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谷底镇传奇 (十二、出山)

时间:2017-01-22 22:23:34   作者:徐燕   来源:原创   阅读:8496   评论:0

这天夜里起了风,风带着呼哨,好像女人在哭

他们三人说话到很晚才睡,米宝把火炕让给陶金宝和小国子,自己则带着大壮子蜷缩在灶膛旁。

米宝心里很乱,他拒绝了他们两人邀他一起出山的要求。从小国子和陶金宝的讲述里,他知道了这几年来谷底镇人的日子,他离开的第二年,日本鬼子就来了,他们也看出了这里位置的重要,军队就驻扎在镇子附近。有军车源源不断的开进开出的。学堂也停了,郑六带着队伍进了山,还带走了学堂的男孩子们。孩子们的爹娘为了他们不被鬼子们抓起当民夫修路,只有应许了他们进山。就在他们离开学堂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原来摆放佛像的底座下的暗道,下面似乎是个仓库,能躲下不少人。郑六他们炸毁了洞口,做了记号。队伍进山就接受了抗日联军的整编,这几年里和日本鬼子周旋作战,打了不少胜仗,陶金宝他们这帮谷底镇的孩子也在战火纷飞中磨练着,成长着。

小国子说,这一年的冬季似乎比往年来得早一些,开始下雪后,抗联的游击队像往年一样开始化整为零,分成十几个人或最多二十几人的小队,分布在深山老林子里对付日本鬼子的围堵和封山。这次鬼子学刁了,带了当地的日伪军来搜山,你知道那日伪军的头儿是哪个孙子?就是当年扣押你们的瘦猴!这家伙原来整日钻老林子,简直就是活地图,我们这个小分队就是栽在他的手上。藏身的窝棚被他们发现了,和他们打了遭遇战,牺牲了几个弟兄,没法子大伙撤到了谷底镇。我们进山的时候早就商定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得将仗打到家里,但这回实在是不得已。我们是黑夜摸进镇子的,没人发现。但是瘦猴却带着鬼子挨门挨户的搜,你想想,谁家的孩子谁不藏得好好的,他们搜不到就把镇子上的男女老少都押到镇子中间的空地上,冰天雪地的咱们心里不落忍就冲出来和他们交了火,护着一部分能跑动的乡亲藏到了学堂里的地道里,我和陶金宝引他们上了山,也不知怎么的,黑夜里绕来绕去就迷路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好像是老天安排的遇见了你啊。

陶金宝也说,咱们得赶紧回去,大家还在地道里。不知道派出去的人把信儿送到大队没有。瘦猴鬼着呢,这会儿肯定把镇子围了,几天了,又冷又饿的,如果队伍没到,再晚了怕大伙撑不住了。

米宝觉得他们真的变了,一举一动都让人想起当年的和尚先生。他们的言谈里可以感觉到他们不只是为自己活着,更多的是为家人,为朋友,为兄弟。但是米宝依旧觉得离他们很远,他不想跟他们一起是再也不想看到杀戮,不想看到死亡,福姐,还有亲人和乡亲所流的血像干涸的河流将他的双脚深陷其中,他无法自拔。

在黑暗中,灶膛的火星星一明一灭,窗外的风声更响了,卷着雪粒拍门打窗。米宝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迷迷糊糊中,忽然看见门无声的开了,有一个人走进来,他一眼就认出来人是桃子。是他一直想问而没有问的人。

桃子还穿着那件淡绿色撒满细碎小白花的上衣,静静的站在那里,泪流满面的望着他。他急忙迎上去,伸出双手,可是他却忽然发现桃子脸上流的不是眼泪,而是两行鲜红的血液,他一惊,如坠无底深渊,就像当年落入大黑沟的感觉一般,猛然醒了,发现依旧在灶膛旁,原来是噩梦一场。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通往外面的大门虚掩着,有冷风夹带着雪花不断的飘进来。

米宝翻身跃起,发现里间空无一人,陶金宝和小国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带走了一些干粮,还有他们的刀枪。桌子上有一块白布,像从袄里子撕下的,上面写着一行字,一看就知道是咬破了手指写的:国破家难守!

