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新锐奖

卓卓梦游记(大赛6)

时间:2016-04-14 12:00:28   作者:晓寒   来源:原创   阅读:20081   评论:0

中长篇:卓卓梦游记

 

作者 : 文建

1、叛徒

 

老师扭过脸,看到赵卓卓盯着小天的后脑瓜。赵卓卓是男生,程小天是女生,一个男生盯着一个女生,小小年纪,看什么看!

刘老师口干舌燥,一遍又一遍地讲解,唯恐有谁听不明白这都罢了,听不明白不怕,可以再讲,一遍又一遍不行,可以再一遍又一遍,他深信,只要自己有耐心,大家可以听懂的然而人家不听,这就另当别论了本来不专心听讲,已经是对老师的不敬了,刘老师对这样的学生,向来深恶痛绝,偏又遇到这位,眼神迷离,表情痴呆,像睡了,睁着眼睛眼睛挺大,黑白分明,还是双眼皮,可是虽然睁着,无神,一副神态似梦非梦,似幻非幻叫人见了恼火,也叫人觉得笑。

——针尖大的一个人儿穷心思可不少

刘老师一面想着,一面露出了不过这个笑,并不是开心,也不是欢乐,他捏着粉笔的手从黑板上缓缓下来,身体也渐渐转过来。他吼一声,赵卓卓从白日梦里喊出——弄啥呢,这是课堂然后再训斥一顿小子出出丑。不过老师毕竟是老师,坏念头一生,很快就打消了,气归气,影响还是得顾忌。刘老师不是班主任,只是代课老师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做事低调,平常也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行比如课堂上,能不动怒就不动怒,能不发火就不发火一切以修养和气度为前提,有了口碑,地位自然也会上去的,他是这样琢磨,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何况这会儿,他也注意到了,全班同学,都随着自己的目光齐刷刷的,把注意力转向了赵卓卓。赵卓卓被众目聚焦着,可是却全然不知,依旧保持着他的痴呆的神情看到这副德性,有的同学有的议论起来刘老师把手一伸示意大家安静,同学们就静了下来。教室里安静后,他却并不声张,好像不着急似的,只深地吸了一口气,依旧是那样皮笑肉不笑,或者是幸灾乐祸有意要看赵卓卓出丑,或者怎么发觉和收场似的

刘老师欣赏着,全班同学也都期待着,他们看到了简直惊心动魄,因为忽然小天头上着火了。火很大,忽闪一下就上去了,是真的,黄灿灿、闪闪的一团,燃在程小天头上,或者准确地说,火苗程小天的后脑瓜子上去见了火,刘老师一下愣住了,但是视线被程小天挡住了,一时间,还搞不明白这火与赵卓卓有什么关系。说时迟那时快,见火史小建眼疾手快,急忙扯出桌里的校服并且准确地展开,一扑,一下蒙在小天头上。教室里一片寂静,大家屏住呼吸,这个景象,大家从来没见过,演电影似的,实在过瘾,一时间都惊呆了,也都被震慑小天扯下蒙了自己服,满脸不悦,还以为只是恶作剧,不过这样的恶作剧,她最讨厌了。起先见老师望过来,又是那样一副笑,程小天满心狐疑,不知道是不是针对自己可是自己并没有开小差正恍惚着,一个东西了下来,跟着什么都看不见了。程小天的头上还冒着青烟,抓着扯下的校服,端着瞧了瞧,又皱了皱眉头,还抖了抖鼻翼,闻到一股浓重的焦糊味但是不敢细想,因为大家惊讶地望着自己一时一急,脸先红了脸一红,脸颊上像涂了一层浓重胭脂又像是两团火,噗噗地燃烧着。就是这时,胡小丽突然,她是程小天的好友,自然不会仅仅做个看客。

小天!”她唤,“你头发着火了!”

她这样一说,程小天似乎意识过来听到着火”两个字不由眉头一皱,又瞥了史小建一眼,人就了。

“不是我……是……”史小建想辩解,可是已经来不及,程小天已经歪在了课桌上人事不省了。后来说起来,史小建仍是满怀委屈,说程小天的晕倒就像流星,那么一划,人就倒下去了,两道充满幽怨和谴责的一瞥的眼神却留下了,深邃而又清澈,永远刻在了自己

“程小天晕倒了!”

