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新锐奖

百灵鸟的悲伤(大赛6)

时间:2015-10-13 19:53:38   作者:乌鸦   来源:篇海   阅读:29737   评论:0

百灵鸟的悲伤

------写给内蒙坝上草原音乐节

 

 腾格尔奔驰着来了,

腾格里冷笑着走了。

歌手们摇滚着来了,

我歌王的宝座被人夺了。

 

整个游牧时代,

我都是光芒四射的歌王,

马头琴为我悠扬,

蒙古长调为我高亢,

彩蝶蜻蜓为我伴舞,

马嘶牛吼为我帮腔。

呲牙咧嘴的草原狼,

老是恐吓我闭嘴。

可怜巴巴的老绵羊,

   咩咩咩……

                                    不住地将我感念赞赏。

 

万物有知

你是百鸟之灵!”

腾格里长生天的意思,

一代天骄他也不敢违抗。

 

为了保护我的水源,

所有的牧人都不到河里

洗衣戏水。

为了维护我的食品安全,

他们几千年远离农药化肥。

为了不误伤我的翅膀,

他们死后不留享堂,

生前只住矮矮的毡房。

 

我是草原的百灵鸟,

我专为牧人和草原歌唱。

我从不苛求演出条件,

更不在乎出场费的寡多。

只要天是蓝的,

云是白的,

淖是清的,

花是红的,

滩是绿的,

我就忘情地歌唱。

 

我也在冰天雪地中哀歌,

找不到虫子、种子、沙子日子,

好不使人忧伤。

我曾经生活演唱在大乌登山地,

时间大约是“破除四旧”的后期。

那个地方

新生一代的农耕子弟,

真是坏的出奇!

这些家伙,

铲开一片雪地,

撒些稻糠,

布下马尾做成的套子,

就这样成千上亿地

将我、我家族、我的同类捕捉。

还要生生拔掉羽毛,

活活扔进翻滚的油锅。

谁不知那些人类的陷阱,

可是我别无选择。

与其百分之百饿死,

我只好一次次出生入死。

 

我也在风雨交加

电闪雷鸣中歌唱,

特殊时期,

不表率出特殊的勇猛和顽强,

我没有出壳和出窝的儿女,

  他们就熬不到雨过天晴,

或是被老鼠毒蛇掏窝。

 

我是草原的儿女,

草原也是我的全部家当。

以粮为纲

我失去了多半个家当,

联产承包

发疯开荒

我把大乌登草原全部赔光。

我是草原的歌星,

失去草原,

我干嘛还要继续歌唱?

就丢下布谷鸟那厮

接着瞎唱,

我要浪迹天涯

四海为家

要饭逃荒。

 

我到了滦河上游

大马群山脚下,

三百里金莲川繁花似锦,

三百里闪电河水阔草长。

腾格里长生天

悄悄地对我说,

你就暂居此地吧,

但要时时刻刻

日日夜夜

睁着一只眼睛躺卧,

鸟贩子专贩百灵,

有时也捕食山雀麻雀,

还有人烹饪乌鸦喜鹊。

哎,

这个世道真他妈疯狂,

        为了金钱,

        老鼠们全给老猫去做伴娘!”

       

从此后,

       我就提心吊胆

       躲躲藏藏

      只有在蓝天白云间,

       这个黑手伸不到的地方,

依然尽情地歌唱。

可是我的儿儿女女,

       我的子子孙孙,

       十有五六

       还是被鸟贩子掏窝,

       尚有二、三

       误食农药而亡!

      

       为了逃避鸟贩子的魔掌,

       也曾远走青海、西藏。

       十恶不赦的贩子尾随而致,

       归来后

       还被乡长塑为发家致富的楷模!