米宝心中一震,正欲往外走,大壮子用脑袋顶开门,披着一身的雪花跑进了屋子。

“大壮子,干啥去了?送陶金宝小国子?”米宝蹲下身子,抚着大壮子的耳朵。他早已把狗当做自己的伙伴和知心朋友,说话的对象。

大壮子习惯了,它甩着头,抖着毛,身上的雪落在地上,融化成小小的水滴慢慢渗入地下。

 

 

陶金宝和小国子按照昨晚米宝指的路线在茫茫林海中走着,顺着已经结冰封冻的山泉流向。下山的速度要快的多,两人连滑带跑,在天擦黑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熟悉的那片山林。他们在背风的地方掏了个雪窝子,猫进去,就着雪啃了几口从米宝那里带来的冻的梆硬的的苞米饼子。

陶金宝眯了一会儿就推醒了身边的小国子,在黑夜里继续赶路。

 

 

没膝深的皑皑白雪阻挡着陶金宝和小国子的脚步,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很大的体力。

两天后的清晨,他们已经接近谷底镇。

雪已经停了,太阳不知什么时候从铅灰色的云层里探出半个脸来,白亮亮的光耀的人眼睛刺痛。整个林子出奇的寂静,仿佛只剩下他们的喘息声和脚步声,干粮已经殆尽,他们只有胡乱的抓几把雪塞进嘴里,抹到被冻的麻木的脸上。当小国子再次弯腰抓雪的时候发现在几步开外的红松处有一些杂乱的脚印,他正在怀疑自己的眼力是否让白雪映照得模糊不清的时候,突然从几棵松树的后面跳出三个身披白色伪装的日伪军来。

陶金宝和小国子见状拔腿就跑,但没跑几步就跌倒了。

那几个家伙虽端着枪,但并没有放,看来他们想抓活口。

陶金宝他们连续几天赶路,身体极度的疲惫,加上腹中饥饿,实在没有力气像以往那样奔跑前行,但他们不愿束手就擒,陶金宝伸手拿枪,被扑上来的两个家伙死死的按住了。小国子翻身坐起,从腰间拔出长刀,向冲过来的敌人劈去。

敌人用带着刺刀的长枪一挡,小国子僵硬的手捉不住刀柄,只听“铛”的一声,刀飞了,但是刀并没有落地,被几步开外一个从大石头上跃下的人稳稳的接住了。

陶金宝和小国子定神望去,只见米宝身披白色的斗篷,身背猎枪,一手握刀,一手持弓,冬日的阳光给他身上镶上了耀目的光环。

陶金宝心中暗喜,小国子深深舒了一口气。

小国子身边的家伙立刻举起枪对准米宝,米宝没容他端稳枪将手中的刀甩了过去,那刀尖正扎在他的腿上,他大叫了一声单腿跪了下去,小国子立即起身把枪夺了过来。米宝闪电般的从背上的箭囊里抽出两只箭,“嗖嗖”两只箭几乎同时射出,准确的射中了陶金宝身边的两个伪军的手臂,他们哇哇的叫着放开了陶金宝。

面对着三个惊恐万状跪在他们面前的日伪军,小国子举起刀,米宝伸手拦住。

“放他们逃命去吧。”米宝平平静静的说。

“为什么?”小国子叫道。

“因为我不想再看到杀人,”米宝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你们必须杀,等我离开再动手。”

米宝转身向山下走去。

陶金宝在后面喊道:“他们帮着日本鬼子杀了多少我们的人,老人和孩子,女人,桃子她…….”他咽下了后面的话,因为米宝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直视着他。

“我跟着你们回来,就是为了桃子,还有谷底镇的人,他们应该到我的神仙地去,不再被杀或者杀人。一会儿咱们要见不着面,谁活着谁就引领大伙去,我在进山的红松上做了记号,我若是回不去,你们谁到了神仙地把这个让大壮子闻一闻,它就不会拼死不让你们进去了。”米宝说着把贴身的皮水壶扔给了他们俩。

小国子跑到陶金宝旁边,拉了他衣服一下说:“他在山里呆的太久,脑袋叫雪封住了!”

“没有,”陶金宝愣了一下说,“他说的真好,我们打仗流血不为了这,还为啥呀!”

 大家一时无语,那三个伪军也面面相觑,站起身,不知是逃还是留。

就在这时,山下谷底镇的方向传来密集的枪声,伴随着爆炸声。

陶金宝立刻回过神来,他用枪指着那三个日伪军喊道:“快滚!要是再干对不起祖宗的事一定没好下场!”

那三个日伪军连连说着不敢,不敢,落荒而逃。

陶金宝和小国子胡乱灌了几口皮水壶中带着米宝体温的水,边啃着干粮边向谷底镇跑去。

(未完待续)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燕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日本鬼子  content  男孩子  仓库  传奇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