“程小天晕倒了!”

教室里一下乱起来大家争着看热闹似的,有的勾着脖子,有的站起来,有的索性围上来大睁着惊讶而又好奇的眼睛肆意而又贪婪地盯视着。

教室里一乱,刘老师这才回过神醒后,不敢耽搁,也不再瞧好三步并做两步,跳下讲台,拨开已经围来的同学,抱起小天扭身就跑时间不长,班主任校长、以及一些校领导,都神色匆匆地

“怎么回事?”

“赵卓卓!”

结果可想而知,肇事者很快就被剑拔弩张的一群人带离了教室。

赵卓卓起先不承认,脸色苍白,举止呆滞好像受了惊吓似的,人已经失常了。也难怪,火苗子像闪电一样蹿上去,眼前跟着就是火球一团那是人头,程小天的脑袋起先,赵卓卓只是吹口哨,很轻,他不敢重吹,怕别人听到,兴许才没用,程小天不理他,跟没听到似的。看看不行,赵卓卓就改了主意,趴在了课桌上,还是吹,不过已经不是口哨了,而是风,他吹风,对着程小天的头发,一口气一口气地吹,一吹,程小天马尾发就会在程小天的脊背后爆一下,散开去,显得飘逸而又神奇,然后才恢复宁静,恢复后再吹,再爆,一吹一爆,一吹一爆,特别好玩后来,赵卓卓就呆住了,或者是吹不动了,没气力了,就一直盯着程小天的头发呆,呆着呆着,人就入魔了,竟然突发奇想,拿了打火机一碰

不是我赵卓卓说。

赵卓卓不承认,他是着实怕了,但是不承认不行,唐婧来

唐婧赵卓卓的妈妈,一个格外严厉的时髦女人。卷曲的头发高高笼起,细长脖子,吊着一对闪亮亮的大耳环,高鼻梁,双眼皮,长睫毛,衣服总是平展展的,裹着一个曲线优美的身体,这样一个身段,无论到哪里,应该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妈妈一进办公室,手就拍在儿子的脊背我的祖宗哩,怎么了,啊?还叫人活不,怎么越学越说着,啪啪啪地拍,巴掌打在赵卓卓又小又嫩的脊背上,听这响声,估计里面已经是一个手印叠着一个手印了,可是仍然不解气,一面还咬牙切齿,说,说!气死我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没有办法,赵卓卓就承认了我错了,还掉两滴泪。然而不错还好,一错就愈加严重了,气得唐婧索性举起巴掌,啪地一声,一巴掌打在儿子的脑袋上。

“哎哟!”赵卓卓趔趄一下,身子往侧面一歪差点跌倒,好在站稳了。人站稳了,不敢站直只把两只胳膊抱在头上,就那么别扭而又艰难弯在那里不动了。

“消消气!消消气!”班主任赶忙上前,唐婧还要打被她揽住

“气死我了,一点不争气!

“呵呵!”

揽住了家长,事情也就过去了,可是问题并没有解决班主任带着笑,场面有点尴尬。也是,毕竟唐婧的到来是自己所为,如今家长打学生她的心里到底过意不去,有了这份为难,笑里自然就充满了尴尬。但是尴尬归尴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有些事情,尤其是突发在学校里的,比如今天,不叫家长还真不行,好在程小天没事,若有事,班主任可担待不起。班主任笑了笑,无奈,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学生

“赵卓卓!”她唤,“能告诉老师为什么吗?”

