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绣在光阴中的花朵

时间:2016-12-08 21:08:50   作者:令狐莉   来源:原创   阅读:11693   评论:0

绣在光阴中的花朵

/令狐莉

  奶奶过生,到三爸家给她祝寿。陪着奶奶做饭的空隙,逛了逛后院子,想看看那棵桂花树是否还在。结果桂花树没看到,倒是看到邻居家满架子的葡萄架,葡萄架还混搭着冬瓜藤,竹竿交叉处吊着一个大冬瓜,屋门口有只大白狗,我盯着它好一会儿,它慢悠悠抬起头看我一眼,继续睡觉。就那么一眼,就足够带我回首那些遥远的时光了。

  以前家里喂了一条小黄狗,也是经常懒洋洋趴在门口。上午的阳光照不进屋檐,它躺的地方足够阴凉。每次我出门,它都会摇摇尾巴跟着我。我们家是老式的房子,篱笆围成的后院里栽了不少植物,大多是些很容易养活的花,吊兰呀,兰花呀,金蛋子呀,鹅蛋花呀。花的中间有一棵柿子树,每年春天,柿子树都会用尽全力绽放自己,春风过境,地上铺满了一朵一朵的柿子花,黄中带白的柿子花,由四瓣花瓣构成,只有小指头般大小,有些掉落的柿子花上还带着绿色的花鄂。

  小时候最喜欢带着小黄狗一起捡地上的柿子花。很多花落下来都是完整的,因此小黄狗每次跟在我旁边随我捡花时,我都很心痛,它的爪子总会踩碎那么几朵漂亮的花。可是,好像没有理由赶走它呀。有次深刻的听见了它踩碎花瓣的清脆声,我侧过头,恶狠狠的盯了它一眼。它抬起自己的前右爪子看了看,再委屈了的看看我,最后有些忧伤低下头。算了算了,我摸摸它的脑袋,不和它计较了。捡起柿子花之后,悄悄的把它藏到金蛋子树下。吃过午饭再不动声色地从奶奶的麻兜里拿出针线,这都是我制作项链的法宝。之所以不让大人知道,是因为他们是不允许我玩这些的。拿好针线,再次带上小黄狗,来到我的后花园,开启我的欢乐时光,一根针线,一捧柿子花,学着奶奶缝补衣服的架势,一朵一朵穿过去。制作好项链,我就不再管小狗了,它终于可以肆意妄为的踩地上的柿子花。毕竟,一串项链已经够我玩一个下午了。

  后花园里面的花不多,却很精致,它们都是三爸的宝贝。以前经常看着三爸拿着一把大剪子,安静地修理他的金蛋子,咔嚓咔嚓,空气中只剩下修剪树枝的声音。据说,这个后花园之前还有一种花,不过奶奶嫌弃它不开花,怕它抢了柿子树的养分,就准备把它锄掉,三爸知道以后,就偷偷的把它转移到松树的树洞里了。稍微大一点点,听说这些故事后,我毅然决然去松树下找被藏起来的花,没想到,竟然真被我找到了。恰逢那个时候,我们家有了新房,房顶空了一块地,那是爸爸给我预留的花园。我偷偷把花从松树洞下转移到屋顶,精心饲养。一年之后,它竟然开了花。一根茎上,几朵红花相连着,红色的花蕊肆意伸展。在栽培它的过程中,终于明白了它被嫌弃的原因。它只有冬天才有叶子,墨绿色的叶子,有些像石蒜花,然而整个夏天,它都是没有叶子的。因为,它是彼岸花呀。而且,只有精心的照顾它,它才会开花。假设哪个夏天没开花,确实就像停止生长了一样,没有叶子,没有花。以前我还以为是花朵太娇小,不如兰花端庄,比不上吊兰的秀气,才被扔掉的。其实我是没有认真想过,如果它开花,作为爱花之人的三爸,怎么会允许奶奶把它锄掉。

  三爸出去工作之后,后花园的主人自然就是我了。可是我又固执觉得它始终不是真正属于我的。于是,被我看上的鹅蛋花,以需要照顾为名,就被我搬到了我的屋顶上。幸亏鹅蛋花是用花盆装着的,所以搬动没多大困难。以前只见过它开一次花,但是作为爱花的我,肯定是要让它年年开花的。庆幸学过了《桃花心木》,所以知道怎么给花浇水。天晴的时候,每日浇两次。若是也无风雨也无晴,那就看心情浇花。没事的时候,就到屋顶吹吹风,放首歌给花听。对于鹅蛋花,则是需要区别对待的,想着它那么大的身体,应该是需要大量水的,所以给它浇水不用太费周折,只需要把它浸在小水池里就可以了,慢慢的把整盆放入水中,看它使劲的吸水,鹅蛋花的周围不断的冒出小泡泡,等到没有小泡泡出现,就可以把它取出来了。虽然是这种浇花的方式很粗暴,但是也是很有效果的,有一年它为了回馈我的照顾,连续开了几朵花。它开花的方式很独特,先是伸出长长的花苞,从花苞到开花,则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有次在知乎上看见有人说心情不好,对着栀子花青涩的花苞说,希望它安慰安慰她。没想到晚上下班回来,栀子花竟然开花了。看到这个故事,我的心上开出了花。如果当初,在等待鹅蛋花开花的过程中,我多和它说说话,是不是它也会早点开花呢?不过好像很满足了,虽然没和它说话,但是在等它开放的过程中,我会经常的陪着它,观看它的花苞。等到花苞快要破绽开来的时候,就多花时间陪陪它,即使深夜了,蚊虫多了,也这样等着它。苏轼说: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其实等它开花也是这样的心态,怕晚上我一去睡觉了,它就偷偷绽放了,错过了花开瞬间的美好。只是我确实错过了那么多花开的瞬间,后来,搬了家,无人照料鹅蛋花,那么硕大的躯体,竟然都化作了尘土,花盆里再也找不到它的踪迹。

  现在,老家再也没有柿子花让我捡了,再也没有鹅蛋花让我等,那条狗,它老了,也不太喜欢走动了。

  一晃,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令狐莉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桂花树  大冬瓜  葡萄架  吊兰  兰花  
上一篇:山谷回响
下一篇:晚秋夜曲
相关评论

最近更新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