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七)

时间:2017-07-10 09:41:35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8647   评论:0

       两人进村里走了段路,拐向东方的横道。顺子探头探脑瞧着陌生,东张西望问:“东家走得这肯定,最近还来过?”  张志富顿都没顿随口就说:“哪年来的记不住了,啊啊啊,老了嘛?咱检宽的胡同走。傻子你琢磨,宋家进出常得过车,来了宾客也过车,道窄行吗?东家俺就估摸呀,横着往东不大离。”  两人便乱窜,东一趟北一趟,往西再一趟。这时窜出巷眼前豁然,但见好大一处场地,顶头有片老柏树,围在高墙中。巍峨门楼也像墙顶盖着青色琉璃瓦,红漆大门排满门钉,宅门两边各有镇宅辟邪的石狮,公狮爪踩圆球象征荣华富贵,雌狮爪护幼狮象征子孙绵延,左雄右雌,眈眈而怒,似有神助。张志富因此惊呼道:“哎哎哎!吔吔吔!这么一座大宅门?土匪欢实得上天了?比县衙排场,比县剧园臭显,比俺闺女念的县学堂还气派。狗日的,俺操你宋家祖姥姥,银元都跑你家了?这也太有钱,太吓人了吧?”  顺子瞧着问:“东家,咱别走错了?这门像座大房子,八、九级台阶,门前两根红木柱,里面又阴森,别是座庙吧?”  张志富撇嘴鄙视他一眼说:“不识字的驴粪蛋,睁眼说瞎话!你见过庙门扁上写‘宋府’吗?哼!呸!宋家没有半点功名,祖上是土匪,大门竟比县衙气派,还敢明二柱?这是越制,大逆不道,若在往朝该杀头!奶奶的孙子,这也能够行?众人会不气?”  张志富大愤怒,闭眼定神调匀呼吸才睁开,搓搓脸说:“若不是闺女在里头,现在回头来得及。宋家哪里是大户,简直是豪户,太有威风了。顺子俺可告诉你,富到不能再富时,天都不管了,无法无天了,历朝历代都不管。知道为个嘛?记住并记牢!那些官们为了捞,争着去亲近,所以呀,民国从不管有钱人,该当是个破烂朝。俺反着说吧,历朝历代除了皇帝和官爷的那一份,其余天下就是这些孬人的!他娘的!”  顺子头一回见东家惊恐,便问:“俺瞧东家没来过吧?不然哪能慌成这样?”  张志富作回忆状,拍拍脑壳撒谎说:“记不起了,是哪年呢?反正路过没进去。”

  “东家五十了,楞是从没听说过?”

  “肯定听说过,传宋家了不得!”

  “哦……,东家缓缓,歇上一会儿?”

  “俺是东家俺怕谁!”

  “真的不会儿?”

  “可也行,是得好好歇一会儿。”

  “东家怕了吧?”

  “怕……?对着呢,是有那么点。”

  “俺咋不觉得怕呢?”

  “你若知道啥该怕,就有脑子了,就会想事儿了,就不会是个穷光蛋了。”

  顺子实诚,觉得话在理,心想俺要是东家,有田有房又有钱,还有闺女握在别人手心里,凡事也会想三想,怕三怕,退三退。便去蹲着不言语,只等东家回过神。

   张志富紧琢磨,心都忧坏了,自怪道:“俺是小看宋家了,把人弄到县里去,是他娘的大笨招嘛!都怪以前没来瞧,宋家原来这么富,以为都是胡捏捏。可是你瞧这气派,不是吹的,是真真儿的!娘的犯糊涂,闺女要有半点事,俺就对不住她娘。“ 张志富悔得扇自个儿,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各边再一个,还是觉着不解气,悔恨道:“瞧俺这份八戒德性?疯疯颠颠来撞南墙。”

 顺子见东家使毒劲扇脸,惊诧道:“呀,呀呀呀!连着扇?为个嘛!?”  张志富脸上热辣,歪嘴闭眼痛苦地说:“俺恨呀!憋气呀!”

  “东家在恨谁?”

  “恨谁扇谁。”

  “恨自个儿?”

  “对!”

  “为嘛恨自个儿?”

  张志富角起眼睛说:“还在悔,还很憋,顺子快过身边来,让俺痛快扇几下,不然憋出病。” 顺子蹲着没有动,裂开嘴笑道:“哈哈哈,呵呵呵,想拿俺出气?”

  “对对对!”

  “东家悔啥?”

  “悔自个儿呗,太笨呗。”

  “呵呵嘻嘻哈哈哈!”

  “笑?揍你!”

  “不笑了,东家咱去吧,费劲来了别耽搁。”

  “啊?去?去!去看。”

两人朝着大门走。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探头探脑、巍峨、似有神助、越制、  
上一篇:遗言
下一篇:西县旧事(六)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