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散文

清明祭

时间:2017-03-28 23:53:36   作者:徐燕   来源:原创   阅读:9713   评论:0

又近清明,寂寥的墓园升起了袅袅青烟。那青烟变幻着各样的形状升上去,升上去,带着这个空间的思念,去寻那个更高维度空间里的亲人们。

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每到这个时节,母亲都会说:早清明,晚十一,尽早去姥姥姥爷的墓园吧。于是,收拾了祭品和纸钱携了我们同去。

等我们年长了些,母亲才和我们道出了“早清明,晚十一”的溯源,也是她的母亲说给她的。

说是在清明时节,鬼门关的大门就会缓缓打开,放出那个地界的灵魂们;而阴历的十月一,鬼门关的大门就要慢慢关上,收回去那些放出去的魂灵。故而,清明的时候人们要早去,带上好吃好喝的,早点迎自己的亲人的魂灵回来;十月一的时候,晚一些更晚一些送亲人的魂灵回去,怕路途远,天气冷,还要捎带些御寒的衣物。

这是老辈们讲的故事,我们把它叫做传说。

现在生活不断富足的人们,愈来愈爱听这样的故事,也愈来愈爱传这类的“说”。

我听了母亲讲的故事,再去祭奠的时候,就有了一种感觉,我感觉那一块一块的墓碑就是一扇一扇的门,它把外面的人和地下的人隔绝在两个世界里。

现如今,母亲也走进了那扇门。我不知怎么的就学了当年母亲的样,说了当年母亲的话,约了女儿早早的去了那扇门的前面。

清明里朗朗的晴日却也少见,那些个门披着春天的阳光,散出了与往日不同的柔和的光彩来。

它们的前面,既有满头银发的老年人,也有衣着靓丽的年轻人,他们心无旁骛的做着祭奠自己亲人的事情。我知道,在这个时日,这扇门前,我们都是孩子。

墓园里起了风,那些燃烧过的纸钱的灰烬随风升上高空,又缓缓的飘下,仿佛落了雪。

我和女儿静立墓前,任由那雪片般的灰烬落在头发上,衣服上。

女儿忽然间对我说:“妈妈,你的生日快到了,到时做了好吃的别忘喊我回去哦!”

她竟然记起我的生日,我心中有些感动。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已经有四年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

小时候,记得我的生日都是提前过的。母亲总是说,为什么偏偏赶上这个节气生了你。说毕了,还要摇着头叹口气,好像是她犯了什么错似的。

母亲还真的把在这个时节生我当成是她自己的错误。为了弥补,我的生日总比哥哥姐姐的生日要隆重些,就是家里经济拮据的时候,母亲还是会亲自编织的漂亮的毛线裙或是用积攒下的钱买当时比较昂贵的自来水笔当做我的生日礼物。

随着岁月的流逝,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但母亲依旧为我们过生日,而且乐此不疲的准备,牵牵挂挂的招呼我们回家去。

那一年我在外地出差,母亲的电话打过来。我正走在喧嚣的街道上,母亲得大声的说话我才听得到。

她说,妈没在你跟前,别忘了给自己过生日啊!

好像还说了什么,街上太嘈杂,没听清楚,我随口应着便挂了电话。

没想到这是母亲给我打的最后一个生日电话。

她因旧病急发匆匆的去了,她对自己孩子的爱和牵挂也到此为止。

母亲走了四年了,我一直保留着母亲的电话号码,每到生日的时候往往一整天机不离手,希冀着这个号码会拨过来,但是又明明知道这是枉然的。

人都希望着自由自在,就像歌里唱的“了无牵挂”。

但真的没了牵挂,感到的不是自由,而是扑面而来的孤寂,尤其是没了母亲的牵挂,那种内心被掏空的感觉,只有失去了母亲的人才能真正的感受到,而且没有任何的一丝一毫的补救办法。

我的女儿是母亲帮着带大,故而她们的感情很深。

她说,姥姥为什么不等我回来见一面就走了呢?

她还说,昨天梦到姥姥了,她去考场送我。所以我一天都特别顺!

有人说,经历过生死离别的人都会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都会格外珍惜身边的亲情。女儿是不是有了这样的体会呢?要不然一贯以自我为中心的她怎会突然问起我的生日?

也许,我们的牵挂就在母亲的墓前开始延续了吧!

 

该文章所属专题:徐燕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鬼门关  小孩子  空间  
上一篇:父亲的病
下一篇:过年啦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