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第一次流浪

时间:2015-03-28 11:41:06   作者:天山活佛   来源:篇海文学   阅读:8308   评论:0
                       一条红裤头

          有了钱、人们啥法子都能想得出来。天尽黑的时候、矿工人新村的李志刚在大街巷超市门前放出话来:谁要能给他琠____ 李得才把病治好,他宁愿把家里那台大彩电送给谁!这那里是当今社会年轻人说的话、倒有点象旧社会张榜招贤的架式。据说张榜招贤的都是万贯家产的财主,或是皇上天子!
         呀,这不等于从半道里捡个宝贝嘛!52 英时的大彩电,好几千元呢,美事一桩。可工人新村有不少人家里都有这玩意。但工人新村可没有这个妙手呢!听说志刚把大大小小的医院内科大夫都请个遍,专家教授把是望莫作叹,那得才老汉依然不吃不喝,躺在床板上哼哼哟哟不见好转_____ 凉尸。各医生们尚且诊断不出个一二三来,外人谁还敢下这个摊场?没有金钢钻,揽不得磁铁活。彩电虽然宝贝得能从里面跳出美人儿,可志刚拿它换的是条活脱脱的性命啊,没有亲老子,总不能买个机器人来当爹吧。西方国家百万富翁多的是,恐怕也没这一先例。热糖糕好吃,就是烫咀。于是,有不少人家的家长都在悄悄地嘱咐自己的小子辈儿,以后要多学一点医道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能碰到这种事情,不就是捡个宝贝吗?
        话,必竟是嘱咐得迟了。以后是猴年马月?倒不如现抓现拿来得痛快过瘾。人们眼睁睁地看到、一个烂红眼小老头张石头,任话不说,跑到李志刚家,硬是把那台大彩电抱走了。噫,他不是想仰着脖子吃炒面,要露一鼻了!
        他也不看看他的光辉形象!五十六岁,小个子,罗圈腿,烂眼眶、脸上的胡子象沼泽地里长满的沙蓬蒿!他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大的韬略?钻了一辈子的黑洞,挖了一辈子的煤、字都不识一个,没走过京,没闯过关,小得没有上海南京路大的宁夏都府____ 银川、都不曾去过。八百户的工人新村,怕是有他不见多,没他不显少!
        可是,他硬是要把人家的彩电搬走了,曰怪。你看他那两条罗圈腿在街上跑得好快哟!
        二十六岁的志刚以为他得了病症,远远地追了上来,冲着他瘦小的脊背喊道:"张师傅,张师傅!
         他听见装着没有听见,只管顺着马路跑。
        "张师傅!"
         他怕志刚追上来夺去他怀里的宝贝,跑得更快了。
        "张师傅,你还没把话讲清楚呢?"志刚追了上来说。
          他不能再跑了,从街巷里涌出来的男男女女,实实在在地把他围住了。
          这小老头还不算太傻。他把彩电稳妥妥地放到马路边好拉圾箱上,闪动着他一年四季都在发红的一双小眼睛,很不耐烦地对志刚说:"喊叫什么哩,你想返悔吗?你不是已向大家伙早说清楚了吗?"
         志刚说:"我是说清楚啦,也没返悔呀,可你还没有说话呀"。
          西天边紫褐色的夕阳照在他的脸上,小老头眯着眼睛,环视一下周围的人群,咀角骄傲地一笑,轻轻拍打着彩电的躯壳。"各位师傅们,工友们,老少爷儿们,大家都给我做个见证。我给志刚他爹治病!治不好,我另送你小子一台!"
          呀呀呀。真是老虎吃天,好大的口气 哟!志刚看看大伙,再瞅着那矮人三分小老头的个子,那炸裂的指纹中一道道多年没有洗净煤垢的手指,笑了:"张大伯,我可说话算数,可不是和你闹着玩的。你不会犯病了吧。"
          小老头两眼一瞪,伸长脖子,则过耳朵。"你小子再说一遍?"
          志刚无语。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什么。志刚底气不足地问:"你用啥方给我爹治病?"
         "啥方?偏方。明天上午瞧病,管保你爹当下见轻。"
          话。说得响亮,干净利索。志刚惊呀,围观的人群更是惊呀,这难道是玩笑,是真真切切的誓言。红口白牙,落地有声。今天是八月十四.明儿是中秋节,矿山放了三天假,闲散的人群聚在这儿看热闹,这那里是玩笑呢?小老头莫非是吹牛?他叉着腰,绷着脸,满咀胡子乱扎扎的,严肃得就象是他老子有病,私豪看不出他是在取笑的样子。偏方,偏方是什么意思?不论怎么样,反正是让病人有所见轻……、生活中常常有那些不正常的事物出现,来填补生活中的真实缺现。无事千般好,有病乱求医。要不,要不就让他试试?
          小老头张石头见志刚不吭声,围观的人群也不给他帮腔、气得他脸都红了,把手一甩:"去求吧!彩电你照搬走,我才不愿意操这份闲心呢"。他拨开众人,抬腿就走。
            志刚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张大伯,咱好说好商量……"。
           "商量什么?那是你爹有病,又不是……"
           "那……"
           "甭这,那。你是小麻雀……、我走"。
            精明的小伙子志刚脸刷地红了,二话不说,转身抱过彩电,双手往前一伸:"张大伯,给你"!
