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十五)

时间:2017-07-26 10:27:43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5797   评论:0

       送走大娘娘,四娘仰望天空站着发呆,怨眉紧锁冷若冰霜,默默无语有如雕塑。宋文虎在亭下久等,耐不住性子怯生生问:“四娘娘?无甚别的?文虎该要去忙了?”  四娘娘回身盯看宋文虎,见他睁着问询的眼望自己,里面分明躁着去意,一时间她若邻冬寒,眼光如刺入人三分,轻声反问:“这么急着想躲?真如夏日的火?”说完背手侧身去望水面,眼神飘飘渺渺。她望见几点棕褐色的小东西,静静浮动在对岸边,各在水面拉出微澜,便转回头来笑看着问:“文虎呀?望见那些池鹭了吗?它们冬往南国,春暖返回。别时依依,归时信信。咱家有鹭已多少年了?”  宋文虎不解其意,痒的挠挠头皮问:“啥意思嘛?”  四娘娘唉叹说:“年年盼鸟归,回回不负人。” 语中明显带些怨怼。 宋文虎侧头一想,猜到几分,懵懂的说:“四娘的话,似在云山雾罩中,但凡若不好好想,真是不好懂得啊。”  娘笑了笑,说:“话分说个事和说与心,说事嘛人人会听,这说给心听的,自然要那有心的人才会懂得。”长叹一声又说道:“俺见到池鹭,打个比方,咱说正事吧。”

  宋文虎低头不语,直皱眉头。

  四娘娘扬起头来望会儿天空,问:“几时它又晴开了?” 底下有人应:“四娘娘刚来到,天空就晴了。” 话中明显带着讨好。四娘说:“可俺的心却阴沉了。认个干闺女吧,人家说绑就绑了,也不问俺这个干娘半声。在这宋家里,俺侍候丈夫生下娃,到底算是主人吧!”  宋文虎忙解释:“四娘娘多心了。”

  四娘娘对宋文虎说:“自打你爹死了以后,俺件件事情都依顺着,这才二年光景啊?就把自个儿依顺成个摆设了,依顺成个下人了!”  宋文虎不接话,小心翼翼问:“四娘有吩咐,俺去照办就是了。”  娘踏着大发牢骚说:“大娘娘已吩咐过了,就全照她说的办吧,俺哪敢有话!”  宋文虎示意众人都退开,上到亭子里,观察四娘的眼睛,见已包着泪,一眨就会掉下来,于是心软道:“咋了嘛?那是俺亲娘,不听能行吗?”

  四娘娘“哼”一声,指着花花被捆走的方向说:“你娘使的好手段,是故意拨俺的面子,好让家中众人都来闲话。要救文龙,真就没有好法子了?”

  “四娘娘放心,俺一定把文龙弟弟救回来。”

  “文龙要有事,俺真就不想再活了!”

  “四娘娘,人都长着眼睛耳朵呢?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

  “哪儿才是说话的地方?”

  “四娘娘,俺马上去趟西县县城。”

  “你的意思是?”

  “你会不明白?”

两人相视,心领神会。

大娘娘回屋上炕,吸一阵水烟,看够飘舞的烟雾,过足了烟瘾,想够了心事儿,又喝了几口茶才问:“董管家在吗?”  话到屋外不一会儿,董管家被领来了。 大娘见了问:“今儿个什么日子呀?”  董管家答:“四月二十八日,冲马煞南,宜祭祀、破屋、坏垣、馀事勿取;忌移徙入宅开仓出货财。大娘要听分时辰的,俺这就去详查。”  大娘起身指着椅子要他坐,说:“又有事了,咱来合计合计吧。”  董管家说:“外面已经摆上饭了,俺先候着吧?” 大娘又指椅子说:“议定了再吃,坐。”  董管家侧身坐了半个屁股。

  大娘娘问:“清河堤防总牌的事儿,咱和县长闹别扭,没听说又咋回事了?”  董管家说:“这月刚在县里开过会,二十位牌主都到了,还都是老人,暗里一条心,会议情况俺报告过。王家如今是总牌,想要改改老规矩,这事县长不同意,许是因为这,两处正闹吧?”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冷若冰霜、云山雾罩、摆设、飘舞、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