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入围展

短篇小说《锦衣利刃》(8)

时间:2017-08-02 18:43:21   作者:蔡氏程飞   来源:篇海   阅读:51294   评论:0
锦衣卫,明朝著名的特务机构,前身为明太祖朱元璋设立的“拱卫司”,后改称“亲军都尉府”,统辖仪鸾司,掌管皇帝仪仗和侍卫。洪武十五年(1382年),裁撤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改置锦衣卫。作为皇帝侍卫的军事机构,朱元璋为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特令其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
洪武二十年(1387年),朱元璋下令焚毁锦衣卫刑具,所押囚犯转交 刑部审理;同时下令内外狱全部归 三法司审理,将锦衣卫废除。 明成祖时,锦衣卫又得以恢复,并由北 镇抚司专门处理 诏狱。有明一代,锦衣卫一直存在。

他们直接听命于皇帝,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 皇亲国戚,并进行不公开的审讯。也有参与收集军情、策反敌将的工作,如在 万历朝鲜战争中收集了大量的日军军情。延续至1661年 南明 永历帝的锦衣卫指挥使 马吉翔与掌卫事任子信于 咒水之难被杀才可说是正式结束长达290年的历史。

十年寒窗苦读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他文武兼备,饱读经书,苦读练一身武艺。虽生在寒门侠义肝肠,嫉恶如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母亲是个寡妇刚嫁入家门丈夫就死了,孤儿寡母靠着父亲留下在驿道旁的酒馆生活,日子过得清贫拮据,还会时不时有地痞流氓骚扰。所以邹元彪从小励志练武保护母亲,但遵循母亲的意愿读书练字。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孝子和文武全才的神童。却至始至终不知道自己亲生父亲是谁,因为母亲嫁入三年才怀胎生下元彪。就因此事小时候不免受人白眼,地痞流氓的欺负。元彪渐渐长大,十年如一日苦练武功,终于打倒了去店里闹事的地痞流氓。

秋风渐凉,转眼又快到了冬季。元彪准备出门去后山砍点柴火过冬。听闻后山这阵子有老虎出没,不过元彪艺高人胆大。母亲千叮万嘱,快去快回后,元彪,拿起柴刀往后山方向去了。

砍了将近一小时没入近尾声,就地取材用藤条捆绑住,把柴刀插在了腰带上,准备下山。突如其来的一声虎啸把元彪吓一跳,赶紧爬上了附近一颗大树。朝声音来源方向望去,只见一名壮汉浑身是血,狼狈不堪,腰间还有断了木棍剑头。与老虎在做着最后的博弈,身上衣服已经破损,衣不遮体。老虎冲了过来,咬中了血人壮汉的大腿,令他重重的摔倒在地,无力再挣扎。老虎准备发起最后致命一击,朝脖子咬去。就在这万分凶险的时刻,元彪已经不知不觉的摸近,来到了距离血人壮汉不远的草丛中。壮汉看老虎冲过来自己却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就在老虎跳跃即将咬到脖子的时候,壮汉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做着命丧黄泉的准备。此时元彪迅速拔起了别在腰间的柴刀用力一抛出去,在空中发起了三百六十度的弧度旋转,直击老虎。可惜刀背打中,老虎并无大碍。只是已经发狂般朝元彪冲来,一个华丽的转身避开。见老虎开始发狂,元彪无力抵抗,爬上高树与老虎僵持不下。老虎无奈又冲向了昏迷不醒的壮汉。元彪身手敏捷,跳跃枝头,眼看老虎将要咬断壮汉的脖子。元彪折断粗壮的树枝,从树上跳下下,断口尖尖处直插入老虎心脏部位,只听老虎惨叫一声,便倒下。

元彪趴倒地上大口喘气,或许是紧张或许真的累了。一柱香的时间整理完毕,就地取材用树枝藤条捆成方形,再用藤条系上一头,把壮汉和老虎放上去拉下了山。山脚下的老王看见了马上召集了村里人,敲锣打鼓万分感谢元彪为他们除害。把元彪和昏迷的壮汉,送回了家。元彪找来郎中和屠夫,叫上母亲把老虎肉分给了村民挨家挨户送去,自己留下了虎皮和一点虎肉。郎中给壮汉拔出了箭头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失血过多,抓几副药修养一阵子就好了,大概过几天就能醒来。把郎中送回去,元彪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经过元彪母子的细心照料,壮汉脸色逐渐由白变红,却还昏迷不醒。  第三天清晨习武之人有早起的习惯,原本想去探望昏迷的壮汉却只见被子整整齐齐的摆放不见人影,上面有一张字条。皇命在身,救命之恩,日后在报。 元彪恍然大悟,细想壮士身上的箭头。原来是官府之人,却不免长叹,空有文武之才能满 腔热血,却不能尽忠报国。世道不公,生在寒门中人,只有门阀子弟才能有名额入军做官。