              张石头嘿嘿地摇着头:"不要啦,不要啦!没有金钢钻,揽不得磁铁活啊。看不起彩电,黑白的总可以吧,日子照样过得舒畅坦坦,欢欢喜喜 "。
            志刚无心和他讲这些,给爹治病当紧,他往前走一步:"张师傅,给你"!
          "说不要就不要 "。小老头看着众人,他把双手背了起来:"不看彩电,我那死去的爹也不会给咱提意见"!
            志刚被他一顿讥诮,一双眼睛湿润了。张石头深知志刚是个孝子。刚才那一番旁侧击敲的话,只不过是嫌他小看了自已,从而往回争个脸面而已。有道是见好就收。因此不等别人帮他说话,他先自动的把彩电接了、笑道:"嗨嗨、志刚,心诚则灵,我要的就是你这个真诚劲儿"!
           别看他张石头的模样不强,心眼儿却俏得出奇。没有三把斧头两把剑,他敢吆喝要老虎吃天。他要是没点把握性,也断然不敢去搬人家的大彩电!天知道、他早就给李得才这老伙计留上心了。
           二个月前,那正是严署的日子、在这酷热的天空下、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早晨的天空蔚蓝得耀眼、带着那即将变成火红的橙黄、他抱着二岁半的小孙子,悠哒哒地在街巷玩耍、穿过胡洞、拐过墙角、他的眼睛突然亮了:天爷爷、新鲜死了、就在前面马路边的蓝球场上、李得才穿着白背心、青灰色的裤子、光着膀子、正挥舞着满脑袋热汗、跳哒哒地打拳呢。矿区里退了休的老工人也有不少人在打拳、大都象北京颐和园里那种什么太极拳、合着眼睛由着自己的性格慢悠悠的打。不、李得才打的确确实实是少林拳、左腾右跃、前冲后跌、激烈得很呢。
         这老东西。他心里赞叹道:整整五十二岁了。脚腿还这么灵洒、筋骨还这样健壮、活活眼气死人呢!
         "老李"!他放下两腿乱蹬的孙子叫道:"别打了、看把你累的那个熊样"。
          不知是李得才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他一个旋子拧过一阵风来。那股风、扑到张石头的脸上、吓得他拉着孙子后退了好几步、小孙子的脸蛋上还挂着两滴亮晶晶的泪珠。
         往日里、张石头最怕李得才。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李得才老工人身材高大,身壮力强,面阔耳方,眼睛亮得象灯、嗓门响得象钟。你看他那天庭饱满,地阔方圆、眉宇生辉、印堂发亮、倒有一副皇帝的气象。他同他站在一起、踮着脚尖才到得才的肩头、脸又窄大瘦、上称称不及人家的一半重。李得才精神抖擞得象棵露水葱,张石头皱巴巴象一枝晒干了的豆角皮。有一次老伴数落他、看你的长像,就象一个三四天没吃剩下的西红柿。他气得无处发火,就找到李得才家拍着巴掌报复说:"唉,老李呀,老李、我算是让你比熊了!
          今天,不知被张石头看出什么门道了、愣在那里赖着不走,直到李得才一个点儿地打完那路拳、笑吟吟地收摊时、他才牵着小孙子迎上去问:"老李,你在这儿卖能、是叫谁看呢"?
           李得才拍了拍黑里透红的牛皮腰带、伸手去摸手帕儿:"叫你看呢"。
          "呀"。他诡秘地笑了,抻了抻咀角上的几根乱胡须:"是叫我看、那你咋不叫我呢"?
           李得才被他问住了。抹了抹平日就很红润的脸,这时就更加红润了、他忙岔开话题说:"老张,你看咱这脚手怎么样"?
           "好。好汉不减当年勇。你不象五十二、倒象二十五"。
            这句话倒叫李得才大为兴奋,他弯腰抱起他的孙子、亲亲地"刷"了一口。然后朗朗地一笑:"不瞒你老张说,五十二、我才觉着活了一半呢。人生七十古来稀、这话叫我看是扯蛋"!
           他没言传、伸胳膊去拉小孙子。
           李得才把他一推:"老张,你说我脸红、那是刚才累的"!
           二月前、他突然听说李得才病了、曰怪、壮实得象狗熊似的老汉、怎么说病就病了!闹着玩似的,一病就爬不起床了。小电影里说细菌如何如何地利害,如何如何地生长、再利害、再它娘的生长也得在他肚里闹腾一阵子吧、然后才能作孽呀!是丢魂了,撞鬼了?他这么翻过来折过去地思谋了好一阵子,抬起问号腿来看得才来了。
        他坐在老李的床头上、伏下身子问:"老李,你觉得哪儿不舒服"?
        李得才眉头一皱,喟然长叹:"唉、老张哥、你是不知道、我这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呢"。
       "打过针了"?
        对方"滋滋"地嘬了两下牙花子;"你是没见呢、那小娘们的针头倒比筷子粗、一针下去、还不要我的命"?
