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二十八)

时间:2017-08-19 10:47:05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26646   评论:0

县长的妻子叫孙翠花,本是平常妇道人,跟着大溜渡日子,本性未得显,不大理会外间事。古训说,‘世多凡人,随境而化。’ 这话一点都不假。李成义当上县长后,凡能常见的,均点头哈腰尊孙翠花夫人,还时不时地送钱物,这些奴哈哈,安着啥样鬼心肠,六岁小孩都瞧透。孙翠花毕竟是凡人,心又浅,喜捧不喜藐,被拥得腾飞驾雾飘飘然,认真做起娘娘来,久而又久之,妄自尊大成习惯,误觉西县数她大,开始对谁都作态,仿佛居高临着下,最最爱言说,‘我家县长怎样怎样。’   ‘我家县长咋说咋说。‘  偶尔出趟门,总是拿架子,走在县城大街上,认为众人在瞧着,内心十分的受活,端足夫人的派头,一步三摇晃,扭天摆地装贵妇,咋看咋不对,肤浅复肤浅。她爱平白无故赏人笑,发出话来喜看唯诺紧张样,更能觉得太高贵。其实百姓背里笑,个别粗笨人,’信马游缰‘更难听。孙翠花全然不知道,陶醉在那虚幻中。

孙翠花心痛儿,含着眼泪说:“我儿顶顶最听话,再喝一碗姜糖水,再捂一会儿汗就透,多躺一会儿回回神,你爹已去讨公道,稍时半会儿就回转。哼!咱老李家的放热屁,西县谁敢捂鼻子?”  就喊道:“姜汤?姜汤?没有长腿吗?” 又烦又急躁。

  一位胖丫头,发髻盘脑后,嘴角嬉嬉笑,面颊羞涩红,通体粉红好:打扮,盈盈一双绣花脚,浑身突突绷肉膘,端汤扭进来。孙翠花拧眉问:“骚蹄子发情货,托盘呢?摸过碗不脏?再者又说了,手都能捧还热吗?能够发出汗来吗?你呀你呀大笨蛋!”  李月明一看,是打闹惯的冯丫头,来了劲头说:“,娘!俺缓了,汗也出透了,正想喝口凉的呢。” 伸手接了说:“娘去歇息吧,俺能下床了。” 孙翠花摸他额说:“娘去看粥好没好,喝一碗定定心。你爹算账马上回来,咱家恶气算出大半,剩下小半,再找那个王什么华算。哼,也不看看惹了谁!” 坐久身发硬,她双手撑腿“哎哟”一声,皱眉起来说:“这半天了扭着身坐,为娘腰酸腿麻啦。”边叹边跛,撑腰走了。

李月明见娘出屋,欢喜地叫:“冯丫头,胖丫头,快来快快来!”  胖乎乎的冯丫头,嘻嘻笑着说:“想得倒很好,一点不老实!那些城门兵,毙了你才阿弥托彿,省得俺呀不正不顺,总被你娃占便宜。再者说,你已订过亲,你娘又不喜欢俺,咱算哪门子?白打又白闹!” 催促李月明喝完,收拾好去坐床沿,扭身微微笑,照他脑袋轻拍羞道:“你个猪八戒,死了就最好!” 话未说完,早被李月明拖进怀中,于是两人便嬉闹。

董道昌往兵营走,突然发软心发慌,知道是饿的,忙买来烧饼,吃下才稍好。他边走边想,事情到这会儿,办得不算很从容,刚才在县衙,因为事急不能周全,下的是急方,只管得一时。那李成义心重,定会招集手下再议,难免又生变,需尽快才好。送钱物给王国华,一是防他起坏心,二是诓他宋家服了。刘团长和王来顺的所谓义兄,其实立在“利”字上,根基不牢靠。常言道,‘从古利来无兄弟。‘ 咱就加把劲,造化了他俩。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面颊羞涩、不正不顺、兵营、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