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三十五)

时间:2017-09-01 10:58:35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26757   评论:0

        胖丫头解释:“俺们初二和十六打牙祭,这是大娘娘吩咐专门单做的。”

   花花进院抬眼观望,见雕梁画檐柱漆红亮。廊是廊,柱是柱,屋是屋,于是问:“为什么大宅的房柱都用红色?” 一位丫头答:“驱邪,吉祥。再说了,大娘娘信佛,自然就用红色的。” 花花暗数,北屋前有九级阶,门槛足有一尺许,堂屋建的气派非凡。心下就想,比四娘娘的住处高阔,下人也多,就又问:“大娘娘叫俺赶来有嘛事?”  丫头不答,上台阶跨门槛,领进了正房。

花花进了屋,见大娘娘坐在椅子上,一手火捻子,一手水烟壶,发出‘咕噜‘声,正悠然自得地‘吐雾‘,模样很冷淡,便不敢开口,去旁边站着等,心里直打鼓。

娘抽完烟,又喝几口茶,这才招手说:“花花呀,近点来,来?”  花花站过去。 大娘娘说:“把手伸来。”  花花伸手。 大娘拍她手背说:“花花,肯依大娘一件事?” 花花怯懦地小声问:“大娘娘,啥事呀?”  大娘娘吩咐:“把东西拿过来。”  花花纳闷使劲猜,等着看。

   几位丫头排走过来,一位挎篮枣,一位提着篮醉梨,最后那位提篮白扑扑的柿子饼,过来站成排。 大娘娘叫提到眼面前,仔细验成色,指着东西对花花说:“七月桃,八月梨,中秋的枣子红了皮,然后是柿子。.这在西县不算稀罕,可时令未至尝不了鲜,咱家地窖也只藏了这几种,都是自种自制的,你去捎给李县长。”  花花苦着脸,翘嘴不愿应。  娘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拿上这些个,随你爹去县城。”  花花问:“大娘娘,俺不跟去行不行?” 大娘娘说:“董管家在县城等,事急不由你。”  花花又问:“俺爹送去,俺不想去。”  娘厉声问:“何苦逼俺?”  花花翘嘴说:“是大娘在逼,干嘛非俺去?” 大娘娘气得拍桌说:“没分寸!事因你起,宋家被卷,文龙落到别人手。他是为你被抓的,难道你就救不得?”

  花花哑巴了。 大娘娘又说:“董管家已一五一十安排好,去了不许任性找麻烦,凡事当听劝!俗话讲,‘学生学生傻不楞登。’ 在世上,不听劝的都会闯祸害自己。所以老话讲,‘与其将来悔,不如今从命,克己能活人。‘  这个道理不懂吗?啊!丫头片子屁帘儿!学是咋念的?”  花花说:“新学堂里不讲这个,讲自由,讲权利,讲奋斗,讲张扬个性,讲争取理想。”  大娘娘轻蔑地笑了,说:“原来新学堂里尽教疯子说疯话。俺今天可是告诉你!’世人莫学鸟,妄想上天空。‘  看看四周中规中矩,人家咋过你咋过,凡事可巧不可狂,狂出多大事,摔多大跟头。” 花花心里说:“老封建婆子!”  大娘娘懒得跟她说,吩咐道:“带花花见爹,催父女麻利上路,交给你们了。”  数位齐应,领花花走了。

  到得饭厅,父女相见。张志富连叨“阿弥陀佛。”  挂泪跪西天,磕的‘咚咚咚‘响,暗中许下愿,起身瞧了又再瞧,高兴道:“顺子,回村!”  花花摆手把事说了,问爹该咋办?  张志富顿时就奄了,耷拉脑袋问自己:“这该咋办呢?”  顺子抬头说:“东家琢磨吧?妥妥当当慢慢想,好了就叫俺。剩下这些汤,还有几个大馒头,怪可惜的嘞。” 张志富溜眼那些人,扬头望了会儿房梁,小声说:“闺女呀,咱得低下头,先离开再说。李县长是亲家,去了能咋样?”

  “俺不!”

  “可是不敢再任性,想你闯下多大祸?”

  “俺就坚决的不去!”

  “好闺女,听爹劝!”

  “又听劝,怎么你们这些人,非要劝俺见那人?你们安得什么心?”

  “好心,好心呀!闺女要懂事,听爹的没错。”

  花花恨着她爹说:“俺可先忍着,到时别后悔!”

丫头催着起了程。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雕梁画檐、不算稀罕、听劝、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