       "吃过药了"?
       "滋滋"又是两声:"唉……、不瞒你说、他娘的那是什么医生?诚心是和我作对、专给我拿黑狗屎似的药蛋蛋、比他娘的黄莲还苦、我咋能吞得下去、那不是找死"?
        他笑了:"老李、怒不得你的病好不了呢、针不打、药不吃……"
        "唉、没法子呀!养养吧、抗抗吧……"
       "叫志刚媳妇给你做点好吃的补养补养"!
      "好东西咱有、就是不想吃、人参汤喝了咀就苦"。
        张石头不再吭声、慢慢地点着了四四方方的黑茄烟。是他拙手笨脚不灵便、还是他粗心大意不小心呢、或者是只顾说话忘了对火。反正他手中的火柴棍儿没有对烟、烧尽的火柴梗儿却不偏不奇地落到病人的脖子里。李得才的眼睛骨碌一闪,猛把身子一翻、伸手打掉那个还没熄灭的火柴梗儿、并气乎乎地说:"老张、看你这人、火把我好烫啊"!
         他赶紧欠身惶惑地向他赔不是:"呵、烫着了、烫着了、来我给你吹吹"!李得才一把将他推开说:"别吹、我还怕凉气归心呢"。
         张石头说:"老李、有病不有病、你这手劲还不小呵"!
         病人瞅了他一眼、仿佛英雄无用武之地、轻轻地"唉"了一声、他颇为同情地向他点点点头、告辞出门了。
        晚上张石头躺在床、他把掌握的这些"内部参考材料"跟老伴一说。老伴笑了:"他这病我早就看出来了、就是两钱把他绕的。这几年光景好了、日子称心了,他就愁磨起来、愁磨出心病来了,这不稀奇"。
       "哟、"他装得听不懂老伴的这套辨证法、曰子称心了、如意了、他还愁磨什么呢?退休了、心情快乐了、有时间到处溜达了、不比他压床板在被窝里翻过来拧过去的强?
         老伴照他脑门上一点、说:"亏你死精灵!我给你说件新鲜事吧。听了你可别到处瞎聊聊"!她搬过他的脑袋、一只胳膊楼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搭在他的胸脯上、从上到下地揉着、把那件别人不曾见过、她也从未跟别人讲过的事情、根根底底一讲、小老头乐了、一抬腿翻了个身……对着呢、对着呢。老伴在下面乐的嘻嘻哈哈、直咬他的耳朵。这就和那打拳的事情合拍了。云雨中老汉力气不足,老伴来个实然袭击、翻身在上、倒拉牛的胖老伴压得老汉出不来气的说:"得才……、得才这场病害的正是时候"。
          张石头虽然模样不强、但心眼却俏得出奇。他把人证、物证和旁证都掌握了、胸有成竹的、稳操拳胜的才敢去搬人家的大彩电。矿工自古是老实忠厚、自尊心极强、五十六岁的小老头膝下儿孙满堂、他要是没有把握性、能拿着屁股当脸、故意在大庭广众讨臊吗?

         第二天也就是中秋佳节,张石头老汉由于昨夜做了"作业"、故意起得很晚。他单等儿女们都去走亲串友后、才爬起来好一阵子忙活。脸洗个干净、又把那麦苗似的胡子、"吃愣吃愣"的捩个净光、换上一身新西装、之后又到儿子的房间、把"狗脖圈"套在脖里、装扮停当、站在穿衣镜前照照后、即摇头又点头,这时日近中午。他对老伴作个笑脸、出了院门、直奔志刚家走来。
         矿山休息,正是矿工们轻闲快乐的日子。加之小老头张石头昨晚又亮了招牌、红口白牙,落地有声地在大庭广众下做了铜帮铁底的保证,彩电又搬回自己家里,人们谁不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灵丹妙药呢?他在前面走着,闲散的人群随着屁股跟着、人多街巷窄、忽忽隆隆。他心里油然升起了一股骄傲之感。开天辟地、小老头张石头第一次在矿区露脸了!
         到了病人李得才家门口,志刚小俩口笑脸违迎了出来。他这才把头一扭、象突然发现身后跟了那么多的人群、故作为难地说:"天哪、志刚、你看我这不是成了放羊的么!人多咀杂、我咋给你爹拿脉?这脉要是拿不透……"
         志刚诚实,赶紧给哥门儿撒烟卷儿、他的媳妇忙取出糖果瓜籽、按在众人手中,好言好语、把街坊邻居们一个个地劝走了。
          进了大门,张石头把志刚媳妇支应一边。到了屋门口、又把志刚留下。他悄悄地对志刚说;"你们谁也别跟我到你爹屋里、用你们时、我再叫"。说完他轻轻咳嗽一声、用手一挑门帘、独自进了病房。
          李得才佝偻在被摞上仰着。二个来月不见、这老东西红润的脸色已现憔悴、宽厚的眉毛紧紧皱着,眼睛虽然明亮,但眼圈青灰、咀唇乌黑、胡茬四周象麦茬似的。那发紫的咀角、倒象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口、有着无数的奥妙单等人们去探讨。喉咙里依然轻轻呻吟、现出悔恨而又惆怅的表情。张石头见多年的老同事被病魔糟蹋成这个样子、自然十分同情。
          "坐吧"。病友略略拍了拍床头,表示出他的热心问候。张石头不坐。他先在地面上背着手转圈儿。是里三圈外三圈、转游够了。他才仰起额头说:"老李、你这新房在咱矿区收拾得可算是头一份、豁亮、宽敝,一看就叫人舒心如意。开门过光阴、有个好住处是头一桩"!
