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金文奖

青鸟飞不过沧海(大赛5)

时间:2015-08-27 23:19:26   作者:莯珩   来源:篇海   阅读:725792   评论:0

青鸟飞不过沧海(大赛5)

耳边响起的音乐和低低的抽泣声让我再也无心专注于妖孽横生的仙侠小说,她时常会来这么一出戏码,我早已习以为常,但是习惯并不代表你可以置之不理,我抽了一把纸巾丢到她面前,气势汹汹地说:“说呗,这次又是怎么了?”
“你能不能温柔点,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吗?”她边拿着纸巾在那吸鼻子还不忘向我翻个白眼。
我笑了笑,“还能瞪眼呢,说明问题不大。”
青鸟飞不过沧海(大赛5)
她没有再回我话,继续在那低声抽泣,声音不大不小,一顿一顿的似是有刀子在你心上慢慢地划,一刀挨着一刀,不深不浅却漫了一地的鲜血。我正觉得难受时她便抬起头来笑着跟我说:“我大约真的不能和他在一起了,他要和别人订婚了。”她虽是笑着,可那神情确是如丧考妣一般。大约是两年前,她也是这幅模样跌跌撞撞的跑到我这里来,哭着说她爱上了一个人。如今她能直截了当的说不能了,大约是真的不能了。
我还没有遇见过爱情,也没有怦然心动的巧遇,我看过很多言情小说,古代的、现代的、玄幻的,我也曾不止一次的被他们的爱情所感动,可终究也只是感动,我体会不到那种如痴如狂般缠绕的甜蜜,也无法对他们的痛彻心扉感同身受,我想我大概是个冷漠的人,有时候我甚至也在怀疑是不是上帝收走了属于我的那根情弦?
我认识渥丹大概是三年前的那个冬天,我从书店出来,有一个姑娘突然拉住了我,“是你买走了夏达的漫画对不对?”我不大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就没有开口,可她依旧不依不饶:“你是不会说话吗?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只是你可不可以把这本漫画卖给我?我等这本书已经很久了。”她带着白色的耳套,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因为没有戴手套的缘故她一直在不停的往手上呵气。我看她时,她嘟着嘴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十分灵动可爱,她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我当时想:倘若能有这样一个妹妹就好了。
听着她的话,我不禁莞尔一笑,“书呢我是不可能让给你了,不过借给你看看倒是可以。”
她愣了一愣才说:“原来你会说话啊。”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忍不住在心里想:这姑娘还真是很傻很天真呢。我看着她冻得红彤彤的面颊便把围巾摘下来给了她,“我家就在前面,你如果真的想看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书我还没打开过呢,现在可不能借你。”
她头也没抬的就跟我回了家,后来我问她为什么不怕我是坏人时,她笑眯眯的说,在我给她围巾的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而在我将包了新书皮的《子不语》递给她的那一刻她就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喜欢上了我,她说,我前世一定是她姐姐。
认识渥丹是我平静生活中一抹最亮丽的色彩,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看着她从一个傻傻的有点二的小姑娘蜕变成一个亭亭玉立气质高贵的美少女。可这三年也改变了太多,我看着她深陷爱情的泥沼不能自拔,而我却在一旁无能为力,这种措手不及的失落感不止一次的包围着我,可我终究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邂逅】
渥丹姓白,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他父母皆是德才兼备、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渥丹有个青梅竹马叫靳骁,是个才华横溢、出口成章的俊朗少年,因着渥丹的关系,我们也曾见过好多次。
这个名叫靳骁的少年对渥丹的好几乎是无可挑剔,小到吃穿用度,大到衣食住行安排的都是井井有条,就连选大学也是跟着渥丹,当初听说他舍弃了六百多的高分来陪渥丹上这个不怎么入流的二本时,我惊得嘴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像靳骁这样的人才,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不过我觉得这类奇葩估计八百年也就出这么一个,是以我一直很佩服他,暗地里也帮过他不少,可爱情这回事,作为局外人的我一片迷茫,而作为局内人的他更是举步维艰。
我曾一次又一次的狠心损过渥丹,但对于她对靳骁的态度让我始终是无可奈何。一个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而另一个确是拿了自己的生命在追寻爱情,这些我不懂的事他们却很用心的闹的天翻地覆。
在大学的第一个冬季,渥丹去滑雪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名叫杨柘的男生,从此这场飞蛾扑火的戏愈演愈烈。
渥丹虽然没有告诉过我她为什么喜欢杨柘,但我想我是明白的。从她第一次带杨柘来见我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个高鼻梁大眼睛睫毛浓密有着桀骜不驯外表的男生,还有那浑身散发着的不被征服的野性的荣光,这一切的一切对渥丹而言都充满了诱惑。渥丹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所有的人都爱她如同自己的生命,所有的纵容和宠溺让她对这种有个性的男孩子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从渥丹对杨柘百依百顺的模样谁都能读得出来。
从遇见杨柘后渥丹变成了一个很挑剔的人,比如说她会嫌自己的衣服没有一件好看的,她会疯狂的购物买许多的化妆品,她会为了和杨柘约会早起一个小时化妆。她开始在不经意间为了杨柘改变,做那些喜欢的或者不喜欢的事情,为了杨柘她甚至去改变那些她从小养成的好习惯,她开始逃课、夜不归宿。看着她带回来给我的那些书落满了尘埃我就忍不住的心痛,她在为了一个男孩子堕落,那是第一次我和她发生争执,我言辞犀利没有留丝毫余地,她泣不成声的离开,一个多月没有联系我。
在此之间我见过两次靳骁,一次是我找的他,一次是他来找的我。
我找靳骁是因为我认定了渥丹受了委屈一定会去找他,可我只猜中了开头没有料到结尾,渥丹被我骂了第一反应确实是去找了靳骁,可靳骁却拱手把人推到了情敌手中,我却因为他一句‘你知道的,那个时候她最需要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满腔怒火瞬时熄灭了一半。对于靳骁,我从来说不出什么过分的话,他对渥丹的感情太无私、太神圣,以至于让我觉得我在他面前低如尘埃,这个男孩子他给我一种仿若他便是当年的金岳霖的错觉。
靳骁来找我则是因为他听人说杨柘动手打了渥丹,他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渥丹,这个时候他想到了我,可他不知道哪个小丫头还在恨着我怎么可能让我在这个时候看见她的落寞。我们都没有找到她,半个月后她出现在我见门前时,我竟差点喜极而泣。

