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新锐奖

路(大赛6)

时间:2016-04-01 15:25:00   作者:耿新荣   来源:原创   阅读:15221   评论:0
      《路》

        天还没有大亮,娘便早早的起床了,在我的记忆中每次离家的时候娘都是如此!从不例外。
           夜还没有走到尽头,整个村庄还在沉睡中,只有娘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忙前忙后,烟囱里的青烟把梦中的村庄弥漫,一个女人的一生都在这屋里屋外,而我却无法度量这屋里屋外的距离。因为,在这里母亲一走便是一生!是远还是近?这种生活的疲惫我从未读懂过,就像我永远也体会不到母亲的内心世界,是繁杂还是我不懂的责任。
         然而人的一生都是在丈量脚下的土地,并且每个人都是在不同的土地上忙碌。忙碌,大都是为了不同的理想罢了。
        天是寒冷的,阳光的存在只是为了不让天空感到孤单,行李已经被母亲打点整齐的放在里屋的炕沿。家里的那只小白猫懒洋洋的躺在被父亲堆放整齐的木材堆上。饭桌上放着母亲炒的几样小菜,屋内的摆设简单!院子里还有几盆愣是好看的花。在母亲的眼睛里有不舍,有担心,或者更多的是期望!
       爱是娘的操劳;爱是娘在穷苦中给予孩子的温暖;爱是娘为孩子倾其一生的遭遇。现在,在我临走的早晨,爱便是娘那心中所有未曾说出的唠叨;是娘用普通的食粮唤醒的种子;也是被娘打在碗里蒸熟的鸡蛋。
“赶紧吃,待会儿车就来了,吃饱了别把肚子饿着。”
“嗯嗯!娘,你也坐下一起吃吧!”
“娘都吃过了,你快点吃,待会儿饭菜凉了会吃坏肚子的。”
       其实我知道娘根本就没吃,而此刻她的内心是充满忧伤的,同时也是充满希冀的。因为我又要前往一个离家百十里路的学习环境,学习新的东西。为了心中的梦想、为了明天的生活,而我就这样一直颠沛流离,一直努力!一直走在路上。或许我会在阳光下灿烂,在风雨中奔跑,在每一个今天、明天为自己祈祷。
       猛然间想起空气清新的阳历三月份,那时花开的妖艳,而父亲正是在这个春暖花开,阳光温和的日子里离开家去了兰州。
       他走的时候,田里还是一片绿色,远远望去麦苗在微风的轻抚下如同泛起微波的绿色海洋。一辆汽车飞奔而过,卷起地上久睡的尘土,陌生的老人吆喝着白色的羊群,嘴里叼着旱烟锅,偶尔抬头望望天空,然后垂首唏嘘一番!这时远处的麦地里传来谁的歌声“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妹不开口,妹不说话,妹心怎么想?走了......”原来人的浪漫情怀是可以在任何地方表达的!而那些庄稼汉的浪漫或许就是那些经典且古老的民歌,或者还会参杂一些地方的戏曲。
     父亲,一个脾气暴躁内心却充满仁爱的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为了生活,为了家,他去了远离故土的地方——兰州。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脱离农业的疲惫,只不过是换了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来生存。
       那么,难熬的光景总会有一个人借着月光的温柔任劳任怨,苦难的日子总有那么一个人借着灯光的昏暗夜以继日。
       我不知道他在远方的具体工作,或许他是为了不让所有人替他担心,或许是因为其它的复杂的原因。
生活不苦何来甘甜?
只要活着便会成王。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大抵明白了什么。是生活的奥秘、还是藏在文字里的哲学?
       他不在的日子里,母亲一个人既要操持家务,又要务劳地里,我们只有在周末放假才能替她分担一点活计。娘是累的,但娘是没有把任何表情存于脸上的,在她脸上只有坚强与忍受。或者我从未在娘的脸上找到过一丝有关快乐之类的表情。而在我生命中最大的遗憾便是我始终都读不懂娘的内心。
         或者此刻我应该懂得,当世间所有人都离开你的时候,却只有一个人站在你身边嘘寒问暖,这个人便是娘。
       或者此刻我应该明白,当世间所有人都因为尘世的艰难而放弃的时候,却只有一个人为了家,为了孩子在奔波,在拼命,这个人便是父亲。
       天是有雨的,夹杂着雨气的花香随风流窜在每一个角落。落雨的黑夜,父亲带着劳碌后的收获回到了陈设依旧的家。他的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上面的雨水嘀嗒嘀嗒的一直往下流。塑料袋里装着一只烧鸡。
“吃吧!”
“先把它放在缸子里,明天吃吧!晚上吃的多了会上火的,”娘说。
       阳光热乎乎的穿透玻璃窗户斜射了进来,院子里的花招蜂引蝶,洋洋自得的跟阳光亲吻。
“娘可以吃那只烧鸡了吗?”
“你自己吃吧!”
“娘,你也吃吧!”
“你快吃,娘已经吃过了,你正长身体应该多吃些。”