           李得才原来喜欢别人夸奖他的房子收拾得好,只要有人一提起他的房间装饰漂亮大气、他就乐得晕晕乎乎,飘飘悠悠、这叫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心里明镜似的。现在不知是在病中、或是他在新房里住烦了、如今他的心冷了、不愿意听到别人夸奖了。这会儿张石头一说,他把脑袋摇摇:"唉、什么新房旧房一个样、热热哄哄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张石头说:"你这间屋里布置得真好,中立柜,迎门橱,组合大沙发、噫、还有梳妆台……"
         李得才又摇摇头、说:"好什么、尽是些空摆设、不是什么着实的东西"。
      "老李"、
      "嗯"。
      "你这挂历上的美女真漂亮啊、每天对你笑咪咪的、跟真的一样、你还不舒心吗"?
        病人李得才的眼睛立刻暗了:"依我、就不挂那害人精。那画儿再漂亮、也是个死物,"。
        话过三巡、酒过三味。张石头这才凑上前去、悄悄地在他的床头上坐了下来。他把烟含在咀里、划火、点烟、手一抖碰到床头上的钢管、火柴梗儿撒在他的床单上了。他慌得什么似的、一边扑落火柴梗儿丶一边大惊小怪地嚷道:"哎呀、老李、你多会儿买的这么厚的席梦思床垫?好家伙、怪不得你在上面打滚儿、这么舒坦,要多美气有多美气"!
           李得才"哇"的一声拧过脖子、翻身给他个腚。"老张!你是吃了忘狗屎乍的。这床垫是今年五月份买的、当初你还在,说几百元钱值得、怎么今天你忘得一干二净?尽唠叨些模不着的话、我心里烦得慌"!
           屋里静极了、窗外一只鸽子"咕咕"叫了起来、一股浓烈炎香随着一阵秋风吹了过来。李得才嗅嗅鼻子、忽然瞪大了眼睛、拧过头来上上下下打力量张石头、看他西装革领,领带悠悠、象不认识他似的、憔悴的脸上露出一片惊羡的颜色。张石头暗笑、他把胳膊伸到病人的眼前:"老李、你看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依我就不穿它、老伴骂我、退了休还不穿、等着装棺材吗?唏唏、她还往我衣服上喷香水、脸上抹抗皱霜、刮胡子、显示她能呢"。
        李得才听后把咀一张,跌下一滴涎水来。
        张石头看到时机成熟、单刀直入、进一步地说:"瞧瞧你这屋里多清静、那鸽子还在咕咕噜噜地和你说话呢、跟我那老伴一个样、三十岁为狼、四十岁为虎……白天还眉来眼去的,到了夜晚、黑更半夜硬是不让睡觉、贴在身边说悄悄话儿、做动作.搅得我心里痒痒的"。
        张石头把咀对准李得才的耳根、手卷成弧形、两只烂眼死盯着李得才的表情、进一步小声说:"你可知道我老伴那个胖劲、浑身肉糊糊的、摸着象凉纷儿、哈哈哈、上去哟……上去就象坐船儿……"。
        "哎呀"!病人大叫一声、双腿猛一扑腾、咕咚从被摞上跌了下来!
        "老李"!
          ……
       "老李"!
          ……
        张石头把鞋一蹬、翘腿跳到床上、双手一伸去拉李得才时、只见他双目紧闭、咀唇发紫、浑身颤栗。他心里暗暗一笑、叫道:"老李、你这是咋的啦"?
       "你……你……、李得才越发合紧了双眼、伸开胳膊、指着张石头:"你……你……你是来明明在气我"!
       "我说的是实话,怎么气着你来"?
       "你,你松开我"。病人又咕咚翻个身、卷成一团。"你……你……你给我滚出去"。
       "滚出去也行"!张石头活泼地闪动着那双烂眼圈、诡秘地一笑:"老李、我总算拿准你的脉了。你这病是自找的、是心病"。
        "什么"?
        "怪不得那么多大夫治不了你的病、你这病全是从你说的那句话上犯起"。
         说时迟,那时快。李得才突然睁开眼睛、象开了电钮般地弹起身子:"从哪句话犯起"?
