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乡土

西县旧事(五十二)

时间:2017-10-16 10:09:25   作者:张金丰   来源:篇海   阅读:32501   评论:0

       张志富见到李县长很高兴,手忙脚乱从怀里掏信递上说:“是杨村宋家大娘娘,要俺交给你的,篮里也是大娘让捎的,请县长赏收。”  孙翠花听见没提自己,起了妒意,甩眼向上酸酸的说:“这时令有好果?无非是些陈货干货,真敢来献人。哼!以为县长是花子,堂堂县衙想吃果子用她送?我闻不惯烂果,把人熏出病,提出去!” 有意掏出花手绢,捂住鼻子装打喷嚏。

  李成义既惧内又好面。没外人时他对娘子千依百顺,有外人却从不相让。这时觉得头上被掸,少许梳理整齐的头发垮下,全完露出亮白秃顶,知道娘子不达目的还会使性,还会再扇,故意把自己不愿示人的部位展给外人,以表达她的不满意。于是恼羞成怒道:“我正读信!难道没有看见吗?啊啊啊!” 气得咬牙,秃头直摆,活像‘拨浪鼓’,用手捋一捋斩钉截铁说:“门就在那里,王八婆自便!” 专心读信不理娘子。 孙翠花猛起身,歪嘴叉腰昂首挺胸愤怒的说:“哼!最好回屋也装蒜!” 一扬手绢扭腚就走,到门口回头冲着李成义说:“老娘三天三夜不理你!” 李月明忙喊:“娘别走!” 追去了。

屋里静了好一会儿。

  李成义连看两遍,把信放下喃喃道:“西县地方,藏龙卧虎,本县疏忽很久了,愧为县长啊!”拿手背拍信对张志富说:“好信,好信啊!本令必将亲往杨村,拜见宋家大娘。”  说时双眼盼盼有亮,是琢磨后的欣喜之光。 张志富奇怪道:“信瓤写嘛?像在过年?”  李成义将信捂在胸口上,眼瞪前方晃晃悠悠深情走了几小步,大声赞叹道:“茅塞顿开呀!烈日甘泉呀!耗子掉进米堆呀!吾很开心呀。但最后一句不准确。” 张志富又问:“到底写啥了?”  李成义说:“信我收好,天晚了,亲家住下吧,我去应酬完会议,再来陪亲家?”  张志富听出是句客套话,憾憾地笑眯眯说:“俺实在放心不下家,这就得回去喂牲口。闺女留下玩几天?” 花花立即说:“俺有话。”  张志富怕花花又乱讲,把她背身后,笑眯眯撒谎说:“嘿嘿嘿,记起了,都得回,祖宗忌日该到了。”  李成义再三留不住,只好依了说:“后院有马车。”  领去套了车,送出县衙的后门,嘱咐赶车人,夜路要小心。 李月明跑来时,见花花已去远,伸长脖子望到看不见,心里不是好滋味,哭腔哑调说:“爹,?” 李成义忙安慰说:“明儿嘞,你的心爹知道,爹知道。”

 他俩这时不知道,此次长别,今生不逢。

张志富他们坐马车出城,皎洁的月光冷冷撒在田野上。花花气鼓鼓地说:“本想当面来个了结,哼!爹不知道俺的心。” 张志富气得说:“好好好!爹孬爹怂人!行了吧?”  顺子在前说:“花花比肥公子强太多。”  张志富直叹气,末了说:“瞧瞧如今啥世道?一个小女子?有什么大用?找不上个好人家,往后能行吗?根本上就不能行!等饿上肚子,就知道日子是铁!哎,可惜俺那一片苦心。”

   此时月正中天。

  顺子抬头,见有半拉月亮藏在云里,突就想起了,问:“东家咋对县长说谎?平时你是咋教俺的?”  张志富唉了一声没讲话。 众人往前赶,路上各想各的事。 张志富想早点让花花回心转意,顺子琢磨这辈子要找回原姓,花花想的远,心已飞到家乡外。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千依百顺  藏龙卧虎  滋味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篇海文学网是集小说、故事、散文、美文、杂文、论文、诗 歌、笑话、书评、诗词 、日记、童话于一身的长中短篇原创文学创作,征文比赛投稿阅读一流基地

中国篇海原创文学致力于创新型纯文学写作,集聚了高人气原创 文章爱好者群体,是中国湖南株洲攸州市攸县优秀的短篇文学投稿网站平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