    转眼已是寒冬腊月,生意逐渐惨淡。清晨窗外白雪皑皑。元彪起个大早,打开大门只见高头大马,三人穿着官袍,腰间还挂着锦衣卫的字样。元彪也是一惊,还没缓过神来。前头男子叫到,壮汉可是邹元彪,元彪铿锵有力答到,正是。不知道几位大人何事,我行得正坐得端。  高头男子下马道:壮士误会了,我等奉千户大人之命,日夜兼程到此只为报答救命恩人而来。元彪回想到虎口救下的壮士。回答道:几位风尘仆仆赶来,请入寒舍喝杯酒,驱驱寒。拿出自酿的谷烧,大碗满上,四人拿起一饮而尽。  为头男子道:千户派我等此番前来,请恩公携家眷进京,以便报答救命之恩。而且帮恩公在锦衣卫安排了职位……元彪打断道:我的确如天下豪杰般向往着锦衣卫,尽忠报国。可如今锦衣卫只不过是门阀子弟的游园,我救你们千户,只不过出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不是求什么回报,你们走吧!回去告诉你们千户,做个好官。  元彪下了逐客令,起身就要朝房间走去。恩公且慢,千户大人还有交代。如果恩公不答应要求,说明恩公真豪情。那也便不需要埋没在锦衣卫做一个永远出不了头的做名小旗。  明年的元宵佳节,华山之巅,锦衣卫选拔。千户让我把这令牌给你,请你务必参加。凭借自己努力入锦衣卫。望恩公在余下的日子,勤练武学,一拔头筹。话已带到我等还有公务在身,即刻启程复命。恩公保重!说完三人出门起上高头大马,便离去。留下纠结不下的元彪。
放不下母亲孤身一人,却满怀文武抱负应当尽忠报国。  这时候元彪的母亲却从房门走了出来,彪儿去吧!刚刚你们的谈话我已经都听见了,男儿大丈夫应当有所作为,不过切记不可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永远记住自己的出身。 把店门关了晚上到我房里来,我把你身世告诉你。

  元彪一听恍如晴天霹雳,虽然小时候问过母亲却每每都被母亲搪塞而过。长大后就没再问了。如今母亲跟他提起既激动又害怕。傍晚进入母亲房间,母亲点起了三柱香,跪拜在死去父亲的牌位。喊道邹元彪跪下,今日之话你记住心底,说完缓缓的与元彪道来陈年往事。 我嫁入没多久你父亲就死了,我一人孤苦伶仃的还要背负着丧门星的骂名。你是在我父亲死后三年后怀了你,我又背负着不贞之名生下你。你亲生父亲姓蔡,是楚中人士。你还有的孪生兄弟,不过天生腿有残疾。当年你父亲是过往的灯芯商客,入住这酒馆。我见他相貌堂堂又干柴烈火反下了糊涂。生下你们兄弟,后再未相见。第三年他又回了,抱走了你哥哥,留下你脖子上那枚玉佩,和一封书信。从此消失!这就是你一直想知道的身世。

我帮你备好干粮,你按照书信上的地址去认祖归宗吧!但你此生只准姓邹,不得改姓,这是我负邹家的。出去吧!说完等元彪出去关上了房门。 元彪忐忑不安,回到房间。第二天母亲把已经准备好干粮还有钱财放在包裹中,把元彪送出家门外。彪儿记得母亲说的话,去认祖归宗尽忠报国做个好官,未能出人头地不得归来。路上注意安全,以后没有母亲在身边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说完母亲把大门关上,物内却传来抽泣生。元彪眼角含泪,跪倒屋外缓缓的磕下了三个响头。跨上了高头大马,奔腾而去。泪洒在这离家之路,他不敢回头。不敢稍有怠慢的停留。害怕自己离不开这片故土,离不开相依为命的母亲。寒风刺骨却没了感觉,昏暗的天让人感觉压抑。

不知道走了多远,但元彪依旧不敢停留。等到接近傍晚此刻已是筋疲力尽,找了一家酒馆住宿,修整早已饥肠辘辘的身体。当踏上这条认祖归宗之路时,元彪就百般纠结,但他知道母亲想让自己去看看,所以放下心中想法义无反顾的去了。

