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三十三)

时间:2017-08-28 17:16:45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4026   评论:0

顺子搀东家上台阶,张志富苦着脸发愁,停在门口不愿进,旁边丫头就催促,顺子烦道:“急嘛?在急嘛!?没见门槛高,俺东家抬不过腿吗?” 话毕帮张志富抬腿过门槛,被人领到屋中间。顺子闻到香火味,瞅瞅四周想起彿殿,正察在看,张志富突然瘫软,顺子赶忙扶住说:“东家?东家!不行靠着俺,许兴饿得没劲了。”  张志富斜他一眼小声说:“就只惦记吃!俺心里敲着响鼓呢,会要出嘛事?”

大娘背对着他俩,燃起三柱香,过头举三次,插进香炉里,退步跪蒲团,朝神龛里的关公像,合掌闭目叽哩咕噜,虔诚三叩首,这才晃起身,到旁边坐下,用递的毛巾擦了手,接茶喝两口,不闻‘吸溜’声,再递还回去,端坐椅上闭目匀气,半天不见她问话。

先前大娘吃过午饭,正在卧室里歇息,就听屋外说,县城急信到,忙叫拿来看。知道文龙不是关在县牢里,在刘团长手里,事情经过如何如何,文虎急等大娘定夺,等等。来人再,道上遇见董管家,并将打算报了。大娘沉思好一阵,点着来人说:“回去告诉宋文虎,一切全听管家的,万万不可自以为是,为娘盼儿明大理。告诉董管家,俺都知道了,请便宜行事。” 吩咐来人不得耽误。这一搅和,大娘哪能再睡午觉,便对身边说:“久没这样急迫过,起床!” 几位丫头服侍起床,去池塘划船。大娘说:“想个好法子,让花花她爹奔来见,先吓破他的胆。” 后来一切果如期。

张志富站在堂屋中间,低头听凭人发落,后悔不该逃,埋怨自个儿没脑子,出门疯跑不择路,冲去投罗网。这是匆匆来献丑,他们抓住咱,不会更生气?咱要更倒霉?张志富啊张志富,以为自己还嫩吗,啊?你是人!不是驴!做啥前该想后果,不然白做了不说,还得害自己。觉得可待成为家训,想对顺子说道说道,要他记牢靠,又不敢出声。斜眼瞄顺子,正四处打量丫头们,裂开大嘴笑,恨铁不成钢,心里暗骂道:“笨蛋兽!来回晃驴头?美啥呀?这里的丫头关你屁事!真是‘天蓬元帅馋嫦娥,打下凡尘投猪胎。'悔不死个你!” 很想踹醒他。 

      其实顺子并不上心丫头们,他正在琢磨,自己被群汉子围住,押这地方干啥?奇怪那些凶汉们,见了丫头吓得尿流,跟见了祖奶奶似的。因此顺子看来看去,想从丫头们身上发现啥,但是始终没瞧出究竟,猜是害怕大娘吧?又想这位鬼老太婆,点香敬香再磕头,再去坐着等侍候,闭眼养神不出声,在俺面前扮大仙?有钱人家的老婆子,咋就这么爱装呢?明明知道有人等,狗日的故意端!又见贡着鲜果糕点,立马引起饥饿反应,腮帮猛抽酸,咽下唾沫,腹中咕嚕,自言自语叹:“,唉唉唉!顺子大爷呀,你还饿着呢?有钱人家只敬死人不顾活人,操。” 本来极静的屋内,被他这声惊,全屋听见他还不知,自顾闭眼锁眉摇头,样儿愁极了,愤其能看不许活人吃,觉得富人很荒唐,专门气穷人。 张志富瞄着急坏了。

  大娘正在琢磨事,顺子的叹息,飘进了她的耳朵里。开始只皱眉,并不想搭理,可惜思路全断了。她调整呼息放松身体,口中急念‘阿弥托彿’ 但是没能抓回思绪,睁眼看这愣小子,见愁眉苦脸很委屈,喜他无忌态,笑着说:“这般光景还惦吃?不是傻子定有大勇,报上全名。” 顺子不知大娘问谁,就望东家。 张志富急得瞪圆大眼想扇他,说:“问你呢,快!回禀大娘娘,你呀叫个啥。” 顺子这才明白了,大声说:“俺暂时叫顺子,姓还没有讨回来。”  张志富心中暗埋怨:“这家伙,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大娘慢吞吞地问:“多大了?名字还有暂时的?世间可少见。“ 顺子长叹一声说:“讲来就像清河水,会很长。俺姓早丢了,等俺攒够钱,再去要回来,俺的祖上原来姓张。” 大娘听了哈哈笑,一屋人都笑。

  张志富气得直撇嘴,为顺子的回答和四起的哄笑感到脸红,非常羞愧。  大娘笑道:“有弄丢这样,弄丢那样的,从没听谁把姓丢了。”

  一屋大笑。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叽哩咕噜、要更倒霉、该想后果、家训、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