赵卓卓挨了打,憋了一眼泪,可是不敢,听老师唤,只得缓缓抬头,怯怯地看向老师然而不看还好,一看,也是因为一动,他憋着的眼泪随即就滚落下来一滚,接连好几滴,见了似有不忍

“你讨厌小天?”班主任皱了皱眉头,也是为赵卓卓的落泪,她轻声问。

听了问,赵卓卓又收回目光,仍旧那样站着,只是把抱着头的胳膊缓缓放了下去。赵卓卓不吭声仿佛没听到老师问话似的可是老师和妈妈,这会儿都抖擞了精神,都期待着,看赵卓卓怎么回答。怎么回答啊,赵卓卓站着像一个闷葫芦,不声也不响,没有任何动静和反应。唐婧见儿子这样,哪里忍得住,巴掌跟着就又举了起来

“说啊,聋了不是!”说着上前一步。

“好好好!”班主任急忙揽住。

老娘的巴掌没有打下来,不过赵卓卓还是怕了,不说不行,似乎举起的巴掌没有打到自己头上,反而打在了心上,一样的疼,一样的浑身颤抖,没有办法赵卓卓就只能交代了

其实也没什么赵卓卓小天的头发在眼前晃来觉得可爱,心生一念,用打火机碰了一下。说碰,班主任是相信的,尽管这个描述很轻,很优美,没有一点负罪感,因为赵卓卓本性不坏,白净皮肤,个儿很文静也很腼腆不惹事,也不顶嘴,是个可教的学生。虽然不很用功,但是学习挺聪明,一说就会,唯一不足抛锚上课抛锚,一不留神就呆住了,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魂魄出窍了似的。不过说穿了,爱幻想也没有什么坏处,即便这次出了乱子,也已经通知了家长事儿不大,领着去赔个不是,估计也就过去了往后,想必两头努力,引导加督促是可以改变的。

然而问题还是严重了,只是严重的不是事件本身。赵卓卓打火机碰了一下,不留意的话,这句话过去也就过去了但是唐婧留意了,碰了一下,拿啥碰的,是打火机可是一个小屁孩儿,怎么会有打火机?又联想到:好在只是头发,并且及时扑灭,如果不是头发呢?比如房子或者别的什么,或者扑不灭呢?何况女娃子的头发都敢点,还有什么不敢?唐婧越想越害怕想着想着就不敢想了后脊背冒冷汗。

“哪儿来的打火机?拿打火机做什么?”唐婧急了,伸手儿子一下,“说,说啊,做啥?”

“我……”赵卓卓无言以对。

“说!”唐婧又拨了一下。

听了家长的话,觉得话有玄机,班主任也警惕起来赶忙收了笑唤一声赵卓卓,问是谁给你的打火机?拿打火机做什么?问话和唐婧如出一辙,只是赵卓卓听了,依然低头不语,又成了一个闷葫芦

其实赵卓卓也怕,那一巴掌打下来,现在头还疼着呢,但是不能说,因为打火机是一个秘密,它不是用来烧人的,也不是用来点房子和别的什么,它有它的用途,只是不可告人见儿子不说,唐婧愈加不安,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颗心即刻就被恐惧摄取了,连神色都凝重了,她瞥一眼班主任,呼吸也变得轻柔了。

“说啊!”她说,“你拿打火机做什么?”她的声音很轻似乎怕一用力,就吓跑了她要知道的似的,或者是不敢知道,怕知道,以至于身体也缓缓弯下去,“告诉妈妈,啊?谁给你的,快给老师说!”

赵卓卓不说,赵卓卓也急,赶忙把又往下埋了埋。他站着,钉子楔在地上似的,叫老师和老娘感到不自在。儿子不说,丝毫反应也没有,唐婧就那么弯着,躬着身子,又憋了一阵子,的耐心就没有了,忽地直起身来一跺脚,好在班主任在跟前,急忙安抚了唐婧

打火机的秘密,说秘密,其实只是点烟是那种纸烟,点着了抽的,悠悠的蓝色,从嘴巴里吸进去,在肚子里转一圈儿,再从鼻子孔里冒出来,赵卓卓只知道这些是何鹏卫开了一个烟铺五花八门,什么烟都说到烟,恐怕赵卓卓也没有概念,不知道什么是好烟,什么是次烟,或者烟这东西到底不好不知道好坏,但是赵卓卓明白一点,就是烟这东西,大人们是不允许不允许碰,更不允许抽,是禁品,一旦碰了,就得堤防,更守护轻易不可以口风。