当风尘仆仆来到这片绿水桑田,官家桥屹立。走近这里发现民风纯朴,书香之地。当踏入蔡家祠堂时却有一种肃然起敬,各种皇封匾额悬挂,仿佛在诉说着这里的辉煌,或许是血脉之力让元彪感受到了骄傲自豪。起眼完去,一块当今皇上亲提的“科第世家”匾额高高悬挂在祠堂内,特别显眼。元彪走到祖宗牌位前,点燃三柱香。蔡氏元彪,认祖归宗,跪倒作揖然后退去。 看着大弟夫的字样,打听才知正是自己亲生父亲家。还差点把告诉知道的村民吓一跳,误以为是自己孪生哥哥蔡槐庭。元彪望着远处,远远跪倒在家的方向磕头后,跨上高头大马离去。知道亲人们过得好就行了,他不想闯入打扰他们幸福宁静的生活。  
大年初一在匆忙的赶路上渡过,只是朝着家的位置磕头请安,愿母亲能够新的一年能够健康长寿。
元宵佳节锦衣卫选拔赛,元彪凭借自己武艺才华夺得锦衣卫魁首,成功进入锦衣卫。锦衣卫三年,元彪嫉恶如仇,尽忠报国,永远记住母亲说过的不与贪官污吏以权谋私。不管皇亲国戚还是朝中大臣,只要犯法丝毫不留情面,因此被称为铁面判官之名,受指挥使重用,皇帝亲封锦衣卫千户,管理暗堂,代号利刃。赐尚方宝剑,享先斩后奏之权。不过却也得罪不少门阀权贵想除之后快。又恐锦衣卫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无奈之下却瞄准了元彪远在江西的母亲,哪知道元彪早有准备,把自己家设为暗堂在江西的总部,让对手派出的刺客全军覆没,气得那些权贵咬牙切齿,更对恨之入骨。元彪听闻暗杀后,彻夜未眠,想想是该回去看看了,毕竟在京为官已经三年未归了。  当任书下达,看着官印。想起母亲的话,却只能对着家的方向跪地长啸,母亲彪儿没辜负你的期望。但他知道交接后有很多琐事处理,无暇抽空回江西老家。元彪彻夜未眠左思右想,最终决定休假一月回家看看远在江西的母亲。 就这样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随从想护送元彪却不让,对下属说道,你们拿的是国家俸禄,怎么好干跟随我回家这种无关天下百姓的私事,你们好意元彪心领,元彪抱拳道。元彪一人穿上便装,骑上骏马,背上干粮,身上却只有这一个月的俸禄。原来元彪每个月把自己的钱分成了六份,三份用来救济贫民和街上乞丐,二份寄回江西给母亲,自己仅留下一份给自己换点酒喝,以及零用。

途经南岳附近一处庙观,庙内正在塑一尊关帝像,奈何怎么也塑不起来。塑像师没有丝毫灵感还未曾塑到一半就又塌了。  烦闷焦躁的塑像师,正巧看到途经路过的元彪,气宇轩昂,虎背熊腰。高头大马上的元彪尽显武将之风。塑像师好像瞬间来了灵感,急忙叫人快马加鞭去追元彪。软磨硬泡,好话说尽,恳求元彪去庙里住上一晚。元彪着急赶路回家见母亲,那有这闲情,晴空万里的突然乌云密布雷声震震。无奈之下元彪只能答应去庙观避雨落脚一夜。  塑像师请元彪坐到门口,对着元彪的模样塑像。说来也奇怪,刚刚塑一半就塌的关帝像,一举成功。塑像师看着自己的杰作连连说了三个好字,关帝像“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入眼的关羽自是一副威武忠诚之面目,尽显关帝风采,仿佛如真正的关帝下凡。

此时此刻天已黑,元彪无奈留宿在此。禅房内元彪发呆望着漆黑的夜,想着家中母亲,想着湖南楚地蔡家父亲与哥哥。这几年里听闻了不少孪生哥哥蔡槐庭的故事,查贪官处污吏,爱民惜民为名。颇有清官之风,被百姓爱戴。想着想着却被敲门声打断。元彪打开门,施主你的斋饭。元彪接过道,谢谢小师傅了。双手合十。望着小和尚即将退去却突然好像想起什么,对元彪说到,施主佛门清静之地望施主晚上不要乱跑。然后关门退去。元彪笑了笑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出家人迷信,客随主便吧!

