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十三)

时间:2017-07-21 09:50:02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7072   评论:0

       张志富不敢造次勾着头等,久而久之不见动静,心中暗想 :”对咧嘛对咧嘛,大户人家爱装相,非要弄个礼啥的,俺在琢磨呀,眼下这意思,该问她好了?于是调好了呼吸,深躬作揖道:“四娘在上,客人在下。娘娘住的挺好的?” 问完顿觉唐突了,暗骂张口就胡扯,完完全全不得体,她活在大户命不好吗?比自个儿强出百倍不止!脸上发烫如被火烤,实实在在非常羞臊。言语已出无法收回,只好忍了周遭讥笑,朝着四方打千作揖,挤出笑脸朝众人说:“龙王爷爷庙奶奶,俺又胡说八道了,心中毛得慌了嘛,嘿嘿嘿,见笑见笑。”。

屋里静悄悄,猛不丁的来句问候,话语又是那样唐突,众人先一惊,随即便哄笑。四娘娘见来人呆头呆脑土极了,于是全不遮掩着,最是她的笑声亮,脆铃般好听,含些讥讽在里头。笑过之后四娘娘说:“你呀千万别多心,屋里难得乐上一回,快快地请坐。”又才吩咐了倒茶,并说道:“俺儿不知去了哪?正午也不见影子,找又找不见,正在愁得紧,不想慢待了客人,请大量。” 说时只看门外面,半眼不瞧屋内人。 张志富听了忙说:“哪里哪里。” 见她白嫩,以为只有二十多点三十挂零,不知已是四十有一。心想你儿能有多大?便又说道:“小孩嘛,玩野了,饿了自己会回来。”  四娘娘叹气说:“他可不是小孩子,虚岁十九了。”  张志富听了暗暗吃惊。

 正说话间,门帘一掀花花进来,先向四娘请过安,见到爹爹欢喜道:“呀,真是爹来了!”上去拉住又蹦又跳,那种劲头像多年未见。花花摇头说:“不想惊动爹吧,偏就惊动了。” 又问顺子:“一去他就找到你了?”又对四娘说:“干娘,文龙哥哥可真行。”  这话把张志富吓坏了,顺子也被吓呆了。  四娘娘惊问:“干闺女,你说啥?”  花花欢喜道:“俺原先只想告诉顺子,等安顿好了再告诉爹,免得爹爹为俺紧张。写条吧,顺子不识字,俺文龙哥说愿意亲自走一趟。文龙哥是走着去的,咱不想让人都知道。这可好,把俺爹也叫来了。”  四娘娘不明白。

  张志富抢先问:“闺女,‘安顿好’是啥意思?”  不等花花答,四娘娘抢着问:“你俩都到了,文龙他在哪呢?”  顺子也在问:“花花叫俺,到底想要告诉啥嘛?”

一时间问乱了。

四娘娘拍打桌子占了上风,再次问道:“俺儿文龙呢?”  张志富低头不敢讲。 顺子也勾头,盯住自己的布鞋。 四娘见他二人尴尬,大感不妙,哪里还能坐得住,再三追问下,张志富才吞吞吐吐讲一半留一半,惊得四娘起身往外就走,她要立即见到大娘,边走并边说:“跟着!” 几个丫头早跟上去,打帘的、扶着的、提醒当心门槛的、招呼快去报信的,一时热闹起来,只是冷落了客人。

 四娘到了台阶处,猛然想起,回身吩咐:“叫上也跟来!”说完撩裙抬脚扭腰摆臀下了台阶,‘贵人出门从者熙熙’,众丫头们匆匆忙忙拥着去了。张志富、顺子与花花,忙着跟在后头走。

出门没几步,一位丫头回身拦住,说:“别太近,远几步,跟着来就是。”  张志富扯顺子,悄悄轻声说:“臭小子!说你呢,走慢点,种田的人有汗味。”  顺子裂嘴笑,慢走几步突然问:“这里没见有花树,怎么会有香气呢?唔唔唔,闻到了?”  张志富悄声道:“嘿!乡巴佬,你这笨蛋可真笨。顺子快记下,是前头那帮人在熏,人香树香都分不出,说明脑袋里头全是高粱。”

  走一程上了廊,花花就问爹:“李月明来寻俺?为嘛抓走文龙哥?”  张志富哪敢说实话,笑脸眯眼撒谎道:“寻急了呗。”

  “爹咋不劝呢?”

  “他们端枪指着嘛,那玩意儿可不讲理。”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动静、非常羞臊、安顿、吞吞吐吐、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