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我们的护城河

时间:2017-12-25 00:40:20   作者:徐燕   来源:篇海   阅读:128939   评论:2

我儿时居住的临山小城地处北方。北方气候和景致四季变化是分明的。

熬过了天寒地冻的冬后盼来的是花明柳媚的春,之后铺面而来的是万木葱茏的夏,随着凉爽的风雨潜入便是天高云淡的秋了。所有的秦岭淮河以北的地方大抵是这样。

北方居住的人形容冬天往往用“熬”,因为,这是一个毫无生机的季节,许多昆虫停止了生命,植物失去了绿色,空中居民们远离他乡,水里的生命关进冰冻的狱中,冰天雪地,北风凛冽,在这样萧条冷漠的季节过日子只能用“熬”。

然而,我们小城的冬天却不,它热气蒸腾,水雾氤氲。天气愈是寒冷,它愈是被温暖的气息所笼盖。

这,源于我们小城的护城河。河水是喷涌不息的温泉汇集而成,从山脚下涌出,围着土筑的古城墙流淌,在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呼应着汇聚在一起,奔向远方的大河。

护城河,亦作濠,是古时人工挖凿,围绕城墙为防守用的河。但我们的护城河,虽有人工的成分,但那水和水下的石是天然形成的,它实为一条流动着温暖的河,是人和自然共同造就的护城河。

河堤斜坡上的小草还有河旁的垂柳有了这温情的滋润,即使在重霜中也会顶着绿色的叶子。

相传我们小城的城垣始筑于唐朝天宝年间,但这温泉汇集成的河流要追溯到多远的年代已无从考证,应该说,这流淌的河水是没有朝代的,它一直在这里,温暖和洗涤着世世代代生活在它身旁的人们。

小城是宁静的,河水是悄无声息的,青草互相依傍着不发出一点声响,只有女人们洗衣槌的声音,在寂静氤氲的白色雾气中回荡。

护城河的清晨是女人们的。她们往往凌晨在大众池(不用花钱,免费向全城开放的浴池)洗第一池浴,之后便抱着一家的衣物来到河边。

河偏上游一点浸着各色的大小不等的石头,石头有圆的,也有方的,有涩的,也有滑的。

女人们那凝脂般的双腿浸在温热的河水中,粉润的脚趾扣抓住河底的鹅卵石,将衣物在水中浸湿,甩在自己选中的石头上用木制的洗衣槌捶打,既不用减,也不用皂,但洗出的衣服干净,透亮,晾干了穿在身上有股淡淡的药皂味,汗塌湿了皮肤也不会发痒。

每当黄昏到来的时候,吃罢晚饭的老人们三三两两地约着,穿过小城西边的城门, 在河边缓缓的拾级而下,坐在早晨女人们洗过衣服的那些干净凸起的石头上,脱了布鞋,将双脚浸在热乎乎的水中。

这些老人脚上的皮肤既不粗糙,也不皴裂,而是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细滑。

他们谝着闲传,在天落黑之前趿拉着鞋,露着孩童般圆润的脚后跟,回到各自的家里去。

每天如此,就是落雪也不例外,因为让河水暖热的石头是坐不住雪的。老人们觉得和吃饭睡觉一样,这是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件事情。

觉得来这里是生活里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对于城里孩子来说也是一样。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冬天的彩虹,可以看到自己的小纸船竞赛般的驶向远方,还可以在通往城门的小石桥捡起石子丢进河里,听“咕咚”的声响。每每玩的忘了回家,母亲们在城门口呼唤自己的名字时才想起辘辘的饥肠。

若还有恋着不走的,母亲便喊:老关来了!

孩子听罢,立刻作鸟兽散去。

“老关”据女人们说,是一个没脸的妖怪,只是长着人的身子,专喜欢在夜间出来,抓走别人家的小孩。

关于妖怪的说法家姐是不信的,她常常在有月亮的夜晚带了我到护城河边洗衣。因为我母亲常年卧病住医院,父亲在很远的地方工作,所以大部分时间是我跟着年长我十几岁的家姐度过的。

由于家姐早晨要赶十几里路到城外的中学去,所以洗衣的活要在晚饭之后。

那一次家姐与我出去的更晚些,月亮已经升很高了。

月色下的护城河更加的静谧,粼粼的波光笼在薄纱般的雾气里,走进去就像走在寂静无声的梦里一样。

家姐坐在石头上揉搓衣物,用手而不用木槌,动作轻柔,几乎没有声响,也许她也怕惊扰了自己的梦吧。

她洗的认真,无暇顾我,我也乐得自由。

扔石子肯定也是扰梦的,细心折的纸船舍不得放逐,于是坐在温热的石头上,一遍又一遍洗着碎花手绢。一个不留神,手绢随波逐流了,便忙忙地赶了去,却见凭空里伸出一只白手,鸟儿一般地将手绢啄走了。

心中不免一惊,撩眼帘,见一女人立在那里。

女人在没膝深的水里,没有穿衣服,月下的雾裹着她瓷白的肌肤,齐腰的长发似乎在滴着透亮的水珠,一闪一闪。随着雾气的变幻,她若隐若现。

我想起城中女人们那没有脸妖怪的传说,禁不住脱口叫了一声:老关!

那女人转过头来,我松了口气,原来是有脸的。虽然雾气模糊了眉眼,但她分明向我笑着,因为月光里可以看到她洁白整齐的牙齿。

家姐来了,趟着水走过去,将一块拧干的布单披在那女人的身上,然后拉着我离开。

回家的路上,家姐告诉我,那女人就是老关。她是一个疯癫的女人,虽然喜欢孩子,虽然喜欢对别人笑,虽然是小城里长的最好看的,但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她姓关,女人们都热衷于叫她“老关”。

家姐又讲了关于老关的什么故事,我没有心思听了,只是记得那一句:她是城里长的最好看的。

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站在护城河水中,一条白色的大鱼从我身边游过,鱼的口里衔着我的碎花花手绢……

后来,我跟着家人离开了小城,很久没有回来过。

那雾气氤氲的温暖的护城河水便常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它滑过没有空间概念的黑夜,缓缓的流向远方。

多年以后,我的孩子陪我返乡。我那魂牵梦绕的护城河却早已不复存在,它改建成了地下暗河,一条平坦笔直的大道平铺于上,车水马龙。

是啊,它叫护城河,作为护城,应该是超期服役,该终结了,该休息了。

但也许是重生呢,这不是,它现在正像胎儿那样蜷曲了身体,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沉沉的睡去。

 

                                   20171222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