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参评展

信仰,在展翅翱翔

时间:2017-08-03 21:42:54   作者:离鱼   来源:篇海   阅读:3793   评论:0

信仰,在展翅翱翔

1

胜利轻振了一下翅膀放低身体从树梢的阴影后飞过,左边翅膀洁白的翎羽上沾了不少像煤灰一样的黑色,胸前的羽毛因为持续的飞行变得凌乱。

夜色正深,除了远方不时亮起的火光,唯一的光源就是天空中一抹弯月,很浅,很细,就像黑夜咧开一条奸笑的嘴,忽明忽灭的星,一个两个,注视着大地,像是在嘲讽着什么。空气也逐渐变冷,零星的弹壳静静躺在赤裸的大地上,它们都曾在被枪火烧得炙红,而此刻却只能默默的凝霜。

胜利不记得自己飞了多久,它只知道它还要继续往前飞,回到那个它出生的地方。因为疲惫,翅膀煽动的节奏渐渐有些混乱,坚实的前胸剧烈起伏着,吸入肺里的冷空气像冰碴子一样,一阵一阵,撞击着翅膀和胸膛……

慢慢的,“胜利”沾满烟尘的身躯隐没在密林之中,酸痛的肌肉一得到放松就倦惰了下来,树冠感觉就像天鹅绒般舒适……

“胜利”再次睁开眼睛时,是被一阵剧痛唤醒的,它本能的扑打起翅膀,身体拼命扭动挣扎起来,可一股下坠般的剧痛从胸口传来,好像有什么尖锐物刺入胸口的肌肉里,直抵着肋骨差一点就要刺进心脏里。

胜利”奋力挣扎着,胸口的皮肤撕裂开鲜红的液体溢出,沿着洁白的羽毛一道道流下。一对在漆黑中发着光的珠子,碧绿妖艳,透着狡诈的精光。这双眼睛它的主人,一个拥有流线型身体的完美猎手,一爪子勾着树干,另一只按住鸽子的翅膀,剃刀般锐利的尖牙刺进了它的胸口,两只高高竖起的耳朵像是恶魔的尖角,那是一只成年的猞猁。

胜利被死死的钳制住无法反抗剧痛像潮水一样侵袭着它,挣扎的负担慢慢变小,猞猁狠狠晃动着头部,尖牙深深绞进肌肉纤维里,鲜血不断的流着,鸽子逐渐失去了力气,挣扎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微弱……

夜,变得彻底寂静了,空中那抹讥笑的月亮也被云遮盖,远方接连不断的炮火难得的安静。狩猎者嘴下的鸟儿也不再有动作,静静的躺着像死了一样。猞猁等了一会便叼起鸽子爬上树梢,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享用。 

突然,鸽子又动了起来,翅膀拼命的扑腾起来,身上的伤口还在躺着血它也不管不顾,身体一点点离开树梢,猞猁没有反应过来急忙用爪子去按住它,挣扎中鸽子的爪子刺进猞猁的眼睛。猞猁下意识松开了嘴,鸽子飞离了树梢,翅膀节奏混乱的上下拍打,身体很不平衡,险些撞到旁边的树木。

胸口是鸟类肌肉最发达的地方,也是需要运动最多的地方,每一次煽动翅膀都会牵引到胸部的二十余块肌肉,所以每动一下翅膀都钻心的疼痛,运动让没凝固的血痂裂开了,一滴滴鲜红的血沿着洁白的羽毛滑落,顺着羽毛的缝隙留下一道道红色的血线。

比先前更严重的疲惫感很快泛上身体,身上感觉更冰冷了,力量和生命都随着那些鲜红一点点流失,它甚至好几次在空中睡着,失去平衡后才醒来,差点狠狠坠到地面上。

到最后它几乎是靠着意志力在飞行,它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它只知道自己不能停下……它只能一直飞,方向只有前方……前方……

死寂这个词一般是用来形容寂静无声的荒野、冰原、深山。然而,此刻这片炮火连天森林却也可以用死寂来形容,耳边枪鸣轰响,而每个人的眼中却都没有色彩。穷途末路的德国军人眼中没有光彩,只是负隅顽抗的疯狂,被围堵在阿登森林中的美军眼中也没有光彩,只有孤立无援的绝望。唯一闪亮着光彩的,可能只剩下“胜利”脚上,那只细细的金属脚环了……

2

“伯尼,你看那个是什么?”

“好像是块破报纸。”

“不,它还在动呢,好像是活的。”

“是只狗?”