【青鸟】
未通信的一个多月发生了很多事,譬如她的流浪,譬如靳骁为了她差点四海为家,再譬如杨柘是个回族。
我终于知道杨柘那一巴掌是为了什么,他为了一盘红烧排骨打了渥丹,如果在此之前我若晓得是这个原因我大概会找靳骁去把杨柘揍一顿,可此时我知道了前因后果也只剩下了缄默。也许对于我们而言这没什么,可是对于杨柘来说那是他的信仰,我无法想象这个男孩子再动手打人之前是什么表情,可我能理解他内心的挣扎。
我一直都不太喜欢杨柘,因为我觉得是他让渥丹变得不再那么单纯、善良,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渥丹在遇见他之后变得更有活力更加朝气蓬勃。他带着渥丹去野炊、露营,带她去玩赛车,渥丹虽然黑了瘦了,但这样的她无疑是美丽的。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渥丹一个人出远门,也没见过她笑得这么爽朗,是杨柘让渥丹变得亭亭玉立、美丽动人,在这条青春的路上,是他成就这个姑娘,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将来,这样的他们我要拿什么理由来追究这些所谓的前因后果。
对于这件事我们都未曾深究也很一致的守口如瓶,生活还如从前一般静水微澜,这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还是坐在临窗的位置看书,渥丹跑进来抓着我就开始哭,用一种无比绝望的神情说‘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说:“爱情嘛,它要来的时候自然是挡都挡不住的,这是该高兴的事,你哭个什么劲。”可能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杨柘是回族的事了,意料到了今天的这般结局才那么纠结、痛苦。怎么也想不明白我竟然在冥冥之中推波助澜做了次‘凶手’,倘若那个时候我问清了缘由及时帮她脱离这片苦海,她今日是不是便不用如此难受了?可是这世上是没有如果的,所有种下的因,都必得开了花结出果来才算圆满。
渥丹在这场说来便来的爱情里做的最多的两件事是笑和哭,她跑来找我也必是这两种状态。在我领教了许多次的梨花带雨和一笑百媚后,他们的异族恋终于迎来了最大的‘敌人’。
杨柘的父母在学校找到了渥丹,很直白的告诉她,他们不能在一起,渥丹在表示不会和杨柘分手后被杨柘的母亲狠狠地给了一个耳光。在听说这件事后,我委实有些讨厌杨柘一家人,渥丹长这么大,她爸妈都未曾动过她分毫,可就是这个我们都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却偏偏被打了两次,而这两次都还和这杨柘脱不了干系,我不喜欢他也实在是情有可原。可就是这个我不怎么喜欢的少年郎,他竟然带着渥丹私奔了,去了那个神圣无比的西藏,还发誓一生只爱她一个人。
那是我在他们谈恋爱后,第一次觉得渥丹的付出其实很值得。
不知道是那本书里,有个女孩子曾这样说:如果有一天,我爱的那个他可以在西藏白茫茫的雪山上对着布达拉宫向我求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因为这是我此时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了。
我想,那个时候的渥丹一定很幸福,她一定是依偎在那个男孩的肩膀羞涩的说出了那声‘我爱你’。我想,连这长长的无线电波都无法抑制的喜悦,一定是幸福的最高级了。
可是,还有个成语叫做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在我暗自以为他们的未来会渐入佳境的时候,渥丹一个电话打乱了我所有的奢望。她说,“杨柘的妈妈被气得病倒了,在医院昏睡了三天还未醒来,问我她到底要怎么办?”
我问她,“杨柘是怎么想的?”她说,“杨柘不想就这样回去了,可他很担心他妈妈。”
“那就回来吧,也许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糟。”
“可是现在回去了我们怕是再也没有将来了,怎么办?怎么办?”丝丝颤音听得我有些手足无措。
“渥丹,你不可能一直呆在外面不回来的,就算事情再糟糕你迟早还是要面对的,不是么?”生活就是这样,此时的你已经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了。
这狗血的如同晚间半点档的剧情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了,杨柘妈妈在装病,杨柘刚回家便被锁了起来接受家法,渥丹在我的小公寓里醉的昏天暗地。如果我是个听故事的人此时我一定是笑了,这么具有戏剧性的故事在生活中还是这么的活灵活现,人是造世主,这话没错了。
渥丹在我这里待了已有两周了,我怕她会从此无心学业,就打了电话叫靳骁过来商量下要不要告诉她父母先帮她休学。靳骁还未到,我等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杨柘的父母竟然特地跑过来送请柬,渥丹还在睡觉我没有叫醒她,送走了两位客人,看着手中请柬上金光闪闪的大字,我瞬时觉得这像个滚烫的山芋,丢到哪里都将是一片焦状。