         "二十年前,你当着众人发下的那句誓言"。说完张石头下床就要出门。
          李得才伸手拉着了他的胳膊:"老张、不、张大哥。别走,咱弟兄俩在坐会儿"。
          张石头不理他、也不和他多说、一拍大腿跳下床来、冲着院子里大声喊道:"志刚、志刚媳妇"。
          志刚和他的媳妇应声进屋。
         "快给你爹做饭、多做点儿、做好点儿、今中午他肯定想吃"。
          志刚似乎不大相信_____ 眼看着老爸的饭力量一天不如一天、医生偏说气血不足、心虚所至……他走到床前、用探询的目光瞅瞅父亲、又看看小老头张石头轻声细语地叫道:"爸……"
        "叫什么"?李得才来气了:"去炒几个菜、我和你张大伯喝几盅"。
        "张师傅、张大伯"。志刚和媳妇四只眼睛把屋里搜了一遍。那里还有他的影子?那小老头贼得象猫似的、早不知什么时候溜走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顿饭、病人李得才不光吃得多、而且吃得香。他一人自我陶醉、自欢喜。直到他喝得晕晕乎乎欲醉时、才摇着头叫志刚收摊。酒。醉人不醉心、他心里清楚得很呢。原先、他的胸闷气短、象塞了一块石头、堵得紧、憋得慌、出气吸气都不疏通、烦闷得要死。这阵儿、胸口里松松怏怏、舒舒坦坦、就象用棍桶了一样、里里外外都透明了、无阻了、不出气都感到美气、象揭了套的驴、身子轻松了、精神饱满了……啊。神哪、灵呀……
         是谁给他搬走了堵在胸口里的那块石头呢?是小老头张石头。喷喷、他算拿准他的脉了、看透他的病了。拿得这么准、看得这样的清、他成了活神仙了、亏他还是一双烂眼睛。
         二十年前、李得才说了一句什么话呢、至今使他不忘。
         那一年、李得才的媳妇死了、张石头的媳妇跟人跑了。两个人遭到不等程度的横祸、同病相连、肚子里相同的话儿很多。因此、他们经常领着没娘的孩子、凑在一起苦诉衷肠。时隔不久、李得才的耳朵里听到了什么消息、他对张石头的态度一下冷淡了、有几次张石头来串门、他马上借故有事、把他赶出家门、还对着他的后背吐唾沫。
         那天夜晚、明月高照、风奶奶象被太阳神烘死、天气闷热得让人出不来气、很多人都坐在马路边乘凉,两位难友在人群中碰面了。常言道:马偎马、牛偎牛、张石头张开笑脸、拉了小小的志刚说:"得才呀、这么多天不见你、是忙啥呀"?
         他不提还好、这一提李得才心里向灶螳里撒了把盐、怦怦叭叭的炸开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趁着这么多人在这儿、得好好地恶心恶心他。他仰脸朝天、鼻子一"哼"说:"我忙啥呀、什么也不忙、那象你忙着找伴儿"。
        月光里、张石头打个寒战:"哟、我当什么事呢、那你也找一个呀"。
       "我找……、也不找那小寡妇"。
       "那你还想找个黄花大闺女呀?要知道你还带个托油瓶呢 ?那个黄花大闺女进门就当娘"?
       "那就说明你没求成色。还托人找小寡妇"。
       "小寡妇说不得吗。小寡妇才有味道呢"。张石头也放开嗓门:"我要让大伙看看、离开她、我要再找一个比她还漂亮的呢"。
         "你是熬不住……就说吧"。
         "宪法规定不准我再婚吗"?
          这句话堵得李得才短了咀。是呀、宪法没有规定、但他心里总象有气没出来、随后他又大声地说:"听说那小寡妇才二十多岁、你当爹都够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熊样?也不嫌丢人,哼"!
          人们拍着巴掌哄堂大笑、他觉得心里很高兴、也也很惬意。
          这功夫、有人喊道:"李得才、这可充不得好汉、说不定哪天……"
        "什么"?他瞪大1眼睛、转过身去:"大伙都做个见证、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这辈子我要是给俺志刚儿找后妈、我就倒过来叫志刚……"啊呀、不好。一时冲动、他把话说得太猛了、拐不过弯来了。
       "叫什么"?人们轰地一声围了上来。
        这当儿张石头挤到跟前,诡秘地一笑:"说呀、叫什么?后悔了还来得极。男子大丈夫的咀、总不能向老娘们的X一样吧"!
