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三十二)

时间:2017-08-26 16:17:33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6824   评论:0

      张志富喊:“哎,哎!外面的,恩典恩典吧?扔个高粱馍啥的,能行不?有人在听吗?俺跪着磕头求爷嘞!” 说完朝向牢门磕起头来。 顺子悄悄呸东家。 张志富跪求一阵没人应,气呼呼地咕哝嘟:“俺操你奶奶个穷逼!俺操,俺真操!”  外面突然问:“老王八蛋,骂谁呢?”  张志富浑身一抖,忙指着顺子说:“骂他,俺骂他,这个臭小子,俺还想打他。”  顺子听了怒不可遏,问:“呃?这位答话的,是看门的小猴吧?快快打开门,亲爷爷要出来揍你!”  这人就笑:“嘿嘿,嘿嘿嘿,想当老猴子?依着大叔俺瞧呀,还得朝着傻里关,还得继续饿。” 停一会儿又说:“大白面的馍有啊,傻大个儿听好?千真万确是大白面,还有肉丸白菜粉丝汤,木耳大葱炒鸡蛋,酸黄瓜。早就送到了,都在门外食盒里,可俺不想给。” 张志富与顺子,直流口水抽腮帮。 顺子问:“主意谁出的?这人太埋汰!是牛高马大的宋文虎?他可真像活土匪。”

  外面没声了。

  顺子就朝门外吼。

  依旧没应答。

  张志富问门外:“俺的闺女咋样了。”

    依然死一样安静。

    熬过一会儿,张志富想三想四大声哭。

   被顺子叫做“猴子”的,今年十七岁,长的很壮实。大名张有福,小名张狗娃,西县枊庄人,家道中下下。宋家上下都叫他是“小顽闹”。那年清河涨,决堤淹了他的家,他爹张子善,慌忙之中将他绑在枊树上,是棵馒头柳,传了几代人。他爹张子善喊:“狗娃呀别怕!大水冲不走咱。” 他娘浮在水中说:“狗娃不哭,啊?咱娃最听话!你爹你娘护着嘞。” 不多一会儿,水将狗娃的娘带走了,他和爹就哭着喊,半天了他爹说:“狗娃别喊,你娘没了,爹还在嘞!” 后来他爹也被冲走,狗娃撕开嗓子哭,裂开小嘴喊:“爹……!娘……!不管狗娃啦!爹……啊,娘……啊,快回来!” 直哭到声哑,哭到搭拉下脑袋,昏死在树上。那年他三岁。

  三天之后洪水退去,县府广贴布告说,“西县境内,水淹数处,生者盼救,已逾数日,命悬一线,不可再延,皆我同胞,岂忍袖观,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扶助灾民,上下同心。” 旧志载,县长刘清,科选秀才,苦于县穷,上无策应,心急如火,万般无奈,徒步四方,击锣呼吁,嘶哑痰血,仍奔四乡,惜民之情,感天动地。富户设棚,施舍稀粥,乡民汤菜,灾民共食,乡谊催泪,永记史册。

宋家粥棚设在柳庄,见房倒屋塌田尽淤泥,一遍狼藉,存者泥里出,形枯似鬼精,惨状千万般。树上绑娃活无三成,命已成孤。宋家收养张有福。喜他顽闹教习猴拳,眨眼十四年。

这时小顽闹听张志富哭,学腔拿调说:“俺的闺女,吔吔吔,哎嗨吔!爹能咋办吔?哎嗨吔!” 学罢捂嘴笑:“你这种人也算爹?老不成的王八鳖,除了求,就是哭,不敢砸门要闺女。 ” 又说道:“那个笨小子,倒是有脾气,可惜脑袋是石头,敲不到穴位,是师父说的石头人?不知他人长穴位没?早晚把他整服气。” 因心里有了坏点子,嘿嘿嘿直乐呵。 顺子便嚷:“敢让出来?俺想揍你!” 小顽闹说:“那就跪请吧。”  顺子说:“不开门揍不成,打开门揍死你!”  小顽闹说:“你这人笨,得先说请,然后爷爷再开门。”  顺子说:“揍谁要先请?那也行,俺请猴子开门挨胖揍!”  张志富忙劝:“别当真,逗你玩。” 顺子说:“关着门他逗俺,开了门俺逗他。敢开门才叫真本事。” 小顽闹问:“不请?走了?” 顺子说:“爷爷请一次。小猴子,进来挨顿痛揍吧?” 心中暗暗打主意。 小顽闹说:“还得请,跪着请。”  顺子就开骂,又请道:“猴子呀,请你狗日的快进来,乖乖挨揍吧。” 小顽闹就笑,说:“俺是绝不会开门。” 这时到了位丫头。 顺子不知道,还在怒:“敢进来,请一百回都成啊,请请请,请请请!再请再请!狗日的进来吧!爷爷手都发痒了,太想臭揍一个人。 ” 故意激怒他。

门“哐当”一声推开了,张志富怕得浑身乱抖。 小顽闹在外面说:“屋子太小,笨蛋出来!”  顺子不等他说完,起身扑过去,一扑没抱住,被闪开,再扑还没着,又被他闪了,于是吼道:“门赚开了东家快跑!去找闺女,俺来挡住猴崽子!”

