了我的房间。小罗对我说:老大,想不到大学生会拉胡琴。我很诧异,因为只有样板戏里的土匪头子坐山雕才是老大,便问:你们开玩笑,把我当坐山雕吗?伙子们大笑起来,解释说:我们这里,称呼大学生为老大。小罗问我:你会奏样板戏吗?我在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当过琴师,会演奏一些样板戏的曲目,我回答:。于是我就为他们伴奏,他们十分开心的唱了一个晚上,欢乐中我们熟悉了起来,拉近了距离。    

    青工们十分活泼可爱,高兴的时候会在车间前的空地上打跳。那是一种少数民族的集体舞,领舞的人吹着笛子,其余的人紧跟随着他依次手挽手排成一条长蛇阵,合着笛声的拍子,踩着整齐的步法,重重的跺着地面,沿着圆弧形的路线欢快的跳个不停。有时,他们会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聚会,各自带上定量供应的用甘蔗渣酿造的扁担酒,围坐在一起,把酒倒进一个大碗里,像击鼓传花那样,轮流着喝上一口。喝完了再倒满一碗,直到全部酒喝尽为止。刚开始几次我不胜酒力,每次轮到我时,只能在嘴皮上轻轻抿一下,渐渐的我也能小口的饮上一点。每次喝到有几分醉意的时候,他们会高兴的讲述各自的趣事或是互相开笑话。有一次,一个青工讲,几天前他去看电影,旁边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农村姑娘,他有点动心,就把手放到了姑娘的手上。姑娘先缩了一下手,后来就不动了,隔了一会,姑娘居然把另一只手放在他的手上,他又添上了另一只手,就这样相互握着直到电影结束。讲完后,只见青工们兴奋得喔!喔!的尖叫。看见我正襟危坐的样子,他突然问我:老大,你摸过姑娘的手吗?我的脸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见此阵状,他们开怀的哈哈大笑。从此以后,他们经常会想着法子,让我处于窘境,开心取乐。

    青工当中有一个当过奴隶,摩梭人,大家称呼他小付。他的左耳朵前的脸上有一条宽约一公分、长约十多公分的伤疤,脖子两侧各有两个圆形的疤痕。后来得知,他仅9个月大时,就被黑彝,即奴隶主,抢到山上去当奴隶,以后又几经转手倒卖。由于奴隶主只吃土豆的心子,奴隶只能吃剩下的土豆皮,他长时间营养不良,因而个头比较矮小。9岁那年,黑彝叛乱,解放军到小凉山剿匪,解救了他,并为他找到了自己的家。

    剿匪结束以后,土匪的尸首散布在荒山野岭,无人收尸,为野狼提供的充足的食物,狼群的数量急剧增加。随着食物的减少,野狼开始吃活人了。一天晚上,小付出门小便,被几条凶猛的饿狼扑上来撕咬,并咬住他的脖子拖着跑。他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惊动了族人,大伙提着棍棒和柴块,直追狼群。经过一番搏斗以后,他得救了,可是脸和脖子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痕。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么一个多灾多难的奴隶娃子,得到了政府的关照,免费上了小学,又送他到专区的发电厂学技术,回来后拿国家的固定工资,当了工人。从他的内心深处来说,他对共产党和解放军充满了感激不尽的恩情。他的这种感情时时都能体现出来,每当值班的时候,他都要在运行记录表的扉页处大大的写上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几个字。预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苦大仇深的奴隶娃子却遭遇了政治厄运。

    县工业局里来了个军代表支左,他派了由两个人组成的工作组到电厂狠抓阶级斗争。工人当中只有一人出身于富裕中农,是小付的妹夫,名叫次儿,也是摩梭人,年纪比小付大,相比之下他的成分高了点,说话做事都很谨慎。其他人都出身于贫下中农,有的本人就是奴隶,在成分纯洁的电厂里抓阶级斗争并非易事。工作组为了做出成绩,使出了无中生有的招数,就像野狼把死尸吃光了便开始吃活人一样,历次运动把坏人消灭完了,就开始整好人了。记得,在一次会议上,工作组组长煞有介事的训话:“......有人说电厂没有阶级斗争,怎么可能呢?! 毛主席说,一万年以后还有阶级斗争。到处都可以抓出坏人,电厂就不行?!你们在座的,哪个的鸡儿是干净的?......”。大家非常反感,我听见小罗轻声的骂:你们两个的鸡儿才不干净。毛驴子!,当地人称乱搞两性关系的色狼为毛驴子。后来了解到,这两个人都犯了男女关系的事,被解除了职务,派来当工作组,要他们立功赎罪。

