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二十六)

时间:2017-08-15 14:49:09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10031   评论:0

李成义原籍山东,北洋大学毕业,祖籍挨着西县县城,是块插花地,水泊沼泽遍长苇子,乱事不少,两边常打口沫官司。刘团长来后更乱了,变剿匪为驱匪,都往山东那边赶,硬说山东出土匪,全是窜来的。那边就抓,审过才知是西县饥民,又都驱回来,也有屡屡犯境杀了的。各自为政苦了百姓,死者亲属多到西县府衙前闹。

前年春天争水械斗,两边县长正谈判,刘团长就带兵抓人,不管地界扰了山东几个村,被告到南京。上面下文口气严厉,李成义接令之后十分惶恐,怨刘团长败事有余坏了自己的官声,要他放人。刘团长瞪眼叉腰喘粗气,右手按住手枪套,然后怒吼道:“听音活像土狗放屁?你只催粮,滚回县衙!老子维护西县平安。”  李成义吃过闷亏,不敢当面就翻脸,暗里修书寄给上峰,详呈刘团长之恶,函说  ‘民怨争斗,已有死伤。刘团长习性鲁莽,屡激事端。本县恐慌,忧心民泛,惧之久矣。求调其人别防。’  谁曾想?密告转到天津卫,防区回禀:“接上峰皆,已立专案,如若确切,军庭严办。民怨生变,胜于匪患,保境安民,谨而慎之。” 把原信及批复转给刘团长。刘团长急了,忙备厚礼求当副司令的朋友化解,此人正是王庄王国华家远亲,来信探询。王家接信甚是惊诧,后经合计皆大喜悦,将此事向刘团长透露。因双方各有所盼,暗中议妥,王国华他爹急往天津谒见副司令,故意将三六说成六三,颠倒黑白,夸刘团长  ‘剿匪得民,众口无不赞。难不成县长或忌?妄写此信?不然其函多谬。本人久居当地,愿亲书缘由,实可为证。‘ 事息,刘团长备礼登门,对王国华他爹王来顺说:“此恩莫齿难忘,宽容小弟来日报答。” 二人至此结为义兄。

话说李成义在院中为公事发愁,怱闻悲声,侧耳细听是娘子哭泣,哭中带骂声声痛切。他很纳闷,走近窗户唤了两声均无回应,哭声反倒更加刺耳,疑虑非常,便想进去瞧个究竟。一看惊一跳,儿子月明头包毛巾躺在床上,身盖红缎花面被子,发乱如巢,面如白纸,双目紧闭嘴巴微张,挺在床上如死一般。可他哪知,这是娘儿俩故意做给他看的。

常言道:“招事媳妇家中祸。” 你可别不愿意信。

李成义忙探问:“不是去了西张村吗?怎么躺倒了?” 县长娘子叫孙翠花,用手绢擦泪瞧着说:“白当爹的!明儿是被架回来的,你没见到那个惨啊!孩子三魂少了两魂!听人说起,咱儿押着人犯进城门,差点被丘八枪毙了。”  李成义大惊道:“啊……!啊……!啊哟啦!西县有人敢毙他?!”  孙翠花瞄见怒了,一心再往火上添油,又摔鼻涕又抹泪说:“土匪兵讲,县长就是众人孙子。说完嚎啕,其状哀恨,一心求报复。等了一会儿见无反应,睁眼冲着李成义吼:“哼!家有大冤,竟然屁都不放一个!。” 骂完起身叉腰四处张望,寻思摔点啥,好让他看看!最终没舍得,还和以前一个样,摔了个枕头。 李成义很奇怪,问她:“跟着的那些县警呢?”  孙翠花说:“也是差点被毙了。”  李成义跺脚说:“这这这!这个怎么可以呢?娘子别鼓眼,我是想说呀,这个能行吗?难道他们瞎了眼,不怕县衙有法律?”  孙翠花仰天怪笑:“兵是痞子!敢睁着眼睛干坏事,把明儿的新马车也抢走了。他们仗有枪,哪管你的什么法律。”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北洋大学、颠倒黑白、悲声、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