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散文

夜探碧波庄

时间:2015-06-17 13:50:49   作者:chenzhenjiang   来源:篇海   阅读:3437   评论:0
    正如老师们预测的那样,河北航校的情况确实不太好。1993年8月底,父亲送我到天津的河北航校报道,进到校园时,周围的情景让人惊叹不己。
    老师预测该校不好时,我就想,学校不好不就是教学楼破一点吗。可是看到河北航校时,却发现该校除了几层的新落成的教学楼外,宿舍等其他的房间全部是平房。校门破得可怜,院内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据上一届的学生反映,他们来的时候在院中还可以看到野兔。而只能显现学校特征的则是立在院中的一个十几米高的桅杆。
    报道的前一天,父亲和我一起从邯郸乘坐他们公司的汽车直达天津,当晚就住到天津长途汽车公司。据通知书上称,在天津站有老师去接。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早早赶往天津站。在天津站,我看到两名从邢台赶往学校报到的同学,其中之一就是后来我们宿舍的老大。
    接我们报到的学校的赵老师,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学校接学生的校车。全身绿色的双排座,后面的车斗是有棚的那种,并且是后面双开门,学生们上到车上后,用锁将门锁上,直接送往学校。车内的学生坐满后,我们自己乘公交车前往学校。
    我们的那一届有船舶驾驶专业两个班,轮机管理专业一个班。而上一届,也就是该校的第一届学生则只有船舶驾驶和轮机管理各一个班。以前该学校是专门培训船员为主业的。因毕业生要到船上工作,学校只有男生,没有女生,只有两位女老师让同学们极为关注。一是我们班主任邸老师,二是我们英语刘老师。
    班主任邸老师身材不高,一笑就露出满口牙,很是喜性的样子,当时带着一个几岁儿子。英语刘老师每天要换一身衣服,一年来衣服从来没有穿重过。天文老师则是一个天津壮汉,身材魁梧,语气粗重。据称他从事海员行业已经有多年,对船上的一些情况了如指掌。
    最奇葩的则是我们的政治老师,他是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多岁的南方小青年,身材瘦小,但脸上极其精神。上政治课时,他让学生们马上去看政治书,能看多快看多快。十分钟后,他让大家将书收起来,然后问大家一个问题:“这本书一共有多少页?”这个问题一出来,大家哄堂大笑。之后就再也不让大家看政治书,只讲自己在南开大学天津大学的快乐的往事。期末考试时,他按照平时的印象给打分。
    入学一个多月后,学校教学楼中的暖气还没有安装好,于是放假一个月。这次放假,我专门买了火车票乘火车回家。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乘火车。夜间12点前,我乘上了回家的火车,穿上了学校发的校服。校服是海员穿的服装,蓝色的,大盖帽,我认为特别的精神。那天火车上人特别的多,我也没能买上有座的票,于是第一次坐火车就体验到了那种特别拥挤的感觉。到家后,四姨的儿子称我戴着敲洋鼓的帽子,我顿觉颜面尽失。后来才知,他们村“洋鼓队”的人也都戴着大盖帽。
    还有一次,我从天津返回老家时,没有买到火车票。于是我就买了一张站台票上到火车上,随便找了一个靠窗座坐了下来。谁知一路上也没有人去找我要座,但是一路上特别担心出站时被查出来。在出站时,我拿出上次坐车的火车票给检票员看了一下。谁知那个检票员将我的票要了过去,用手撕开了一个口子,又交还给我。出了邯郸站的出站口,我长出一口气,总算逃过一劫。
    考虑到毕业之后的工作,我感觉到,更喜欢文学。于是利用业余时间到天津教育学院报名参加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自学考试。只是自学考试也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样简单,到两年后毕业时,只通过了两门课程。
    其他同学则在课余时间去做家教的工作。我也和他们一起到学校东侧的桥头上拿一牌子去找家教,却没能成功找到一家。我的那位同乡找到了一家,让我去代了一次课,是给四年级的一男孩子讲数学。到了这家,孩子问我的一些问题我都解答得很好,学生的母亲很满意,特别为我炖了一只鸡吃。又一次,我给另一个同乡代课,同学的家长问我,原来的老师做什么去了呢。我按照同乡的安排,说,那位老师有点忙,在教其他的学生。学生的母亲说,今天就不用讲课了。结果我回到学校后,那位学生家长给我的那位同乡谈妥了,终止了家教合同。
   在天津的两年中,我时常利用星期天和同学们骑着自行车去天津各大街道玩,时过半晌,再“拨转马头”寻找回校的路。有一天,我和同宿舍的老五到水上公园去玩。水上公园中有一处收费园中园即碧波庄,在平常时需要再收费才能进入。可是当天下午晚些时,碧波庄的门没有关,也没有人在收费。于是我们两个就潜入其中,首先转了诸葛亮八卦迷宫阵,还游玩了碧波庄的主楼。等待回到门口时,却发现大门已关。
    这时,一个穿着普通的男士向我们走来,告诉我们大门已关闭,水道和陆地交叉口处设有电网,要想离开,就需要乘坐他的小船从水上出去。我们两个拒绝付款, 乘那位男士不备,从水道和陆地交叉处用手扒着栏杆逃了出来。等回头再看时,刚才用手扒着的栏杆处闪着火星。看来确实是设着电网,于是我们在夜色中,一路狂奔,回到学校。
   老五今天回忆起这件事时称:“我对这段事情也记忆深刻,那晚月朗星稀,繁华散尽,多了几分幽静,又透着夜色的诡异,玩的刺激尽兴。败笔的就是那摆渡,浸骨的铜臭,极尽可以讹诈的任何机会,可惜我们没让他得逞。若干年后,他肯定不知,他曾经加害过的两个小学生,还能清楚地记起他的龌龊,只不过留下的没有憎恨责怪,只是夜游的刺激与兴奋了。”
   在航校两年的段段往事浮现心头,而这次夜探碧波庄的经历更是难以忘怀。

标签:天津站  教学楼  通知书  邯郸  汽车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