【沧海】
靳骁气急败坏的说,生活已然如此艰辛了,何必再来撒这一波盐水。
我知道他是为渥丹鸣不平,可我心里难过的却是杨柘妈妈说的那番话,“我们家属于回族老教最细的分支,也不是我们非要难为这两个孩子,可就算是她入了教,我们族人也未必能接纳她,更何况她父母肯定是不会让她入教的,既然有缘无分,还是早早分开的好。你也莫要怪我们狠心,我们也是情非得已。”
人总是这样,相遇了就说缘分,分开了便道声无缘,一切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终究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才拿命运来做个结束。不是说上帝会让每个善良的人幸福么,可它为什么还那么扑朔迷离的解释:遇见或不遇见是上帝的安排,得到或得不到是自己的修炼。
这场属于渥丹的独角戏终于是落了帷幕。在这个夏天,杨柘奉父母之命娶了一个回族姑娘,他父母是何其残忍,竟然亲自来给渥丹递了请柬,不过渥丹终究是没有去成,我不忍她这般憔悴,便让靳骁把她锁在了家里,这场盛宴最后是我奔赴前往。在婚礼现场,我看着杨柘见到我时惊诧的表情就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也许渥丹这次没来刚刚好,都已经到了这番田地,何必再让她爱的人为难一次。
我举杯笑着对杨柘说:渥丹让我告诉你,要幸福,至少要比现在过的好,这样至少不委屈她这么狼狈的退出。
我看着他手里的酒杯晃了又晃洒出了许多酒,他疼痛的眼神那么无助,我终究还是不忍心,轻声道:谢谢你给过她爱情。
就让这个故事这样结束吧。从婚礼现场走出,我似乎还能感受到他飘渺的眼神,能因为一句话便乱了方寸的杨柘是对这场爱情最好的告白,也不枉渥丹付出的几年青春,至少她还得到过爱情。于我而言,这轰轰烈烈的爱情远比彼此相守来的热烈,痛并快乐,这样的幸福一辈子一次就够了。
渥丹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颓废,第三个周末结束她便收拾妥帖去了学校,临走前还笑着跟我说话,“你不是每次不开心都念叨一句话么,让我们继续于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尽管她笑颜未达眼底,我还是倍感欣慰。
不是青鸟飞不过沧海,而是沧海那边已没有了等待。

