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三十七)

时间:2017-09-06 14:34:33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15569   评论:0

旧志载,赵杏花,女,籍陕西渭南,游走艺人,专职秦腔。秦腔又称"乱弹"、"梆子腔"、"桄桄子",是西北古老戏种之一,泛于民,好者众。据赵杏花说,她排名在四,逃荒路上父母把她卖给戏班,那年约四岁,兄妹叫啥记不住了,说卖时大名都没有,赵杏花是戏班取的,因班主姓赵。戏班里,同姓不同父母者众,从此跟定戏班,走四方吃千家,春夏再秋冬,十年又十年,又二年,班子游走到西县,赵杏花已出落得婀娜多姿,成了人见人爱的俏姑娘,由其那对撩人眼,又大又水灵。凡瞅过的男人说,“稀罕嘞,瞅这花旦俏的嘿!嘟嘟苹果脸,腰细沟子肥,这货最能养下娃。“ 说她羞羞答答难为情,能把树上公鸟全哄下,月愧钻云,母鱼沉底。嗓虽稀松平常,演《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把”红娘“活现,降住西县王庄王国华,赎身娶了。因为她不惯乡下,搬到县城来了。

王国华惊后望着她,半晌才问道:“你唤谁回来?”

  “魂,你的魂!”

  “俺不是活得好好的?臭婆娘你疯症了?”

  “魂呢?在吗?得了几样破东西,痴迷得都那样了,生生不理人?”

  王国华心狠手轻掐她脸蛋,宠爱的说:“你就为这?拿去拿去,都你的了。” 把三个箱子盖好推给她。 赵杏花坐到他腿上,搂住脖子问:“不年不节,又是仇家,为嘛送了东西又送钱?为嘛对俺下重礼?”

“都是捐给堤上的。”

“专门送屋来?还不扯回票?”

  “心眼贼多,想问嘛?”

赵杏花勾紧他脖子,妥妥贴贴狠命“叭”,一连“叭”了好多口,“唔唔”使劲扯双颊,羞羞答答瞅,百娇千媚问:“知道俺想问啥?” 搂住脖子摇啊摇,又“叭“好几口,再”叭“又再”叭“,催他快点答。

“想问该咋办?”

  “醒事真的早!你是贼他爹,快把鼻子伸过来!” 说完叼住鼻子不放松,“嗯嗯”使心劲。 王国华又痒又痛很难抗,与她嘻嘻哈哈闹,一个没小心,她“咚”的墩地上,王国华赶忙扶。 赵杏花眯眼说:“让俺这样先歇歇,千万别乱动,不寻常地晕。”

赵杏花躺了好一阵,伸手说:“拿来!俺要看清楚,实实在在才放心。” 她看过之后坐起来讲:“果然就是”河北银行“见票既付,咋办?”

  “什么咋办?”

  “交爹?咱自个儿不留着?”

  “这可不是小数目?”

  “对!数目太不小,自个儿留着吧?”

  “这可不是件小事。”

  “不敢?”

  “先拿去看着玩,回头再商量。俺要去趟城隍庙,约定今儿个见刘团长。”

“去吧快去吧。” 她翻身爬起捂着银票进里屋,若是谁想来拿走,老娘跟他拼性命!玉皇大帝龙王爷,来了婶婶也不认!哼,哼哼哼!

常言讲,‘十个戏子九个孬。‘  真不真假不假,各人去品吧?

王国华出门到街上,望见天空半是乌云半蓝天,抿指举头辨风向,心里说,老天爷爷到底要晴还是阴?降场瓢泼大雨吧?千万别总晴?钱出河工呢?” 他抖抖衣袖,昂头迈步朝城北。 到了城皇庙大门,兵们都认得,王国华拱手作揖问:“是驴肉汤锅铺的马车?瞧着像。”  一位站岗的兵说:“眼睛赛夜猫,宋家来人了。”  王国华心一沉,草草敷衍了众位,快步进去直奔团部。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戏班  花旦  娶了  疯症  宠爱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