“不,狗怎么可能跑到这来。”

“约得!把望远镜给我。”

拥挤狭隘的战壕里,几个英国士兵趴在战壕中往外张望着,连夜的交火和坏天气让壕沟都变得泥泞不堪,军装上沾上泥垢又被清晨的严寒冻上了一层霜。

“天啊,那是只鸽子?!”一个士兵惊呼道,望远镜的视野中,一只勉强能看出形状的鸟类被铁丝网缠住了,身上的血污和淤泥沾满了羽毛,几乎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了,铁丝网上的倒刺钩进了它的身体里,任凭它怎么挣扎只会越来越紧。

“可怜的家伙,它怎么跑到这里来的,看看这些伤,它都经历了什么……”

“咱们得去帮帮它。”

“你找死?对面的机枪响了一晚上,刚消停。”

“看它的品种。这么大的个子,这是美国人养出来的鸽子,它肯定是只信鸽,带着重要的情报。”

“那有什么用?咱们的无线电也发不出去,都被困了半个月了。”

放它飞名叫伯尼的士兵翻身从战壕中爬了出去

“喂!快回来!”

伯尼没有理会战友的呼喊,匍匐着爬上那个交火区的小山坡,那只鸽子还在很小幅度的动着,几根铁丝紧紧缠在它身上,泥浆沿着伤口凝固渗进它的血液……

“别害怕,再忍耐一下就好……”伯尼很谨慎的靠近它,抚摸着它的脊背,拔出腰间的 匕首帮它割断铁丝,铁丝的韧性很强再加上找不好受力的方向,鸽子好几次疼得乱动,伯尼紧张地屏着呼吸,豆大的汗珠不断沿着额头滑落。

“该死,我应该带上钳子的!”伯尼把匕首扔到一边,两只手抓住铁丝的两端撕扯,刚刚割开了一点裂口的铁丝变得容易断裂,锐利的刺角透过手套刺进他的手,不一会便变得鲜血淋漓,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鸽子的羽毛上。

费劲力气终于弄开了,伯尼小心的把鸽子捧起来,打开水壶把袖子沾湿后擦去鸽子羽毛上的泥垢,当看到底下那一层洁白的羽毛时,他不知为何露出一丝笑容。

“真是个漂亮的家伙。”伯尼轻轻把它往前抛,鸽子展开了翅膀,他看到它飞起,却看不到它飞了多远,一颗子弹射进了他的胸膛,炙热伴随着疼痛感,鲜红的液体从嘴角涌出。伯尼耳边听到了些声音,不是枪声和炮火,也不是进军的号角,而是远方悠扬的风笛声,溪流边、果树下、风车旁……孩子们欢快的笑声。

翅膀煽动的声音

一片羽毛伴着风沾在他脸旁。

                         3

三天后,位于荷兰的盟军驻扎地,有人在附近捡到了一只信鸽。

人们发现它时它已经断了一只翅膀,肋骨折了三根,身上的羽毛脏得看不出颜色,瘦得几乎只剩一副骨架,没人知道它最后十几公里是怎么过来的,兽医后来在它身体里取出了三块弹片,并且,因为严重缺乏营养,它已经失明了。

它或许不知道它有多么的了不起。

阿登战役中,被围困在森林中的美军第106步兵师因为这只小小的鸽子得以被解救胜利携带出的情报为援军指明了方向间接拯救了数千人的生命

这只名叫“胜利”的鸽子是历史上唯一获得荣誉勋章的动物,这是美国最高的军功奖章。

上帝给予了鸽子世界上最适合飞翔的翅膀

它们可以去世界上任何地方,每一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胜利”也是如此,只要转身,它们就能够逃离危险,逃离死亡,远走高飞。但它是一只鸽子,从它出生的一瞬间开始,它就只有一个飞翔的方向。

它是如此勇敢,穿越战场,从硝烟炮火的夹缝中飞过,一次次去目睹那些世界上最残忍最冷酷的画面。子弹擦肩而过,一个个生命凋零……它不能回头,也不能降落,只能往前飞,往前飞,什么也无法改变它的方向。这不是愚昧,而是执着!是深埋在血液中的义无反顾!

就像每一个在反法西斯战争中英勇牺牲的战士。

他们都有自己的父母、爱人、朋友……他们都有更安全更有前程的道路,但他们最后倒在了那里,用鲜血……给这段历史的夜幕划开了第一缕曙光,或许,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

就像“胜利”,它并不知道那个脚环代表着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拯救了这么多人的生命,它唯一知道的就是,它是一只鸽子,它注定要为了自由,为了希望……

展翅翱翔!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上一篇:迷茫的等待
下一篇:红树之歌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