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优秀奖

(大赛6)小小说 相逢

时间:2016-08-26 22:55:11   作者:喻下平   来源:篇海   阅读:53560   评论:0
                                    相逢 文 喻下平

        早年,八月十五中秋明月夜,军地共建文明校文艺晚会在花溪中学操场隆重举行。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于湛蓝的天空,风轻柔地抚慰大地,校舍四周弥漫着繁花的馨香。我们歌唱得很热烈,舞跳得好飞扬。这下轮到她独舞了,只见她灵动的身躯无拘无束地尽情地大胆旋转着,此时大地的花草、树木仿佛都在和着她欢快的节拍尽情的跳跃和无声旋转。清柔的月光透过大树的缝隙照在她美丽动人的红嫩圆脸上。一个独舞过后,她邀我们上去和她共舞,许久没有人敢上去,我壮着胆子跃了上去,和她共舞。我时不时的朝着她的脸上望。“看我干嘛呀!””不好好跳舞,老看着我干啥呢“她轻轻地责备着我。我想她忘了、或许她真的忘记了,我曾经对她造成的深深的伤害。记得那还是一年前的事……
       那天中午,轮我在连队站岗。万里晴空下、营区静悄悄的。勿见到一个身材高挑、衣着整洁的小姑娘翩翩走来,模样还挺可爱的,这让困乏的我精神陡然振奋!看,她怎么向晒衣场走去,而且还提着个脏蛇皮袋。心想我得提高警惕,别看她模样漂亮,没准是一个偷东西的贼。前天连长的皮鞋让站岗的战士给看丢了,那战士被指导员骂得直掉眼泪,近来连队没少丢东西。我去年也是这时候值勤,把指导员的军大衣给看丢了,被连长责令我写检讨。我交上检讨后,连长说我认识不深刻、不到位,要重写。要我真正深刻地认识到不负责任地站岗可能引发的巨大危害,认识好了后,还要谈你下一步站岗的具体打算,并教训我说,你以后无论是站岗还是搞别的工作都要切实认真地负起责任来。连长的话我紧记在心中,心想这次我一定要负好责,把进晒衣场的这个人赶出去。往事在我脑海翻腾的时候,怒火也同时点燃了我的心。我二话不说顺手捡起一个石头向她砸去,目的是想吓唬她一下。谁知这下倒好,石头正好打着了她右脸下的小酒窝,鲜血从她的口、脸上直流下来。吓得我不知所措,立即跑回连部向连长报告此事。
       连队用炮车把小姑娘送到了师医院,医生在她右脸的小酒窝处缝了两针。晚上,她发着高烧在不停地说胡话。当她睁开眼看到我时,眼里满是疑惑,并羞怯地小声说道:“三班长,你怎么要打我啊?”是啊,我怎么可以打她呢,她是我们军民共建文明校的初二学生凌娟呀。

       上个礼拜的星期天,我们连挖掉四颗高大的白玉兰树栽到她们学校的操场边,泥水弄脏了我的军装,她叫我赶快脱下让她洗干净。我扭扭妮妮地脱了件军上衣朝她丢了过去。她望着我嫣然一笑说:”裤子就怕脱了啦?亏你还是一名班长嘞!“然后,她用自己平时都不怎么舍得用的香唣麻利地帮我搓洗好了上衣,然后提着一个塑料桶到距校三百多米的山下小溪为我清洗干净。从我们连与她们学校多次的军民共建劳动中,我知道她是初二班的文体委员,特别善长舞蹈,曾获得过市舞蹈大赛的三等奖。
       今天,我做了这样的傻事,怎么能对得住曾有恩于我的她呢。唉,这都只怪我当时太鲁莽、太不小心了,人都没看清就捡起石头去乱砸。我好悔啊!然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太晚了。
       这时她母亲也赶来了。凌娟从她母亲手里要过书包,拿出日记本来刷刷地记着什么,然后又迅速地把日记本交给了她妈妈。她妈随手翻开一瞧,只见她在本子上写着:我想通过拾破烂的方式积赞些钱,来为我们军民共建连的每一个战士刻上一只我动情舞蹈时的光盘,好让战友们在退伍时带回家去做个纪念。这时离刻碟需要的600元钱还只差70元,眼看就要实现这个愿望,不承想却发生了今天这样的大事。
      舞跳完后,我怀着很留恋的心情离开了她,直到退伍时我都未能见上她一面。
      不久,我退伍回乡了。带着无限的困惑与伤感,我离别了军营。

      回乡没多久我就去了深圳打工。后又在我姐夫的大力帮助下建起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鞋业责任有限公司,我任懂事长。斯时远隔军营,退伍也有那么久了,但我却时常想念她,尤其是在和朋友去舞厅跳舞或是在电视里看到有小姑娘在跳舞,我的心都会产生一种惆怅与失落。心想她现在还好吗,是否还在继续跳舞;她会忘记我带给她的伤害与伤痛吗?

     记得当时她在我们师医院疗伤时,我曾说过,“为弥补我的过失我要帮助她”这样的话。盟誓尤在,真情难托,看来,我当初对她的承诺怕如飞花流水般要落空了。
     时光如梭,转眼离开军营十年了,我的公司也已有了规模,年产值过了七位数,这时公司为拓展业务急需要招聘一部分人,招工工作在紧张繁忙地开展着。为使公司招到真正有用的人才,今天我过问了招聘情况,人事部经理向我报告说,今天来了一位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只是她的脸部有点疤痕我怕影响公司形象把她给辞了。我忙问她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他说出来后,几乎没让我晕倒!
    听到人事主任说她还没走远时,我急忙和人事主任开车一起去追。不一会就看到有一个女人在我们车子前面慢悠悠地走着,似有满腹心事。人事主任左手指着她对我说,瞧,那就是她。当我们把她请上车时,她一脸的惊讶,但不久后,她终于还是轻轻地喊了我一声:”三班长!“听到这久违了的亲切声音,我甭说有多高兴了。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她又笑着说了句:”再也不用我坐你们的炮车了吧。”没想到她仍同多年前一样还是那么的大方、乐观与自信,多年来让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着地了。
    就在半年后,我放心地让她接管了整个公司的财务大权。她的名字叫凌娟,就是当我被我误伤的那位可爱的舞蹈女孩。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上一篇:怪不得
下一篇:梦之恋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