待到三更却发现有女人尖叫还夹着合欢声虽然很微弱,但元彪听力高于常人,元彪也只能笑笑作罢,想想可笑不过和尚也是人,听着这声音难免让元彪晚上睡不着。 睁开眼躺在床上,越听感觉不对劲,为何是女人尖叫,虽然不懂男欢女爱之事却不不代表不知道。而且为何是尖叫,还有一种绝望,悲惨的声音夹杂。元彪越想越不对,随着声音出了门。来到的既然是白天塑像的地方,多年锦衣卫职业经验,元彪知道这个事情不简单。想一探究竟却发现远处传来脚步身,元彪找了处佛像躲避。越来越近,发现正是傍晚送斋饭的和尚,俩人的对话却人元彪咬牙切齿。老王啊!还是我们老大有谋略,从山上下来做和尚。开始把我吓一跳,我以为老大良心发现要带着哥几个出家去,却不想老大这才是真正带我们吃香喝辣了啊!
庙里天天香火望可谓是日进斗金,还有那漂亮姑娘玩。今天又有两个来我们庙里烧香的姑娘,被我用迷魂香放倒了。是城里张员外家的千金,正是妙龄还未婚配。别说了别说了赶紧去玩,晚了汤都没的喝了。
元彪看着他们进去,悄悄跟在后面。才发现今天塑的关帝像后面有个隐蔽的隔墙和一个地下通道。元彪进入后发现地宫了关押了十多个和尚,和100多名妙龄少女。地宫里还有一个房间,里面传来着,不要不要的尖叫与布料撕裂声。
悄悄透开门缝看到让元彪此生做得最冲动的事,可谓是惨无人道。十几个剃了头发的假和尚围着一个妙龄少女,为首一个和尚正把妙龄少女的衣服强制撕开,女子嗓子已经嘶哑,哀求却换来的是围绕假和尚的淫笑,辱骂换来的却是脸上重重的手掌印。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让你们生生世世永受折磨。啊~妙龄少女含泪喊完最后一声绝望后撕心裂肺的尖叫,脸上已经没有了表情,眼泪不停的流下,尖叫声也不在有,只剩下十几个假和尚的淫笑。感受着身上衣服慢慢的被这群土匪、山贼、禽兽撕裂,衣不遮体的少女无力反抗已经绝望。唯有一死守护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贞洁,清白。曾幻想有位侠士能够挺身相救,但此刻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虚无缥缈的梦。绝望的她闭上了眼睛,屏蔽了自己的鼻息,准备咬舌自尽。在阵阵淫荡声里却清楚传来一到破门声音,在绝望中燃起了一丝希望,在黑暗世界颤颤巍巍燃起了星星之火。她害怕这是幻听,害怕绝望,却忍不住睁开双眼。一位相貌堂堂的男子站立在门口,脚下的木门已是断裂解体。十多个淫笑的和尚也停下了,她双眼睁大看着元彪。强健的身体,麦黄色的皮肤,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元彪的脸,相貌堂堂,气宇不凡。这不就是我幻想来解救自己的英雄侠士吗?感觉世界永远的静止在这一刻,少女春心暗许。这一刻元彪冲向为头的假和尚,一脚踹飞,十几个人纷纷后退看向墙角的刀。元彪来到躺在床上的少女身旁脱下披风,为衣不遮体的少女盖上,在小腿位置抽出防身的匕首为少女割断手上麻绳。突然身后土匪假扮的山贼举起了长刀砍向元彪,少女大叫小心然后害怕的紧紧闭上双眼。她害怕了,害怕希望破灭,害怕侠士为了自己丧命。却只传来为首举刀土匪的惨叫,哎哟哎哟痛死老子了,你们这群废物还不赶紧上。睁开眼睛只看见山贼头子双手捂着裤裆惨叫,在这紧张的时刻显得是那么滑稽搞笑。十几个山贼拿着长刀冲上来,刀光剑影元彪拿着小匕首凭借自身武艺高强与山贼打得不相上下胜负难分。突然为首捂着裤裆的山贼提刀向少女砍去,无暇顾身的元彪用那粗壮的手臂挡着了这致命一刀,鲜血直流。还未回过神来,后背上传来了疼痛,几把钢刀劈在元彪身上划开了几道口子,元彪奋力拼搏,但清楚的知道自己受伤了已经撑了多久了。元彪一手抱着妙龄少女一手拿刀退出了那房间来到关押少女的牢笼外面。山贼提着长刀冲了上来,元彪扔下匕首夺下长刀,对着山贼脖子划起血溅自己满脸。 嗜血的模样吓着十几个杀人不眨眼的山贼连连后退,元彪劈开了牢门的锁,叫少女去救人却发现里面的人都处于昏迷不醒。无奈之下元彪带着少女连连后退到出口,山贼保持距离紧随。后退到了院里只见元彪拿出一个东西,用火折子点燃,一道烟花如利刃般射出,在高空绽放。锦衣卫穿云求救信号彈。你是锦衣卫,为头土匪颤颤巍巍的问道。
元彪笑而不语,那今天你必须死,为头土匪冷冷的说到。元彪一手提着长刀,一手抱着少女,因为他失血过多已经筋疲力尽无力再战,身体已经开始支撑不住自己,只有靠少女的搀扶还可以让山贼害怕自己有所顾及。元彪清楚自己已经到了穷途末路,附近没有锦衣卫的人,就算有也不一定能在自己死之前赶到。一路后退,本身已经筋疲力尽失血过多已经走不动了,你一个人赶紧走,我受伤走不动了乘他们没有追上来我掩护你赶紧离开这里,带着我只不过是个累赘。元彪满脸苍白气喘吁吁的说。不,是你救了我,我不会丢下你,死也要陪着你,当你破门而入奴家此生便是你的人了,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若有来世事难料,愿化蝶恋翼双飞。公子贵姓妙龄少女问到,邹氏元彪本名姓蔡。元彪苦笑道  元彪,好名字,奴家叫张家念甜愿公子记住。张念甜带着哭腔道。望着元彪的双眼满是柔情。不我们不会死,我们还没拜堂成亲,我还没回家看母亲,我还未斩尽天下贪官污吏杀天下山贼土匪还太平盛世一个朗朗乾坤,我不死也不允许你去死,赶紧走他们跟上来了。元彪坚毅的说到,此刻传来了土匪的声音,快看就在前面,男的受了伤跑不了了赶紧跟上,奶奶个熊真能跑啊!我们跟后面看他们还能跑多远,跑到那个男的血流干而亡。元彪与张念甜拼命的跑着,不敢丝毫停留,山贼紧跟不弃,却不知道山有一行人正在直奔他们而来。当穿云求救弹在这片宁静的夜晚绽放,茅草屋内负责查这片区域少女失踪案的南京十一任大仆寺卿正在夜读。看到穿云弹叫来了亲卫随从,王兴你陪我多年走南闯北可认识刚刚是什么弹?属下也正好奇正准备去查看,听大人一说我倒是想起了,莫非是当年锦衣卫指挥使逃命时也曾用过的穿云求救弹,王兴不可思议答道。正是,来人去问一下老乡刚刚那个方向是附近什么地方传来的,然后召集人马火把准备出发。是,大人。王兴准备出门却又被叫到,带上人马一起去问老乡看看,然后直接出发,刻不容缓。我这心七上八下的感觉有事发生,以前无论什么大事都没这种感觉。