      他把儿子推到一边、上前一步、瞪着张石头头一拧、脚一跺:"叫……叫、叫爹"。
      天。瞧瞧这红口白牙、落地有声的誓言。
      从此以后、李得才的美好名声在矿区传开口。他又当爹又当妈,家里外头、吃的穿的、针线活婆、缝缝补补、洗洗浆浆、上班下井心在家、在家心在外、成天忙得脑袋当球踢、走路象火烧着尻子似的。五六岁个孩子、脖子里挂一把丰收牌的铜钥匙、井下工作没有点、放高产、搞卫星、常常是连轴转、孩子没人弄吃的喝的、每天睡在门口、加上那三天一运、两天一整顿的乱糟糟的年月、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他很少想过那"续弦"的事情、也没功夫想这丢人的事。有时候在那漫长的冬夜里好歹想一想、心也就很快把凉了,加之自己已向众人许下的"心愿"、即使有人想向他靠拢、想到他的誓言、心也就变了。他的希望只是盼着儿子早日长大、早日娶妻生子、那怕儿子前晌娶了媳妇、他后晌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合眼入土。人怎么不是一辈子呢!能尽到自己当父亲的责任、这是他最大的希望和满足、即使回到阴曹地府也对得起老伴了。他老是这么想着、把一切非想之念完全忘得一干二净。
          "咕咕"、屋外窗台上,落下一只鸽子、又响亮又多情地给他唱起小曲来。李得才丢开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他转过脸来,精神专注地瞅起那只鸽子来。娘的,这小小的生灵、每天却痛痛快快、悠悠自得,活泼可爱.哟,看它把头插在它翅膀里、又一抖身、美的它不知姓啥呢。"咕咕"又是两声、呀、又来了一只、依偎在它的身边、挨得那公近、贴得那么紧、这个臊货。噫、它还用头拱它的脖子呢!这是亲热呢?还是亲咀呢?它们这是干啥呢、是谈情说爱,是夫妻?噫、乖乖儿、你看它们两……
         娘的脚。这小东西是有意在气我。李得才摇摇头、叹口气、又一仰身子、靠在被摞上了。
         他冷了二十年的心窝又是从什么时间热起来的呢?是去年、前年、或是退休后?哪一天、哪一日?这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死灰复燃,冷却的心再热,萌发温暖之情。反正从志刚娶了媳妇、小俩口孝敬当爹的、把这间宽绰明亮的卧室、硬是让他住。后来大伙说他吃胖了、重老还童了、年轻了、他笑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虽然儿子的终身大事办了、他放心了。但他觉得自己一时半会还不至于死去,而且有了气脉、长了精神、添了劲头、活着对他有追切之感、何必去想到死呢……他想重过二十多年的生活.那时虽然生活贫寒、经济拮据、也有过让他难以忘怀的快乐回忆、夫妻的恩爱、人生的欢欲、在他心中久久难忘……他想见到孙子、重孙子、再看看他们长大、就象看着志刚长大一样。五十二岁对于他、这时他才真正认为是活了一半。大约至从退休后,至从他脑海里有了新的记意时起、几十年来,他确实没有过这样称心的日子。老了、倒来了福气、他心里感到满足。而自己住着这间大房子、他感到空落落的、实在有点"浪费"。儿子、媳妇每天都上班去了、他一人在家,又确实有点寂寞、冷落、惆怅、甚至有点冤枉:夜里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眼睁睁地看到窗外清风明月丶清清楚楚地听那流水鸡呜,续而又是那女明星宏亮动人柔软的歌声。每缝这时,他就唉声叹气,恨自己有点那个、恨这房间里还缺少点什么?人活在世上为什么呢!到底为什么呢……唉____ ?退休几千元的退休金,也花不完呀……、棋走一步错呀、谁叫自己当初笑话人家张石头呢、张石头人么狗样就有个伴,可我王老五一个、哪儿如人家日子过得称心?还对大伙发他娘的誓言?
       "啪、啪"!他用力使劲拍打着梳妆台,好像那镜子里只会照他自己似的、实际上谁站在跟前都能照出影子来。其实是他想借着那很大的响声,提高嗓门,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次、借已加重责备自己、咒骂自己。
       但这能解决什么问题呢、镜子还是镜子,
       于是,他在屋里添置了立柜、沙发:于是、他又买了席梦思床垫,于是、他又买了红绸子被面,青绿色的床罩、于是……志刚小俩口不象新时代的年轻人、心直,本分,诚恳,厚道、心里没有一点弯弯肠子,只会孝敬老子、尊重老子、不理解老子。凡是只要老子愿意、他们从不说二话。他喜欢他们听话,又恨他们没眼色、只知道自己小俩口欢乐、不知道老头子的寂寞。他觉得、与其他们事事听话,还不如他们有点眼色的好。他一肚子惆怅,抱怨。他很想把问题和心思向他们点破,又觉得胡子拉茬的人了,老子怎好在小的跟前提出这没脸说出口的话呢、怪难为情、不好张口、而又愧于心负于面。他有点窝火,有气没处发作。万一,万一……他得想个又让马儿跑得欢,又不能让马儿着住鞭的巧妙办法。
         那天他打拳回来,志刚也刚下班,就先给他端来了洗脸水、老头子好夕拧了一把、便显得很歉疚地说:"志刚,我成天让你们端吃端喝的侍候、心里不踏实呀、是我老了吗"?
         志刚的眼睛突然瞪大了:"爸,这有什么不踏实的,这是我们的义务嘛。你在年轻、也是我爸呀、以后可别再说这种话了叫外人听了笑话呢"。
       "咳,我是想……"
       "爸,你可别多想了。这不是挺好的嘛,再说、我也是你抱大的呀"!
         他摇摇头、愤怒儿子不理解他的心情而惆怅:"志刚,你呀……"
        "爸,我有不是,你就说嘛,是说不得骂不得,看把你气的"。
         他窝火,有话说不出、开始闷闷不乐地抽烟,一支接一支,鼻子象根排气管。
          志刚端上饭来:"爸、吃饭"。
         "志刚,你听我说嘛"。
          志刚迷惑不解老头子要说啥、垂手立在跟前、静静地听着。
          他看志刚认真的样子,又不好张咀了、随着又笑着说:"咱矿余矿长、退休有一年了吧、听说又找了个老伴。"他把烟蒂对准鞋底狠狠地一拧,而后抹一把他那阔大而被涨红的脸膛,又恰到好处地加了一句:"嘻嘻、你说这是图啥呀"?