 

 

我和摇滚乐手

一样都在唱歌,

他多一把吉它,

我多一杆猎枪。

一切蚊蝇害虫遇上我,

它就别想逃亡。

我是草原的英雄儿女,

谁撕咬草原,

       我就和谁血战肉搏。

我百转千回

复杂善变

  金属般的歌喉,

本意不是迎合庸俗大众,

         乃是大刀和长矛的对唱,

        就像蒙古骑士抑扬多变的长调,

        原本是出于排兵布阵的实际需要。

 

只要我在歌唱,

        战斗就在继续,

         蝗虫它就别想张狂。

         

      在人与自然

农耕与草原的

百年较量中,

       我承认

       我彻底失败了!

       但你胜利了吗?

       你也一样是大自然的儿女,

违背腾格里长生天的意志,

      他必然毫不留情地将你五花大绑!

 

一层厚过一层的雾霾,

终于封堵了你的口鼻、门窗。

一波毒似一波的热浪,

烧烤着你肌肤

熔化你的内脏。

异化后的人格

鼻歪眼斜,

       仅剩下青面獠牙的兽狂。

满街满巷的钢铁怪兽,

      拥堵、撕扯、扭打、碰撞……

 

当现状变为一种无奈,

都市的灯红酒绿

再也碰撞不出

 纸醉金迷的疯狂,

返回草原返回远古,

就成为富有文明阶级新的时尚。

 

我同情你对尘世的厌倦,

理解你重归本真重归人性的迷茫,

但你不该将我的草原

万马踏平

斩尽杀光。

 

我不反对腾格尔重归草原的毡房,

也欢迎同行们前来草原切磋,

但除了交换,

你该不该有所奉送?

 

我也同情我的父老乡亲,

不依赖草原,

他们如何过活?!

科学适度的开发,

我没有理由反对。

就像金莲川旅游景区,

把千转百回的曲径游廊

高架在五花草坪。

 

我是百鸟之灵,

是草原的歌王,

腾格里的使者,

腾格尔永远无法替代

我的天籁之音。

没有我百灵鸟的歌喉,

五花草全部失色,

闪电河立马暗淡无光,,

蓝天白云

也会一同失去光芒!

 

没有我猎枪的护卫,

草原就被永久地解除了武装。

少女一样嫩弱的花草,

一夜间就被蝗虫吃光。

   你说

   我有敌虫一扫光

   那就连同你

   心爱的牛羊一起杀光!

 

    白白的云朵

     青青的草原

蓝蓝的天空

蓝蓝的湖泊

那只有草原的一个剪影。

  

   秋风酷杀,

   满目枯黄,

   落叶飘零大雁南翔,

   在金莲川 生离死别

    最为伤悲的季节

    你还会继续摇滚

    陪伴她的凄凉?

 

    冰天雪地

    大地开裂

    牧人的眉眼口鼻封堵了冰霜。

    冻裂了老牛的血管

    粗大的鼻腔总在不住地淌血。

    在金莲川草原快要冻死的季节,

     你还会继续摇滚

     陪伴她的煎熬和冻疮?

   

    飞沙走石,

    天摇地颤,

   白毛风刚走,

   黄尘暴即致,

大白天点灯,

四、五月还要掩埋你的门窗。

你敢户外摇滚,

就不怕风魔将你生吞活剥?

 

你只是一个采花的蜜蜂,

顶多就是一只候鸟。

而我哪?

无论春秋冬夏,

只能在此过活,

  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地方    

 

只知追捧腾格尔

     而不知还有一个腾格里,

人类呀,

    你正演唱着亘古未有的荒唐!

   

 

或许我要先走一步,

或许我在做永恒的道别,

我的草原

我的母亲

我的家乡,

切莫哭泣、切莫悲伤!

 

闪电河

您这国家湿地公园,

您这中原京畿的生态屏障,

您这地球之肺……

我会匍匐在圣主圣母的脚下,

我会长尯在如来和观音的大雄宝殿,

日日为您祈福,

 夜夜祝您平安!

 

 

 

(注:腾格尔,只是一个民族歌手;腾格里,则是自然万物之神、草原的最高主宰。2014-7-26

草拟)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坝上草原  食品安全  腾格尔  百灵鸟  马头琴  
上一篇:经.悟
下一篇:樟园秋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