一行人浩浩荡荡快马加鞭来到庙门前团团围住,黄兴说道,大人就是这里。
走进去看看吧!这时候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当走近看到门前的关帝像,蔡槐庭心弦瞬间被提起,这关帝与自己相貌如此相像,又是新塑。来人发现什么没有,赶紧给我找。大人发现血迹还有打斗,关帝像后有道门里面有个地宫里面关押着十几个和尚,还有当地失踪少女,不过被人下了迷香,昏迷不醒。 走赶紧下去看看,来到地宫看到这一幕惨不忍睹的画面,槐庭心如刀割。来两个人去山下请大夫,留下一小队照看,其他人跟我走。槐庭紧握双拳,低声说道,弟弟你要等我,哥哥马上来救你。此时的元彪已经无路可退,悬崖深渊边缘。兩道孤影相互搀扶者,元彪长刀插在山石上用信念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把张念甜护在身后。对面一行人却在使劲嘲笑,你们怎么不跑了不是很能跑吗?老大那小妞真不错够味不知道床上什么感觉。呵呵,等我把那男的杀了,至于那个女的吗?享受完给你们。看他们这对苦命鸳鸯真的让人可怜得于心不忍啊!可惜的是鸳鸯未老头先白啊!呵呵呵呵。一行人淫荡声响起。元彪沉默的问到,念甜可后悔刚刚未逃脱跟着我。张念甜答到,我张念甜无悔这一生能跟你同生共死,只有一个遗憾不能陪你拜堂成亲、生儿育女、白头偕老。在那温柔女子声音却充满刚毅不屈的意志。元彪仰天大笑道,呵呵呵呵,我邹元彪此生有你死而无憾了。元彪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牵着张念甜的手,走到了悬崖边。问到念甜怕吗?张念甜斩钉截铁道,有你在我不害怕。
转过身面向悬崖,双目传亲。准备跳下这万丈深渊,却听到一句高喊。兄弟们冲啊!斩贪官罚污吏杀山贼,弟弟哥哥来迟了。话因刚刚落下穿来了百人一曲同声的    杀    字,响天动地!一百多个火把照亮漆黑的夜入黎明的曙光,杀……字声在山谷中久久回放。  山贼那里见过这阵势,吓得把刀都丢了,蒙在原地一动不动,有的吓大小便失禁。被官兵团团围住。来人押下去,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槐庭转身看向元彪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用眼神交流着。槐庭向前搀扶着元彪,看着孪生弟弟问道,可是江西缘来酒楼邹家人。元彪紧紧抱着槐庭,眼泪忍不住流下,叫了一声哥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兄弟搀扶着下了山。连续几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第三天清晨,槐庭去探望弟弟,来到院中看见张念甜问道,弟妹我弟弟的伤现在如何了,张念甜答到,多谢哥哥关心,好得差不多了。槐庭笑了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跟哥哥还需要讲客气吗? 对了你今天跟元彪去你家看看,你叫我送的书信已经送到了,不过难免家里人担心。张员外可叮嘱我告诉你叫你早点回家,顺便带上元彪。聘礼,媒婆我都帮你们准备好了,不过哥哥这些年没太多钱财,相信张家的实力家财万贯,看不上这些世俗黄白之物,槐庭苦笑道。哥哥你又笑话我了,张念甜满脸通红,来别说哥哥小气,把它戴上。这是我们蔡家从始祖代代相传,张念甜说到那谢谢哥哥了,念甜洗衣服去了。 

