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二十四)

时间:2017-08-13 11:29:37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27739   评论:0

董管家名董道昌,成年后字远定,当时六十有四。拜皇帝那阵儿他是秀才,在太行山中教私塾,教书地点县志未详。凡猜有三,或于富家、或于村堂,俱牵强。志载,本人曾言,‘世居沧州,温饱窘困,聘厚则往,庶民作为。后,因恨奔。’  撰志者评,‘其貌敦,不留须,行无傲,视无邪,胸有志,终知晓。民国二年仲夏,流落西县县城,代人写信写状加算命。据己言,邹词尽从卦书中获,不敢妄使,依据发挥,测算常验,往求者众。借住城西隆鼓寺。有天庙里刨坑种树挖出器物,圆乎乎鸽子大小,上有六洞,方丈说是埙,不算稀罕物,用来吹曲的。董道昌换到手,出门总带着,闲时鼓腮捧埙吹几曲,曲声低闷悠游,遥远飘忽,动人心脾,催悟苦难,常有抹泪啼哭者,悲引众伤感。四下便传这曲怪呢?述的尽是百姓心中伤心苦事。

董道昌每回吹过,便起身朝众人鞠躬说:“谢谢抬举,献丑献丑。咱百姓不易几千年,俺替大家和自个儿,用埙哭苦难。” 围者点头。

后来宋文虎他爹宋家庆听说这事,寻到董道昌的摊位前,离开几十步在暗处观察,见他衣衫破旧带各色补疤,但是洗得干干净净,更喜面容整洁无颓废,心里赞扬道,‘好个慈眉善目英俊书生!‘ 再看破桌上,除笔墨纸砚果然立着个大埙。 稍顷上前探问道:“先生贵姓?何故到此?”

  董道昌正闲坐无聊,见来位衣着光鲜富人,细瞧好英武,面无凶相,于是起身作揖道:“贱姓董,名道昌,字远定。乞讨之人处处为家,实非故意流浪至此。。”

  “先生年青又有文才,今后无打算?”

  “随遇而安。”

  “口气有股飘零味?”

  “乃命也。”

  “神色倒也淡泊的很。”

  “今已飘泊,不淡怎样?”

  “俺观先生命淡心不淡。”

  “贵人也会相面?”

  “能用埙把大家泪水吹出来,心中必有大苦难。古人言,‘鹏不得展而发哀鸣,命运多舛定有悲声。‘ 先生哪里人氏?”

“祖祖辈辈寒居沧州。”

“二老安好?独自远走恐难尽孝?”

“先时仅一母,离时已仙去。”

“先生?西县如何?”

  “俺今如何?安敢妄嫌。”

  “不嫌是真,无怨未必。”

  “哎!真让贵人看出来了。”

  “本人在县招商所受累,又忙着清河堤防的事,家住杨村,略有资财,喜好交友。先生若不疑,请弃了这个养人不饱的摊位,同往杨村以兄弟相处,如何?”

“贵人是在可怜俺?”

“是惜先生之才学。如今刚民国,‘朝代更替,万事从头。‘  多少不幸人,为命奔异乡?俺看先生不一般,有心结缘否?”

  “缘有一时一世之别?”

  “咱和先生结世缘,咋样?”

  “困苦中人最怕恩情,贵人千万别草率了。”

  “咋了?怕俺图回报?”

  “有恩不报非是君子!”

  “终生为友不更好?俺求先生做个兄弟,不求报答。快扔了这个混饭摊子,同去庄上把酒说话,俺想长听埙。” 上去就拉。董道昌忙退步摆手说:“贵人急不得,千万急不得!老话讲  ‘大福来时莫忘前恩’。桌子是从这家借的,已历数暑分文未取,俺要谢他家,再少也得一顿饭吧?还有城西隆鼓寺,遮风挡雨,僧众无嫌,俺该还个心愿吧?等做完这些,定来投奔。”

  “果然没有错看人。一言为定!盼先生早到。”

董道昌跨前一步撩衫就跪,含泪磕头哽咽道:“多谢再造。” 说完低头泣不成声。恰有七、八位观者,悄悄为董道昌抹喜泪。

董道昌与借桌人如何惜别,与隆鼓寺僧人怎样互道珍惜,县志未录,只能想象当时情景,定是感人至深。日后宋文虎他爹宋家庆与董道昌果成至交,情同兄弟。那年宋文虎他爹还没娶宋文龙他娘。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牵强、遥远飘忽、略有资财、  
上一篇:西县旧事(二十三)
下一篇:遗言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