    他们立功心切,胡乱挑刺,把电厂的气氛搞得极度沉闷,往常欢乐的唱戏声没有了,更不要说喝酒、打跳的事了。这两个家伙的本事也真大,居然发现了反动标语,而且确认是小付写的。在一次全体职工的会议上宣布: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我们发现了反标,是你付某写的,老实交待!说着,展示一张运行记录表,背面布满了工人们上班时胡乱涂写的字和画。小付问:反标在哪里?工作组长指着纸的上沿部分的打倒两个字,问:这两个字是你写的吗?小付答道:是,那又怎么样?我原本要写打倒刘少奇,没有写完。组长又指着下沿部分的毛主席三个字,继续问:这三个字是你写的吗?小付又答道:是我写的,可是这些字相隔十万八千里,中间还有别人写满的字呀!我原本要写,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没有写完。组长大声训斥:你还狡辩!小付愤怒极了,他大声辩解道:我每天都写,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这也是反标吗?!青工们平时就很团结,爱打抱不平,再加上自己的出身过硬,年轻气盛,便叫喊起来了:对呀!对呀!,会场一片混乱,会议无法进行,只得不欢而散。

    隔了几天,继续开会,组长命令:大家针对付某的反标一事表态!可能事前做了工作,也有可能是出身成分比别人高,想表现一下,或许还想为舅哥开脱一下,小付的妹夫次儿首先发言:付某,虽然你本人是奴隶出身,从内心深处你热爱毛主席,但是你乱写乱画的客观效果是反标!你必须低头认罪!众人沉默。组长胡乱训斥一阵以后,没人理会,又匆匆散会。

    有一天,在路边碰到小付,没有寒暄,他就直截了当的对我说:老大,麻烦你帮我写份认罪书。我十分惊诧的问:认什么罪?他十分坚定的说:承认反对毛主席!我脱口就说:小付,反对毛主席是要杀头的哟!你真的反对吗?他显得有些无奈的说:我哪里会反对呢!我急迫的问:那为什么还要承认呢?他的回答让我难以置信,他说:“你看看我妹夫,他居然当众要我认罪。我们的族人说了,既然他不仁不义,那就收拾他一下。要我先认罪,然后揭发次儿是幕后指使人!他的成份不好,别人会相信的。我被这荒唐而又危险的政治预谋击倒了,人性的良知促使我这样对他说:小付,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你们家拿工资的两个人要么杀头,要么进监狱,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你妹子想想!再说次儿在会上的发言,也是小骂大帮忙呀!千万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可能我的话触动了他,沉思了一会儿,他问我:你说怎么办?出于对无助者的同情和对极左的厌恶,我大着胆子给他出了个主意:你就写,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我的今天,毛主席是我的救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奴隶娃子翻身解放全靠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子孙后代都要拥护救星毛主席。没有人敢说你讲假话,包括那两个杂种。但是要承认,为了提高文化,练习写字而乱写乱画的缺点。要特别强调只是个缺点!运气不好,没有注意到工作组的那两个痞子从我们身后走过来,看见我跟反革命交谈,恶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小付要我为他执笔,我说:万万不可!笔迹必须是你的。估计他明白我也怕无辜遭殃。

    我不知道他具体怎么写,但是工作组组长在一次大会上明确的指出:付某虽然写了检讨书,但是肯定有人为他出谋划策,他没有那个水平写出那些话来!由于没有点名,我也不吭声,我相信小付不会出卖我。后来发现,青工们对我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交谈时多了些尊重和客气。

    奴隶娃子写反标的事在县里传得沸沸扬扬,估计那些领导们预感到情况不妙,担心在阶级路线上犯错误,害怕不得人心。不久,派人来电厂来宣布小付一案的处理结果:付某书写反标一事,证据确凿,实属敌我矛盾。鉴于他出身奴隶,而且认识深刻,现在决定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

     时隔多年,至今我仍然不能理解,当权者们为什么对民众的贫穷、落后和愚昧麻木不仁,而是醉心于阶级斗争,把聪明才智用去发明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

 


标签:发动机  驾驶员  汽车  农场  
上一篇:眼里眉间
下一篇:比眼神还小的善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