槐庭进屋跟元彪说过去张家提亲是事情,弟弟你今天去提亲后,明天请衡山有关官员一一请来。我们兄弟俩来个公审山贼,杀鸡儆猴。

张家提亲,元彪一人回来,张念甜待字闺中等元彪八抬大轿迎娶。

次日清晨元彪槐庭孪生兄弟二人,一文一武官袍被风吹得阵阵响声。公堂就设在庙门前的露天空地,衡山州府以及各有关人员全部到场。槐庭拿起惊堂木拍下,大喊道   升   堂  ,威武声响起,周围围满了各地得到消息赶来的百姓。有看热闹的,有被害人亲属。  惊堂木落下各类交头接耳声瞬间停止,静的只有心跳和呼吸声。
衡山山贼,烧杀抢掠,强奸绑架妙龄少女,抢占寺庙,谋害朝廷命官,多年来坏事做尽。判活酷刑埋刑,立即执刑。  十二名和尚被推入了事先挖好的坑内,埋得只剩下头颅。王兴大喊道,上牛犁,立刻执行。十二个人被犁田牛,犁下了十二个光秃秃的血头颅。四方百姓有大喊大快人心的一沉默不语的。在坐的衡山官员个个捏了一把冷汗,却听见槐庭说退堂,纷纷松了一口气。想要赶紧离去,终于解放了。却又听到一身震人的惊堂木响,吓得衡山上下官员腿软差点跪下。邹元彪站在公台上大喊道,升   堂   请尚方宝剑,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尚方宝剑,先斩后奏。众人纷纷下跪领旨,衡山各主管此事件官,我会上书圣上为你们连降三级。衡山知县,治理不严,山匪恶行,隐瞒不报,来人摘掉乌沙帽打入大牢,交刑部审判。
另外我兄弟二人誓与贪官污吏斗争到底,今日在此杀鸡警猴。一日在朝必为民除害。斩贪官污吏罚奸商杀山匪。还我大明太平盛世一个朗朗乾坤。不久各地响应,查贪官惩污吏掀起了一股全民反腐之风,席卷着大明朝的每个角落。


元彪迎娶张念甜与槐庭一同回江西看望母亲,第二年张念甜与元彪诞下龙凤胎。  蔡槐庭惨遭陷害罢官,同年平反,加官晋爵受大明皇帝重用。元彪第五年与槐庭兄弟二人纷纷辞官归隐,山林茅屋兄弟二人大笑道:“愿天下以后再无贪官”。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两个文人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