           现在终于懂得了每一个母亲的心,当她说她已经吃过了的时候,其实,她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跟人一样不受穷。而那只烧鸡我也只吃了那么一点点,就在没有动一口。因为,当我每吃一口时内心何止是心酸,更多的是一种撕心的疼痛!
        时间太过瘦,指缝太过宽,须臾!又是一天,那只让人看着都嘴馋的烧鸡也就被在缸子里冷落了一天。
       刚一进门,灶房里就有一股东西放坏的味道!原来是那只烧鸡身上发出的味道。“娘,那只鸡不能吃了,扔了吧!”“没事的,把它切成碎快放在锅里炖成鸡肉汤还可以吃,扔了太可惜了,上帝因此也会惩罚你的,惩罚我们这些从苦难中活着走出来却不知道珍惜眼前幸福的人。”
       娘便把那只烧鸡放在案板上剁成碎块,然后倒进沸腾的开水里,电视里播放着《熊出没》,白猫蜷缩着身子睡着大觉,还时不时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老人都说这是猫在念经,在抱怨。等诸如此类的话语。那只放坏的烧鸡被母亲炖成汤盛在一个塑料盆里。
       中午,梧桐树耷拉着脑袋懒散的在阳光下昏昏欲睡!我看见娘疲惫的躺在灶房的炕上眯着眼睛,旁边放着那个盛有鸡肉汤的盆子,在我的记忆中娘除了晚上睡觉,很少像今天这样躺着的。娘确实是累了,在生活的奔波中娘的额头留下岁月的印迹,历史的涟漪。或者现在我应该读懂娘的劳苦,我在追问自己,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答案。娘是被我进屋的脚步声惊醒的。
“娘,那汤就倒掉吧!”
“倒掉怪可惜的,喝这个有营养。”
“那都已经坏了,喝了会生病的,总不能因为十来块的东西最后搭上几百块甚至上千块吧!”
“嗯!没事的。”娘硬是一口一口的喝着,吃着,嘴里还念叨着:“这么好的东西,要是倒掉太遭罪了。”到最后娘还是把它给喝完了。
       大概从穷苦中走出来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就像每一个农人的眼里都关心着粮食一样。今年的庄稼长的怎么样?娘是从穷苦中走出来的,她懂得珍惜。而在他们眼里浪费就是遭罪,就等于不尊重生命。
       路途的遥远,望不到故土熟悉的影子,就在每一个夜里思念,而我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不得不开始新的生活,当然,陌生是每一个人都得经历的,因为陪在身边的永远都不可能如你所想。而陌生往往也会让你奋发,让你懂得珍惜。
       父亲送我走的时候母亲一直站在大门口,目送着我一步一步的离开,巷子里的安静让我未曾坚强过的心感到隐隐的疼痛,大概此刻的我是难受的,是不舍的,那么心的流泪只有自己体会得到,然而灵魂上的软弱是我在等待母亲能够给予的那个坚强的姿势,或者让我长大的理由。陌生的城市让人想哭,阳光洒落一地,而我相信大门外的母亲,我的娘,她现在一定是双手合十对着远方做着最美好的祷告,默默的为我祝福。
      现在,我在异地,而娘依然在我马坊耿家的那块土地上汗流浃背,披星戴露。她的脚步也依旧徘徊在土房与田地之间,就这样,从青丝一直到鬓白。
       路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与幸福,或者我是那个幸福的人,而娘却成为那个不幸的人。一直守护着我的来路与去路,我是多么希望自己快点成家,那样娘就不用这样操劳。或者我有着恐惧,因为我怕,怕有一天当阳光猛烈的照射大地时,太阳之神带走娘的灵魂,腐化娘的躯体。然而有些东西是人无法改变的,就像来路的花香只是为了让去路不感到荒芜、凄凉。
      车子在公路上飞速行驶,我在想,娘含泪的双眼是模糊了路上美丽的风景?还是为我不曾远离家门的背影做着勇敢、坚强的祝福!土墙外的人生,土墙内的光景,娘,一会儿忙忙前,一会儿忙忙后。就这样一直劳碌在我耿家的土地和孩子的身上。
       现在,我在路上奔跑着,娘在故土为我祈祷着,远方的那扇门,我在遐想,因为它的里面有我亲人的寄托与期盼;也有与未来,与更广阔的天地连接的点;还有十月怪胎为我遭难的娘。
       路上,有温暖的风,有很多我现在不能领悟的哲理,也有让我畏惧或者无所畏惧的新的旅程。然而,我更是渴望着在一片更广阔的天空翱翔,然后在我所最钟爱的一片绿荫中停歇。而娘,她一定会为我的每一次启航而骄傲。
      路,一个响亮而又明媚的代名词,路,充满坎坷,也有着喜悦!路,是温暖的,因为路上有娘的关切,也有父亲送我的大爱。
      人生,是很多条不同的路组成的,然而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抉择,或许我会试显露我的锋芒,在这个圣洁的地方,仰望头顶高远辽阔的天空;或者,我将微笑着面对一切,因为娘一直都在左右,因为娘的祝福不曾飘远!或者我亦如诗人般会在前路的大海边陶醉。
      我相信,路的尽头一定会在梦的渡口因为娘一直在我的故土,我的乡村为我求拜!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人的一生  天空  行李  阳光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