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 小说

短篇小说  解放军连长孟路

时间:2017-07-23 08:27:09   作者:清林边   来源:篇海   阅读:16022   评论:0
   一


   2000年初夏,已经从山西临汾解放军部队转业了近30年,人已60多岁的、曾经是解放军82师244团二连连长的孟路和几个老战友从福建福州来到了山西临汾82团老部队。多年都没回老部队了,他们很想看看以前的老部队现在怎么样了。后来,他们受到了现在的解放军战士和军首长的热诚接待。原解放军连长孟路一见到自己曾经呆过的,用自己的青春倾心和战友刻苦训练,极力做到在各项军事技术都十分杰出,为随时保卫祖国和人民那种战之能胜,不惜牺牲自己年轻生命的激情日子,尽管已经36年过去,已经大变样了;但是,孟连长和他战友看到部队,如有回到了离别多年的家而无比激动。他仿佛感到这些,费尽精力的事,就在不久前的自己做过似的。到中午,现在的部队领导在饭厅里做了非常丰盛的饭菜,和战士们热情招待了他们,还让他们喝上山西名酒汾酒。

十分高兴的孟路连长就尽情的喝。他一杯又一杯喝,就如他在自己家里,随性而喝一样。


就要到宴席结束,他才把略有醉意的方脸抬起来,忽然看到在挂有一排的桃红色锦旗的白墙上都挨着挂一长排每一个连队的荣誉锦旗,他很自豪地看了一遍,他想这里面一定有他们二连的荣誉锦旗。结果没有他们82团2连的锦旗。他非常清楚地记得在当时1974,他们二连是全团训练、军事技能上是成绩最好的连。还有,82团二连,是解放军在解放山东泰安城,唯一攻城成功获得“泰安连的英雄连队”。这是他们二连的光荣历史。请关注短篇小说《在致命的枪弹下前进》。孟连长心里非常不悦,又不能对领导发火,但是,心里如压了一块石头使他隐隐不快,他希望他们二连的功劳不能被遗忘。就借用喝醉的样子对在身边的领到大声问:
“杨政委,我们泰安连的锦旗呢?”
坐在旁边凳子上的解放军杨政委一下迷糊了。他看着
侧边的醉眼脸红的声音洪亮的孟连长瞪着他。就问:
“老连长,什么事?”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所有连队立功的锦旗都挂在对面的墙上,为什么就没有我们二连的,我们泰安连的。”孟连长问。眼睛里闪动着十分珍爱军人荣誉的眼光,而在这后面,显示的是自己连队被忽视了的感觉。他尽管六十多岁了,还显示出当年革命军人的忠诚和军人英武的气质。
“这。”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有些醉的孟连长又大声问。让领导非常难堪!处于对老连长的尊敬,杨政委知道,二连(泰安连)的锦旗已经拿到100里外的功德训练场去了,看来必须马上派人去取回来。就非常真诚地说:“老连长,你不要急,等一等,我马上派人去办。”

“好,我等着。”
……
    到晚上,部队领导派人把锦旗拿回来,在吃过晚饭后,就对老连长孟路说:“老连长,锦旗拿来了。跟你!”听到这里,

孟连长才感到锦旗像他的一件宝贵之物,回到他的手里。他双手拿起锦旗,还非常充满自豪和荣誉地照了两张像。我们再说一次:他们二连是泰安连,这是在1947年5月,解放军攻打山东泰安城获得的荣誉。

“好,我要拿着它照一个像。”耿直的老连长说。然后,他双手拿着锦旗,头略高傲一抬,照了像。然后,他还想照相,还意犹未尽。他正面拿着锦旗,一种正直带有当年把自己青春在军营为捍卫解放军的崇高荣誉而奋力训练的自豪感。

深夜了,心地厚道正直的孟连长觉得自己不应该对部队领导这样横,觉得挺愧疚的。他决定走时,一定要向杨政委道歉。第二天,8点多钟,他们要走了,战士们还是站在部队大门列队欢送他们,就跟他们用同样的方式欢迎老兵一样。·

不久老连长孟路和几个战友告别欢送他们的原部队的新领导、战士,赶车走了。尽管他看见的不是原来的土路了,已经变成了水泥公路了,他还是仿佛感到自己如回家了的感觉。这种温情的感觉占据了他脑海,他怀念自己在这里的解放军部队生活,那种在上世纪七十年,中国军队里,也英雄为榜样,激励每一个战士,为了随时保卫中国和人民,奋力训练,把自己锻炼成为一名优秀解放军战士的军队氛围,还有那些如兄弟真诚的战友……