         志刚随口答道:"图啥?图钱。他虽然退休了,可他儿子比他的权还大"。
         "权大是没有给你发工资吗"?他来气了。
         "工资是发了、你知道他克扣我们多少吗"。
         "怎么克扣你啦?我一听你们现在年轻人讲领导如何如何?干部如何如何?好象你们的子有多难过似的、有天大的冤枉。有了钱还不知足、当初我和你们这般大的时候、在井下干半年、还没你现在干一个月开的多呢?我们没有怨言、没有不满、而你们这些人没有满足的时候、有了钱、又想权呀势呀、狠不得当上国家主席才过瘾。也不看看你们有多大能耐,总已为自己是在刀尖上过日子……"
        志刚又说了两句、但很有份量、说得他张口结舌。他没有足够的理由来反驳儿子、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他、到底是隔着一个时代的人。
       听到志刚的一番话,他的心凉了、好向这日子没法过似的、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他气乎乎地一转脸、不冷不热地把碗一推:"你吃吧、我不想吃"。
       "咋啦"?志刚问。
       "病啦"。
       天底下到底是有能耐的人。凡是有事物的出现,总有解脱事物的办法。多少医生看不透的病、张石头一下就能找到他的病根。小鸡不尿水_____ 另有道儿。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常言道:偏方治大病、不怕你不信、就拍你没病、不信你试试?事已至此、有了今天、还能没有明天、想到这里、李得才心里一阵高兴、走到窗前、隔着玻璃窗朝屋外叫道:"志刚、快去叫你张大伯来、我想和他说会话儿"。
         "爸、张大伯不在家"。
         "再去看看"。
         "他家有客人在呢、你就让张大伯在家歇会儿吧。对啦,爸、他给你用的啥方法治的病"?
         "你甭管"。他生气的说:"姜还是老的辣、人家谁象你那么没心眼"。

          等着,盼着,想着、眼睛望穿了,心也急碎了、不知张石头尽鼓捣些什么,好象他把自己的任务忘了。直到第三天吃过早饭、半晌时分、他才悠悠散散地闪动着诡秘的那双烂红眼、带着两合月饼、高兴得什么似的坐在李得才的身边。
         "哎呀,我的哥"。他伸出两只大手抓着张石头的一支胳膊、眼里含着泪水、亲热地说:"你再不来、我的病可就沉了"。
        "见轻么"?
        "见轻"。
        "吃饭了么"?
        "吃了"。
         张石头笑了:"见轻,吃饭了就好"。他看看屋里再没有旁人、就说:"老李呀、这事不可能着急呀、当初你要不害这场病、说不定今日正是你的好日子呢。不过、为时不晚、我正给你走动走动、说合说合嘛"。他拿过那合油糊糊的月饼来、往他怀里一揣、又压低声音音说:"老李,你知道这是谁给你的礼物吗"?
        "谁"?
        "球场东边住的何寡妇"。
        "我的老哥哥"。李得才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是兴奋?是感激?还是渴求?总之、他双手把那合月饼抱住了:"是她____ "?!
        张石头点点头:"咋?你不要"?
       "要,要,我要"。
        张石头不吭声,又从兜里拿出报纸包来亮在李得才的眼前:"拿住"。
       "啥"?
       "你自己看么"。
        李得才漫漫抖开报纸,红艳艳的一块布卷,又一抖,是一条鲜红的裤头。他呆了,瞪大了双眼:"是给我的"?
        张石头乐了:"老李呀老李,你白活了这么大,这宝贝能乱送人吗?何寡妇做的、托我捎的、不给你、那不错点驽鸯谱了"。
       天有灵、地多情。李得才一阵心血涌上来、兴奋得跳将起来,在屋里辟里啪啦地打了一套少林拳。打完了轻轻站定,歪过脑袋眯起眼睛,双手把指节拧得"啪啪"乱响、问道:"老哥,你怎么知道我看上她呢?难道你……"
          张石头不理他、拿过裤头放在眼前、揉揉眼睛、仔细辩认着,象欣赏希世珍宝似的、看完后、用轻苗淡写的口气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在何寡妇门前球场打过几次拳"?
        他一摸咀巴上的胡茬:"嘻嘻,不多,总共百十次吧"。
       "那你是叫谁看的"?
       "你知道了还问"。
       "那你五十二,说才活了一半的话、是叫谁听的"?
      "你知道了还说"。
      "还有……"
      "还有"!
        你买回彩电的那天……"
        天哪!活见鬼。那一天、他从商场抱回那台大彩电,下车大步流星走回球场,路过何寡妇的门前,彩电象突然从里面跳出个人似的,沉甸甸地压得他一步也走不动了,他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好象这滋味从前没有过、回头四处瞅瞅没有人、然后悄悄地拐进何寡妇的小院、满面笑容地约她以后常去自己家看小电影,头一次和人家攀谈。奇怪、当初没有人看见呀、如果有人、他还不敢进去呢。
        他给张石头斟了一杯热水、撒了把糖:"喝茶,老哥、这事你也瞅见了!活该我……"
       张石头笑了、这件事、本是胖老伴说给他的秘密、是他作为旁证的依据______ 。他呷下一口牙根甜的茶水、说道:"苍蝇飞过还有个影呢?何况你这骆驼似的大个子。"
       "当然,当然。喝水,老哥,她愿意吗?"
