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二十七)

时间:2017-08-18 16:54:07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29222   评论:0

       李成义这才想起,议事时确实听见枪声了。当时心想,这些丘八们,隔三差五乱放枪,便没认真去理睬,竟是冲着明儿放的。听娘子嚎啕:“什么县长嘛?都成人家孙子了!别当了!”  李成义恼羞成怒骂了声:“他们家的祖奶奶!”,出屋跑到前院吼:“县警队,集合!”

   董道昌出屋后,并未立即拜会团长,去后院见四娘他爹王英桐。董道昌进屋后关切地说:“老兄弟,受惊了。”见他挣扎要起来,赶忙过去按住说:“兄弟来迟了。” 劝他安心调养休息。  王英桐说:“老兄弟,咱家多年没出事,如今这是咋了嘛?”  董道昌谢过老夫人搬来凳子,坐下后说:“明里没出事,暗中早就斗上了,哪天掀盖说不好,事出有因啊。”  王英桐问:“俺文龙可咋办?那可是个娇生惯养的羔啊!”  董道昌说:“已问实,文龙在刘团长那里并没吃苦,只在押解路上受了大罪,需就地调养。”  王英桐又问:“不接家来?”  董道昌说:“能接当然好,只恐团长不答应。”

  “为嘛不答应?”

  “有人下了话。”

  “这人谁?想干啥?”

  “只是猜,事关县长,可能闹大。你先别急,团长那边已经去人打点了,使唤人也派去了,这样一来,文龙就有自己的人服侍了,老兄弟请放宽心。”  王英桐点头说:“多送钱,人要紧。”  董道昌见只有他们夫妻二人,便小声说道:“老兄弟?俗话讲,  ‘事来不由己。’ 咱可急不得。这几日你在家养着,哪儿也别去,凡有人问一概不理,问得急了推说不清楚,千万千万忍住口,对谁也不要报怨,多讲必添乱,一切全有大娘做主。”  王英桐叹息说:“理儿是这个理儿,可文龙一天不回来,俺就担忧一天啊!”  董道昌说:“老兄弟,信俺一句心里话,五、六天后定见分晓,文龙不会有事的。” 为了宽慰老兄弟,更为家里不出乱,董道昌违心撒了谎。见王英桐夫妻愁眉苦脸,他便起身说:“为了不耽误,俺去见那李县长,不能久留,回头看望。”抱拳当胸别过二人,毅然转身急步而往。

 

      董道昌出店铺,斜见县衙冷冷清清,刚抬腿,只见拥出一群人,个个提着枪,打头正是李县长。暗叫“不好!”,迎上大喊:“大祸临头!西县必乱!县长疯了!”  喊完被按动弹不得,恼得呼其名:“李成义!你可不用顾忌百姓,也不顾忌妻儿吗?”

  李成义站住瞅一眼,横眉吊眼问:“董管家?胡说啥?没事尽放屁!本县正是上为百姓下为妻儿,才找刘团长说理,难道这是疯了吗?一边傻去,爬开!滚蛋! 扭头提枪继续走。董道昌望着他那一步三摇‘嘁哩喀喳‘的忘形劲喊:“有人正等你上当!”  李成义毕竟进过大学堂,文化人儿多顾虑,闻声就琢磨,之后问:“狗日的,想唬人?”  董道昌见况问:“县长大人,借步行吗。”

  “不行不行!此时根本就不行!”

  “大事临头,你还蒙在鼓里面。”

  李成义摸着不长须的下巴想,虚眼审看董道昌,心想常言说,‘听人劝吃饱饭。‘  于是吩咐县警说:“不许散,等着俺。” 又指门房说:“你想借一步?就借这吧?” 先去了。  董道昌跟进去,先请守衙的回避,关上门房说:“西县大乱,就在今天。”  李成义瞪眼站着莫名其妙,疑惑重重,眼珠翻上又翻下,仿佛县衙会爆炸。  董道昌问:“县长大人是否知道,王国华与令公子在斗什么气?”

  “那是王国华造谣,我家明儿没想斗。”

  “为嘛要造谣?”

  “吃饱了,撑的呗。”

  “不对,这是一出戏。”

  “嗯?说!”

  “是要全县都知道,王家敢不把县长放眼里。”

  “那就不放呗,堂堂一任民国县长,上峰派委任!不是谁们叽叽喳喳吵来的,敢拿我怎样?”

  “在众人心中臭臭你。得了民心后,恐怕还有下文呢?”

  “啥下文?”

  “既然是委的,上面就能管住你。下头若乱了,上头必要追你责。”

  “对呀是这样,他妈的,茅塞顿开啊!” 想想又问:“是个啥意思?我没听明白?现在一点不乱呀?” 

  “县长大人怒找团长,就为争上一口气,正中别人的下怀。你和刘团长翻了脸,全县传开更热闹。县警私抓宋文龙,你又不占理,刘团长告你乱抓无辜,你就输定了。刘团长救人有功,就赢定了。”  李成义不以为然说:“这是妇人小孩之浅见!团长的丘八在城门洞,差点毙明儿,还下县警队的枪,抢马车,这就是在胡作非为,视西县法制为无物!老子要公布。”

  “百姓对西县法制早没兴趣,只问为啥抓文龙?他们会拿它做文章,说县长徇私枉法煽起民怨大闹县城,刘团长视而不见不弹压,任其自发展,县长大人?仅靠县警会力不从心,所以西县必乱!县长之位危在旦夕。”

  “宋家想救宋文龙,更盼闹一闹?更会煽风点火吧?”

  “宋家若是这样想,俺就不来拦你了。再说文龙在兵营,俺找你干嘛?” 说完去扶县长说:“还有更可怕的事。”  李成义就瞥视,很想再听听。  董道昌说:“那王国华,如今是总牌,一心要营私。清河四十里堤防,最要紧就六、七里,原定全县按田亩摊派。平常年份,河滩地三十税一,堤捐二十科一。大涝之年,受灾田,全免,堤捐二十科一照收。间接水害按亩减赋,由衙议收,不免二十科一堤捐。其余不受水灾的,每亩年交三十分之一义捐,田赋十五税一,不免。不足之处呈上补足。王国华说河流变道,田地也要跟着变,要重新勘察,想扩大间接水害区。一旦按照他的意思重新勘定,可以多收堤捐,这是根本。”  李成义说:“难怪王家想独揽河工!”

  “他家有刘团长做靠山,兴许还有没想到的,西县快成王家的了。”

  “本县坚决不能答应!”

  “人在政在,人去政息。小不忍乱大谋,县长三思!千万不能闯!”

  “他们觉得本县是块绊脚石?嗯?你把本县说醒了,说亮了,若有好法子,快说来听。”

  “如今先做一件事,赢取民心再说话。”

  “讲!” 

董道昌凑近咐耳。 李成义先时皱眉,稍倾眉笑,连连说:“对对对!好好好!嘿嘿嘿!”  董道昌见事已办妥,抱拳作揖道:“在下告辞。”

“本县巴不得明天又见。”

两人别过,董道昌出县衙奔城隍庙。李成义叫县警散了,跑回后院劝抚娘子。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恼羞成怒、冷冷清清、县长、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