……










一九七四年春末。

起床哨已经吹过了。已经是解放军28军82团二连连长的孟路,他28岁,把他在枕头上的非常润泽而性感的十分英俊方团脸动了动,睁开他清亮的眼睛,

他看见从自己窗边上开着的窗子外,在一片蔚蓝色的天空里,一细细的金黄色太阳不知什么时候照在了非常英俊的脸上以及旁边的枕头上。他看了看头上窗子外的晴朗的天空,感到心情爽约。他习惯只要一吹起床号,就起床,还有作为一个连长睡懒觉是不成体统的。他起床,穿上自己的军衣,拿上放在窗边桌子上的盅盅和挂在白色墙上的毛巾,到隔别的房里洗脸了。解放军连长孟路还是以连长责职要求自己。战士们都在7点30进连部食堂吃饭,他准时到。这时,他听到食堂里已经非常热闹!还挺带有战士把板凳放到地上的板凳声;他走进去,看到有些战士都规整地坐在板凳上围坐放有一个大白盆里是满满的一个个饱满的馒头,一碗咸菜。

一班战士陈全胜,一下拿了两个馒头。
再他身边的李海波说:“你慌什么,这还多的很!”
在对面的一班长对李海波说:“李海波,你管这些干什么,吃你的。”
兴致开朗的陈全胜就开始吃起馒头了。
这时有一个叫王海波的战士咳嗽起来;孟连长就站起来,在一边跟王海波倒了半盅水,走到他侧边忙把水放在他手边桌上,说:“王海波,慢点吃,别慌。”
“连长,不是说必须在规定的十五分钟吃完饭吗?”
“嗯。”
“所以我快点。”
“时间够的。”孟连长说。
他们就接着吃饭。
到了时间,大家都吃过了。都离开,回自己所在的班排营房去了。

回到营房,要到八点了。中等身材,苹果脸的战士陈全中觉得要到训练出操时间了。一到营房,就马上戴好绿色军帽,系紧朱红色皮带在腰间,并开始整装。
战士陈海波团脸,人开朗而耿直。他说:“陈全中,还有十多分钟。再聊一下。”
“十多分钟,一会就过去了、我要早点准备。”
“哦,你挺积极的!”
“我们孟连长严格,可是他不刻薄,我也不能让他难堪。”
“嗯,你准备吧,我还要歇一会。”
这时,走来一个中等,身子环厚些,22岁战士他叫祝杰,湖北人。他热情爱说。看着陈全中,以他非常细致的目光注意道说:“你的鞋带没系好。”
“我怎么忘了。”
“快把他系好。”
“嗯。”
然后,陈全中马上蹲下,系自己鞋带。
这时,一班长郑明山进来,喊道:“同志们,准备集合!”
   听到一班长喊声。竹杰、陈浩波等战士非常迅速地戴好军帽子,扣上军服;又马上转身拿起床上的皮带,系紧在腰间;又弯下腰,把军鞋穿好,
这时,在营房里的每一个战士都如往常一样出操,都马上穿好衣服等,他们在8点就开始集合,这一不知做了多少次的一天训练的基本动作和解放军的整装形式,他们已经很娴熟了。这时,陈全中感到自己应该是第一个拿枪跑出去集合的人,之后祝杰也跑了出来。陈海波刚穿好;就感觉到有几个战士从他床的那边一下就跑过去,他觉得自己好像慢了,就进行的更快;后,他跑到在墙下的专门放枪的架子边,就剩几把步枪了,他拿上自己步枪跑出去。他知道,还有几个比自己慢就出来。
相关的描写以后关注描写中越反击战的长篇小说《我们亲人解放军》
   包括所有的二连战士都积极地跑到了门边操场上,一个个依次排好站好队列。接着已经早一步到场地的孟路连长和二连一排排长王东,长得非常的眉清目秀,更俊逸的他一米八,清黑的眉毛,一双彪悍、仗义的眼睛。一张非常润泽透着涨红的桃脸,他胸部宽厚,已将朱红色皮带紧系在他略鼓胀的肚皮上。他充满看解放军坚定有力的气质和十分英武的中国军人的魅力。
“立正!”他几步走到战士们的跟前,用粗的嗓音喊道。