       "屁话。"张石头提高了嗓门。不高兴的用眼睛盯着他:"不愿意人家给你送月饼?不愿意人家给你做裤头?红裤头是随便送人的嘛?白吃几十年粮食!"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是,那是。哎:老哥,她还说什么来?"
        "她说:等你病好了、精神饱满了,身体壮实了,阳气还原了,要和你实实在在的谈谈。并嘱咐我说,不让你在她门前打拳了,小心外人说常道短。"
            "对着呢,对着呢。"他低下头说:"咱不能象现在的小青年那样。不过,我的身体现在就很壮实,刚才不是打了一路拳吗?不信、我再来一次。"说着就拉开了架式。 
           呀你别看张石头,他是忘不掉报复的。他拽住李得才的手:"你坐下,老李,那何寡妇可说了,她说她比你小十好几岁呢。"
         "小点好,小点好。你没听人家说么?宁找胡茬,不找孩娃。嘻嘻,小十几岁怕什么,人家余矿长娶的小媳妇、谁不知道,比他小二十六岁呢。"
         "那也不看看自己的架势?"
          嘻嘻。老来臊,他低下脑袋、说:"我总比他余矿长强,论干活出力,我一人顶他一群呢。"
         "你就不怕大伙笑话你,当初你同着众人,发过誓,保过证。你说……"
          李得才猛扑过来,抱着他的脖子,他怕张石头翻出二十年的旧帐:"老哥,老哥,快别说啦,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嘛,那是……有好日子过,龟孙儿才去发那么大的誓。其实,只要大伙想想,谁也不会笑话,那是苦日子逼的呀?"
         "志刚呢?"
         "志刚,这就靠老哥来帮忙了,你向他好好说合说合。"

          翌日,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李得才开始走街串巷了。虽然他的心情舒畅,精神振奋,但他是人,是个活生生的人,人总不能象个气球那样,一口气就能吹个饱满。他那脸色确实还有青色,眼窝沉馅,根本不能恢复到原先红润的程度。当别人问道他时,他就哈哈一笑,爽利痛快地答道:"好了,好了,早好利落了。"
          自然,张石头也成了矿工人新村的能人,不,是整个矿区的能人。他走道都觉得神气,一身新制服,穿戴整齐,再也不肯脱去,那罗圈腿好象老伴用棍捣了一下,直挺挺的。站是站,立是立,猛然间象退回三十多年前那样活泼,精神抖抖擞擞,面容焕发,神气活现,那能象个退了休的老工人呢?倒象一个离了休的老部长。
        中午,志刚媳妇来请他吃饭,他不肯。晚上志刚又亲自来请他,他一把把小伙子拉到自己的屋里,关上屋门,把志刚按在沙发上,说:"孩子,无功不受禄,饭我不能吃。"
        "怎么啦?"
        "彩电你搬走。"
         志刚愣了,"张大伯,你太小看我了。"
       "不是小看。"他也坐到志刚一则,把咀伸到志刚的耳根上、说:"好孩子,对着真人不说假话,你知道我用啥法给你爹治的病?外人问到我时,我告诉他们是祖传秘方。对你,如实相告,我用的办法很筒单,就是二斤月饼,一个红裤头!"
       "什么?"志刚站了起来:"月饼,裤头能治病?"
       "能治。"张石头按下志刚:"你听我说嘛孩子。"
        张石头终于显示出他的本领,他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向志刚学说一垂、又安慰又劝告志刚,光你们小俩口的孝心是满足不了你爹的寂寞,他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你要为你爹晚年的孤单和夜晚的迷惘而多想。你要真是孝子,就要想到你爹这么多年的苦处啊……最后他才亮出自己的实底:志刚,你听清楚了就好,事就是这么个事,你爹需要一个知冷知热的人,这个人不是你,而是她______ ,谁都无法代替。明白了是再筒单不过的事。饭我不吃,彩电我不要,你要过意不去,就还我三尺红洋布,二斤月饼钱。"
        "啊……"
        "甭啊。红裤头是我让你大妈做的,月饼是我出钱买的。实话讲,压根我就没有去过何寡妇家。"他站了起来,提高了嗓门,笑着说:"你不还我咋着。"  
        志刚听得如痴如醉,满脸通红不作声。 
       "嘻嘻。"小老头讪讪地笑着、进一步劝说志刚:"这事你也剔为难,该咋办就咋为,顺其自然,让你爹晚年有个快乐幸福的日子,难道你还有意见?"
        志刚摇摇头;"大伯,这事还得你来帮忙啊。
      "当然,当然。"张石头拍拍志刚的肩,朗朗地笑道:"好孩子,我要的就是这句话。好,到那时不光要吃饭,我还要喝你爸的喜酒呢。"

                          完

标签:年轻人  旧社会  家产  宝贝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