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三十一)

时间:2017-08-25 11:12:01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12507   评论:0

宋文虎在楼上雅间饮闷酒,皱眉翻眼盼救文龙,思之复思之,左不行右不妥,恨非‘诸葛‘,苦无良策,脑仁疼痛,非常烦躁,干了一杯又一盅。俗话说,‘酒中从无计,莫因笨浇之。’ 忽听脚步,转头便看,但见四娘娘双颊绯红,披着连帽的披风,上绣红牡丹。起身相迎心却想,‘风刮的?急忙得?’ 不料酒多身不稳,打个晃动差点摔,醉忘辈分笑问道:“你…来了?”

四娘娘脱下披风交从人,吩咐退下关好屋门站立一会儿,见文虎已经有酒意,略微皱眉问:“什么叫‘你来了?俺不是最该来的吗?文虎你竟忘了辈份?” 宋文虎端杯说:“挨劈货王国华,将俺弟出卖给刘团长,害得老子不能打,不甘心的很,正急不出个好办法。” 娘上前夺杯问:“那就醉死吗?”

 这时有脚步匆匆上楼,外面丫头不让进,听见屋外吵。四娘先细听,努嘴要他去开门,见文虎傻乎乎地只顾看,皱紧眉头问:“小辈不去,难道俺去?”

  宋文虎喝了这半天,已有七、八分的酒,一心忿着宋文龙在刘团长手,因他有兵又有枪炮,恨不能够痛快行事,因送信的还没回,只好等。见四娘娘进来,想说 “该来的不来,你倒是来了。” 舌头打结没说出,心烦又想去喝酒。等四娘娘暗示他开门,只睁大眼睛仔细瞧,见四娘娘脸蛋很浸润,像个水密桃,想是路上被风刮的,再看那对亮眼珠,水灵的含着怨。人醉有酒胆,文虎像头发情的驴,哪受得了这媚气,痴痴望一会儿,起身就拿人,撞得桌上杯盘响。

四娘娘本是叫去开门问有啥事,不料他竟然眼冒野火起身来扑,原本暗爱他的浑身野豹劲,知他此时昏了头,周围全不顾,只想干那事。因为担心屋外面,情急之下大声问:“外面在吵啥?” 一来证明屋内平安,二来提醒不可造次。但宋文虎还是扑上来,四娘娘焦急地小声指着说:“外面外面!” 可叹哪里能制止,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被抱离地转了三圈,并带着酒气亲上嘴,知道文虎因为酒力春情勃发疯狂了,忙侧头让出嘴,大声对外喊:“正在议机密,有事外面讲。” 外面一个男的说:“俺是常跟董管家的小铁头,现有口信报。” 四娘娘刚要答,又被亲牢了,哪能说出话,急得挣扎躲出嘴,喘口大气对外说:“讲!” 这时再被亲牢了,那能再讲话。 屋子外面说:“董管家让俺来告诉,小主宋文龙已没事了,请四娘放宽心。” 宋文虎大吼:“早就知道,滚!” 吼完了抱着寻到角落,放到地板上就去解衣裳,急乱之中那得要领?四娘娘忙自己宽了,又帮文虎解,两人顿时滚作一团。真个是,你也慌来他也忙,法了回自然。

 

张志富和顺子被关在一间黑屋里。 张志富瞅着门上窗口怨:“就算牲口也该喂料,都啥时候了?” 顺子坐在黑咕隆咚的角落说:“老子现在很生气,根本吃不下!”  张志富就好言好语绕来绕去安慰他。 顺子问:“东家有话直说嘛?跟俺不用绕弯,咋尽讲拜年话,东家有话你开骂,俺早习惯了,甜话腻人嘞,听着不得劲,它别扭。”  张志富习惯性的想从腰间抽烟锅,可惜已被没收去,非常地失望,眉头起了九条皱。他认真的说:“傻小子,笨小子,人说道理都会绕。这么对你讲?第一别和饭生气,别管咋样弄来的,不吃饱了肚子受气。要想不让肚子受气,人的脸皮就得受气,就得不服也假服。全天下人都知道,肚子饱了才是真的硬道理,其他都是假道理,不然你娃活球啊?第二,别跟有钱有势的气,看这会儿?他们生气了,咱就挨饿了。”

  “气得俺还是吃不下!谁没有道理,东家不明白?”

  “穷光蛋小子,真有穷脾气!难怪老话讲,‘人穷气性大!’你的祖宗是穷种,你算接住穷根儿了!一口一个吃不下?给啥了你吃不下?什么都没给咱嘛?你吃不下的只是气?气吃饱了不是真饱,是笨,是傻,是驴!这个道理一定要记牢。”

  顺子不说啥,还是很生气。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皱眉翻眼、春情勃发、自然、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