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三十四)

时间:2017-08-30 11:05:28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26254   评论:0

      顺子听见一屋都笑,忍了会儿还笑,其中夹杂嗤鼻子认为这是少见多怪,于是嚷:“笑啥呀?嗤的嘛?咱的祖上太穷了,上门当儿子,下头随了那家姓,俺村就是这规矩,不服还能行?俺顺子知情又达理,从未怨恨老祖宗,要是祖宗他不去,早就饿死绝后了,还有后人吗?还会有俺吗?反正血是张姓的,等俺攒够钱,把姓要回来,这不就是了,你们笑个嘛?” 屋里静了好一会儿,大娘娘问:“你想向谁要?”  顺子说:“回娘娘,钱够了上张姓庙,先磕九个大响头,纳贡七七四十九,三天一换新,中间香烛不能熄,让始祖张挥心高兴,他的爷爷是黄帝。再求出村里‘三老’来,举办酒席桌,召来同村的乡亲,‘三老’出面作个证,还了俺张姓,再到张家的祠堂,续上俺的谱。那时俺这辈,嘿!就叫顺字辈,俺就叫做张顺子,子孙后代回原姓,俺的功劳太大了!” 娘赞道:“好,有梦想有志气,正本清源。孩儿呀,你的爹娘同意吗?” 顺子低头小声说:“爹娘早没了,俺是孤,是东家收下俺。” 顺子讲完就哭了,以袖抹泪,咋也不尽。

  大娘轻轻“哦!”一声,关心地询问:“爹娘咋没的?” 顺子的头埋得更低,抽抽咽咽说:“发水没的。”说完呜呜哭开了,悲哀地冲着众人说:“人冲走就没了呀!如今坟是空的呀,啊啊啊……!” 泣不成声,嚎啕无忌。  娘瞧着怜出泪来,指着一屋丫头说:“这些全是孤,谁个忆爹想娘了,就快哭一场。不是爹娘想走开,只恨水无情。”

  满屋哽咽。

张志富抬眼,见押自己的丫头,也正在抹泪,记起她是柳庄的,也是孤,劝慰顺子快住口。 顺子捂住胸膛说:“这里不舒坦。”  娘发话:“来人,把二位带下去吃饭,送花花来见。” 张志富就说:“俺不吃饭,俺想等着见闺女?”  顺子也求道:“大娘你行行好,放俺东家和他闺女吧?逃跑全是俺弄事,怎么治都行?” 娘厉声说:“下去吃饭!” 挥手让人将二人带走。

出来后顺子悄悄问:“东家,再跑一次?” 张志富叹:“嗨!别再自个儿哄自个儿,能有那好事儿?”  顺子想想点头说:“讲得可也是,老婆娘她懂妖术!”  张志富就问:“咋把你也弄来了?就你那个臭脾气,挨过打了吗?”  顺子瞪眼说:“倒是没!那位看门的猴子,和着一帮狗奴才,又是推又是拉,说把爷爷俺,拽去井边灌凉水。眼见坏事快成真,这时来了位丫头,向他们要人,猴子说再过一会儿,让他先变‘水冬瓜’。丫头发了怒,就把俺带这里了。” 转头一看指着说:“就是这位胖丫头。” 于是问:“带俺来的这位思人?大娘想干嘛??”  胖丫头笑眯眯说:“你们其实不知道,大娘娘去划船想事,使了个妙计,把这老头儿耍来了。其余的事不知道。” 又说:“俺家原住王官营,爹娘被冲走,那时俺还小,和大哥你一个命。”

  顺子咋看咋欢喜,嘿嘿直笑,莫名其妙来‘灵犀’,二楞二楞的害羞,被张志富发现,歪斜嘴角狠瞪眼,可他没有瞧东家,所以不知道,讨好夸赞丫头说:“你命比俺强多了。” 又问道:“知道吗?小猴子和那帮人,良心坏着嘞?可是见到你,咋又变得那顺呢?”  胖丫头解释:“一物降一物,宋文虎怕他娘,他手下的就怕咱。”

  三人到了处地方,张志富看清是厨房。 顺子早已闻到菜香,欣喜地说道:“俺蹲外面吃,替俺弄一盆。”  引路胖丫笑着问:“算喂啥?” 一同领进去,让在长条桌旁坐了。 张志富一看面积不小,当中放着几条长桌,很像庙里的吃斋堂,便问道:“这里是饭厅?都谁在这里吃饭?” 胖丫头答:“俺们下人呀?”  张志富叹:“顺子,快看!这里下人都比俺强,俺俩总在灶台吃。”

  不一会儿端上菜,顺子看是白菜猪肉炖粉条,还有大白面馒头,欢喜道:“这饭太不孬!”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正本清源、以袖抹泪、丫头、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