再往深里追究整个事件,未必不是刘老师的错,当然,这错也是无意中犯下的事情是这样的,何鹏卫是史小建的同桌,何鹏卫今天请假,赵卓卓的同桌范涛爱说话,上课总是给赵卓卓说话,刘老师生一计,一念既出,就把两人隔离了,赵卓卓调在了何鹏卫的位置上。何鹏卫的位置在程小天的后面,他们是前后座,坐在后面,手一伸就可以碰到程小天的脊背,晃着的头发就更容易沾手了,这就提供了有利的条件。赵卓卓犯事,自然不是有意的,他没有这么坏,至始至终,也不反感程小天,如果反感,这样整治她一下也说得过去可是事实上,赵卓卓对程小天不但不反感,反而无尽的好感和眷恋。程小天学习好,人也好,白净而又小巧,圆蛋儿总是红扑扑的,像个熟透了的苹果水灵灵娇艳艳,特别招人爱戴。另外,程小天平时话不多,但是并不高傲,不像别的漂亮女生,把自己看得很高,高不可攀,她不一样,她漂亮,但是和同学们却处的很好。她爱笑,一笑,脸颊上总有两个小酒窝儿圆又深特别明显,也格外好看起先,吸引赵卓卓的只是程小天的酒窝儿,没想到坐过来以后,看到了人家的头发,就又对人家的头发产生了兴趣。当然,也是因为程小天生了一头迷人的头发,远处看,微微泛黄,轻盈靓丽,发丝很细,也很柔,一丝一丝,一根一根,格外飘逸赵卓卓没有想到,平时总是羡慕何鹏卫,人家紧紧挨着程小天,离程小天那么近,叫人妒忌,不料今天,老师竟然开恩,把自己了过来。赵卓卓格外激动咚咚乱跳,整个人,一直处在亢奋中

说了烟是何鹏卫的,其实打火机也不是赵卓卓的,赵卓卓没有东西打火机是史小建的搁在桌兜里,赵卓卓就拿了去。何鹏卫抽烟,史小建也抽烟,他们两个是同桌,从同桌的角度看,臭味相投,似乎烟也佐证了这一点,要会,两个人都会。赵卓卓的同桌范涛不抽烟,赵卓卓也不抽,不过何鹏卫让给他们的时候,范涛也会接了去,点着了,只是从嘴巴里吸进去再从嘴巴里冒出来,隔一两口,或者吐一口唾沫,从来没有让鼻子冒过烟,不像何鹏卫和史小建,两个是正儿八经地从嘴巴里吸进去,像大人一样,让悠悠的蓝色的烟雾进肚子里转一圈游荡过了,再从孔里冒出来这才是。赵卓卓也抽过,而且鼻子里也学着何鹏卫和史小建的模样儿冒过一次烟,只是那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把赵卓卓呛了个半死,就再也不敢了

有点绕,但是不复杂,烟是何鹏卫的,打火机是史小建的,说起来,都和赵卓卓不沾或者赵卓卓只是了人家的位置又用人家的打火机点了女同学的头发这事很严重,或者不严重,眼下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烟,烟一出来,就像地瓜秧子被拔了,带出一串儿隐藏在下的地瓜来。班主任质问,老娘逼迫赵卓卓不说不行,不交代不可以,闷着闷着就闷不住了,全招了。于是,一个一个死党的名字,就从赵卓卓的嘴巴里出溜出溜出来。各有其主后,先是史小建被喊来了,跟着范涛,他也被揪来了,不为别的,只为他悠哉悠哉地抽过烟。何鹏卫请假,算是逃过了一劫班主任是怎么处理他俩的,赵卓卓不知,因为老娘要走,班主任让赵卓卓也跟着去倒不是送,另外有任务,就是去看望伤者,就是程小天。电话里说人已经没事了,送回临出办公室门的时候,范涛瞥了赵卓卓一眼,轻声嘟噜道:叛徒!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眼神迷离  双眼皮  韩文  表情  眼睛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