【万水千山】
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人,缘分也皆是朝生暮死脆弱的如昙花一现。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一年后渥丹毕业,她执意要去西藏支教,当然随行的还有靳骁。靳骁辞了高薪工作去陪渥丹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但令我惊讶的是我居然在车站碰到了杨柘,看着渥丹从容微笑同他告别,我才发觉这个姑娘已经慢慢长大了。她不再畏惧,不再逃避,直面生活的每一道风景,或苦或甜都能优雅的面对,这样的她娉婷袅娜,温暖了许多人的心房。
渥丹走的时候留了一封信给我,她说有些话面对面谈的话总会让人觉得有些矫情,她也不想我再因为她的事情平添烦恼,就以这种方式做个简单的告别。渥丹以往在我这里留宿的时候每次出门都会写个小纸条,这些都是我同她的秘密。
她信中提到的这些事有我知道的也有我不知道的,这些不知道的事中有一件让我开始钦佩一个人,这个人是渥丹的母亲。
黎茉,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开始了新的人生。
在你去赴杨柘的喜宴时我妈妈来看过我,她说的一番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你是我的孩子,不管你走多远,迷失多少次都要记得你还有个家,还有爸爸妈妈在那里等着你,你可以不要爱情,但不能不要爸爸妈妈。你和杨柘的事情,我们一直不曾插手并不是我们不管你,而是你长大了,已经拥有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倘若我们在你最爱他的时候去阻止你,只会激发你更大的热情和逆反的心理,如今事情一步步走到今天,有些事你也该想明白了。
你想想,就算你为了他加入了伊斯兰教,他父母也未必能真正接受你,就算他父母接受了,那你以后有孩子了你要怎么告诉他到姥姥家了不许吃东西?你要怎么去解释这两个家庭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爱情固然是两个的事,可是婚姻确是两个家庭的事,到你们身上这婚姻就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了,你要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这些事你现在还想不明白,但是等你想明白了你就会感谢杨柘父母曾经这么残忍的棒打鸳鸯。
我妈妈说的这些我都不曾想过,我当初一心一意的想和他在一起,却不知道我们之间相隔的不仅仅是一片海那么简单、纯粹。爱情原本是简单的,可世人总要无端端的在上面赘述许多世俗的东西,无奈我们都在这滚滚红尘之中,也不过是一介凡人,所做的事也都是些零零碎碎的琐事,这爱情也就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完美无瑕了。
我多想拥有纯真无暇的爱情,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他与我之间人来人往。
照顾好自己,勿念。
珍重。
                                                                 渥丹 (书)

渥丹这一去便是两年,回来的时候倒是神采奕奕,还偷偷跟我咬耳朵说,“她要嫁给靳骁了。”这一去一回其中不知发生了多少故事,但这结果却是出人意料。
我再次追问时,她只是说:或许她用尽一生的力气也没有办法爱上靳骁,但是靳骁是这个世界上和她最合拍的人,也是最适合她的人。
渥丹放下一切学会了生活,靳骁也是求仁得仁,这场名叫青春的戏燃烧的热烈而赤忱。万水千山后,未曾遗忘过往的兵荒马乱,却也渐渐开始懂得如何温柔的对待这个世界。
城市上空有大片大片的浮云迅疾流动,倏忽之间有鸽翼划过天幕。
时间过得这样快,樱花散尽,蔷薇盛开,栀子谢幕,夏荷绽放,转眼之间,我们的人生就这样疾徐不定的,一路渐行渐远了。

——2015年8月27日 夜

标签:青春、爱情  
上一篇:猫狗集(大赛5)
下一篇:火车开往夏天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