  张志富先一惊,起身拔腿往外逃。冲出院一看,是片树林子,慌忙之中不择路,只选僻静处。奔到处长廊,跃栏凳时脚一绊,扑个大马趴,起来不顾疼,顺着廊道又疯跑,被座假山挡了道,上去就攀爬。一想不对呀?这样不对呀?急忙下来绕着跑,转过去后豁然开朗,到了水塘边,塘边有小船,上面坐着大娘,揉眼仔细看,就是大娘娘,吓得“噗嗵”跪在地,听到周围喝,几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指着他脑袋。 张志富累得大喘气,心里很害怕,哪敢再抬头,抖着身子说:“闺女她娘吔!这是鬼在引,俺就疯怔了,自投罗网嘞!” 船上问:“果然闯来了?” 声音不大,十分威严。 一位丫头答:“禀过大娘娘,果然如所料,正是花花她爹。”

  四周寂静,清风徐来。

  张志富吓得老实跪着,头叩着地,腚朝着天,闭眼犯咕噜:“观音保佑,给您磕头。娘娘显灵,愿烧高香。“ 想想又叨叨:”千万别让鬼老太婆下黑手。” 好一阵了没动静,侧头一看旁无人,再看另一边,也是没有人,又往池塘看,远见船已在对岸,丫头扶着娘下船,又拥着去了,转眼消失在林间。这才坐起来,出口大气说:“嘿……,呸!妖怪老婆娘,到底滚蛋了?” 忽听背后问:“跪累了?起来还阳啦?” 张志富不听则已,惊得猛回头,见这女子英姿飒爽,握着寒光剑,吓得忙再跪,连连磕头说:“仙姑在上头,俺不讲人话,罪该万死!求求宽宏大量吧?” 丫头用剑指着说:“起来,走!” 张志富忙爬起来,顺指勾头弯腰走,沿途赔笑说:“嘿嘿!大娘真是神人也!胜似如来佛!俺呀是凡人,能够逃出她手掌?这回总算知道了。” 点头哈腰讨好说:“姑姑呀姑姑,你是天兵天将!眨眼从地下冒出来,嘿!姑姑能干的很嘞。” 语气像给先祖牌位拜大年。 丫头“噗哧”一笑说:“大娘像如来?你是孙悟空?天兵天将从天降,怎从地下冒出来?” 张志富就掌嘴,真的下力气,一连掌几个,又扇两掌这才说:“姑姑讲话对着嘞!俺算打错比方了。”  丫头问:“大爷刚才想逃跑?后院池塘是唯一必由之道路。大娘娘早说了,让他自个儿逃过来。”

  “千万别叫俺大爷!这里是后院?俺哪知道嘛。”

  “你在逃什么?”

  “姑姑问得怪,逃命呗。”

  “有人要杀你?”

  “这得问姑姑。”

  “宋庄从来不杀人。”

  “真的!?那就敢情好。姑姑哪村的?贵姓赐下来。俺家西张村,贱姓张,兴许认识您爹娘。” 张志富极力想去套近乎。

  “柳庄的,已不记得爹娘啥样,俺是孤。”

  张志富再次‘啪啪’掌嘴:“蠢!猪!永远都是活肥猪,杀货命,往生还变猪,乱问姑姑伤心事。嘿嘿嘿,俺家伙计也是孤,如今叫顺子。”

  “张大爷,到底为啥要逃命?”

  “心虚呗。”

  “心虚啥呀?”

  “心虚就是怕。”

  “怕个啥?”

  张志富不敢说。

  丫头说:“等大娘问吧,咱快走。”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塘走,进入林子又走一段,到得一处青色琉璃瓦的院墙下,进座小门,在房与房间绕着走,终于到了座大房,一看台阶十几级,又见顺子蹲在阶下,过去蜷缩轻声问:“你直接就到这儿了?” 顺子说:“本来俺赢了,被他人多赢回去,抓到这儿来的。怎么东家没逃脱?”  张志富叹气说:“唉!别提了,俺差点冲进大水塘,是老婆娘设的计,作贱好人嘞。”  顺子悄悄指着说:“东家呀,她家北房大不大?你家还不让随便进,嗤,嗤嗤嗤!”  张志富说:“别扯这些没用的,为啥把咱带这儿来?不能琢磨点正事?” 这时听见喊:“大娘见客。” 张志富伸长脖子左望右看好一会儿,问顺子:“有客人来了?” 顺子也在左右瞧,说:“没见呀?”  这时过来位丫头,对着二人说:“大娘娘请你俩,记住别乱瞧,有问才能答,不问别张嘴。” 顺子哂笑道:“东家,是想见俺们!”  张志富又抖开了,吓得哑成公鸭嗓,完全变了调,怪声怪气沙哑道:“腿咋不听使唤呢?顺子快扶俺。”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恩典恩典、家道中下、扶助灾民、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