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青春

猫狗集(大赛5)

时间:2015-08-22 12:21:44   作者:王四叉   来源:原创文学   阅读:8180   评论:0

猫狗集


1

  我坐在她的对面,想象着乱山丛中的雨云。

这或许不够礼貌,但思想是不羁的,如同任意西东的流水。她与我都深知这一点。从我的位置看出去刚好能看见她米色开衫薄毛衣下的娇小胸脯,我对着她开始想象乱山丛中的雨云。猫某人咖啡屋是一间很奇特的咖啡屋,咖啡屋只在雨天营业,营业期间只接待前两位客人。猫某人也是很奇特的人,猫某人没有猫。猫是个共词,某人也是个共词,猫某人却是个独词。独一无二,通向特定的地方,指代特殊的含义。或许是这间咖啡屋,或许是这个自称猫某人的男人,也可以是借由这个男人指达的别的什么。总之这是个很神奇的场所,行于确定与飘渺之间,潜于共有与独立的两个世界。

咖啡屋只有临窗的一套咖啡桌椅------一张茶几,两个面对着的单座沙发。为了提供最好的视野,猫某人废弃了其余配饰位置的可能。“在场的都是主角”。这是猫某人咖啡馆的经营理念。占有其余空间的是六个离“天”三尺三的巨大书架,每两个肩并肩地并排着,挨墙的一面摆着两个潘通椅,中间留出一条通向咖啡桌的过道。前面是猫某人的工作台,后面是客人的领域,除去端送咖啡,前后唯一可以交流的就是这些书了。客人可以任意翻阅这些书而免于整理归位的职责。书架上的隔间做得很大,书用统一棕色牛皮纸包好规整地摆放在上面,每个书架上的书高书厚都用心排列得大致相同,有希伯来文的圣经,德国古典哲学,四千多页带大不列颠地图的百科全书,也有一百多页的佚名小说手稿。

她一页页地翻下去,十指修长,骨肉均称,眸子里透出阳光在秋水面的反光。我点上一支烟,并且慢慢抚平想象的涟漪,咖啡已凉,我安静等待。在烟尽的过程中我特别想吻她那双眼睛。

我善画油彩,春风绿岸,不知我的笔力够不够画出她的眼。

咖啡屋里有一种森林气息。黄花梨的气味在雨天里会变得浓烈,太阳,雨水,草木,雁群,云蒸霞蔚,全在里面。其实香味一直都是有的,不过人在雨天里触角变得敏锐纤细,对现实的描摹能力会提高,在分辨率如此大的图像面前容易掉进往昔的情绪里。“猫某人其实是个不错的魔术师。”这是苏未可给的评价。魔术师有两个嗜好。没事的时候坐在他的藤椅里擦拭他的玻璃杯,他有三只玻璃杯,每小时擦拭一遍。不擦杯子的时候他喜欢翻书,随手从书架上取一本书,从头翻到尾,再一页一页倒回去,翻完就换下一本。所以他平均每小时大约可以擦三只玻璃杯,翻六本书。

她仰起头轻呼一口气,然后将稿纸抚平后推至我的面前。她的脖颈上有一颗痣,随着她的动作,那红痣像活过来了一般跟着仰头呼吸。

“怎样?”

没有回答。

她低头专注地搅动自己面前的咖啡,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循环往复。她惯用左手。左手捏上咖啡勺的尾巴是件很优雅的事。我想。

她不说话,我感觉我问题的音调音色甚至重量质地随着她的搅动完全溶解在她面前的那杯卡布奇诺里。

  她说她的名字是苏未可,她还说这个名字取自“摇落秋风未可知”这样一句唐诗。我不轻易相信别人,我也不轻易怀疑别人,我觉得苏未可是个好名字。她能说暗喻,有时比我好,有时及不上我。我觉得她是一个孩子,或好或坏,跟我一样。

  “我们以后不用等雨了”她看着旋转的咖啡说。

  不必等雨。我盯着雪白稿纸扉页,《Little Lover》,像吹落风中的碎纸片,每一面都写着一个字母,但我拼不出这两个词。Little lover。我又在心中默念一遍,所有纸片背过身来,我看到一张错乱拼出的肖像画。

失去这两个词。我清清楚楚。不必等雨来,全凭心之所向。我也明明白白。但我讨厌选择,讨厌得就像是出自生命内里的抗拒。在我面前的这叠稿纸里,我讨厌生存与讨厌死亡一样。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但夏天的心脏一直都扎在六月二十二号这天,时间一笔一笔划尽日历,野外的渡船白漆斑驳,掉尽颜色,锚还深埋。

我转头看向窗外。

这已经是四月上旬的第三个雨天了。

猫某人的咖啡店落在山上,从朱色窗框看出去可以将这个北方小镇的全貌尽收眼底,天气好的话还可以望见远处的秦岭。不过现在,远处的秦岭与山下的小镇都不可见,它们完全隐匿于四月的雨汽中。还在修建中的楼层像孤单的弃儿,向着早来的暮色不安地闪烁黄光。

四月。今年最先感知到这一时间的大概是睡在太平洋上空的云朵吧,在西伯利亚的孩子还在做梦的时候就把战场向北推进了。这样的时令让人觉的骨子里像生了锈,一扭动,斑驳陆离的锈迹跟着往下掉。苏未可说那是因为骨头还在生长,是值得高兴的事。

我压低身体,完全蜷缩进沙发里,一一伸开的五指又慢慢握紧。担心沙发突然消失身体悬空,蜗牛缩回自己的壳里。苏未可不再搅动咖啡,拉花已经消融,时间流逝。

“嗯”声音怪异得像我旁边的书架发出的。来不及选择,不必选择,路自会于脚下蔓延开去。苏未可没有抬头。

“好”我直挺起身,像从很远的地方赶回的旅人,快马加鞭的途中不忘调试钢琴音色。

 “浅绿”苏未可仰起头望着我,满世界的颜色刹那全消逝进她的眸子之中。

“墨色”我望着她的两杯卡布奇诺轻声说道。

标签:咖啡屋  猫狗  毛衣  开衫  男人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