接着,巍然站在他眼前的战士们就
往外伸出左脚,
“向右看齐!”几乎在战士一应做到后,王排长立刻进行下一句。同样声如洪钟,使人惊眠,不能有所造次。
战士们听到这一命令后,都把脸向右转,非常的及时而准确。
“向前看。”
战士们把两正看。
“稍斜。”
战士们把左脚出外。
“立正。”
这时军事训令结束,战士们状态非常饱满,就像马上进行在任何一=间军事的似的。
下面,清连长讲话“往排长进入进行第二低昂,宣布。”
该自己了,孟连长想。他一度严肃的苹果脸,环看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一排战士,尽管这是一件每天都要进行的军事训练。他还是非常庄重严肃,就好像他和战士将要上战场似的。他走近战士们跟前,首先朝非常精神的战士们,敬了一个非常浑然有力的军礼。
然后认值地说,“今天我们继续道上面的训练场进行刺杀。我希望每一个战士都认真训练,不带一丝杂念,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是连长。”
非常明快的孟连长一喊:“出发!”
然后战士们想部队上面后山缓步走去。


在孟路连长和王排长的带领下,他们二连来到部队营房后面的东边山里。这里靠北位于两座小山脚下,有一个大的长方形泛着土灰色的非常平整的训练场。不高的山坡上树子较少,绿草繁茂,葱绿的小草如一块毯子盖在上面。斜陡的山岩,山脚下从前面操场边的一堵灰墙过来是一块包谷地,绿色诱人的包谷叶低垂着,非常的迷人!这里空气清新,时不时有令人舒爽的初夏的微风吹来,是那么令人精神敞快!
孟连长对二连战士们宣布:“同志们,我们今天上午先进行两小时的刺杀训练。”
“是连长!”战士们非常响亮地回答。仿佛在等着这样的训练来到。
“好。马上开始!”孟连长一喊。
然后,二连的解放军战士都双手端正上了刺刀的步枪开始进行训练。

……
不时发出:
“哈!哈哈!哈!”的雄壮而激越的在训练时的勇猛喊声。
并继续在练习刺杀。脚步一前,跟上,英武的身子迅速往前,马上端着刺刀的步枪战士们就往前,狠狠地刺出去的声音。端着刺刀的战士们一起喊一声:“哈!哈!一一”声如骤急,响如震天,气势慑人。这是在自己班长的带领下进行的。同时,战士们右脚向前出一步,双手把步枪往前横着一顶,然后脚步跟上,再往前有力地一刺;接着身子后退,然后,右脚快步一跨,就听到:杀!一一一 ”震动人心灵的喊声,仿佛他们前面有尽在眼前的“敌人”似的。然后,这一多个训练动作重复做,最终是战士们一起双手把刺刀向前一刺。……

看到自己战士已经占满青山脚下这不宽大的操场,还有他们一动一喊的持枪上身,身子往前又退后,在如积蓄力量的一吼喊,还有他们坚定朝前一挺刺的猛士动作,孟路连长感到精神非常的振奋,他几乎按耐不住,想加入他们的队列。……在孟连长的指导下,战士们练到中午近十一点,结束了刺杀训练。大家就歇了。


在歇的过程中,孟连长把自己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背后的水壶取下拿跟战士们让他们喝水,鼓励他们好好训练。不久,他们向部队回去的途中,他为他们扛枪,扶累了的战士走。孟路连长没有当官的架子,从不以自己是二连的连长自居,更不耍大爷脾气。他对战士们非常友爱体贴。两天后,他们二连接到去煤矿为工人挖煤的来自团长下的援助任务。

孟连长让战士到操场集合。他自己还是首先到;看到他们上了车,车子开出部队大门向临汾一百多里的山里大煤矿开去。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除了在自己部队进行勤奋苦练杀敌本领训练外,还要经常到地方工厂、农村去支援工业生产、农业耕耘的任务。在全世界的军队里,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保卫和服务自己国家人民的特征。
一个小时候,孟连长带着自己二连战士到了一座大山下的一个煤矿前。
这时,矿领导接到了通知已经在路边等了。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解放  小说  连长  短篇  解放军  
上一篇:短篇小说  谢奉琦
下一篇:鱼眼中的水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