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四十九)

时间:2017-10-09 11:04:41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28681   评论:0

      这天半晌午,李成义顶着河风站在堤上,稀少的软发在风中乱动。他双手叉腰,昂头挺肚,望远思近,满是踌躇,充分秀出还想升官,有远大抱负的县太爷模样。他朝河中眯了一会儿,照习惯闻了空气,于是很洞察地皱起眉头嗯了几声,又虚眼朝下游瞄了一会儿,大声叹道:“奔腾千万年的河水啊,你已经泛滥很多年!本县今天来,就是要治你。建设局长陈号山?猫在人堆干什么?怕河风吹了打摆子?快来报汛情,李某当举全县之力,灭了河水的威风,还咱百姓以安宁。” 陈号山应召道:“可否邀请杨村宋家大娘娘简述?” 李成义听了非常生气,故意扭头看别处,心想这个陈号山,果真是个书呆子!不然怎么尽干一些别扭事?他怎么不叫王国华总牌讲?怎么会叫已免总牌的宋家大娘?难道他和宋家有旧?于是大声问:“陈号山你讲,为什么在堤上种下这些柳树?”

  其实,李成义并非对堤工一无所知,他知道在河堤种树专家意见很不统一,有心要考陈号山,同时为难宋家大娘。

  这时大娘娘到县长近前,见他眼望别处,明知来了却要冷淡,在众人面前和宋家疏远,以去猜言。问的又是有争议的堤上种树,若是抢答会显唐突,这是老问题,若被反问答不圆满,倒显他比谁都清楚河工似的,弄不好被当众讥讽,显得他撤宋家是何等明智,如何聪明。说时慢那时快,大娘娘正想着,王国华快步上前朝众人说:“俺们敬重的李县长,可不是个一般人物,是堂堂有名的北洋大学高徒!到咱西县来任个县长,绰绰有余,肯定只是暂时性的,高高的位置在前头等他,前程似锦啊!”  话音刚落陈号山大笑,质问王国华:“今属何日?众为何至此?河工正紧,献媚更紧乎?” 转问李成义:“县长大人急需马屁?”  王国华恼羞成怒道:“陈号山!你爷爷是个酒篓子,你父母都是庄稼汉,你更是个尖酸刻薄的歪瓜裂枣!抢话想干嘛?啊?啊啊啊?俺知道宋家人是你叫的,俺还知道,你对换河工总牌不服气,总变着法的和县长作对,以为自己算老几?!”。

  李成义背手挺胸凸肚,双眼微闭拉起鼻音“嗯”一声,即像责问陈号山,又像责问王国华,总之谁都猜不出。他谁都不瞧看,知道此刻不能看,玄而又玄是神秘感,是驭人权术,是为王常道,古书尽说这个理。他深知当今虽已民国,但大体袭隋,立政要靠这官那官,想镇一方必须得有官拉边杠。

  寂静良久,李成义轻笑,他对河水说:“西县旧志讲,有文字记录的水患,始于宋微宗,他在位二十五年,下专旨修堤凡二次。我党力倡三民主义,反不如古乎?同仁们呀?应共同好好议一议,听以呀,一团和气方为上,朝政既人政,哈哈哈。”  大娘上前说:“险要堤段均为草堤,多有决口,恳请县长改建砖堤。”  李成义慢腾腾说:“大娘呀,当年你做总牌时,何故不修啊?今天请我修,是何用意啊?”   心下却想,这事大娘娘提过,多出的堤捐可五、五分成。可惜被混蛋王国华强夺了总牌,不然早就弄成了。他故意装糊涂,问大娘娘:“哪是险要地段呀?百姓自己修堤是大好事嘛,不能因是百姓所建就称草堤,官家出钱就称专堤。” 言毕扬头大笑。

众人闻之,暗有讥意。

  大娘娘说:“从西头王家营到东边神仙庄,堤长四十里余。当中的老君庙至杨家嘴共四十二村,属六个牌管辖,其中险堤八百五十米。杨房店到西枊村共三十一村,属三个牌管辖,有险堤七百余米。其他还有三处共四百米,分属七牌、五牌和十一牌管辖。民国五年陈县长任上,俺呈报多次,上面仅拨二百洋,命先修三牌所辖险堤,不足之处需自筹,来年派员查验。当时商定,凡相关之村每亩先摊钱一百文应急,平常年另议。凡间接利害村,每亩先摊钱四十文,平常年另议。其余全县与水患无关之田,每亩摊钱九文为义捐。以上均已列入县规,民众照摊不得有误。为能长久照此办理,特立石碑,以资证明。”

  “碑呢?”李成义问。

  大娘往前方一指说:“在前面约半里处。”

  于是众往。

       到了一看,堤残失修。堤上柳树多已盗伐所剩无几。石碑孤立滩涂,半埋土中其状屈怨。

  李成义头回亲见,联想官责,惊指石碑怒问:“这是大娘说的石碑吗?谁埋的?堤竟如此残败!护堤树是谁砍的!?王国华总牌知道吗?妈那个逼的你失职!还敢成天吵着和县衙争修堤募捐权,王八蛋!若不是上面的压力,刘团长哄骗,老子当初会用你!?”  一不小心说出实情,陈号山与大娘迅速交换了眼神。 陈号山上前说:“县长一怒,残堤有望,乡民之大福!那座石碑不是谁埋,经过春泛秋汛,是泥沙埋的,须年年养护不可废置。往年元宵节一过,县里必会杀牲祭河勘察堤工,及时议出各牌需修工段,征夫多少?工料若干?拟定工料算出捐数,呈县衙准许布告全县。时日一到,先祭大禹然后开工,各牌按约完成春修,县里察收按票发洋。不是真的发放工钱,是验票发给免征额多少,以抵征捐。秋汛前还有一次复查补堤。平时各牌僱人巡堤,汛期昼夜不敢断人,雨天更然。这二、三年是王总牌主事,各牌均显堤务荒疏。据职所知,县里昨年派的防洪固堤捐,各牌多有虚收,又兼刘团长出动武力恐吓逼征,强使各户按数定期捐完。可是只见捐款不见开工,也是这两年幸无水患,百姓暗中愤愤不平,牢骚涨腹者众。因愤公然敢言者,尽罪之曰“惑众”、“谤县” 指其意在反衙,皆罪入县牢。出狱时个个双目呆笨,诺诺如痴。号山认为此为苛政。”

  李成义听了大声辩解:“县里派捐真为修堤,每年都有竣工验收单可查,各牌和总牌还有签字。”  说完转而一想又骂道:“他妈的,在骗我!警察局长孙尚武,滚出来!”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昂头挺肚  堂堂有名  轻笑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